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80章 重生

北方岛屿的战事一触即发,这让长久和平的整片大陆都陷入了阴霾。

里斯生产的钢材是诸王国中最好的,而且岛上还有许多北国特产,里斯的第一大港峡北港因战争而被封锁,东西大陆都能深深察觉到他的影像。

尽管巫妖已经是大陆上对白骨最了解的施法者,但他在缺乏好钢的情况下,也无法完整的将那十几块古龙之骨重煅成一副完整的白龙之骨。

花费一整年塑造的新骨架长达二十米,差不多是青年龙的体长了。

但完全靠死灵能量支撑缺少的部分的话,如果有法师用咒法屏蔽死灵能量的流动,那就要面临塌陷的危险,到时候,骨骼会刺穿其上附着的肉体,造成巨大的伤害。

要是米尔没有受伤,还能完整支撑自己的大墓地的话,里面多少万年尸骨都可以利用,怎么也有一两块龙骨吧……

不过要不是米尔牺牲自己的利益,白龙的灵魂也不会这么强大,也不会成功从泽撒的眼皮子底下伪装死亡。

凡事都是有利有弊的。

他本来想用里斯钢来填补空缺,奈何如今所有的里斯钢都被各国政府抢光制造精英武器,他也不想用普通钢材来凑合。

实际上,用里斯钢也是取巧的办法。

于是,他打算一步到位,使用另一种更接近骨骼性质,并且对死灵魔法有一定亲和力的珍贵材料。

原始蛋白石金。

这种长得像蛋白石的金属产自南方的铁山,为了顺利从提因人的手里抢夺这种稀少的材料,他专门化力气将勒蒙迪斯的意识恢复,并从帝国绑架了几个倒霉法师来帮他解决普瑞玛的不死者脑部缺陷。

勒蒙迪斯恢复之后性情有些变化,他不再天天念叨什么德莫拉的伟大。

父亲冷酷无情的捶击砸破了他的躯体和灵魂,同时也击毁了他对德莫拉恶魔的感情。

普瑞玛的情况就好的多,在厄尔卒尔邪杯法力的帮助下,不到一年便彻底恢复了之前的神智。

只不过,缺少了白龙的存在之后,普瑞玛和玫菲安两人的自主意识似乎越来越强了。

普瑞玛,维尔因希,玫菲安骑着魔鸟勒蒙迪斯跨过寇提王国前往提因,尽管提因人骁勇善战,但仅凭那些矿洞护卫,在这四个吸血鬼,恶魔,不死者的力量下也难以抵抗。

原始蛋白石金虽然性质优秀,但难以塑型,巫妖,维尔因希和普瑞玛三人花了几个月才把剩下的部分捏造完整。

这样,一副能够自我支撑的白龙之骨就成型了。

实际上说他是白龙,也只是巫妖按照记载上的白龙捏的,其骨骼的性质,根本就是阿利阿尔索孔尼亚这条上古绿龙的。

不过,最耽误事的还是厄尔卒丝的进度。

巫妖曾经是一个强大的法师,对如何把河水冻成冰还是有些经验的。

他试着用杯子用伊卡撒图塔斯的灵魂撞击冰块,果然能够唤起厄尔卒丝的回应。

实际上,就是拿杯子敲了敲冰面。

这些神果然都无聊的很,巫妖想起那些圣战士们唤起丕尔的注意时,也是用装有圣徒之魂的圣杯里敲击位于宝冠海峡中帝国属岛上的古墙。

其实正是这个意识激发了他的灵感。

不过,厄尔卒丝给出的回应却不怎么乐观,她仍需要两年的时间来慢慢塑造伊卡撒图塔斯的躯体。

这两年里,巫妖天天在自己最大的谷仓里观赏这龙骨骨架,越看越喜欢,甚至想直接自己把他复活为自己所用。

不过他想了想奥斯本恩试图复活古龙的下场,驱动一副古龙骨架不是那么容易的。

这天,厄尔卒丝终于给出了信号,让他们前往朽原。

在厄尔卒丝的亲自帮助下,巫妖获知朽原在无尽虚空中的位置,并打开一座传送门供古龙的骨架穿越。

厄尔卒丝抬起她那庞大的身躯,其骇人的容貌惊吓到了所有的人。

尤其是维尔因希,见到厄尔卒丝半龙半蜘蛛的真实样貌时,他大脑一片空白,几乎与信仰崩溃无异。

不过,厄尔卒丝身旁一条趴着的龙更吸引大家的注意。

这条龙似乎是睡着了似的,他没有鳞,浑身灰白的皮肤透着一丝淤血般的紫色。

“这,这是白龙的身体?”巫妖抬头问道。

“是。”厄尔卒丝开口,其柔和的声音与那副躯体非常不和谐。

“我用朽原中的腐尸和灰烬将他一点点织造出来,我对他的每一丝细节都一清二楚。”厄尔卒丝看了看那副骨架,说:“完成的很好,拉努特尼。”

听到神对自己工艺的赞美,巫妖不禁也笑出声来。

平常那么鄙视这些神,真正见到,还不是高兴的不行?

接下来,便要进行融合了。

三位施法者知道,融合的过程最好由厄尔卒丝在自己的位面里进行,他们根本没有什么插手的余地。

厄尔卒丝的四条后腿稳稳抓地,前半身抬到半空,四条前腿将白龙柔软的躯体放在骨架旁。

灰白的大地在厄尔卒丝施法的过程中瞬间变黑枯萎,这次比伊卡第一次来到朽原时还要恐怖,可以称得上是天地变色,众人目光所及之处的所有地面都变成了黑色。

位面的能量被厄尔卒丝引导过来,加入了塑造伊卡躯体的过程,柔软的身体在施法的过程中像衣服似的穿戴在骨架的身上,但那场景在漆黑的空间中诡异而恐怖。

巫妖见过亡灵复生,白骨长肉,魂飞魄散,断手断脚,剥皮挖骨,但从来没见过骨架把肉像穿衣服一样穿在身上。

这令他也抖了抖。

当骨架支撑着厄尔卒丝所塑造的肉体在法术的支撑下站起身来时,吐出了一块骨头。

“多一块。”厄尔卒丝笑道:“不过没关系。”

巫妖清了清嗓子,场面十分尴尬。

接下来,便是让白龙的灵魂占据这具身体的时候了。

维尔因希将厄尔卒尔放在一动不动的龙躯跟前,厄尔卒丝似乎跟自己的杯子说了什么,杯子骤亮,散发出红白相间的强烈光芒,瞬间将躯体吞没其中。

光芒持续很久,在此其间巫妖察觉到能量的涌动,那种感觉就像他当初转化时一样。

用时这么久的转化过程,让他几乎快要忘了自己是在制造一条龙巫妖了。

这时,米尔的影子缓缓出现在了半空中。

庞大的头颅无比残破,连黑色王冠的宝石都所剩无几,但还是具有实体的。

“你来这里做什么?”厄尔卒丝抬头问道。

“如果不是你的允许,我可能出现在这里吗?”米尔反问。

“我很感谢你的所作所为,米尔。”厄尔卒丝把眼神望向正在灵体融合的白龙,说:“不过,仅此而已。”

“足够了。”米尔一绿一黄的鬼眼也看向白龙,说:“我察觉到了这里的扰动。”

厄尔卒丝哼了一声,说:“只有你这个一直盯着我的位面的家伙才能察觉到这一丝,我已经尽量屏蔽散发的力量了。”

“你知道你在干什么吗?”米尔问道。

“什么意思?”厄尔卒丝抬起头来。

“为了夺回自己的躯体塑造出这样一个怪物,其中的风险你考虑过吗?”

“没有。”厄尔卒丝道:“为了杀掉泽撒,我宁愿毁灭整个虚空。”

当白光消逝后,伊卡撒图塔斯重生了。

无鳞的白龙扇动薄翼,感受着自己的新生。

他身躯和四肢都十分细长,尤其是长长的,带着淡黄色死灵能量的尾巴更是显眼。

“这是我吗?”白龙拿起承载自己的灵魂的魂匣之杯,说:“我有些分辨不清到底哪个才是真正的我。”

“你会慢慢弄清楚的。”巫妖说着,他感知出他只不过是一个幼体,如果吸取到足够的灵魂能量,之后的成长前景不可估量。

“今天开始,此杯名为伊卡撒卒尔。”厄尔卒丝说:“它真正属于你了,无论从各方面来说。”

米尔看着厄尔卒丝望着重生白龙的眼神,居然生出了一丝嫉妒之情。

但神随后自行捏掉了这点感情,因为神的过分嫉妒会招来战争与嫉妒之神泽撒的注意,使前功尽弃。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魔之境界魔之境界蝶恋恋恋花|奇幻顺则为仙,逆则成魔。我本为魔,何为顺逆。虚假的记忆,破碎的世界封印。萦绕在心间的那丝牵挂,我该何去何从……
  • 少女快递少女快递九里烛|奇幻少女,你愿意成为我们的命运快递员吗?每接下一份单子,就意味着一个人的命运将要被改写。你是爱与希望的的快递员。你的使命是——拯救人类。
  • 云鬓云鬓我不说我不听|奇幻外表温婉,实则内心强大的女孩,云鬓,不与世俗妥协,坚持女性独立主义,活出了自己的精彩!
  • 北冥有妖1北冥有妖1萌爷嗷|奇幻世间万物,皆有理而存,妖怪也不例外。传统意义上的妖怪,起源于中国和日本,形式与兽相当,但在日本,人形妖怪颇多。我们称斩妖之人为:除妖师。而在欧洲西方国家,妖怪多以龙的形式出现。只有魔导师可以杀掉这种传世妖怪。导师手捧魔书。 这就是世界,充满了妖怪的血腥味。 人类要想生存下去 除妖师手持冷锋,魔,就必须杀掉妖怪。
  • 混世贵族混世贵族水煮雨|奇幻一世逍遥,蓝斯无论如何蜕变,却始终不改本性,在腹黑纨绔的道路上一往无前。演绎着一曲可歌可叹,羡煞旁人的美妙曲调。
  • 精灵亚兰维的冒险:狩望精灵亚兰维的冒险:狩望沈刚|奇幻精灵共和国被灭,书中的主角亚兰维,不幸与妹妹珊妮一同成为人类的俘虏,人类的残酷、冷血;精灵的苦难、无助,都深刻的烙印在两人心中,让向来对人类报存著善意的兄妹俩,对深恶痛绝。不甘於就此沦落的命运,兄妹俩在被押往北方矿坑的途中冒险出逃,侥幸脱困後,却被精灵世界所传诵、畏惧的魔物──镜魅侵袭,陷入了长眠。百年之後,醒来的亚兰维在茫然不知所以的情况下,赫然发现自己的身体被镜魅改造,已成为人类的模样,而妹妹却不知所踪。为了寻找妹妹,亚兰维不得不混迹人类世界,这个一心想过安逸日子、找回妹妹的精灵,痛恨著人类的身分与外貌,却不得不接受这个身分与躯壳,同时,存在於原本对立的族群中,却意外获得的真挚友情,亦让他的中心思想与价值,往往陷入於矛盾的挣扎,亚兰维无法放任自己完全融入所处的世界,又无法将自己彻底隔绝┅┅於此同时,「镜魅」的魔力又开始显现,更将他拖入了黑暗世界。「奔放自流、自由豁达的生存意志」,能否指引他的道路?
  • 厌天厌天苍白伊人颜|奇幻厌天道之不公,从而苦心修炼,欲到巅峰与天斗。何谓天,不过以万物为刍狗。天已负我,我又为何要敬天。我命由我不由天,天要灭我我灭天。
  • 职业巅峰成就世界最强职业巅峰成就世界最强任崇迅|奇幻巅峰拳王杜狄冬被人坑害改造,刑期将满的他却被召唤到了异世界受尽苦难! 他该如何面对突如其来的磨砺?他该哪般走出阴霾的困扰?他该怎样面对路途的友人? 看杜狄冬如何重走巅峰,猜他怎么找到回家之路,见证职业巅峰成就世界最强! 我希望我的小说能帮诸位找回信心,冲击难关,达到巅峰造就最强,把“正面鲜血,永不服输”作为人生的信条!
  • 浮涯漫纪浮涯漫纪蒋近愚|奇幻许多年后,终于没有人再喊他“妖怪”、“杂种、”或者“老不死的”,而他,也终于活成了一个传奇。列国的战争还在继续,三百年了,这场权利的游戏,已经无关正义。不知何时起,杀戮,成了最赚钱的工作;死亡,也已沦为最真实的生活。糟糕的是,这一切,还在继续。然而,他的出现,如一缕黎明的光,为这片苦难的大陆,带来了希望。即便放眼望去,依旧是硝烟弥漫;即便恐怖,依旧统治着时间……他,叫胡十七。
  • 不爱笑的女伯爵不爱笑的女伯爵达克猪|奇幻机缘巧合之下来到了一所山顶的大屋子里成了一个女伯爵的管家,她爱开玩笑、捉弄人但传闻中从来没人见过她笑。“伯爵大人,今天晚上你决定好吃什么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