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146章 第一滴血

“满卿,你……杀了鬼蜮?”

“并没有,只取了一只眼睛。”

听到只是取了一只眼睛,翊君百崇松了一口气,用两根手指捏过那枚烟雨囊,没敢打开就放到了一边。

虽然鬼蜮的眼睛在被取下一段时间之后会转化成一块睆玉,但翊君百崇一想到鬼蜮那令人作呕的模样和让人头脑发蒙的气味,就实在是没有勇气打开看上一眼。

“此次盬山一行,满卿灵术又精进了不少,可喜可贺,等哥哥们回来必定好生奖赏。”

满卿不为所动的模样,让莫名兴奋的翊君百崇顿时尴尬起来,心里想道:“这么无趣的孩子,长大之后可如何是好。”

“回来途中有异象。”

“啊?”

“大量灵息在流动。”

“你这孩子,在说什么?”

“鬼蜮的眼睛感应到地下灵息,之后很不安分。我将眼睛拿在手里,注灵,探得那股灵息涌动,很多,不可估量。”

“你是说有不明的灵息在地下涌动,会不会探错?”

“千真万确,它们在动,很快。”

满卿努力回想着,那股灵息让他冒尽了冷汗。

“盬山在正东天堑,所以是从面而来?”

“左丘,从左丘而来。”

“左丘?左丘到霁不过隔了一个拜葶,如果是这样我不可能探不到。”

“此灵息能隐,眼睛化玉之后我也探不到。”

“不管是不是冲着霁寰,事关重大,我必须马上去见君主。”

“满卿也去。”说完还不忘从桌子上拿起那个装着睆玉的烟雨囊。

就在二人欲出七里神殿之时,手下弟子突然来报:左丘菱集万众之师直奔霁寰而来,另外还有左丘四方灵士已经在数日前抵达东邝,东邝之主龙游蠡叛霁!

两个消息如巨雷一般劈在百崇得头顶,作为主一国安的仙灵官,七里神殿可谓是将整个霁寰都监视得透透的,殊不知竟然在自己的国土上有人能瞒过他去做背叛霁寰的买卖。

翊君盛怒,也非同小可。

“满卿传灵笺到六地,任务全部取消,命他们速速回来。”

“阿沁,召集所有人,待命寮台,要一刻不停的监视星云盘,若有异象速速报来!”

“是!”

一阵灵息忽而腾起,在看已空无一人。

紫泉宫里,慕容烁夜久违的擦拭着他的佩剑,所有的笔墨纸砚都归置于身后的云台案,似是做着短期的告别,用一个暗格封存了起来。

看到急匆匆赶来的翊君百崇,烁夜笑道:“怎么,如此着急的过来,是迫不及待地想领了你的失职之罪么?”

翊君百崇也顾不得玩笑,气急道:“您早就知道是不是?左丘出兵神速是看准了,南曲战乱,霁寰兵力空虚,所以这次左丘菱她是做了必胜的打算。”

“原来,这才是他的目的,早早地出兵南曲,也算是打了一手精妙的算盘。”

“还有一事,满卿回来了,但在回霁的路上他探到了不可估量的灵息,是不是向霁寰而来,还未探到,不过非同小可。”

所有的事都在预料之中,但是听到袭来的灵息,他也有了些许疑问。不说少有灵息可以长时间离开灵体,就是流出也会慢慢被世间生灵吞噬,所以庞大的灵息能有目的的游走,听着确实让人费解。

慕容烁夜自登帝位之时就是一个被迫深入简出的君王。

秋光华实不得见,紫泉宫殿锁烟霞。

可即是君王,又怎能没有王者的风范。

“百崇”

一声低沉直穿人心。

“解禁”

听到“解禁”二字,翊君白崇露出了期待已久的眼神,嘴角慢慢挑起,回到:“尊—命”

次日夜里,坤山的的众人也都看到了身体上发生的改变。

“安司使,解禁灵纹!”

只见天曙宫里慢慢地热闹起来,像是暗夜终止,曙光将至。

“哈哈哈哈哈,终于看到了它了。鹤鸣!传令下去,让所有人都集结待命,等公子们回来……”

“不必等了。”

只听一个清朗如水的声音从门外传来,以后就看大殿之中所有的人都兴奋地跪地叩拜。

“属下拜见公子寻,公子飞蟾!”

二位公子相视一笑,齐步踏了进去。

“公子,翊君大人已经解了灵禁,我们终于可以大展拳脚了。”

“是啊,隐了这么多年,终于到头了,痛快,哈哈哈哈。”

寻低头看了看自己因为任务而弄脏的衣服,一边轻轻拍打着上面的尘土,一边漫不经心的说着:“你们可有想过百崇为何为大家解了灵禁。”

“这……”

问题一出大家果然都默不作声起来。

“曾经封灵之时,只给大家留了两成灵力防身,所以这么多年也算是相安无事。他们都以为君主烁夜只有皇家护卫,怎么也料想不到,他背后已经有了另一个天下。所以,解灵禁,是君主的意思。我们已接到七里神殿的召回,大战在即,不是该兴奋的时候。”

寻的目光渐渐变得冰冷起来。高高束起的头发被风吹起,银色的发箍在烛光下散发着微光,一件墨色披风却也遮不住他伟岸的身姿,只衬得棱角分明的脸更有一种如鹰一般的孤清和冷傲。

看自家哥哥这样泼手下冷水,飞蟾也不能再在一旁心安理得的抠手指头了。他走上前去,对着手下众人说道:“二哥的意思呢,就是非常时刻,大家就不要只顾着自己回来的灵息,而是应该考虑该如何替咱们君主出气,嘿嘿,本公子在外历练了这么久也在等着这一天呢!”

飞蟾说完,也跟着一起兴奋起来,寻见口舌白费,也就不再理会他们,因为他知道,这一天来得不易。

城墙之上,一卫兵指着城下几骑喊道:“你们是什么人?再向前便是霁寰国土,快快停下!”

一道剑影划过,卫兵慢慢倒下,其他兵士看着拿着剑的东邝之主龙游蠡,颤抖的身体和惊恐的眼神都让他们知道,必死无疑。

几具尸体,一声冷笑。

龙游蠡看着远处腾起的尘土,向下喊道:“去告诉你家君主,东邝的城门即将为她打开。”

暗暗的血水从城墙上流下去,滴落在霁寰土地上的那一刻,阴谋的篇章骤然开启,一场血雨腥风的对弈,谁胜谁负,赌注皆是命——

同类热门
  • 狂凤未啸:腹黑邪王狡诈妻狂凤未啸:腹黑邪王狡诈妻隅笙|幻情21世纪的王牌特工k,收到上级指令抓捕毒品大贩罗宾,结果遇上飞机失事,掉下悬崖睁开眼睛,却发现自己倒霉的穿越了,别人穿越要么是皇后,要么是公主她也没指望自己是个皇亲国戚,但好歹也不是这样吧!渣男渣女齐上阵?竖着进来,横着出去难得发善心救一次人,结果却摊上了一个“大麻烦”“未央,把为师的背篓拿过来”未央默默的移动脚步,转身拿背篓“未央,去替为师泡杯茶”“未央,。去给为师……”“未央…”“未央…天哪,她要疯了,快步走向大门,只见距离大门不到十米远,就再也走不了“陌无双!!!”一个白色的身影出现在未央面前一脸无辜的说:“找为师有事?”看两只腹黑狐狸如何玩转世界
  • 何时梨花白何时梨花白幻梦翎浼|幻情佛曰:“若有人欺你,骗你,负你,你当如何?”答曰:“我会忍他,让他,找到机会弄死他!”
  • 魔尊大人独宠:少将军,请入怀魔尊大人独宠:少将军,请入怀姬神九|幻情一朝重生她夜九卿成了一个“男”的!更重要的是那“男”的还是个百年“福星”+废物!呵呵,老天真是对自己不薄呀!可那又怎么样她在这里也可以创造一片天地!当夜九卿打算好了所有的一切,却突然出现了一个男人,打乱了夜九卿的思路……“请问聂政王抓着本少将军的手干什么?”某男戏谑的说道:“夜少将军,本王已经知道你的秘密了。”“哦,是什么?!”“九九真是明知故问。”“那又怎么样?!”“九九,本王好像对你一见钟情了……”“都说一见钟情是色心起意,难道聂政王也是如此庸俗之人?!”某男盯着某女的胸前,说道:“九九,你有‘色’给本王起吗?!”“你!”【这绝对是甜文加宠文】
  • 魔王宠妃:废材逆天魔王宠妃:废材逆天墨染城颜|幻情她,慕容倾月,二十一世纪第一佣兵,在一次任务中和敌人同归于尽。穿越到相府五小姐身上,废材,花痴,都是她得专属标签。她是全属性顶级元素力、武力、灵力、炼器、炼药、神兽、随身空间、精神力极好。这样要是废材,那其他人是什么东西。他,轩辕冥,杀人不眨眼的战神王爷,从不让女人近身,别人都知道他有洁癖,所以没什么人敢靠近,除非想死得人。可他偏偏对慕容倾情有独钟,经常让慕容倾月发火。
  • TFBOYS之宝贝爱笑TFBOYS之宝贝爱笑莳光浅逝Q|幻情一节自习课,温柔班花变叛逆少女!从未跟老师吵架的她毫不留情的的揭出了老师的老底!主动退学?开除老师?再销声匿迹,人间蒸发……两年后,一个样貌一模一样的冷艳少女,登上了某超人气偶像少年组合出道五周年演唱会的舞台,面对台下的粉丝,她一脸镇定自若,却也毫无笑容,谈吐之间仿佛就是当年那个突然叛逆的她重现!可惜她的名字……————时过境迁,最后的最后,我能不能深深的走进你的心里?我能否融化那历经沧桑后更加沉重的枷锁?你又可否容我,拿走当年改变这一切的罪魁祸首——那张早已泛黄,却还是散发着浓重血腥味的……稿纸?
  • 东方起源东方起源赤木月玲|幻情赤遥:都这么久了,怎么还是这么阴魂不散。蓝景:想逃没那么容易
  • 黑羽之恋黑羽之恋逆love安|幻情掉落至人间,死了吧......没死!What?居然灵魂附体了?你没逗我?好吧,这是事实......掉落人间也就算了,灵魂附体也就算了,居然还遇到吸血鬼!!!作者,敢再吊一点吗?
  • 快穿之男神不要急快穿之男神不要急允大少|幻情苏皖表示很无奈,喝口水居然呛死了,死了就算了吧,可谁告诉她这个脑残系统是怎么回事,这个系统脑残就算了,居然还要她去攻略男神,好了好了,苏皖表示:男神们接招吧
  • 邪王的王牌妃邪王的王牌妃浅小湘|幻情她,曾是21世纪的王牌上校,一朝穿为云家最无用的废柴三小姐身上,世人皆知云家三小姐生来不能修斗气或是修魔法而且丑陋无比,所以任意欺压凌辱,从小与她定下婚约的太子也是对他嫌弃万分,恨不得立马解除婚约。他,南王朝的曦王,俊美邪魅强势,而且有极高的天赋,让万家小姐所倾心,可他唯独对她强势霸道紧紧纠缠不放手。当她光芒绽放,吸引来无数桃花时,却被某男无耻的一朵朵掐掉。某女咬牙切齿道:你为什么要赶走他们!,某男俊眉一挑:你的男人只能是我!
  • 校中恋校中恋亦懂|幻情女主角在高中校园开始了她的恋情,第一段对她来说确实痛心,分手后也有男生喜欢,但她选择了一个校园里混得还不错,长得也不赖的男生,介绍就到这,有兴趣看一下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