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105章 探寻狐皇

永夜正为永无高兴时,永无听见了菩提的声音:不愧是狐皇大人的孩子,先天灵力不凡,只可惜只有百年寿命,终将回到狐皇大人体内?

永无听课菩提说完,他离开永夜怀中走向菩提,然后看着菩提问:“狐皇大人是说我母亲吗?什么又叫只有百年寿命?”

永夜和人间恒媚看见永无对着菩提说话很是吃惊,菩提也稍稍有些惊讶:“没想到你还可以听见我说话,对了你是狐皇大人灵力凝聚而成,能听到也是理所淡然,孩子好好享受这百年的时光吧,虽然你的出生是有违主人定下的法则的,但见你如此天真烂漫还是有些惋惜。”

永无回答:“为何要惋惜?如果是和母亲在一起,永无会很开心的。”

看着永无和菩提说完,永夜脑海中突然闪过上神恒媚的脸,永夜小声说到:“她似乎也和菩提说过话。”

人间恒媚说:“无儿你说什么呢?”

永无回答:“母亲,树伯伯说您是狐皇大人,狐皇大人是什么?”

人间恒媚一脸疑惑回答:“傻孩子树怎么会说话呢,你是听错了吧。”

永夜听见狐皇这称呼也是一脸疑惑,他在心中想到:“狐皇?九尾白狐一族中的人吗?怎么从来没听说过?无儿的生母是狐皇?难道恒儿的真实身份是狐皇?不行!我得去一趟青丘问问白泽上神。”

永夜想完对人间恒媚说:“恒儿,你先照看一下无儿,我突然想起有事去去就回!”永夜说完立马飞去。

人间恒媚看见永夜离开游戏不高兴了,小说说到:“这永夜,不会是移情别恋了吧,这几日完全都不怎么看恒媚了,真是可怜这恒媚还给他生了一个儿子。”

永夜快速飞离天门,天门的守将都还没来的急问安,永夜就已经没了身影。

永夜离开后,人见恒媚站着原地生了一会儿气,直到永无跑来拉她的手问:“母亲,母亲,狐皇是什么?”

人间恒媚笑着回答:“这个母亲也不知道,所以没法回答无儿了,不过你爷爷或许知道,爷爷是神王,什么都知道的。”

人间恒媚说完在心中想到:“既然这太子变心了,那就巴结一下这神王吧。”

“那就去问爷爷吧。”永无笑着往前跑去。

永夜来到青丘入口,把守的神将问候到:“参见太子殿下,不知殿下来青丘是来接恒媚上神的吗?”

永夜问到:“恒媚?她在青丘?”

“太子殿下不知道吗?”

永夜立马笑着说:“哦知道知道,她说要回青丘住几日,不过我来不是来接她的,是来见白泽上神的。”

“那太子殿下请进。”

神将让开路,永夜走入青丘,一如青丘永夜便吸引力无数狐仙的目光。狐仙们窃窃私语:“这不是太子殿下吗?真的好英俊啊。”

“可惜他来一定是接恒媚上神的,恒媚上神真是好福气,不仅被狐王收为义女,还和这么英俊的太子殿下成婚,我也想变成恒媚上神。”

“太子殿下是英俊,不过我还是觉得爻辞上神最英俊。”

“那可惜了,爻辞上神心理可只有我们白艳上神,你没戏的。”

……

永夜没做理会,对直走向白泽住的洞。来到洞口,永夜恭敬说到:“永夜前来拜见白泽上神。”

白泽慢慢从洞中走出,然后说:“太子今日来可是来接恒儿的?”

永夜回答:“恒媚上神她有些时日没回青丘了,如今理因多住几日,永夜今日来是来向白泽上神打听一件事的?”

“哦,不知是何事要劳烦太子特意跑来青丘询问?”

“不知上神可知狐皇?”

“狐皇?”白泽表情有些奇怪,他沉默了一会儿后说,“不知太子是在何处听到这个称呼的?”

“今日无儿在菩提树下和菩提讲话,说起了狐皇,不知这狐皇究竟是何人?”

白泽转过身,意味深长的说:“这还得从我狐族世代相传的一个故事说起,话多世间初开,创世之主造出四皇五王,其中女创世之主造狐皇、蛇皇、龙皇和青鸟皇,其中狐皇管世间肉性走兽,不过这也就是一个故事,没人见过所谓的四皇五王。”

“那狐皇有可能化身为一介凡人吗?”

“这个我也不知晓,关于四皇五王的事根本没有任何记载,不过是其中拥有一位狐皇从而让这段说法一直流传在狐族中。”

“那究竟是怎么回事?”永夜再次选入沉思。

在这时白艳和上神恒媚带着他们的徒弟回来了,白艳说到:“是来了什么样的男神?那些狐仙们个个一脸花痴。”

永夜听见白艳的声音立马转身问候到:“白艳上神。”

说完永夜又看见了恒媚,又说了句:“恒媚上神也在呢。”

刚说完永夜看见了恒媚身边的丘少离,联想到上神恒媚说过在他陨身后找个凡人度过余生,瞬间永夜感到心中一阵难受,不禁说到:“恒媚上神这么快就为自己打算了?”

上神恒媚一脸疑惑,其余众人也很疑惑。上神恒媚问:“你是何意?”

“小神依稀记得上神那日之言,离小神陨身怕是还早吧,上神难道是想从此刻开始培养此人,让其修得仙体,以便陪上神更多时日?”

永夜说完,恒媚想起了自己曾说过的话,她把着丘少离的肩说:“怎么太子殿下有闲心管起这事?您现在不该去忙婚宴吗?”

永夜更加愤怒了,他走近丘少离,然后在丘少离耳边说:“不要高兴得太早。”

永夜说完后向白泽辞行,然后愤怒飞去。白艳一脸疑惑,说到:“这是怎么了?永夜那小子似乎很生气?那婚宴又是怎么回事?”

上神恒媚回答:“没什么,他就是气不过我说我比他活得久。”

“那婚宴呢?谁要成婚?”

“没谁,就神界一介小有功绩的小神。”

“难怪我都没收到请帖。”

丘少离在听完永夜的话后愣了一会儿,然后问:“师傅,那人是谁?他那话什么意思?”

恒媚回答:“不用管他。”

……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穿越之王妃很迷人穿越之王妃很迷人噬雪|古言在整个国家,就连皇帝也是他的傀儡,这是朝廷上一个众所周知的秘密。 而她,是从二十一世纪穿越而来的医学院高材生。她无故成了应家唯一的千金小姐,也成为了他对立面的人的女儿。 同时,她也即将成为交换对象嫁给他…… 但嫁给他第一天,就被安排到了破旧的西院。 但是,在这破旧的西院,为何还有一个五官俊朗的侠客?他是不是侠客应有语不知道,但他的身份一定不简单。 …… “若日后你发现我性情大变,不再是如此性格,那便是真正的应有语回来了。”她与他并肩坐着,看着天空中几颗发着微弱的光的星星。 “你何时会离开?” “我不知道。” 这几日,她愈发感觉身体不受自己控制,有时还会有奇怪的声音喊她,时而喊应有语,时而喊应妙妙,连她自己都快不知道自己是谁了。 ———————————————— 缘来缘去,终是一场空。 应妙妙今日在医院上白班,吃过午饭,她正在走廊上走着,忽然急匆匆地冲来一群医护人员,推着一个男人往急救室去。 “快!去喊陈医生。”说完,立即推着担架从应妙妙身边擦过去。 应妙妙不经意地瞥了一眼,忽的,她竟感觉有些呼吸急促。 “是他?!” ————详情见正文~————
  • 不周风不周风易水安澜|古言苏不周以为君不器不会答应她出师,却不知道君不器将“出师”作为送给她的十六岁生辰礼。 毋我:“你爹是苏河清,你师父君不器本名江岁寒,他的兄弟,就是教你习武的那个徐不歌,本名魏三不。你是名门之后,理所应当。” 苏不周:“你这和尚跟我开什么玩笑,他怎么可能......” 君不器:“北朝名声正盛的那四位,咱们挨个儿打。” 苏不周:“可我才......” 君不器:“没事儿,你跟好我就行了。” 自从苏不周返回中原之后,她遇到的每一个大师级别的人物都和她说:“你爹用刀,你用剑。但他的刀法,你的剑法倒是有一脉相承的‘宗师’气。” 苏不周:“但我连我爹都没见过啊。” 君不器:“你跟着我,拯救中原武林。别问,谁让你不去西北昆仑山,跑回来中原的?”
  • 再生缘:落难大小姐再生缘:落难大小姐m夜留凉|古言灵狐转世,孽缘重生!两世倾恋,只为情深。前世,她乃一只仙狐。今生,她一出生,家族就遭灭门。还是婴儿的她,被神秘人带走。名门闺秀,沦落江湖……这一世,她遇到了温柔的太子晔,冷酷的皇子曦。前世缘今生续,到底谁才是他记忆里的世子呢?————她是上官府的千金小姐,皇后的外甥女,被皇上指婚太子的妃子。大婚当日,却意外发现自己的身世另有蹊跷。扔下喜娘,和沉浸在喜悦之中的上官府上下,以及那个深爱她的太子……她是乔氏后代,误落仇人之手,才知江湖冷暖;直到遇到他,才知什么是一念初心,千年相印!
  • 江山为聘疯后倾城江山为聘疯后倾城彼岸花落成殇|古言灭族,亡国,她还好巧不巧的被雷劈死了。重生到美人儿身上,可这美儿竟然是个疯子,被未婚夫嫌弃了十多年,突然扬言要娶我?大婚之日,到处留情的未婚夫招惹了一大群姑娘来抢亲,关键是花心未婚夫他特么还全都娶了,那你娶吧,反正我也是要逃婚的。“嫣儿,本王要娶你。”刚甩了个六王爷,又冒出来个二王爷,你以为你很了不起?“不行不行,她是本王的女人,你另外去找个女人。”特么又钻出来一个,很好玩么?本小姐是要报亡国之仇的,没时间跟你们玩儿,我要的你能给得起?“我要陌煜寒的命,我要这天下。”某人点点头,“嫣儿想要的,本王捧到你眼前。”“好,夺了他的江山,带上他的头脑,我嫁。”打庶妹,斗情敌,虐渣男,谁再敢惹我试试。
  • 青丝绾君心青丝绾君心糖染|古言白沐雪说:“逸,你会一辈子都对我不离不弃,都不放弃爱我吗?”慕容逸说:“雪儿,我慕容逸这辈子下辈子下下辈子,乃至生生世世都会爱你,只要是你想要的我就算用命去换也会给你。”白沐雪说:“如果我要的是你皇兄的江山呢?”慕容逸说:“你若想要我便给你,江山谁做主与我何干,我只要你一辈子都能平安!”
  • 最强农家医女最强农家医女七艳少|古言医学世家天才一朝成为山窝村的农家女。可怜父母具双亡。家徒四壁只剩下三堵土墙。两个妹妹严重营养不良,还有一个不知被卖往何方。爷奶重男轻女狠心吝啬。叔伯婶娘没一个心慈善良。堂兄姐妹全是中山狼。一穿越过来就遇到堂姐下药毁她名声抢未婚夫戏码。宁浅浅表示头疼无奈,“想要就说啊,这种渣男留着还碍眼呢!”妙医圣手得仁心,金银美男齐上门。看得亲戚嫉妒恨,阴谋诡计无休止。(本文纯属虚构,请勿模仿。)
  • 扮猪吃老虎:王爷,请滚开!扮猪吃老虎:王爷,请滚开!三孔|古言主角:司玦沐伽萱配角:沐伽铖以及沐家老小百里越作为沐府庶出的女儿,难道就应该受人欺负不卑不亢?贱人?一个个给前世的我偿命!亲人?呵呵,对不起!我只认识一个哥哥!婚约?素未谋面为什么要嫁?解除!什么!?竟然还有一个扮猪吃老虎的人!?还要不要脸了!?要是不想活命,就来撩。
  • 小女子的荒野求生小女子的荒野求生轻云姑娘|古言为什么别人穿越都是穿越到富贵人家?我为什么就是这么个荒山野岭的?没原主记忆!没家人!主要是没钱啊喂!你说这让我怎么活?怎么活啊!!!
  • 江山为聘之凤临天下江山为聘之凤临天下焚小酒|古言一觉醒来现代顶尖间谍成了相府家嫡小姐,被祖母虐待,被姨娘陷害?是时候让你们见识什么叫城里套路深!她坑祖母,毁庶妹,手段狠辣,霸气无双,却因为颜控陷入腹黑王爷的温柔乡,是利用是真爱?要娶我,行!把你的江山送我可好?【情节虚构,请勿模仿】
  • 溺宠尊妃溺宠尊妃十木刀|古言她本是现代犯罪心理学专家舒心凝,穿越之后成了苍茫大陆上女扮男装的天下第一童“星凌少爷”,这身份虽是尊贵,她却一心想要做回自己。 他本是先皇最特爱的儿子,奈何皇位却与他无缘,只因他的母妃是异国的公主,将母妃埋葬后,誓要拿回属于自己的东西。 他是黄泉殿的勾魂使者,也是一名绝色琴师,手中一把血色古琴妖魅惑人。 他是神秘莫测的北冥国师,来去无踪,无人知晓他的来历,更不知他那黑色斗篷下藏着什么。 他是帝宗门聪明绝顶的少主,貌若谪仙,却不良于行,见她的第一句话便是,“本座想要你的心。” —— 这话竟一语成箴,她终究是把心给了他…… 某王爷醋意大发,“阿凝,你不是说过纵使本王与天下人为敌,你也站在本王一边吗?” 某琴师眸色淡然,“若是成不了她的琴师,做她手中一把琴也够了。” 某国师嘴角微拂,眸中带着一分讥讽,“其实她是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