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6章 他们和她的初恋

在易辰家疯狂的玩了几个小时的游戏,四个人都瘫在客厅的地毯上,懒洋洋地啃着外卖披萨。齐云星一只手拿着披萨,另一只手百无聊赖的按着遥控器的按键,一个个的换频道,易辰嘴里叼着一块儿,在边上啪嗒啪嗒的按着手机,手速快的能让单身二十年的都自愧不如。

于子安咽下嘴里的披萨,问陆久悠:“所以你现在对那个谁到底什么感想吗,一周前你还说只是好感,我看你这样子可不像只是好感。”陆久悠本来吃披萨吃的欢脱,听到这话垂了眼,“还是好感吧……大概。”说完又小声嘟囔了一句,“就算喜欢了又能怎么样……”

陆久悠看了看手里的披萨,突然有点食不下咽。易辰停下了手里的动作,瞥了她一眼,漫不经心的说:“怕了?因为贺狗?”

她猛地抬起头,带着点火气的反驳:“我说了我现在根本不喜欢他,易辰你最近怎么回事?老是提他干什么,都过去那么久了还要提起来干什么?”齐云星凉凉的来了一句:“因为你的前男友过几天可能就会和你见面了。”

陆久悠一僵,不可置信的转头看向齐云星,“什么东西?我为什么要和他见面?!你在说什么?!!”于子安有点慌乱的想让她冷静下来,给易辰和齐云星打眼色,示意他们别说了。

易辰完全不理会她的示意,冷淡的回复陆久悠:“都不喜欢了你还那么激动干什么。之前学考的时候没碰上那是你运气好,我和老齐也不知道他居然是江州的。”看着脸色不好的陆久悠,还是软了语气,“你还记得老刘吧,复读的那个,他前一段时间联系我了,说贺狗在江州。至于江州在哪里学考和高考的,不用我说了?”

陆久悠颤抖着嘴唇,不知道该说什么,她觉得自己现在的脑子乱的一塌糊涂,她从来没想到还有可能会和贺廷之碰到。哪怕之前给他送了一箱子绿帽子,她也知道自己其实没那么放下,这段感情时间太长,完全不受自己控制。

“行了你们别说了,到时候会不会碰到还不一定,你们一定要把事情往最坏的方向想吗。”于子安心疼的抱住陆久悠,没好气的打断他们。

易辰叹了口气,走过来摸了摸陆久悠毛茸茸的脑袋,“好啦,对不起,担心过头了,怕你骤然看见他,忍不住提前跟你说了。刚刚语气不好,我的错”,陆久悠鼻子一酸,眼泪在眼眶里打转,小声的说:“我也不应该冲你们发火,明明是担心我……抱歉……”

易辰闻言又温柔的摸摸她的头,于子安也笑着捏捏她的脸,陆久悠虽然很多时候都很冲动,大咧咧的,容易发脾气,但是火气一直都是来得快去得也快,而且事后都会乖乖地道歉,真的是个很可爱的孩子。

齐云星侧着耳朵听着他们的对话,手指又开始欢快的在遥控板上按动,无声的笑,自己这帮朋友真的……没有比他们更棒的了。

朋友间的小冲突被轻而易举的解决了,如果易辰再固执一点,如果陆久悠脾气再大一点,如果于子安选择旁观,如果齐云星选择掺和……没那么多如果,因为他们是他们,才能变成现在这样的朋友。

回了家,陆久悠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的睡不着。分手之后她就刻意的控制自己不要去想关于贺廷之的事情,他在哪个学校,在干什么,有没有新的女朋友之类的问题,她都努力的控制自己不要去思考。慢慢的一年多快两年的时间过去,再过一年多他们也高中毕业了,本以为再也没有交集的人突然又出现在话题中。

虽然心里抱着不可能会见面的想法,她也知道事实是两人碰到的概率还是有的,即使不是这次学考,也还有另一次学考和高考。

感情这东西是真的很奇怪,越是遍体鳞伤,反倒感情越深刻,记忆越发清晰。

“所——以——说——啊,你们别那么如临大敌好不好宝贝们。”陆久悠此刻真的很无奈,现在是早上六点多,她在和于子安一起去吃早饭的的路上碰到了易辰和齐云星,三个人就跟保镖一样的把她包围着。

天知道才六点多,就算要考试,江州中学的大巴也没那么早来啊。

无奈的翻了个白眼,三个人都对她的话充耳不闻,没法,只能乖乖的被三个人围着去吃饭饭。

四个人吃完饭,准备拿着资料去操场上考前背背单词什么的。操场上三三两两的学生,一个个都看着资料,还有激烈的讨论到吵起来的。牛逼还是他们牛逼,比不过比不过,四人打着饱嗝感慨。

七点多的时候,江州中学的大巴来了,停在了他们学校门口。学生陆陆续续的从车上下来,于子安不认识贺廷之,易辰和齐云星两个就紧盯着大巴的方向,时刻注意着。

陆久悠装作毫不在意的样子继续背单词,但是手却紧紧的攥着资料,带着点颤抖。于子安摸了摸她的手,让她冷静下来。

终于还是没看到贺廷之的人影,易辰和齐云星都略放下心,陆久悠也呼了口气,放松身体抓着他们背单词。

在他们转头之后,远远的一个人仿佛感应到了什么似的往他们的方向看了一眼,就被朋友勾肩搭背的带向班级同学站的地方。

考完试出了考场的门,陆久悠伸了个懒腰,拿起放在场外的包准备去考前说好的地方和他们三个汇合。

“阿九?”一声带着点男生青春期特有的清爽的声音从身后传来,陆久悠神情恍惚了一下,太熟悉了这个声音,熟悉的让她的指尖开始发颤。

考完试后的人潮从两人身边经过,贺廷之站在陆久悠身后几步的地方,目光里带着点留恋。陆久悠转过头,看着眼前挺拔的男生,勉强笑了笑:“Hi。”

于子安和易辰齐云星已经汇合,却迟迟等不到陆久悠,感觉有点不太对。学生应该都出来了,暂时是不可以留在教学楼里的。易辰皱眉,说:“去宿舍楼看看。鱼仔你上去看看,可能去整理东西了。我和老齐楼下等你。”,“OK。”三个人快步走向宿舍楼。

“你找我干什么,易辰他们在等我,我要过去了。”陆久悠努力平复心情,冷淡地问对面的人。

“阿九,那么久没见了老同学想跟你叙旧都不可以了嘛。”贺廷之笑意盈盈的用亲昵的语气回答陆久悠,完全不顾对方冷淡的神情。

“没什么好说的,也没什么好叙旧的,我没打算和你继续做朋友。还有,别叫的那么亲密,我跟你没多熟。”

贺廷之闻言皱了皱眉,“阿九,把你当备胎是我不对。我一开始是对你没感情,但是在一起的那一年多里我已经喜欢上你了。当时分手是因为什么我们都知道,我们就不能……”“不能!闭嘴!”陆久悠猛的抬高音量,截住了他将要说出口的话。

“贺廷之,你怎么脸那么大呢?备胎这种事情你也好意思拿出来说?而且请你动动你脑容量跟金鱼一样大的脑子!把我们已经分手这件事记清楚谢谢!我也不需要你来帮我想起李晓莲那个贱人!”陆久悠想到初中班主任的嘴脸就脸色铁青,因为一长串的喊声导致大脑有点缺氧,只能慢慢的平复呼吸。

于子安没在宿舍楼找到陆久悠,急匆匆的下楼跟易辰齐云星说了,三个人开始在学校到处找她。到教学楼附近的时候齐云星隐约听到争吵的声音,急忙拖着两个人往声音来源跑去。

“……可是我还喜欢你!”他们到的时候刚好听到这句话,看到了贺廷之抓着陆久悠的手臂,陆久悠在不断的挣扎,一边不断喊“他妈的你放手!”。

易辰气的红了眼,冲过去把贺廷之的手抓开,将陆久悠推到跟过来的于子安怀里,冲着贺廷之低吼:“她他妈的不喜欢你了,你他妈给老子滚,别再来烦她!”

贺廷之扯了扯嘴角:“易辰你他妈能不能别凑热闹,这事情跟你有关系吗,你又不是她爸。”易辰不想理,四个人直接扭头就走。

贺廷之抬高了点音量,叫了一声陆久悠的名字。

陆久悠顿了顿步子,就被于子安和易辰拖走了,齐云星转头看了他一眼,冲着他比了个中止,对他做了个嘴形。

“傻逼。”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斗罗大陆之暗器荣耀斗罗大陆之暗器荣耀帅炎少|轻小说在地球上,有一个不普通却又普通人,他穿越到了斗罗大陆上,拥有了系统,开启了他不平凡却又平凡的人生,(此文以斗罗大陆为中心,中途会穿越的)
  • 我才不是女孩子我才不是女孩子空月幽幽|轻小说秀吉?伪娘?扶她?不不不,如果我还带把就好了。寒凝雪如是叹息。 明明前身是一个标(dai)准(ba)的男(nv)孩子,可是为什么我一穿越就变成了一个百分百的女孩子内?哼!一定是来自东方的神(zuo)秘(zhe)力量搞的鬼! 对着掐住了自己咽喉的命运,凝雪翻了个白眼继续没心没肺地生活……可随着变身被发现,以及这个充满玄学的世界观的揭晓?! “我是不是应该踏上追寻为何自己会变成女孩子的哲学的道路?” “算了,我看来自东方的神秘力量会对我负责的,我还是继续过我的日常吧。”(一撇嘴) “有这时间还不如多陪陪妹妹呢。”(小声嘀咕)
  • 从前有个破山门从前有个破山门君无嬉颜|轻小说从前有个破山门—— 有个宗主,横压一世,宅居在山; 从前有个破山门—— 招生部长,神通百变,累觉不爱; 从前有个破山门—— 看门长老,风华绝代,名字很土。 山叫翠微山;门叫不破宗——
  • 地下城玩家地下城玩家蓝白的天|轻小说夏洛克是一名新晋的地下城城主,立志成为伟大的魔王,直到他召唤出了一批会给自己起一些奇怪的名字,会拉帮结派,会互相之间进行交易买卖,甚至会发生斗殴打群架的哥布林,他们自称——玩家! 感谢下热心读者提供的书友群: 一群:104323327 二群:339025139 三群:628733055 【蓝白的天】VIP全订群:865247353 欢迎大家聊天,催更。
  • 欢迎光临吾之胎内欢迎光临吾之胎内封心锁盼|轻小说这是一本短篇小说,适合闲暇时光。请亲爱的读者慢慢看哦,更新会很慢,可以等完结再看~
  • 我的哥哥是埼玉我的哥哥是埼玉十倍|轻小说一位叫做叶垚的青年被不负责任的主神强行传送到一拳超人世界。 当他十分慌张的时刻,他居然发现埼玉竟然成为了他的哥哥。 对此,他表示:怪人们,不好意思了,有哥哥是真的可以为所欲为。 …… PS:书友群543768562。(求书友加入!)
  • 证我绝学证我绝学三不顾|轻小说神王咆哮,吼声撼天动地,里面绝对没有善意,纯以目见,高达万丈的神明法相只需打个喷嚏,就能把面前小小的人影吹飞到天边去。 但事实上,那人分毫未动,只是伸出一只手,从上到下,轻描淡写地虚空一划。 “证我绝学,你也死得其所!”
  • 漫画中的美食漫画中的美食无敌大咸鱼|轻小说一个融合了许多漫画的世界,这里有血继界限,也有恶魔果实,强大的念能力让人着迷。 无数的人出海,只为寻找传说中的【神之餐】。 热奶油的岩浆,飞渡鸟冒着危险觅食奶油虫。 蛋糕鼠在巧克力土中打洞寻找宝树肉的美味树根。 那个传说中的光头依旧守护世界和平。 稀奇古怪的世界,无与伦比的美食,让我们踏上寻找味道的旅途。 (注解:不太监了,不管如何,请让我写完)
  • 联盟一姐的生活手册联盟一姐的生活手册援气少女结衣|轻小说打职业?拉倒吧,都这样了还怎么打职业?老老实实的当个主播就好了啊! 这就是一条咸鱼翻身成为大咸鱼的日常联盟文。 ps:简介无能,就这样8。 (本书群号:254963872
  • 降临忍界之最终主宰降临忍界之最终主宰崩坏刹那|轻小说穿越忍界,既没金手指,又不是大简木家的,更难受的还被其他穿越者盯上,人家有挂…… 导演!这剧本不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