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335章 套路

“我们根本就没有偷钱,你含血喷人!”小扇说道。

“你从我身边过,不是你还有谁?别废话,还钱!”小厮伸手要钱。

今天是有霉运吗?坏事一件连着一件。

“本公子没偷钱,这钱你到别出找吧!”温舒舒用扇子打开那人的臭手。

“你还想跑?”小厮拉着温舒舒的衣袖。

“还动手动脚?”温舒舒回头瞪了他一眼,小厮身体一颤,他是知道这位是什么身份的啊,将军夫人啊,哪敢对她动粗!只不过都是虚张声势,这一眼,她好像真的怒了!

但是没办法啊,公子吩咐的事情一定要完成,不然也没有好果子吃。

“还钱!”小小厮默默给自己打气。

“二位和气生财,这钱老夫给!”洪三爷连忙说道,一只手拉着小厮,一只手握着温舒舒的手腕。

温舒舒看了眼洪三爷,“本公子没有偷钱,钱凭什么白给他!”温舒舒甩开二人的手。

“你快走,若还是这样,我们就要懂粗了!”小扇撸了下袖子。

“走!”温舒舒刚走,袖子又被拉住,小厮的心七上八下的。

温舒舒气不过,这人就是欠收拾,来来往往这么多人看着,温舒舒也不觉得丢人。

“二位爷,有事好商量!”一女攀上温舒舒的肩头,另一个靠在小厮的怀里。

“诶,那人好生眼熟啊!”商怀玦指向一处,元惟懿本能的顺着手看过去,一脸庞映入眼帘。

那人好像再说什么,皱着眉很凶的样子,旁边有一位姑娘狠狠地搂住他!

而那个男装长相的人,化成灰元惟懿都认得,更别说旁边有这么明显的小扇。

小扇是那人的贴身丫鬟。

“那人我认识,元将军我去看一下有什么事情。”

商怀玦屁颠屁颠的跑到温舒舒面前,“诶,你这么跑这来了?”这话是对小厮说的,温舒舒打量二人!

“这位公子偷了奴才的钱袋!”

奴才二字清楚异常,温舒舒幡然醒悟,旁边一看,与元惟懿四目相对,他的眼神很复杂,有一点可以肯定他绝对不会轻饶自己!

商怀玦注意到元惟懿认出了温舒舒嘴角一扬,让你宰商家那么狠,妻子来逛青楼是不是要气炸了。

商怀玦的笑温舒舒看在眼里,商怀玦正好转头对上温舒舒的目光,那眼神要杀人。

温舒舒真的不懂,这样做商怀玦有什么好处?好歹温家和商家有交情的…

“定是你看错了,温公子怎么会偷你的钱袋?你那点钱人家根本就看不上眼!”

“哦,那有可能是奴才看错了。”小厮给温舒舒作揖。

原来这是一个局,就是为了拖住温舒舒,这个商怀玦可真是费劲苦心啊!

“早就说温公子不会偷钱,现在真相大白了吧!”洪三爷说道。

温舒舒牵着小扇转身就走,没什么好说的!

“诶?温公子这就要走?不如一起回去?”商怀玦拉住温舒舒手腕。

是可忍孰不可忍!

温舒舒顺手握住商怀玦的手腕,使劲往上拉,一个过肩摔将商怀玦摔倒在地。

很显然,他还没有反应过来。

“公子,公子!”

奴才上前扶住商怀玦。

“哎呦,浑身疼!”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纯笙曦梦:昭纯笙曦梦:昭笙弦亦|古言他说生死不由,唯由她。一袭红衣,人一落夕,红妆千里,只因为你。一袭红衣究竟与谁共结连理。到后面,赤裸裸的宠文,放心不虐,到后面看你们喜欢哪个男主,哪个成主线。
  • 共舞红尘共舞红尘蓁昕|古言试看他年麟阁上,丹青先画美人图。 是温润如玉的九皇子,也是古灵精怪的孤月楼主,亦正亦邪,为保大昭可刀山火海。 看,一个弥天大谎如何圆满……
  • 穿越公主太嚣张穿越公主太嚣张空幻一场|古言她来自现代的一抹灵魂,出身财阀世家,是家族的下任家主,可是在安装家族仪器的时候,却遭到了最信任的人背叛,命丧黄泉。命运视乎很眷顾她,又给了她一个重生的机会。再次睁眼,她成了人人得知的废材公主。哼!说她废材,她倒要世人看看什么才是废材。他,出身高贵,血统纯正,是别国的皇子。却被上辈人的勾心斗角所牵连,成为了她们宫斗下的牺牲品。五岁时,身带巨毒,独自一人被赶出皇宫。本以为,他的人生也就那样了,可是,上天视乎很可怜他,让他遇到了自己生命中的女神。当腹黑丞相,遇到草包公主,他们又将会谱写一曲怎样的爱恨情仇。【情节虚构,请勿模仿】
  • 腹黑王爷绵羊妃腹黑王爷绵羊妃吃巧克力的羊|古言她,是二十一世纪众多人群中最普通的一个,却因为一时贪吃,被爆米花卡住而气绝身亡,来到了地府。一见黑白无常就被送走了。一朝穿越变成了琅琊大陆望月国丞相的嫡女,看她一个来自未来的小小吃货将在这古代混得生龙活虎,风生水起。他,冥月宫宫主,冷酷无情,杀人于无形。却在她面前腹黑、闷骚,他的手下都被他雷倒了。有兴趣的亲们记得加本书专属群哦!我是爱你们的羊羊,摸摸大哦!本书专属群:463410436
  • 若思千夙若思千夙陌上灵狐|古言公子的眼睛甚好看,没有风亦没有月,没有星星,也没有我! 韩若思:“心悦君兮君不知!” 独孤千夙:“落花有意,流水无情!” 昔年后。 韩若思:“要是有一天我死了,你怎么办?” 独孤千夙:“若谁敢杀你,我让整个南越给你陪葬,我会把南越烧成平地,再在灰烬里建起一座宫殿,在里面独自生活,直到永远……” 韩若思:“那真美好!不过,我跟你说过我说爱你吗?” 独孤千夙:“说过,不过,你想说就说!” 韩若思:“我爱你!” 一句君无戏言,一句妾等千年……
  • 盛宠纨绔皇女:搞定高冷帝君盛宠纨绔皇女:搞定高冷帝君公子浅|古言绝世轻狂佣兵王,穿成九州大陆第一废柴。欺她无权无势?谈笑间自建宗门;辱她灵修为零?举手间成强者至尊;咒她灭世妖女?挥手间逆天成凤。他是绝世天才,至强战神,高冷霸道,唯我独尊,却对她宠溺入骨、疼爱至极。顾浅嘴角一抽:帝君,若我胜了,当如何?某君俊眉一挑:你胜了,我嫁你,我胜了,我娶你。
  • 一品嫡妃:夫君,请赐教一品嫡妃:夫君,请赐教千鸢|古言什么待我登基,你你必为后?什么宠妻无度爱妻如命?原来都是假的!当看清楚枕边人的真面目,被迫害到死的时候,懦弱的南灵笙已经死了!在回头,南语兮,你毁我容貌抢我丈夫!断我性命?就被怪我心狠手辣以牙还牙!段屿君,你虚情假意利欲熏心杀我孩儿,就别怪我不留情面用尽心机断你前程!当侯府嫡女重生来过!烦伤我者,必百倍还之。烦拿我者,必千倍还之!真心助我者,唯以身相许之。
  • 送其良辰送其良辰赖啊白|古言南朝四百八十寺,多少楼台烟雨中…故事就发生在这个时代,魏晋南北朝时期的南梁,执政者是萧衍,然而我们要讲的不是他的故事,而是他的儿子萧统,后世称昭明太子,不,也不全是他的故事,是他和她的故事…曾用名:赖阿白
  • 撩汉小劣妃:夫君,约不约撩汉小劣妃:夫君,约不约橘染橙|古言某课堂上:某女一本正经的对一众学生说道:“这男的和女的之间呐。不是你撩我就是我撩你,不是明恋就是暗恋”某男补充道:“不是一见钟情就是日-久-生-情。”某女:“......”泥垢
  • 神医圣手:最毒庶女神医圣手:最毒庶女初景和|古言她是穆府最不受宠的痴傻五小姐,却贪恋着当朝的三皇子,被人欺负,受尽嘲笑,跌入莲花池香消玉殒。她,穆青莲穿越而来,成为了这与自己同名同姓的痴傻五小姐身上,什么?欺负我?一记毒针让你下不来床。什么?喜欢上我了?晚了,滚你~看她穆青莲如何靠着半吊子的医术成为最毒庶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