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49章 灵蛇仙草活人命

身体好像结了冰这是郁流月的第一感受,而且这还是冰叶草在花弄影身上,他并没有直接接触的结果,艰难的扭头看了一眼花弄影,只看她眉间都似结霜,行动却是如常,神色更看不出痛苦,只有微微战栗颤抖的身体才能看出她本身是不耐严寒的……

“做什么,专心看前面。”花弄影本来精神就高度紧张,没了修为护体,他们两个凡人之躯还不够这蛇塞牙缝的呢,因此看郁流月出神有些不满,完全不在意她承受的痛苦其实是郁流月的好几倍,也或许早已习惯,因为早已没人在意,她也就不在意了。郁流月却是抿了抿嘴,却一不小心滑了一下,手已经被冻的没有知觉,过了一会儿才感觉到手底下扶的是一个湿湿黏黏的东西,还没等他反应过来,就被花弄影一把扯过捂上了口鼻,定睛一看眼前是两个灯笼一样血红的眼睛,长长的芯子都快要舔到他的脸上,不过过了一会儿那大蛇就重新回过头去,还似小孩儿般打了几个滚。

花弄影这才放开一直死捂着郁流月口鼻的手,郁流月也被吓得够呛,那黏腻的腥臭味似乎还在鼻间萦绕,大口呼吸了两口新鲜空气,两人又开始悄悄的往里走,在大蛇的鼻子底下一株散发着红光的黑红色植物独自长在岩石缝里,形状似灵芝,却比灵芝小上许多。郁流月伸手待采,却被花弄影一把拦下并小声道:“你不要命了。”就这微小的动作与声音已经引起大蛇的警惕,亏的花弄影反应快,拉着郁流月躲到了岩壁后面,好一会儿功夫那大蛇才重新放下警惕,郁流月哈着寒气有些许焦急道:“这东西这么警惕,根本近不了身,这可怎么办。”

花弄影冰一样的指尖在怀中摸索,那冰叶草被她一分为二,郁流月接过却觉双手如火烧一般疼痛难忍,花弄影见他僵立的模样一声轻嗤,替他把冰叶草塞到怀里心中却想一个大男人还不及外面女子,可是她不知受的了冰叶草灼噬之苦的,怕只有她这种无心之人亦或是外面那种情志坚决之人……郁流月被花弄影这样的情态羞得脸色通红,花弄影却在他还在懊恼之时,飞身出了藏身的地方,戳了戳大蛇的七寸,在大蛇暴怒之时,又以灵巧的身姿隐在暗处,那大蛇暴怒着翻涌着身体,却看不到任何活物,芯子丝丝的吐也感受不到任何热量,就这样以高防御的态势僵持了好大一会儿确认没有危险,才重新安静下来,花弄影才松了一口气,暗叹自己太久没活动,险些应付不过来。

整个过程郁流月都把心提到了嗓子眼,花弄影的速度让他暗暗吃惊,即使功力在深厚的人,也不可能在空中滞留这么久,何况还是在如此严寒,身体感知能力严重下滑的情况下。郁流月看着花弄影一脸云淡风轻的回来,其实花弄影心里却是直骂娘,天知道她现在有多难过。在等了将近半个时辰左右花弄影才又重新重复刚才的做法,只不过,这次大蛇似乎学精了,盘着旋的往上走,眼看花弄影就要被缠在里面,郁流月施展轻功抢出了她,而大蛇在扑空之后似乎也开始不耐烦,只是警惕的看了看四周,此次时间明显比上一次短,就这样的方法郁流月与花弄影往返来复,不厌其烦的做着……

萧寒熙看着夜雪颜刻意隐藏的双手,只觉心中绞痛,无奈他现在正与死神做着最后的争斗,根本没有力气呵护他,而花弄影却在不觉间为自己惹了一件祸事……

“就是现在,拿了灵蛇草一路往前跑,不要回头…”话音刚落,就见花弄影以极致的速度飘落过去迅速拔了灵蛇草扔向郁流月,大蛇被刚刚他们的频繁骚扰弄的反应也迟钝起来,等它反应过来灵蛇草已经到了郁流月手里,郁流月看大蛇回身几乎是夺路而逃,那股子腥臭味呛得他只觉五脏六腑翻江倒海的犯恶心,只是即便他的速度已经到达极致,依然赶不上大蛇的速度,那大蛇一个神龙摆尾,郁流月就被它柱子一样粗的尾巴重重扫了回来,正正飞向那大蛇的血盆大口。郁流月正在感叹我命休矣的时候,身后一阵冷梅香传来,接着他就跌入了花弄影的怀里,直到现在他刚刚淤积在内腑的鲜血才喷了出来可是这血腥味却更加激发了大蛇的凶性,花弄影把速递放到极致,终于把郁流月扔出了洞口,她却被大蛇拦在了洞里,郁流月自高崖坠下,若不是夜雪颜接的及时,他恐怕小命休矣,将晕未晕之际他举着灵蛇仙草却说不出话,终于还是晕了过去,夜雪颜仔细瞧瞧还有呼吸,也就不在管他,刚握住这灵蛇仙草她被严重冻伤的手就奇迹般的恢复了,而这灵蛇仙草似有灵性一般化作一丝金红色的光芒钻进了萧寒熙苍白的嘴唇里,很快那道金光就在他的五脏肺腑运转起来,不过片刻金光消失,萧寒熙重新睁开的眼睛好像最深邃的星空,脸色也不似刚刚一般一团死气。

夜雪颜心中欢喜,握着萧寒熙的手,紧紧的,唯恐眼前的是一场梦,梦醒了她又会回到失去萧寒熙的恐惧中,而萧寒熙却深知夜雪颜手上有伤,不敢紧握,生怕再次伤了她还试图挣脱双手,夜雪颜终于回神道:“边姑娘还在洞中尚未出来。”萧寒熙却不顾其他,只是一个劲儿的盯着夜雪颜双手看并道:“管她作甚,她伤了你,也该付出些代价。”

正说着花弄影就从洞中摔了出来,跟着出来的那条大蛇一路蜿蜒而下,凶性大发,却在见到萧寒熙之后灰溜溜的回了崖上,还颇通人性的冲萧寒熙的方向鞠躬,似是在告饶。后面花弄影稍稍缓过来之后,捂着星空抹了一把嘴角的鲜血道:“那家伙还挺怕你的,早知道就让你去,省得让我这遭……罪。”花弄影话都没说完,就被萧寒熙一掌拍了出去,花弄影活了这么多年,早已成了人精,自然知道她这一掌因何而受,心中自嘲道:“我这一遭何苦来哉呢!”见萧寒熙还不肯作罢只得告饶道:“停停停,你是大爷,我不惹你,说吧,你的条件。”

“没有人可以伤害雪颜之后跟本王谈条件。”萧寒熙还是一贯的冷厉。花弄影见他还不依不挠心中骂了一声娘后道:“好歹我也是你的救命恩人吧,你这刚好就恩将仇报不妥吧!”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殇之余年殇之余年澜公子|幻情从片段中自己体会吧。青衣男子不紧不慢的说到:”言儿的哥哥刚刚来过了,他让我好好照顾你。”说完,青衣男子又笑问道:”为何你哥哥姓诸葛,而你姓曲呢?不是亲生的吗?“曲言明显被问住了,但内心还是很诚实的说出了:“嗯,一定不是亲生的,他一定是捡来的。"
  • 妖女修仙:攻略上古男神妖女修仙:攻略上古男神一湖湘月.QD|幻情身为狐仙,兼任影后,频遭劈腿,也是醉了!穿到异世,竟然身怀魔胎,修为全废?妖女修仙,咸鱼翻身,看我抓紧上古秘籍,修得仙身,绑架男神,秘法强配婚约!男神,儿子像哪吒总是不出来,怎么办?男神,待你长发及腰,我驾着五彩祥云带你回家做一位剑仙夫君,可好?
  • 一个逗比的江湖路一个逗比的江湖路青衫半敞|幻情高冷成为逗比,踏上江湖斩妖除魔(并不),从此开启吃香喝辣极限装13模式。————谨以此书,献给141菊花园的禽兽们
  • 臻美画境臻美画境李佳臻|幻情我非常喜欢一个连续剧《仙剑奇侠传》,倾慕着可爱又善良的靈兒,我因此也很喜欢“靈”这个字,希望用它来作为本书的女主人公的名字,也希望能创作出一部更加凄美动人的爱情小说。
  • 音之公主霸气归来音之公主霸气归来星芷萤|幻情干啥?你要和我比背景?对不起啊,我爸妈都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神级尊者、哥哥姐姐们都是在天鹰大陆赫赫有名的天才,全在神域学院学习......干啥?你要和我比漂亮?本小姐不化妆就可以和第一美人PK,更何况是化了妆之后呢!干啥?你要和我比夫君?我夫君可是战神哎,可以为了我,成了以为上的了厨房下得了厅房,居家必备的好男人哎!干啥?你要和我比修为?“夫君,有人欺负我!”委屈道。“灭了!”战神淡淡道。瞬间,天鹰大陆上五大世家少了以为世家。这是一位想要扮猪吃老虎,但却一直没有如愿,反被人捉弄的艰辛的故事。
  • 宋家温婉初长成宋家温婉初长成后庭繁花|幻情有生之年穿越遇你,竟花光我所有运气。宋温婉,一夜之间遭到联合暗杀。穿越?她会带着前世的仇恨,对待每一个对她怀有不轨之心的人。娇贵?她不辞千辛万苦来到全大陆最危险地带之一,只为寻一株万年灵芝。废材?她会让你明白,被废材帅气的五个招式甩在五处不同的地方是何等滋味。“温婉,你再这样高调行事,孤就不要你了。”“正合我意,出门左拐不送。”“但是真可惜,我们的七年之约里面有夫君不能抛弃媳妇这一条。”“没关系,我不介意。”这一世,她不会再因为信任而蒙蔽双眼;不会因为深情款款而心动,也不会因为算计而恨之入骨。对她好的人,她自会看在眼里,记在心里;对她不好的,她会笑里藏刀,十倍奉还。
  • 重生之逆天雪狐重生之逆天雪狐帝姬雪狐|幻情重生异世,青丘之狐;妖人人魂,舍子幻梦;帝姬雪狐,执掌轮回;立于那洪荒苍穹之上,品味那六界孤寂沧桑。
  • 一念执着,一念成魔一念执着,一念成魔勺姤|幻情饶是过了许多年,白未也没有想明白,让她等了一生的,到底是个怎么样的人。是……痴情绝尘俏神仙?他眉目间尽是温柔,搂着怀中的女子竟是无比小心翼翼,似是怕一用力她就会碎一般。还是……野心勃勃的幕后博弈者?他将她抱在怀里,足尖轻点一跃而起,全然不顾身后黑压压的俯身跪拜的众人。她不禁回首,见他们都虔诚地对他垂下自己的头颅。那是一种崇敬,发自骨子里的绝对臣服。又或者是……“卿落?”“我在。”
  • exo茶靡花开,末路之美exo茶靡花开,末路之美羽亦沫|幻情茶靡花田,少女的血染红了纯白的花瓣,十二个少年痴痴的望着她,耳边似乎还回荡着她的声音,“你们知道茶靡花的花语吗?”“鹿晗,灿烈,伯贤,子韬,亦凡,世勋,艺兴kai,chen,秀敏,suho,D.O再见了…”茶靡花开,末路之美…沫子的第二本小说,关于exo的,可能文笔不是多好,但请多见谅!ps:故事中所提及的人物均与现实无关,故事中的情节纯属虚构!切勿当真!
  • 绝色修罗:樱殇绝色修罗:樱殇顾澜安|幻情她是冷血特工,她是废柴千金,一朝穿越看她如何玩转天下、惊艳四方。他是众神至尊,霸气独绝,轻藐天下,芸芸众生,犹如蝼蚁。他为她堕落成魔,万年孤寂,千年等待,让他终于遇上了她,宁负天下,也不负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