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40章 道别

“这…公子,小姐明显累着呢。欲速则不达,不如小歇一日再赶路吧。”小二笑着劝道,秦轻寒看了眼樱春容,后者白了眼他,气呼呼地梗着脖子说道:“我不累。”

小二讪笑着看向杨末语一行,“这几位公子你们可也是要连夜赶路?”

“为我们准备三间厢房吧。”杨末语说道,掏出一锭银子,足有二十两,“再准备些晚膳送到房内。”小二见他风度不凡,出手果真阔绰,顿时喜上眉梢一收银子便将他们带至上房,这时他突然看见子莫怀中的姑娘,“哟”了一声,便道:“小公子手上的姑娘脸色可是不佳,是否要寻个大夫瞧瞧?”

“不必,劳你费心了。”子莫正不知如何作答,杨末语却接过了话头,小二笑着告退,他本就只想赚些小财,对这其中的事情尚不在意才能安身立命。

杨末语未随他们一同上楼,站在楼下与樱春容他们一道,见小二带他们走远后,樱春容挪到他身边,正欲说些什么。却见杨末语已是低声凑耳过来,不禁心中猛地一跳,轻咳了一声问道:“你怎么还不把茶漫姒给埋了,过两日可得臭了。”说完就见杨末语轻挑了嘴角,“我答应她阿姐要将其葬在山灵水秀之处,怎可草草葬了。”

听他这般说了樱春容虽满腹纠结那尸臭却也不得再说什么。

过了一会儿小二下楼后,认准秦轻寒是做主的人,朝他说道,“那我待公子前去挑马。”他一点头,便随小二出门。樱春容见他离去,连忙给天尊倒上杯茶,这驿站虽是简朴,茶却备的不错,虽不是名贵茶叶,但这茉莉花茶的香气却十足地能扫去疲惫。

“好香啊。”樱春容赞叹道,随后奉到天尊面前,拉起他的手让他握住茶杯,“师傅快尝尝,好香的茉莉花茶。”“果然很润口。”天尊呷了口,笑赞道。樱春容见此连忙为他按摩肩部,殷勤道:“师傅这一路劳累了吧,可惜都是秦轻寒那家伙让师傅的坐骑跑了,这才害师傅您如此劳累,他却一点都不懂的体恤您,走了那么长的路,好容易来了驿站却要连夜赶路,容儿好心疼师傅您啊。”

杨末语见她巧言令色的殷勤模样,顺道还要暗插她师兄两刀,只得浅笑着摇头。这可真真是唯女子与小人难养也啊。

“容儿可是累了呀。”天尊笑着拍拍樱春容的手,让她歇息一下。

“容儿呢,是有点累了。可是也不仅是这样,秦轻寒他学艺不精,你可知道,掳走我的只是一介女流,他连女子都打不过,还要我为他求情。还有上次,还害师傅你身陷桎梏,只得开桃花瘴自保。而杨公子就不同啦,他可救过我好几次,这次也是因为他我才得救的,和他们同行也可以互相有个照应嘛。”

“你啊,自己学艺不精,倒先贬低其轻寒了。”

正好这时秦轻寒进门来,恰巧听见此句,又见眼前情景,十分眼熟,每次樱春容告黑状便是这一阵势。嗤笑了一下,“小人。”

“你…”樱春容笑着摇头,装出一副大气的模样,“我不与你计较。”

秦轻寒见杨末语还在一旁,拱手道,“杨公子,一路多谢照顾,就此别过,后会有期。”

杨末语起身回礼,说道“真不住上一宿,明日我们可一同前行。”

“不了,本就已是耽搁了。”

“那杨某也不多做挽留,一路上多保重。我且送送你们。”

“有心了。”秦轻寒知樱春容对他寄情,也不回绝折身去扶天尊,顺道给了个感恩吧的眼神给樱春容。

秦轻寒扶天尊走在前面,樱春容与杨末语走在后面。

“杨公子,没想到这么快我们又要分别了。”樱春容一脸可怜兮兮地望向他,“樱姑娘,你可要保重。”

杨末语只是笑看着她,便让她觉得一阵晕眩,只觉眼前人的眼眸中日月星辰,分外好看想要这样一直瞧着。正是出神之际,耳边却想起了咳嗽声,是秦轻寒的提醒。

樱春容瘪着嘴,“杨公子你也要保重。还有,她还是早些埋了吧,不然拖臭了再埋在那山灵水秀的地方也是个玷污,她因我而死,再玷污了一美地我的罪过可就更大了。”

“其实,”杨末语凑了过去,在她耳畔悄声说道:“她并未死。你没有罪。”

“什么?”

看着她惊讶的眼眸,杨末语却只是摇了摇头不愿再透露什么,只是让她保密。樱春容还想追问耳边又响起秦轻寒的咳嗽声,“快去吧。”杨末语提醒道,拍了拍她的肩膀。她见此想必再追问也是不得结果,便又是连看了几眼,急急出了门。

秦轻寒倚在门口,问道:“舍得出来了?”突然脚背一痛,“咳咳咳,咳屁咳啊!”樱春容边骂边直往前走。

天尊已是坐在马上,薄雾夜色中飒爽强健的模糊身影,颇有几分武将的身子。小二替天尊牵着马匹,见樱春容过来,低声唤了声小姐。

樱春容直直向第三匹马走去,却见马的身形高大,心里暗想定是这秦轻寒报复她在天尊面前说他的坏话,“小气鬼。”她低声骂了句,余光却见秦轻寒径直向马首走去,轻轻一跃便跳上了马背。

“小姐,让小的来帮你。”小二已发现他们关系微妙,并非其他同门师兄妹那般友爱,连忙上前打了圆场。

“不用,老娘自己可以。”樱春容揪着马背,跳了一下这才勉强扑在马背上,随后左扭右扭折腾了一番,这才勉强坐上了马。小二忍着笑,称赞道:“小姐好身手。”

“那是。这是赏你的。”樱春容扔了锭银子给小二,她知道方才若不是小二强帮她栓紧缰绳,这马儿那能那么乖,容的她这般扑哧。

“谢小姐赏赐。祝小姐,少爷,老爷一路平平安安、马到成功。”小二说着吉祥话,喜上眉梢,这一日来居然遇上两位出手这般阔绰的客人,果然今日是个黄道吉日来着。

启程时樱春容忍不住回首望向驿站,只见门口立着一白影,虽看不清但自知是谁,心中一酸,果然她最是不喜道别,见这越行越远越缥缈的身影,她连忙别开头不忍再望。万一让那秦轻寒瞧见她掉泪,怕不是又要被他嘲笑一番。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古剑奇潭之穿越时空的爱恋古剑奇潭之穿越时空的爱恋赵意|古言曾经有人告诉过我,对生死之事毫无执念的人,是因为还没有经历过真正绝望的别离。我喜欢的人,就这样离我而去……短暂的一生,许多美好之物都还来不及经历,我想……这世上有没有真正的重生之术。不用以害人为代价,我只希望……他能够重新活过来。。如果有人解开我伏笔会不会朝笑我太过不自量力!明明仅仅是独角戏却还描会出两相依你是我深藏在诗词中的谜底
  • 细雨轻坠细雨轻坠春枝花语|古言她只是坠落人间的天使,他是她暖心的青梅竹马,而他是她所爱的天神。命运转轮已然开始转动,无尽的等待,绝望的宿命……多年后,,一切是否如初?
  • 农女商妻:腹黑权相追妻忙农女商妻:腹黑权相追妻忙泛泛其景|古言(本文男强女强,一对一双洁,甜宠无虐。) 商之大者,经世济民;士之大者,定国安邦。 初见,他拿刀抵着她脖颈,她取簪触着他命门。她处变不惊地分析利弊:“我一介农女死不足惜,但,阁下总不想因为我断子绝孙吧?” 再见,他端坐于县衙之上,她伏跪于大堂之中。他面色平静地陈述律法:“庶民状告官员需得受二十杀威棒,你,可准备好了?” 后来,他五次三番地前去提亲,她义正言辞地次次拒绝:“士农工商,君为士,我为商,身份悬殊,小女不敢放肆。” 再后来,她三番两次地跑去相府,他言笑晏晏地亲自相迎:“夫人总算是来了,为夫早已恭候多时,特来为夫人接风。” 世人皆道夫人百世善行,得相爷青眼以待。 世人皆道相爷情深义重,与夫人伉俪情深。 容妍觉得,自己这辈子只做错了一件事,那就是不该救了虞琛这个腹黑成性的阴险小人。 虞琛自认,自己半辈子只做对了一件事,那便是没有放弃容妍那个胸怀丘壑的聪慧女子。 腹黑权相×狡诈农女 这是一个不要脸的腹黑男人同一个没节操的狡诈妹子的故事。 这也是一个步步为营终于权倾天下的权相与一个出身草莽囤货居奇终成一代巨贾的农女的故事。 这更是一个机关算尽的美男子终于栽到了一个老奸巨猾的女汉子身上的故事。 虞琛:本相还是认为,本相应当替天行道,娶了容姑娘这只母老虎。 容妍:滚!老娘还有一堆生意要做,没时间谈情说爱!
  • 无良娘亲之腹黑至上无良娘亲之腹黑至上M2C永厮守|古言苏子玲,二十一世纪女子特种部队的精英,一次执行任务时,不幸牺牲,竟意外穿越到风国,一个笨笨的杀手身上。最要命的是,她竟然被一个高高大大的男子压在身下,正在做那种羞羞的事情,她的两个第一次,就这么迷迷糊糊的被人夺走!这可怎么是好!一个是风国的大将军,一个是迷药、迷情药傻傻分不清楚的新人杀手。两人又会在一起迸发出什么样的别样爱情呢?“娘,这个漂亮叔叔是谁啊?是我爹爹吗?”一个两岁左右粉粉嫩嫩的小屁孩,依偎在某女的怀中。“不是,你没有爹爹,你是娘捡的!”某女赶紧撇清,丝毫不在意某男一脸的渴望。“可是这个怪蜀黍让丫丫喊他爹爹!”“是吗?啊—男惨叫
  • 浮生半醉浮生半醉杨栖|古言似是黄粱一梦,恰得浮生半醉!......应该说,明朝真正有权力的不是外表光鲜的公侯皇爵,不是闻风丧胆的特务机关,而是看似手无缚鸡之力的文官集团。他们可以谈笑间指点江山,也会转眼间便致政敌于死地。他们是合格的政治家,为了利益蝇营狗苟……他们也是理学大家,信奉的女子无才便是德……而当一个女人穿越到了明代,中了进士,当了文官……
  • 嫡女重生,神医三小姐嫡女重生,神医三小姐九耳如妖|古言痴儿,傻儿,自出生之后就不招人待见,受尽欺凌,辱骂,直到那软弱的生命离去,然而,再次睁眼,二十一世纪天才华丽穿越,废材一招重生,惩渣男,治庶姐,且看她如何华丽变身。
  • 绝世毒医:傲娇小萌妃绝世毒医:傲娇小萌妃南曦宁|古言她本是华夏一族最年轻且妙手回春的毒医,一朝穿越,成为月鸾国赫赫有名的废物小姐,而这一机缘巧合之下让曾经的强者回归大陆,从此风华再起。他是月鸾国备受宠爱的七王爷,低调内敛,强大如斯,他寻了她千年,最终得偿所愿。她不知道爱情是不是只经得起平凡经不起风浪,她只知道和他在一起,再大的风浪都会变得平凡,而那些原本就琐碎的寻常的事,他说那才是爱情应有的模样……
  • 凤惊天下:天才召唤师凤惊天下:天才召唤师狐小染|古言来自现代的世界第一神偷“毒姬山鬼”,却穿越成了异世大陆第一花痴草包废柴,异世归来,凤凰浴火……痴傻?眼瞎,姐那是深藏不露!废柴?笑话,姐可是全系天才!丑八怪?得了,姐的真面目亮瞎渣男贱女的钛合金狗眼!草包?算了,姐带领一帮绝世神宠分分钟秒死你们一万次!医毒双休,惊世天才,呆萌神宠,绝世神兵,凤惊天下,要问什么本领强?腹黑吃货耍流氓。姐的座右铭就是“泡遍天下美男,揽尽天下钱财”……可是不知道身后何时变的朵朵桃花飘,还惹了这天下最尊贵的一只大尾巴狼……
  • 妃常本色之嫡女驯渣王妃常本色之嫡女驯渣王佳若飞雪|古言霍瑶光的人生信条是:能动手就解决的事情,尽量不吵吵。能用暴力就解决的问题,尽量不动银子。 ** 她是伪装界里毒用的最好的;是大夫这个行业里,兵法用的最好的。 一出生,便带了克母的名声。 父亲远在边关,祖母与继母沆瀣一气,将兄长养成纨绔,将自己养成一个一无是处、弱不禁风的傻白甜! 刚刚来到这里的特工头子表示,这一切她都可以忍。 可是,敢明目张胆地算计自己的婚事,决不能忍! 于是霍瑶光决定奋起! ** 未婚夫当众羞辱,她直接提出退婚! 继母家的亲戚敢占他们兄妹的便宜,直接打出去! 有人故意设套,想要兄长输个倾家荡产,霍瑶光霸气地亲自上场,然后让对方输个倾家荡产! …… 接下来,众人傻眼了。 侯府世子的纨绔名声,什么时候被改成了青年才俊? 懦弱小姐的形象,什么时候又成了大方端柔? 更让大家想不明白的是,那位心思莫测的静王殿下,(实际上就是一个狂傲自大的沙猪主义者),怎么可能会看上了霍瑶光这个白痴?
  • 逆天小毒妃:腹黑皇叔,宠上天逆天小毒妃:腹黑皇叔,宠上天梁妃儿|古言她是特工之王,一朝穿越,却缩水成了一个十岁女魔头。嚣张无限,扮猪吃虎,调戏传闻中的鬼面皇叔,苏碧落霸着他的人,仗着他的势,横走天下。却没想到皇叔腹黑成性是个坑!某女眼珠一转,转身要逃。“皇叔,我要找的是最美的猛男,你不行,不够猛!”某妖孽皇叔听言,邪眸一眯,果断将苏碧落压在身下,“口说无凭,来验货,你要多猛有多猛!”一‘猛’直接‘猛’一夜,苏碧落被吃干抹净,揉腰哀嚎,“这哪里是猛男,简直就是饿狼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