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49章 约法三章

林朝雨苦涩的笑了笑:“花姨娘莫不是在跟我开玩笑,我哪里有资格回娘家。你莫不会以为督主会把安平侯府当正经的亲戚吧!况且,即便是能够回去,我也是不想回去的。”

说道后面,花姨娘已经能够听出林朝雨对安平候府浓浓的恨意了。

花姨娘觉得林朝雨这脑子,当真是白瞎了她这好容貌。自己的娘家不亲,在封府又是个摆设,她竟是不担心自己以后老无所依。

她劝道:“夫人,我们身为女子呢,除了靠孩子,就是靠娘家了。孩子我们这辈子是无望了,娘家您可不能在疏远了。”花姨娘劝林朝雨这几句话倒是诚恳。

当然,那是因为她有了自己的心思,所以才会这般诚恳的劝林朝雨。

林朝雨觉得花姨娘的这一套理论,才当真是搞笑得很。

她林朝雨,长了这么大,活了这么些年,就从来没有靠过任何人。

上辈子的父母就不说了,这辈子的的娘家,她觉得花姨娘一定是在搞笑。若是这娘家靠得住,如何会把她送到封府来。

靠娘家,她还不如抱紧封云深的大腿。

纵然封云深有一日倒了,她也享了这么些年的福了。况且还有那么多的嫁妆,也够她余生舒舒坦坦的过了。

只要封云深不去搞什么造反啊、谋朝篡位的事情,她就能平平静静、安安稳稳的过完这一生。

“你不懂,我跟侯府,自从他们决定放弃我选择侯府的利益的时候开始,他们就再也不是我的父母亲人了。”

花姨娘见林朝雨劝不动,心中有些焦急。

她本来打算通过林朝雨,先跟林堂搭上话的。

林朝雨起身道:“多谢花姨娘听我说这些废话了,时间不早了,我就先回去了。”

花姨娘想留林朝雨,一时间又找不到合适的理由留人,只得在心中干着急。

林朝雨却是走了几步之后突然回头问:“花姨娘初三可要出门逛逛,我要出去买些东西呢。”

若是往日里花姨娘必然会应约,她们姨娘们平日里是不能出门的,并不能如林朝雨那般。但眼下花姨娘心都被搅乱了,哪里还有什么心思逛。

林朝雨只得失望的离开,却又仿若自言自语一般的道:“但愿不要再街上碰到林堂,他最喜欢在街上乱晃悠了。”

她的声音不大,却清晰的落入了花姨娘的耳中。

花姨娘登时就变了主意,迫切的道:“夫人,我还是陪你去吧!”

林朝雨眼底划过一抹狡黠的光,却是茫然的回头问:“怎的又改变主意了?”

花姨娘笑着道:“夫人既然愿意把我当朋友,若是连陪夫人逛街都不愿,就太对不起夫人了。”

林朝雨心道,分明是自己想去。不过这样也好,稍微有点脑子也就不会入宫还没有开斗就被皇贵妃给碾压了。

她感激道:“那就多谢你了。”

林朝雨从花姨娘的院子离开,刚回到仪德院,就有封铎院子里的丫鬟来传话,让她过去同封铎他们一起吃午饭。

男神相邀,林朝雨如何会拒绝。

当即让碧琴去厨房传话,让厨房的人把她今日中午要吃的羊肉汤直接送到雪园。

林朝雨让厨房做的羊肉汤是没有任何膻味的,在餐桌上大受几人欢迎。

今日一起吃饭的,依旧是封铎、封云深和唐无妄几人。

用了饭,林朝雨便把封云深请到了一旁,跟他说花姨娘那边已经说动了,让他借几个人给她。

并且把后续的计划都一并跟封云深说了。

封云深看着今日明显比昨日顺眼许多的林朝雨,同意借人给她。待听了林朝雨的计划之后,封云深似乎知道为什么男子应当娶妻了。

有些男人不愿意做的不大不小的事情,交给自己的妻子去做正好。他本以为林朝雨会直接简单粗暴的说动花姨娘进宫,却不料用了一个他根本不用插手,花姨娘往后也不敢因为出了事情会把封府牵扯进去的法子。

或许,花姨娘上位之后,还会跟他卖好,希望他们能不拆穿她的身份。

林朝雨处理事情这种周全细致的方式,让封云深很满意。

封铎遥遥的看着站在一起的二人,只觉得郎才女貌十分般配,他心中甚慰。

往后见了念念,他也有交代了。

只是很遗憾,念念不能亲眼看到。

回门的事情,林朝雨没有提,封云深也没有问,二人很有默契的把事情揭过了。

倒是如今把林朝雨当正经儿媳妇看的封铎,私底下问了封云深,可否要陪着林朝雨回门。他知道封云深对林朝雨,并没有如同对待其它的姨娘那般,完全不允许她出门。

封云深道了句:“不必。”

他看得出来,林朝雨是由衷的讨厌安平候府的人。

初三这日,花姨娘一大早就领着几个和她交好的姨娘来找林朝雨。

花姨娘今日对待林朝雨的态度和往常对待林朝雨的态度截然不同,她殷勤中略带一丝讨好的同林朝雨道:“夫人,这几个姐妹也想要出去逛逛,还请夫人给大家个机会。”天天关在院子里的人自然是想要出门走走的。

人越多,于林朝雨而言,证人也就越多。

但她不能轻易的答应花姨娘,便故作迟疑的道:“这么多人一起出去怕是不好吧?”

花姨娘连忙应承:“不会不好,我们一定不给夫人添麻烦。”

那几个被花姨娘带来的姨娘纷纷表态。

林朝雨不言,目光在几人身上扫来扫去,似乎是在权衡和思考。自有一番打算的花姨娘不禁有些肝颤儿,生怕林朝雨因为她突然带来的这些人的缘故,不出去了。

若是她跟林朝雨二人出去,她不太好制造机会。

在花姨娘忍不住准备开口大力说服林朝雨的时候,林朝雨严肃的道:“众位姨娘要想跟我一道出去也不是不可以,但我们必须约法三章。”

“夫人请讲。”

花姨娘有些太沉不住气了,林朝雨有些担心她进宫之后直接就当了炮灰。

不过,个人有个人的缘法,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选择。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兽世撩人:兽夫,真能干兽世撩人:兽夫,真能干紫苏琉夏|古言前世,某人最爱干的事儿就是坑人赚钱捞便宜。坑了太多的人,捞了太多的便宜,报应了吧!看着面前小山样的巨型男,光着膀子,甩着腿子,流着哈子盯着自己往前用力挺,苏果果欲哭无泪。不过,在发现这些兽人好蒙易上当巨好骗之后,苏果果满血复活,决定把兽人世界的男女通通坑蒙拐骗一番……只是,坑蒙拐骗到最后,这些兽人怎么个个紧逼非要和她生崽。那谁谁,冷傲高贵蛇,霸气王者虎,阴冷狼戾豹,虽然你们外表谪仙高贵不凡,但一激动摇身一变终归是兽啊……拜托别动手动脚保持吃相优雅行不!另类种田猥琐女强~
  • 浮生当歌浮生当歌何唯冬暖|古言看过很多穿越剧,其实真正的穿越,并没有那么幸运和神奇。 苏晴是历史学家,因寻找辩论灵感而走进无人沙漠,寻找遗失的历史文明真相,不料龙卷风突然袭击,把她带进了另一个时空。慕容南笙,慕容世家继承人,十岁一战成名,被封战神,在乱世里有一席之地。一个刚刚建立的朝代,四面楚歌的边界问题,部落小国蠢蠢欲动,人才缺乏,君主专制,皇帝有心无力,后宫关系错综复杂,朝臣分流,百姓疾苦。最后他们在这样的乱世里该何去何从?
  • 七里路人七里路人萧木头|古言她,是孤儿,前世没人疼,没人爱穿越后,更是人见人踹,花见花败,被遗忘在破烂院子里;他,是质子,五岁时,一场大火后醒来,为了活命装傻充愣。是孤儿,是质子;是丑女,是傻子。人称“漾国三子”,丑?傻?瞎?打脸,打脸,恭喜你答错了,大错特错,都不对。良笙不丑,伊纸不傻,楚佩也不瞎。此作2017.1.5.开更,请期待。
  • 千金农门妇千金农门妇青箬笠|古言一朝穿越变成乡村的小孤女,芸娘只想摆脱劳碌命过个平淡生活。种种田,数数钱,赶赶鸭,摸摸鱼这样的日子挺恣意的,芸娘表示她很喜欢。只是……这个四皇子您跑着我们这山旮旯里干啥?“找媳妇?”“对不起,您媳妇儿在太子府里。”咦,邻国五皇子,你怎么也来凑热闹了!“找儿子!”“啥?”“儿子快跑,你那个穷鬼爹来了!”
  • 逆袭狂妃:腹黑嫡小姐逆袭狂妃:腹黑嫡小姐疯花洗月|古言人欺我?流殇摇摇纤纤食指,轻声告诉你:“不可能,只有我欺负人的份,哪在人欺负我的份?”渣继室,打。渣庶妹,打。哼,小小古人,不堪一击,只是……白君默,你能不能不用内力,好好和跟本小姐斗上一斗?白君默扬起好看的唇角:“能,但只限于你我共眠之时。”流殇扶额绝倒!
  • 陌路情殇陌路情殇诸葛掷豪|古言天山积雪,化作尘世雨。前世之恨化今生之缘,与君邂逅只为许愿,君与我结缘应许红颜。前世今生缘之空。
  • 世代王妃:烟儿,你过来世代王妃:烟儿,你过来禁玥绫|古言请勿入坑,未完成品,已被弃……文笔太渣了,有没有思路,还请书友务必不要进来……进来的书友……抱歉……
  • 少主,我们不约!少主,我们不约!婀幕|古言死而复生?神秘世族?穿越时空?咱表面可怜呆萌而内里又腹黑到不行的霸气女主到底经历了些什么?!咱扬起头,自信浑然天成:师父说过,世间最心烦的事莫过于不知不觉间成了一个香饽饽。天知道有多少人追着她过来了。要寻她吗?可她自己都是一个被蒙在鼓里的糊涂蛋。真相是什么?以前的她到底做过何事?红衫修罗,蓝眸少相到底和她有过什么交集?从小一起漂泊天涯的师父又是谁?潜藏于内心深处的声音是谁发出?她十岁前的记忆又为何一片空白?真相揭露的那一刻,是惨痛还是美满的过往?无意探索真相,可却又在命运的驱赶下一步一步地接近,行近的过程中,到底会发生些什么新奇的故事?一场关于情的抉择,放或不放,约或不约
  • 天剑风魔录二天剑风魔录二花舞ゲ葬爱|古言闯天地之逍遥,令神鬼之畏惧死而复生,心中那颗复仇的种子完全开解复仇,自己有的是复仇,有的那令众仙魔畏惧的力量。仙帝你很牛吗?凌驾众仙之上,以为自己就可以任意的掌握别人的生死吗?不,我就要用你的头颅祭拜我师父,用你的鲜血为我的妻子复仇。众界害怕的幽冥界我会怕吗?去他吗的,那就是老子的睡床。让大家久等的天剑Ⅱ终于开始了,终于开始张开它那神话的书页了,一页页的翻开,一个个故事将会全新的出现,大家想看吗?那就继续支持花舞吧,为了天剑Ⅱ,花舞可是放弃了至尊修妖道又名妖羽逐戮这本书的创作。不给票票和收藏,那你们是在打花舞的脸。
  • 毒宠冷后太嚣张毒宠冷后太嚣张安竹姐姐|古言21世纪杀手拾欢,因为一块月光玉佩被渣男男友设计,穿越到一个古代跟她境遇相似的少女苏婉婉身上,开始了她的穿越之旅,学医术,开医馆,败世家,斗公主,誓要凭借自己的能力为原主报了血海深仇,闯出一片天下,冷清冷心的她不再相信任何感情,却引来朵朵桃花,突然出现的蓝衣少年,神秘世家的少主,痴情的世家公子,铁血柔情的少年将军,杀人如麻的魔门少主,个个对她情根深种,无悔付出,饶是她冷心冷清,却是被一点点感动……某人:小丫头,乖,本公子才是你的最终归宿,快到本公子怀里来!拾欢:滚粗,你就是个无赖,我才不相信你!某人:乖,咱们到床上去,一起滚!拾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