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33章 邵府之事

白聿和云皎在茅屋住了一晚,第二天一大早,老周就拉着两人往邵府而去。邵府很好找,城中最大最豪华的宅邸就是。

邵家不愧是城中的首富,整个宅子占地十分大,比没毁之前的清阳观还大了一倍不止,但建筑明显比清阳观要豪华上档次个百倍。红墙金漆琉璃瓦气派十足,整个府邸仿佛都写着“老头有钱”四个字,连着门房下人的穿着都比一般人要精致很多。

可能是因为老头换上了那套装逼装备的原因,门口的门房一见三人,眼神一亮,立马就迎了上来,恭恭敬敬的行了个礼道,“三位高人,可是来替我们少爷驱邪的,快快里面有请。”

说完直接就领着三人进了府,好似早就已经准备好了似的。三人对视了一眼,只好跟了上去。随着门房一路入到了大厅。却发现里面已经坐了七八个人了,大部分跟老头一样,身着道袍,一派仙风道骨的样子,还有手持念珠身着袈裟的。

三人愣了一下,云皎顿时有一种,神棍集会的错觉?

“三位高人,还请稍等片刻,老爷一会就会来见诸位。”说完引着三人落座,就转身出去了。

屋内的人也注意到了刚进来的三人,审视的眼神一一从他们身上扫过。有面带友好点头的,也有不屑冷哼的。很明显这些人跟他们的目的一样,也是来为邵少爷驱邪的。看来邵老爷为了救儿子,也算是下血本了。

老头和老周也没有想到,邵老爷的悬赏招来了这么多玄门人士。

“哼,真是玄门不幸,什么乱七八糟的人也敢自称玄门弟子了。”他们刚落座,旁边一位青衣男子,突然冷哼了一声,扫了云皎一眼,兴许看她年轻,眼里满满都是轻视,“本事没学几年,胆子到是挺大,随随便便就敢下山驱邪。”

云皎一愣,所以这是一波,同行打压?

云皎还没开口,这边的老头却怒了,像只斗鸡一样站了起来,先一步怼了回去,“道友说得对,那一会驱邪道友可要跟紧了,别拖我们大家后腿才是。”谁没本事了,你才没本事!你全家都没本事!

云皎:“……”话说,人家说的不是你吧!瞎承认什么?

╮(╯_╰)╭

“你……”男子气急,就要站起干架。

旁边一位蓝衣的男子,连忙起身拦住,“胡道友且慢,同是玄门中人,又都是来驱邪,该同心协力才是,何必伤了和气。一会邵老爷就要来了。”

男子的怒气这才消下了一些,瞪了老头一眼,气乎乎的坐了回去。

蓝衣道人给了三人一个歉意的眼神,没再出声了。而其它的人,只是看了这边一眼,也没有半点交流的意思。

他们在厅中坐了半个时辰,陆续又进来了几个玄门弟子。门口才传来了脚步声,果然不到半会,只见一个球一样的胖子从门口走了进来。他看着四五十上下的样子,一身珠光宝器,只差没把有钱写在脸上了。咧嘴一笑,挤得脸上的肥肉都是一抖一抖的。

“各位仙师久等了。”胖子在门口朝着众人一拱手,“劳烦各位远道而来,为小儿驱邪。”看来他就是悬赏的邵老爷了,“还不知几位仙爷,怎么称呼?”

众人这才一一起身自我介绍,云皎注意了一下。刚出声讽刺她的人叫胡福,那个蓝衣男子叫纪风。自称是来自永昌派,其它的人基本都是游道。

“邵老爷,事不宜迟,赶紧带我们去看看令公子吧!”胡福上前一步催促,一脸自信的扫了在场的众人一眼。

“好好好!”兴许是担心自己的儿子,邵老爷也没有耽搁,立马点头就在前面引路,“各位仙师请跟我来。”

他一路带着众人转入了后院的一处小楼前,也不知道是不是心理作用,明明这里种满了各色鲜花,一看就是精心设计过的,花香浓郁景致怡人,但众人却没由来的感觉到了一股阴森的气息。

“此处阴气甚重!”胡福皱了皱眉,先一步下了辩断,看向邵老爷道,“看来令公子,的确惹到了不干净的东西。”

邵老爷圆球一样的脸上,顿时就有些发白,一脸着急的看向胡福道,“还请仙师救救我儿啊!”

“不急,先看着人再说。”胡福回应。

“仙爷快请。”邵老爷立马示意下人开门,引着几人进去。

众人也神情凝重的跟了进去,心理阴影的原因,白聿不由得也有些紧张,一进屋就忍不住推了推旁边的云皎,压低声音道,“丫头,你看见什么没有?”例如女鬼什么的?

云皎四下扫了一周,摇了摇头,“没有。”

老头这才轻了口气,看来这真的只不过是一次普通的驱邪,只是……他瞅了瞅挤在前面的七八个同行,这生意有点难抢啊。

“各位仙师,这就是我儿。”邵老爷带着大家,停在了床前。

床上的人也察觉到了众人,从床上撑着坐了起来,疑惑的唤了一声:“爹?”

“献儿,你醒了。”邵老爷连忙上前扶住了床上的人,“你放心,我已经请到仙师了,你马上就能好的。”

“仙师?”邵献愣了一下,这才抬头看向床前的众人。他的样子十分虚弱,脸色更是苍白得像张纸。与长成了球体的邵老爷不同,他很是清瘦,样貌也很是俊朗,看起来就像是一个病弱贵公子。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久病的原因,看到床前的众人时,脸色仿佛更苍白了些。急喘了两口,眼神沉了沉,低下头带些哀求的道,“爹,我的病已经好不了了,你还是让仙师们回去吧。”

“胡闹!”邵老爷脸色一沉,“不许再说这种丧气之言,仙师们可都是有大本事的,一定可以救你的。”

“爹……”

“听话!”邵老爷声音沉了沉,转头看向众人道,“各位仙师,我儿已经病了四个多月了,一直不见好转。大夫也查不出是什么病,还请仙师出手相助。只要能治好我儿,我邵家愿意倾尽家财。”

说完,作势就要朝着几人跪下去。一直站在最前面的胡福,立马扶住了他,一脸大义凛然的道,“邵老爷不用多礼,降妖除魔仍是我玄门中人的职责。定会尽力而为,待我先看看令公子的情况再说。”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刀破玄黄刀破玄黄想飞的阿飞|仙侠重生到异界的林天,原以为这里只是和地球一样的平凡世界,一次意外,接触到了修真之道,渐渐发现所有的一切远非想象中那么简单............................................................如果上天给我一次重新来过的机会,只是为了再次嘲弄我,那么,这天,灭了也罢
  • 御剑凌宵御剑凌宵空灵雨|仙侠五百年前少年的先祖因一件宝物而身死!五百年后少年因为这件宝物踏是上神仙路。一样的修行,百样的路途,修仙路上,谁与我并行。
  • 魂王兵魂王兵云八鬼|仙侠这是一个发生在历史与仙侠并存的世界里,有关绝世兵器、有关称王做霸、有关魂者无敌的故事。
  • 升仙升仙姑苏懒人|仙侠是不是天生异体就不能修仙道?是不是平凡人就不能延寿升仙?他只是一个大户人家的下人,天生异体不能练气。他偏偏不信这貌似的命中注定。这个世界,有的不只是传说。
  • 不败仙道不败仙道夜籁.CS|仙侠“嘭!”一个白色的光影从天而降,掀起了一阵尘霾。“Oh,thatsterrible,周末玩下电脑没想到电脑却吃人!我猜我是被电脑过热引起的磁场变异吸食然后引起穿越,最后到了这世界。可是我才读高中也没啥社会实践经验,只知道过马路看红绿灯。”
  • 恶女撩汉之扑倒腹黑上仙恶女撩汉之扑倒腹黑上仙鲁家丫头|仙侠他们说碧落界被魔军占领,魔尊率兵领将打压杀伐驱走众仙,只为博夜紫小公主一笑。他们说魔族无恶不作,四处杀伐,不将仙界放在眼里,逆天而行,大逆不道。他们说魔族公主夜紫作恶多端,只要是她看中的,指使魔尊杀掠抢夺,也要弄到手。他们说魔族夜紫恶女,看上了华椋上仙之子,带人飞到华山剑仙派强行强抢了小公子。他们说魔族夜紫恶女,将华椋上仙的儿子带入帝都皇宫用强,又黄又暴力,小公子不从结果被打了。他们说魔族新出的小恶霸暴力残虐,嚣张跋扈,无恶不作跟她父皇一个样,不将仙家放在眼中。他们说……他们说……他们说……作为谣传中的小恶霸,看着自己的种种壮举!不经有些汗颜~人言可畏呀!谣传,不可信
  • 岁月劫岁月劫笔名天召|仙侠天地书岁月写大道篇章轮回海,三千界数不尽波澜画卷道不尽英雄豪杰至尊生,诸神灭前路不见穹苍茫茫葬尽悲和欢苍生死,万古劫风云乱苍宇暗谁主沉浮来把轮回掌?
  • 风云逍遥仙风云逍遥仙任西风|仙侠身世神秘的农家少年如何成为不死的小强?在尔虞我诈、弱肉强食的修真界,这个淳朴的少年靠什么一步步踏上修真界乃至仙界的顶峰?绝代佳丽、娇娆美女,缠绵悱恻,铁骨柔情。我命由我不由天,看这山野少年如何与天争命!
  • 逆天玄冥逆天玄冥瑟瑟秋寒|仙侠一个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高职生,却在一次意外中吞食了上古四灵中的‘玄武’,从此上至三十三天下至九幽十八狱一副光怪陆离的浩瀚画卷在高明眼前铺展开来然而仙亦非仙,魔亦非魔生命沦为草芥无欲无求早已成为历史当正邪不再分明,善恶不再纯粹时且看稚子之心能否永守那份属于生命的坚定
  • 追云搏电录系列:追魂夺魂追云搏电录系列:追魂夺魂萧瑟|仙侠本文由花雨授权打铁铺的小学徒于梵。生得丰神俊逸,心地纯正,更是资质专佳的练武奇才。他奉令进打造好的“夺魂钉”去客人府上、却被九大凶人“鬼斧神鞭”的小妾夏苹哀求,要于梵带她逃走。于梵一看美人那楚楚可怜的神情不忍拒绝,带她逃出魔府凶宅,却从此落入了被不断追杀的厄运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