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工具 球王会手机-官方网站

第4332章 八宝坠

“苏璃,你就这样放过她们母女俩了么?”北辰月落不高兴的撇撇嘴追上苏璃的脚步道。
  亏的她想为她出一口气,她倒好,一句话就这样放过秦氏母女俩了。
  苏璃转过身,好笑的看着北辰月落,挑眉笑道:“不然呢?难道还真的要冻死秦氏母女两人不可么?”虽然说秦氏是该死,但这个时候苏月死了,总归会是一个麻烦。毕竟苏月是景安王爷的未婚妻。看在安钰溪帮过自己的份上,她就当还了他的情吧?以后,她在也不欠他什么!
  “苏璃!”北辰月落跺了跺脚,极其的不高兴道。
  “你可不要忘了,这里是天圣。苏月在怎么说也还是景安王爷的未婚妻。她毕竟是皇家的人。你觉得若是苏月在你的手上出了什么事,天圣的老皇帝会轻易的放过了你么?”苏璃含笑,平静的看着北辰月落淡淡道。
  就算老皇帝不是真的想要为苏月讨回一个公道,但为了皇家的面子。只怕也是不会轻易的罢手的?到时候,只怕老皇帝会借由这个理由,出兵北冰也是有可能的。
  “本公主还会怕了他不成。”北辰月落挑眉不屑道。
  “你是不怕他。可你有没有想过,若是老皇帝借这个事情出兵北冰。你北冰国的百姓又何其的无辜?”苏璃看着北辰月落质声道。
  到时候,死伤不计其数。她虽然不是一个善良的人,甚至说不上是一个好人。但她不也不想看到百姓流离失所,天下血流成河。
  苏月的确是该受到一点惩罚,但若为看了惩罚她。让百姓受苦受罪,那可就是得不偿失了。
  “便宜她了。”虽然她有些任性,但苏璃的话,北辰月落还是听了进去。
  看着北辰月落,苏璃又笑着道:“在说了,你现在不也算是给了她一点教训了。苏月以后见到你只怕也只会恭恭敬敬的了。至于秦氏,只怕…”只怕苏远也是不会轻易的放过秦氏的。
  秦香阁里,秦氏和苏月被下人们抬了回来。还没有来得及换上一身干净的衣服,暖暖身子。苏远就火气冲冲的朝秦香阁而来了。
  “贱人。”一进门的苏远,二话不说,抬起手就给了秦氏一个巴掌。
  这一掌,打蒙了秦氏,也打蒙了苏月。苏远可是从来都没有打过秦氏,这些年一直都是宠爱有加的。
  “老爷…!”这一掌,打的秦氏的脸一下子就肿了起来,牙齿也掉了几颗。含着血水,秦氏委屈又震惊的眼神看着苏远哭道。
  “爹爹。求你饶了娘亲吧!”苏月因为苏远这突如其来的一巴掌也被打醒了过来。含泪嘤嘤哭着求道。
  “贱人,你到底要给本相惹出多少麻烦才满意?”苏远的脸上此刻是满脸的怒气,就算是苏月哀求的话,他这个时候也是听不进去的。
  “老爷,你就是给妾身一百个胆。妾身也不敢给老爷惹麻烦啊!”秦氏哭着道。
  是啊!如果早知道北辰月落是公主殿下,就是给她借她一百个胆子她也不敢放肆啊!
  “不敢!本相的眼睛还没有瞎。”苏远阴沉着脸,沉声道:“若不是你去挑衅,会得罪北辰公主。北辰公主会罚你么?”
  “我…妾身不知道她就是北辰公主。妾身只是…妾身本是好意去迎接大小姐的,这才会得罪了公主殿下。”含着血水与泪水,秦氏呜呜咽咽的为自己辩解道。将所有的错都怪到了苏璃的身上来。
  “还敢狡辩。”苏远怒斥一句,更加阴沉道:“你那点小心思本相还不清楚么?本相早就告诉过你,不许去招惹大小姐。你将本相的话当做耳边风了么?”
  “爹爹。”
  “罢了,这件事本相总要给北辰公主一个交代的。”苏远看着秦氏和一边的二女儿苏月叹息一声道。
  秦氏看着苏远阴沉的脸,这一刻知道害怕了起来,哭着道:“老爷,妾身知道错了。妾身知道错了。求老爷看在妾身这么多年伺候老爷的份上,饶了妾身这一次吧?妾身以后在也不敢了。”
  苏远重重冷哼一声,沉声道:“本相饶了你,北辰公主可会饶了本相,皇上若是知道了,可会饶了苏府上上下下?你还有脸求本相饶了你么?”
  秦氏却只能抓住苏远苦苦哀求着:“老爷,妾身真的知道错了,求老爷了,求求老爷了。”
  苏远怒极,不耐烦的将秦氏一脚踹开,厌恶的看着这个他宠了多年的女人。
  “娘!”秦氏被踹的摔倒在地,这一幕正巧被婢女扶着盈盈走来的苏伶看到。苏伶不可置信的看着这个她一直最敬佩的爹爹,她从来没有想过,爹爹对待娘亲也是如此的毫不留情。看着这个最敬佩的人无情的对待自己的娘亲,苏伶此刻是觉得愤愤不平,悲痛质声道:“爹,娘做错了什么?爹爹你要这样对待娘亲。”
  “混账!”苏远怒极,抬起手就给了苏伶一巴掌。双眼瞪着秦氏愤怒道:“你看看,这就是你教的好女儿。”
  “爹,你又打我。你又打我。这是你第二次打我了!我恨…”苏伶哭着,捂着被打的脸伤心又绝望的看着苏远恨恨道。后面的那句‘你’还没有说完,就被秦氏从地上起身赶紧的捂住了她的嘴。
  苏远这些年也是真心的疼爱苏伶来的,如今见苏伶指着自己如此伤心绝望的说。苏远一时也有些不忍,移开了眼。只是,这件事是必须要给北辰公主一个交代的!
  “从现在起,秦姝不在是本丞相的继室。但念在秦姝多年来伺候本丞相又生下二小姐,三小姐的份上。贬为秦姨娘。移出秦香阁,去西苑面壁思过。没有本丞相的命令不准在出来。”苏远深深的看了一眼秦氏,又别有深意的看了一眼苏月。最后淡淡道。
  听闻这个决定,苏月和苏伶一下子瘫倒在地。面面相觑。而秦氏,在听到那一声秦姨娘的时候,悲伤过度,竟一下子晕了过去。
  这个消息也很快的传遍了整个苏府。当苏璃听到时,也只是不以为然的笑了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