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求书
联名卡
第76章 作死

李昌升是谁?

文氏是知道,不过她已经很多年没听说过这个人的姓名了,若不是谢璞的案子牵涉到此人,她恐怕早就把他忘到了脑后,也根本没想到,谢璞竟然还会与此人有书信往来。

但据温绪友所言,李昌升畏罪自尽之前,曾留下遗书,上头写他与谢璞多有来往。若这封遗书是真的,那谢璞就很可能瞒着家人,暗中与他有联系。

可文氏还是觉得有些匪夷所思:“你爹十分讨厌此人,恨不得这辈子都不再见他,又怎么会给他写信呢?”

谢慕林忍不住再问一次:“这人到底是谁呀?”至于写信的事,她不必问,因为所谓李昌升写给谢璞的信是曹家人伪造的,那李昌升的所谓遗书,不见得就是真货。她在大理寺牢中见谢璞时,对方并未提及此人,她还以为只是路人甲,结果听温绪友的说法,似乎还挺重要的?

文氏对女儿道:“这事儿说来话长,关系到你一位长辈的清名,因此,我可以告诉你,你却不能再往外说去,知道了么?”

谢慕林连忙点头。文氏便将当年谢璞与李昌升反目的始末说了出来。

原来谢璞的二伯父谢泽川,其夫人宋氏生长女的时候,伤了身子,无法再生育了。谢泽川又伉俪情深,无意纳妾生子,便与三弟谢泽湖商议,定了侄儿谢璞为嗣子,兼祧两房。不过当时两位长辈的打算,是让谢璞只娶文氏这一房妻子,等生下两个儿子,再分别继承两房香火。后面会转变为一夫两妻的局面,是所有人都始料未及的。

谢泽川膝下只有一个独女,自然爱若珍宝。这位堂妹妹与谢璞这个嗣兄,关系也十分亲近。她只比谢璞小两岁,兄妹俩从小就一起长大,又一起读书,彼此情份比亲兄妹也不差什么了。

谢璞下场参加科举考试那一年,谢泽川的独女谢梅珺也到了说亲的时候。谢泽川与宋氏夫妇为了女婿的人选费尽心思。恰好谢璞结识了李昌升,后者才学出众,生得一表人材,虽说家境差些,但也是书香门第出身。谢泽川指点了几回他的功课,觉得他未来前程应该会不错,便示意身边的人,在李昌升考取秀才功名后,试探了几句。倘若李昌升愿意主动上门来求娶谢梅珺,那就再好不过了。

谁知道李昌升成为秀才后,被众人奉承得有些飘了,自以为才学出众,日后是注定会有大好前程的,便有些看不上谢泽川这位致仕回乡教书的翰林了。他断然拒绝了婚事,还认为谢泽川是想让他做上门女婿,看不起他,又觉得谢梅珺要找上门女婿,而不是嫁入门当户对的人家,只怕本人也有很多问题,比如生得丑又或是性情不堪等等。他拒绝人家求婚的提议就算了,还在外人面前提起,喝醉之后,嘴里颇有些不干不净的,大大影响到谢梅珺的名声。谢璞一气之下,便把人打了,还与对方反目成仇。

谢泽川给了李昌升一封荐书,是想让他离开湖阴,免得再留下来到处乱说话,败坏女儿的名声。李昌升虽然不肯接受这份好意,但也离开了湖阴,从此之后与谢家再无接触。至于他后来说的什么谢家妨碍他前程的话,那都是胡编乱造,为自己科举失利找的借口了。

文氏感叹着对谢慕林道:“这人不是什么好人,品性不正。你爹那般厌恶他,竟然还愿意给他写信,真不知道是为了什么。”

谢慕林倒是隐隐能猜到几分。大概是谢璞发觉到王安贵在贪污河工银子,而山东河务又是河东河道衙门掌管的,所以写信给河东河道总督林东南手下的幕僚李昌升,提醒后者注意吧?关系到河工大局,就算谢璞厌恶李昌升为人,也不会因私忘公的。只是没想到,两人之间的通信会被曹林两家分别发现,造成了误会……

谢慕林叹了口气:“不管是为了什么,既然这事儿是个误会,那现在曹家对爹这么狠,林家应该明白他们弄错了吧?那他们会不会高抬贵手,放过爹呢?”

文氏怔了怔:“这……可能么?”

可不可能的,还要看林家怎么想。谢慕林打算要跟谢璞提一提此事。

她又继续问温绪友还提到些什么。文氏忙道:“还有那位王知府的案子,也有消息传出来。”

如果说谢璞是无辜受牵连,那王安贵就完全是自己作死了。

去年黄河下游十数个州府一同修堤,河道衙门早就拨了银子下去,严令各地都须赶在汛期之前,把堤坝修补好。但那王安贵却吞了大半银子,剩得些许,便胡乱买些材料做点表面功夫,甚至为了骗河道衙门的人,把原本还能支撑的旧堤坝挖开,做出开了工的模样,等河道的人走了,他便叫人随意将土填上,根本不做正经修补。

当时住在坝下的农户与地主都是久经世事之人,见状不妙,闹到府衙去,叫王安贵每人敲了几十大板赶回来了。却有一个当地豪强大户,早就看上黄河边那一大片肥沃的好地,有心要买,原主不肯卖,他便给王安贵送了一份礼,叫王安贵帮忙。王安贵打人的消息才传开,那大户就听说了,只当他是为了帮自己,立刻就派人去找那些地主农户买地,出的价还低。那些地主与农户商量过后,虽不舍祖辈传下来的基业,却更想活命,便顺水推舟将地连房子都卖给了大户,合家搬走了。

那大户自以为得计,没想到洪水一来,堤坝崩了,农田全都淹没。他一时气愤之下,便又找上王安贵,诬告那些地主农户骗卖田地。王安贵竟然又帮了他一回,不但夺走了那些地主农户的财产,还把人全都关进牢中。

当中一户地主的亲戚,便是那名告状的举子。事情发生的时候,他正在开州的濮阳书院求学,闻讯立刻赶回去,却还是没能救出亲戚,反而遭到了王安贵与那大户的联手打压,差点儿丢了性命。

他在书院师生的帮助下上京赶考,一出贡院便去告状了。而他会试表现颇佳,据说已经考取了贡士功名,名次还挺靠前的,接下来只需要参加殿试就行了。无论殿试结果如何,他都是板上钉钉的天子门生。这使得皇帝与朝臣们更加关注这起案子了。

王家人曾经试图私下接触那名举子,威逼利诱,他都不为所动。反倒是王家那边,今日才有消息传出来,说他们在东昌府伪造了种种假证,还准备了几个替罪羊,企图替王安贵洗脱罪名,却通通被大理寺派去的人识破了。王家的爪牙还妄想对大理寺的人下毒手灭口,却被抓了个现行。消息报入京中,龙颜震怒,勒令大理寺严办王家。到了这一步,已经不是曹家或太子稍稍使点力,就能护住王家人的了。

对此,谢慕林只有一个字:“该!”

但她马上又想到一件事:“王安贵罪名确凿的话,是不是意味着,爹的冤情也能洗刷了?”

文氏红了眼圈:“不错,我们总算是看到了希望!”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凤惊天下:鬼医杀手小邪妃凤惊天下:鬼医杀手小邪妃冰蓝之魅|古言她是22世纪全能顶级金牌杀手,因为上司的嫉妒命落黄泉。重生一世,傲视天下!别人拥有两种元素,八种元素就是小case;别人把丹药当成珍宝,我拿它当糖豆;他是邪魅王爷,却宠她到骨子里。一日风云骤变,她变成创世神,他变成魔帝,还有一个天帝。看她如何选择?欢迎加入书友群,QQ群号码:567371848
  • 废材重生:喂女人别跑废材重生:喂女人别跑月吟丶冥|古言她是二十一世纪的金牌特工拥有妙手回春的医术只因为同类的羡慕与嫉妒在一场车祸中死去侥幸穿越到一个陌生的世界正巧不巧被世人称之为废材他是叶旭国的战王也是大皇子为叶旭国立下了徐徐战绩却没有一个妃一个妾他是董兰国的三皇子因为某个小丫头的惊鸿一现对她有了意思他是冥宫宫主冥宫被江湖的人称为邪宫杀人无数持枪凌弱可是事实是这样吗片段一夜絮语“废材吗,呵看我如何把你从天堂弄到地狱让你尝尝废材的滋味”大树上的战王勾起一丝邪笑”这女人,有意思“片段二”喂,那个谁你怎么进我的房间来了,你不知道这样很不礼貌吗“夜絮语闭眼说道”本王来看看本王王妃有错么“说完就栖身压上了夜絮语的身子”....看废材小姐如何玩转这片大陆
  • 鬼王盛宠:这个王妃不好惹鬼王盛宠:这个王妃不好惹余无悔|古言听说将军府的四小姐是个出身低贱的花痴草包? 开玩笑,陈四手握渣女脚踩渣男聪明伶俐的让人惊叹! 听说将军府的四小姐手不能提肩不能扛人人喊打? 那就让你们见识一下什么叫做能文能武智勇双全! 别人欺负我?那就十倍还给他! 草包王爷人身攻击?好啊,下一秒让你王府爆炸! 诶?这个冷着脸的男人是怎么回事,陈四小姐表示:“别爱我没结果!”
  • 赴尘缘共千年赴尘缘共千年三月陌|古言他和她隔着千年万世在乱世中相逢,千军万马等闲过,唯独她是不了忘却的红颜,可是为何他却视他为陌路。 他一路孤独辛苦,唯有她成为他内心深处最柔软的那个角落。 风华耀目,他与她并肩天下,他们各自庆幸,千年万世里他们能够相遇,即使经历万千苦难,依然双手紧握,这世上有你的地方就有我,穷途不忧伤,高处不觉寒。最重要的是他在,她亦在!
  • 奈世若存花尽晚奈世若存花尽晚陌上钦颜|古言奈世若存花尽晚,风也萧萧,雨也萧萧。何留满目惹情殇,不如归去。一场机遇,他与她相遇。两种国度,两种不同使命。当一切一切慢慢揭开迷雾,她与他会如何抉择?
  • 惹火弃妃惹火弃妃小粟粟|古言六年,不是短时间,可以改变很多东西。从嫁入王府,便注定了她的失心,也注定了她惨败的结局。爱上了一个根本就不爱自己的人,是幸运的,亦或是不幸的,毕竟,她,真的变了!(本文纯属虚构,请勿模仿。)
  • 神医傻妃,王爷请挂号神医傻妃,王爷请挂号梅小小|古言她是医学界奇才,一朝穿越成安东侯府大小姐,从懦弱变强悍。炼药宅斗宫斗朝堂斗,她统统搞掂。骂她丑女,瞎了狗眼!没看,当朝炙手可热的睿王是她老公?一个二个要搞死姐,姐偏要大放光芒,治各种不服。初见他,干坏事,然后逃之夭夭。再见,他长臂一舒,掐着她脖子轻笑:“干完坏事就跑,恩?之前的胆子呢?”某女白眼一翻:“怕你不行!”于是他凶性大发,最后问她,某女回答:“不咋地,哼!喂,你别过来!”【情节虚构,请勿模仿】
  • 残诗残诗楚天旋烨|古言一首禁诗,一场穿越。当诗成篇,你是否还在落花流水岸,等着我的归去。无空大师说:“因诗而来,终将因诗而去。”师傅说:“哪一个前世不是今生,哪一个今生不是前世。”落花无缘,流水何意。一切,不过梦一场。若是梦,就让我在残影里,残喘一生吧。
  • 月老误我月老误我展修元|古言大明富商千金,上一世错嫁宁王身死族灭; 重生后为躲避孽缘,策马江湖。 然而宁王鬼迷心窍孤身尾随! 怎么办?怎么办?神仙哥哥带我走……
  • 怀中九洛猫怀中九洛猫旧笑话|古言叶九洛不是什么好人,这是她从来不否认的一点,上一世的她偏执狂傲、草菅人命这种事她干了太多太多,她都不记得自己间接或直接杀了多少人了,最后落得个死在冷宫的她也是认命。但是她从来没想过自己会重生。这一世她不想再让连城清昀这个恶魔似的男人记住她的不好,她只想安安稳稳的过完一生,不入后宫,找个宠她的人,做他怀中猫,意中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