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105章 探寻狐皇

永夜正为永无高兴时,永无听见了菩提的声音:不愧是狐皇大人的孩子,先天灵力不凡,只可惜只有百年寿命,终将回到狐皇大人体内?

永无听课菩提说完,他离开永夜怀中走向菩提,然后看着菩提问:“狐皇大人是说我母亲吗?什么又叫只有百年寿命?”

永夜和人间恒媚看见永无对着菩提说话很是吃惊,菩提也稍稍有些惊讶:“没想到你还可以听见我说话,对了你是狐皇大人灵力凝聚而成,能听到也是理所淡然,孩子好好享受这百年的时光吧,虽然你的出生是有违主人定下的法则的,但见你如此天真烂漫还是有些惋惜。”

永无回答:“为何要惋惜?如果是和母亲在一起,永无会很开心的。”

看着永无和菩提说完,永夜脑海中突然闪过上神恒媚的脸,永夜小声说到:“她似乎也和菩提说过话。”

人间恒媚说:“无儿你说什么呢?”

永无回答:“母亲,树伯伯说您是狐皇大人,狐皇大人是什么?”

人间恒媚一脸疑惑回答:“傻孩子树怎么会说话呢,你是听错了吧。”

永夜听见狐皇这称呼也是一脸疑惑,他在心中想到:“狐皇?九尾白狐一族中的人吗?怎么从来没听说过?无儿的生母是狐皇?难道恒儿的真实身份是狐皇?不行!我得去一趟青丘问问白泽上神。”

永夜想完对人间恒媚说:“恒儿,你先照看一下无儿,我突然想起有事去去就回!”永夜说完立马飞去。

人间恒媚看见永夜离开游戏不高兴了,小说说到:“这永夜,不会是移情别恋了吧,这几日完全都不怎么看恒媚了,真是可怜这恒媚还给他生了一个儿子。”

永夜快速飞离天门,天门的守将都还没来的急问安,永夜就已经没了身影。

永夜离开后,人见恒媚站着原地生了一会儿气,直到永无跑来拉她的手问:“母亲,母亲,狐皇是什么?”

人间恒媚笑着回答:“这个母亲也不知道,所以没法回答无儿了,不过你爷爷或许知道,爷爷是神王,什么都知道的。”

人间恒媚说完在心中想到:“既然这太子变心了,那就巴结一下这神王吧。”

“那就去问爷爷吧。”永无笑着往前跑去。

永夜来到青丘入口,把守的神将问候到:“参见太子殿下,不知殿下来青丘是来接恒媚上神的吗?”

永夜问到:“恒媚?她在青丘?”

“太子殿下不知道吗?”

永夜立马笑着说:“哦知道知道,她说要回青丘住几日,不过我来不是来接她的,是来见白泽上神的。”

“那太子殿下请进。”

神将让开路,永夜走入青丘,一如青丘永夜便吸引力无数狐仙的目光。狐仙们窃窃私语:“这不是太子殿下吗?真的好英俊啊。”

“可惜他来一定是接恒媚上神的,恒媚上神真是好福气,不仅被狐王收为义女,还和这么英俊的太子殿下成婚,我也想变成恒媚上神。”

“太子殿下是英俊,不过我还是觉得爻辞上神最英俊。”

“那可惜了,爻辞上神心理可只有我们白艳上神,你没戏的。”

……

永夜没做理会,对直走向白泽住的洞。来到洞口,永夜恭敬说到:“永夜前来拜见白泽上神。”

白泽慢慢从洞中走出,然后说:“太子今日来可是来接恒儿的?”

永夜回答:“恒媚上神她有些时日没回青丘了,如今理因多住几日,永夜今日来是来向白泽上神打听一件事的?”

“哦,不知是何事要劳烦太子特意跑来青丘询问?”

“不知上神可知狐皇?”

“狐皇?”白泽表情有些奇怪,他沉默了一会儿后说,“不知太子是在何处听到这个称呼的?”

“今日无儿在菩提树下和菩提讲话,说起了狐皇,不知这狐皇究竟是何人?”

白泽转过身,意味深长的说:“这还得从我狐族世代相传的一个故事说起,话多世间初开,创世之主造出四皇五王,其中女创世之主造狐皇、蛇皇、龙皇和青鸟皇,其中狐皇管世间肉性走兽,不过这也就是一个故事,没人见过所谓的四皇五王。”

“那狐皇有可能化身为一介凡人吗?”

“这个我也不知晓,关于四皇五王的事根本没有任何记载,不过是其中拥有一位狐皇从而让这段说法一直流传在狐族中。”

“那究竟是怎么回事?”永夜再次选入沉思。

在这时白艳和上神恒媚带着他们的徒弟回来了,白艳说到:“是来了什么样的男神?那些狐仙们个个一脸花痴。”

永夜听见白艳的声音立马转身问候到:“白艳上神。”

说完永夜又看见了恒媚,又说了句:“恒媚上神也在呢。”

刚说完永夜看见了恒媚身边的丘少离,联想到上神恒媚说过在他陨身后找个凡人度过余生,瞬间永夜感到心中一阵难受,不禁说到:“恒媚上神这么快就为自己打算了?”

上神恒媚一脸疑惑,其余众人也很疑惑。上神恒媚问:“你是何意?”

“小神依稀记得上神那日之言,离小神陨身怕是还早吧,上神难道是想从此刻开始培养此人,让其修得仙体,以便陪上神更多时日?”

永夜说完,恒媚想起了自己曾说过的话,她把着丘少离的肩说:“怎么太子殿下有闲心管起这事?您现在不该去忙婚宴吗?”

永夜更加愤怒了,他走近丘少离,然后在丘少离耳边说:“不要高兴得太早。”

永夜说完后向白泽辞行,然后愤怒飞去。白艳一脸疑惑,说到:“这是怎么了?永夜那小子似乎很生气?那婚宴又是怎么回事?”

上神恒媚回答:“没什么,他就是气不过我说我比他活得久。”

“那婚宴呢?谁要成婚?”

“没谁,就神界一介小有功绩的小神。”

“难怪我都没收到请帖。”

丘少离在听完永夜的话后愣了一会儿,然后问:“师傅,那人是谁?他那话什么意思?”

恒媚回答:“不用管他。”

……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对钓寒江雪对钓寒江雪小小寒先森|古言一个被灭族的少爷,一个被收养的义女,一个苦苦复仇,一个转身为敌。疯癫的管家,幼时的童谣,各种玄机,引起计划多年的大秘密。
  • 妃你不可之十里红妆妃你不可之十里红妆公子无奇|古言这是一个心机女被迫和亲嫁给一位凶狠残暴的敌国王爷,却意外得他青眼,被宠的没边的故事。温馨宠文,1V1,无误会,无小三;男强女强,玩转朝堂。世人都言尚书府大小姐是文曲仙子转世,不仅修得花容月貌,还有一颗菩萨心肠,为保边境平安,她背井离乡和亲丰延……慕青冉:这……说的是谁?她明明是被一道圣旨逼着去和亲的好嘛?!刚刚以为出了虎穴,谁知又入狼窝。心机叵测的大皇子、看似无害的六皇子、风流成性的七皇子、还有她身边的这只……外界传言丰延国靖安王凶狠残暴,性格暴戾,可事实上……喂,王爷,你的冷若冰霜呢,你的残忍绝情呢,怎么和传说的不一样,她可不可以退货?!她本寄心山水,无意朝堂争端,只是有人偏偏让她不得安生。慕青冉:哼!谁怕谁,来呀,互相伤害呀!北朐国的频频骚乱,临水国的暗中谋划,夜倾辰为此挂帅出征,而她独自守着靖安王府,化解种种危机。毕竟“夫君”在外浴血杀敌,她也不能只闲在家中逗逼。她很是无语,大家最后谁都别想活着离开这世间,不过是早晚的问题,有什么好争夺的?城中的假币流通,官员的贿赂之罪,所有的事情好像都有一双幕后的黑手在推动着这些事情的发生,当最终的一切水落石出,却发现原本应该“已死”之人竟然藏身于大皇子府中,成为了他的谋士,助他完成大业。百足之虫死而不僵,果然是祸害遗千年,卑鄙无耻不要脸!而这一切一切的都脱离了原本事情的掌控,朝中众臣纷纷站队,而她知道,靖安王府再也无法置身之外,这一场皇权争夺才刚刚开始……都言女子无才便是德,可她偏偏要让世人看看,她有多“缺德”……小剧场一慕青冉:我身子不好,恐不能伺候王爷安寝了。夜倾辰眼也不眨的说道:无妨,本王可以伺候你。慕青冉:……慕青冉:王爷是睡在里面还是外面?夜倾辰:睡上面!慕青冉:……她嘴角微抽,这样一言不合就耍流氓,真的好吗?小剧场二黑衣人甲:你就这么明晃晃的出现在慕小姐的闺院中,万一被人看见,坏了慕小姐的名声,主子非杀了你不可!黑衣人乙:那怎么办?黑衣人甲:你可以偷偷潜入她房中,不就没人知道了吗!黑衣人乙:……你觉得,我在慕小姐的闺房会比在院中更安全?!黑衣人甲:这……黑衣人乙:尚且在院中,主子都会杀了我,若果真进到室内,会被挖出来鞭尸的吧!黑衣人甲:……哎,有个任性的主子,生活真是无比艰难啊!小剧场三夜倾辰:大皇子为人阴险狡诈,你离他远些。慕青冉微微扶额:……夜倾辰挑眉:怎么?慕青冉:没什么,只是觉得“阴险狡诈”这四个字用在你身上更为合适。夜倾辰:……
  • 邪王的独宠妃邪王的独宠妃明月倾心|古言一个冰冷嗜血的杀手穿越到了古代,从此天下美男为她疯狂。有人嫉妒?想下药?也不看看老娘是做什么的,老娘杀人的时候你还在准备投胎呢。
  • 倾城红颜,就是不做太子妃倾城红颜,就是不做太子妃璐婉言|古言前朝公主,母亲遭人陷害,有幸被武林神话的高人所救抚养长大。情窦初开,为了所救心爱之人却被幽禁三年!今生因果,得知身世之谜决定绝地反击、为母报仇。生死相救,却被他误认他人。幡然醒悟,决定弃爱重生,不在痴恋。他如天神一般降临在她身边,她爱的如此如醉。他却视她如仇人一般,嫌弃厌恶。恩怨纠葛,世事难料。一个强大如神一般的男人权倾天下,他以为自己恨她,讨厌她,所以一次一次让她受伤。她选择放弃,不在为他一次一次的流泪,而他却又一次又一次的拯救她。他以为自己不爱她,却无法忍受她越来越远的心。世间纷扰,将爱越推越远。轮回循环,终究逃不过宿命的安排。两情相悦,爱恨纠缠,结局到底何去何从?
  • 傲娇王爷的追妻史傲娇王爷的追妻史尴尬成殇|古言她,是华夏特工的老大、不留名神医、天凌公司的总裁。却被小人害死,竟然是因为她妹妹喜欢上了她未婚夫……他,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北岳国的摄政王,不败战神、对女人不屑一顾。让人闻风丧胆。女人不能靠近他三尺。
  • 安欢安欢谢言殇|古言你在遥远的荒漠里,等待着怎样的重生,又埋葬了怎样的过往。在自我流放的岁月之间,可曾遇见这样一个地方,你想停下脚步,重新生活。可曾遇上这样一个人,你想用心去爱。可曾在满是疮痍的心田种下一颗鲜花的种子,日夜灌溉,即使它永远不会发芽,但希望却漫自生根。你祈求的,无非只有四个字:平安,欢乐。红颜化作枯骨,英豪成就霸业。心中想要的自由,无非是寻到梦里归乡处……
  • 毓若兮枫毓若兮枫贝洛依|古言荏苒岁月覆盖的过往,白驹过隙,匆匆铸成一抹哀伤。那被岁月覆盖的花开,一切白驹过隙成为空白。长歌当哭,为那些无法兑现的诺言,为生命中最深的爱恋,终散作云烟。“缘聚缘散缘如水,背负万丈尘寰,只为一句,等待下一次相逢。”“虚幻大千两茫茫,一邂逅,终难忘。相逢主人留一笑,不相识,又何妨。”“天下风云出我辈,一入江湖岁月催;皇图霸业谈笑间,不胜人生一场醉。”“看那天地日月,恒静无言;青山长河,世代绵延;就像在我心中,你从未离去,也从未改变。”
  • 萌妻求宠:傲娇王爷欠调教萌妻求宠:傲娇王爷欠调教刘运如|古言第一次见她,年纪和身材都小小的她偷穿着他的衣服,不伦不类的样子甚是好笑,时隔三年,第二次见她,已经出落得楚楚动人的她依旧偷穿着他的衣服。一向杀伐决断的他第一次动了侧隐之心,突然发现她竟然看懂母亲当初写的字,“你若想活着离开,就把这些本子上的内容一字不差地给我译出来”呃,本子上的字是现代简体字,她当然看得懂,“除非你娶我为妻,不然我不译”“我心里已有妻子人选”......后来,他才知道,他心里的人是谁,“主子,听说常姑娘回到京州要与六皇子定亲”嘭的一声桌子就散架了,“我的女人也敢动?”
  • 帝后惹火,狂夫滚一边帝后惹火,狂夫滚一边沁心水|古言狗血穿越了,还穿到一个身份低下的烧火丫鬟身上,没有金钱,没有地位,没有异能,没有金手指!怎么愉快地混异世?她从不言败,她在阴谋诡计中穿梭,在战斗中涅槃重生,没实力没关系,她会强大到让人跌破眼镜,且看小丫鬟如何登上巅峰,一统异世!
  • 相公,非礼勿视相公,非礼勿视染甜甜|古言“本王让你笑,听见了吗?”在她的耳边怒吼着。然而,让他失望的是,这个美得让人醉心的女人不论何时何地都冷得像块冰,没有任何的表情。“不会笑吗?”勒着她的脸蛋,他残忍而问……下一刻,他震惊的低头望去,她手中的匕首已经深深的刺入他的胸膛……“咯咯咯……”那从不会笑的冷艳女子终于妩媚而笑……笑得连眼泪都落了出来……——然而,当真相一一浮现的时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