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53章 星光与灯光交织的梦

“大餐时间到了。女士,请跟着徵羽导游走吧。”大羽做了个绅士的邀请姿势,太史蘅心情舒朗。

影子餐厅位于塞纳河弯道、凯布朗利博物馆的顶层,埃菲尔铁塔如在咫尺。整栋建筑大量运用钢筋和玻璃的巧妙设计,如同卢浮宫前的金字塔,与巴黎、与塞纳河天然地融合一起,充满和谐优美之感。

两个人沿着塞纳河走近博物馆,大羽真的像导游一样认真介绍:“凯布朗利博物馆主要收藏非洲、亚洲、大洋洲以及南美洲的展品,很是新奇。不过这个时间,已经闭馆了。我们直接去顶层。”

进入餐厅后,大羽用法语和服务员熟练交流起来,然后在侍者引领下,在靠近埃菲尔铁塔的窗边落座,洁白的桌布和精致的银饰餐具摆放整齐。

整个餐厅很大,一眼望去很多桌椅。塞纳河畔的点点星光,与玻璃屋顶的桌灯倒影,交织的斑驳陆离,竟分不出哪些是星光、哪些是灯光,梦幻而浪漫。训练有素的侍者在餐桌边穿梭,好听的法语交流之声此起彼伏。

太史蘅的心情,就像这星光与灯光,美丽而迷幻。她不吝赞美地说道:“我知道为什么餐厅为什么叫影子了,让光影来做设计,这个设计师很有想法。”

“享受美食呀,环境和氛围相当重要,你喜欢就好。”大羽说道。

美食、美景、美色(当然是大羽),相映成趣。想到这儿太史蘅忍不住笑出来。她又打量一眼大羽,暗道之前怎么没发现他这么帅气?不过颜再怎么帅气,也比不过她的老公。她的脸竟有点绯红。

“还没吃就这么开心了?”大羽问。

太史蘅连忙转移话题,道:“你的法语说得真好,选择也很棒!单是这迷人的景致,就让人心旷神怡了。”

“哦,我大学时为了学分,学了整整一个学期法语。”大羽谦逊地说道,内心却笑的开怀,他不会告诉她,大学的东西早还给老师了。只不过知道她的行程后,他办完签证立刻投入法语复习中,生生背下了三百句法语口语,尤其旅游常用语,不愧是名校学霸。而且他还就巴黎特色美食和集市做了扎实的攻略。因为他相信,这一定是她薄弱的、或者无暇顾及的。他把菜单推给太史蘅,道:“看看,想吃什么?”

太史蘅把菜单推还给了他,笑着说道:“你来吧,专业的人做专业的事。”

大羽也不客气,熟稔地翻开菜单,指指点点。对着侍者指点,对着太史蘅说中文:“普罗旺斯蔬菜烩、阿尔萨斯香煎鹅肝、马赛鱼汤、圣雅克扇贝、基切洛琳蛋饼,再来一瓶波尔多红酒。没什么忌口吧。”

太史蘅摇摇头。他的细致,着实让人舒服。

等菜的间歇,两人随便聊天。太史蘅幽幽地说道:“说来很奇怪,我虽然第一次来巴黎,但感觉却很亲近,好像曾经来过,巴黎的风、阳光、悦动的气息都让我从心底喜欢,我甚至想着,老了来巴黎定居。”

大羽的视线,顺着太史蘅,拉远到夜色下的埃菲尔铁塔,再回到太史蘅。就像一幅浓墨重彩的画,而她是最动人的一笔。他真诚、认真地说:“我觉得,这是因为你的气质和性格,与巴黎高度契合。那是骨子里的优雅、时尚和从容。”

大抵,每个女人听到异性说这样的话,都会很骄傲吧。之于太史蘅,又多了一份感动,她不觉得这是恭维,而是理解。这世上最难得的莫过于知己。“谢谢你。”

“对了,去过康朋大街的香奈儿了吗?”大羽随意问道。

“还没有。我打算行程的最后去看,我有点不敢去看,觉得很不真实,我居然离她曾经工作和生活的地方那么近。”太史蘅的眼中闪过一抹晶莹,情绪也有点激动。

大羽想拍拍她的肩,到了中途又停下来,觉得不合时宜,说道:“这大概就是近乡情怯吧。”

“你怎么知道我喜欢香奈儿?”太史蘅想起,自己和大羽不过一面之缘,他似乎对自己的喜好非常了解。

大羽一时支吾,他自然不能出卖端木菲,随机胡诌道:“你看看你的水桶包上,还印着香奈儿logo呢。我老妈也有这样一款包,他还说只有真爱香奈儿的人才会背。”

很快,大餐陆续上来。侍者开启了红酒,稳稳地为两个高脚杯斟了三分之一。太史蘅轻拿杯柄,微微摇晃,让红酒的香气发挥出来,敬大羽:“巴黎之旅愉快!”

不料大羽说道:“我的朋友,这种酒,只适宜用目光抚摸。”

太史蘅被她的说法吸引了兴趣,问道:“然后呢?”

“然后,深呼吸。”

“再然后呢?”

“虔诚地将其重新放到桌上,不要碰它。”

“再然后呢?”

“没有然后了,法国人觉得对美食最好的褒奖是‘吃完饭再说’。当然咱们没有必要完全按照他们的礼仪,刚刚说的全做餐前小故事,助你好胃口。”

太史蘅自认为,在国内没少吃西餐,对西餐礼仪也算了解,没想到遇到一个更内行的。他的博闻和考究,都让她每每有新发现,新惊喜,感觉妙不可言。

“不,我喜欢仪式感。”彷佛为了呼应这种仪式,餐厅响起了音乐《玫瑰人生》,晚餐在这样的氛围中开始了。

一位美食家曾经这样写道:巴黎的晚餐是全国的一件盛事。平原、丘陵、高山、峡谷、森林、灌木丛、葡萄园、菜地和果园,大地和水体都乐于为这顿盛宴提供食材,或丰饶或奇珍,只为了取悦这一美食之城。

此刻,太史蘅深有感触。那些美味在齿间舌底滑过,竟有种幸福的感觉。待到中途时,大羽起身道:“我去一下洗手间。你先享用。”

太史蘅拉住了他,说道:“AA制吧。像西方人一样。”西方讲究男女平等,太史蘅也有一些外国朋友,大家都遵守AA准则。

大羽看着她的手拉在自己胳膊上,笑道:“我是真的要去洗手间,而且我从来不让女生买单。”

这话略带大男子主义,太史蘅却很坚持,说道:“那我们以后还是不要一起吃饭了。”

“这样吧,下次你买单。就这么愉快地决定了。”不等她说话,他已经机智地迈开步子离开,这也为下次相约埋下了种子。太史蘅无奈地想,什么时候回请他。

晚餐过后,大羽继续发扬护花使者精神,送太史蘅回酒店。在酒店楼下,大羽说道:“我明天约了大学同学小聚,他毕业后就在巴黎工作。后天以及之后的行程,不如我们结伴同行,我做你的导游,可好?”

太史蘅犹豫了下,他的热情、他的细致,还有他的眼神,让她有些恍惚。被他照顾地太好了,好像做什么都不用思考。这真的不太好。

“不用了,我们行程未必相同。你和同学多聚聚也好。”

“你去哪我就去哪,你去的热门景点,肯定还有很多美食等着我们去发现。就这么说定了。到时候我电话你,Au revoir。”大羽如弹珠一般,说了一大串,果断告别离开。

太史蘅目送他的背影,心想自己是不是想多了。有个志同道合的伙伴,旅程应该很有趣吧。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假装安宁假装安宁落琛|现言爱情不过是一场你争我夺的游戏。谁输了谁,都没有关系。她曾经害怕自己失去他,直到她失去她最亲近的人。叶梓宁,叶梓安,有人曾祝愿她们一世安宁,可谁又知道,她们的出生与成长,就注定了她只能假装安宁。上一代的恩怨,这一代的情仇,是谁错爱了谁,是谁背叛了谁?
  • 颓废千金,总裁帮帮我颓废千金,总裁帮帮我梦忆安凉|现言或许没有离开,也不会有过多伤害,或许不曾相遇,就不会有喜欢的对白,或许没有这一切的存在,我们也不会互相地伤害。或许,或许,我们有太多或许……或许没有伤害,我们也不会憎恨现在。或许,没有我,或不曾遇你,就没有如此多的或许……一次次的错过,究竟是有缘无份,还是天意弄人?一回回伤害后的疼爱,是上天的怜悯,还是噩梦的前兆?谁人知晓?或许吧……
  • 幸运公子的倒霉小姐幸运公子的倒霉小姐黄家小子|现言一个被算命先生定下身体不好却幸运爆表的小子,会在二十八岁因幸运死去,能救他的只有“倒霉”的她
  • 与男神的华丽冒险与男神的华丽冒险exo安筱筱|现言"边晓!好帅啊,边晓我爱你!"粉丝的高呼声络绎不绝。“小璃,你和边晓恋爱了?他可是超级大明星嗳!”“你是我的粉丝又怎样,你是我的同行又怎样。你只需记住我爱你就可以了。”
  • 倾城戏,谁入戏倾城戏,谁入戏啾啾啾啾啾|现言……原来姹紫嫣红开遍,似这般断井残垣,良辰美景奈何天。他是醉酒戏中的绝世花旦;他是军衔上肩的痞子军官。在这个战火纷飞的年代,他与他的相遇,是缘分还是阴谋;是繁花的枯败还是灰烬里的重生?他说,我没有见过你这样的戏子;他笑笑,现在总见过了吧?见过便不能再忘。月圆唱一折《长生殿》,长生长生在何殿?
  • 萌妻太傲娇:爱过不言悔萌妻太傲娇:爱过不言悔墨染幽城|现言爱过太久,不仅人会累,就算是神也会累。可是,爱过了便不能轻易放弃。我们爱过,我们恨过……“只要我爱你,你就会爱我吗?”她脸色惨白,素口吐出几字。“我………”男子抿着唇。爱过又怎样?是否他会爱你?不过是空谈说话。暗恋20年,抵不过他认识两个月的女人。或许,可笑的是她,总认为他将自己视为最特别的,却不知,他心里早已经有人了。锦瑟华年,此情可待已成追忆,只是当时已惘然。
  • 彼猫彼狗彼猫彼狗五鬼之首|现言有过那样一只叫做球球的小猫,他的伙伴泰瑞是一只可爱的小狗,故事就从这里开始。
  • 重生之帝少的娇妻重生之帝少的娇妻胭光|现言一朝重生,获得空间,开启逆袭道路,那些害过我的人你们准备好接受我的怒火了吗? 绝对甜宠文,喜欢甜宠文的妹纸们快点来吧。
  • 冷面男神霸宠极品娇妻冷面男神霸宠极品娇妻画一纸白|现言一次意外绑架,她成为他的囊中之物!不近女色?!冷到极致?!NONONO……在她眼里,他是色狼,不,是色魔!未婚夫抛弃?!母亲遗弃?!妹妹夺夫?!有他在,这些统统不是事……
  • 傲娇沐少,隐婚娇妻宠入骨傲娇沐少,隐婚娇妻宠入骨兰城儿|现言“你是我老婆,自然要给我生孩子。”一夜醒来,唐晓众叛亲离,养妹勾搭上自己的男友,被赶出家门。软弱无能,呆傻可怜,成为别人口里的废物。原来落魄的豪门千金,撩到京城大名鼎鼎的沐家少爷。婚后,谁说他清冷禁欲、不近女色。一个是娇萌的n线女明星,一个是霸道邪魅的总裁,1V1双处。〖浪漫、甜宠、豪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