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20章 情迷剧本杀

在拿到提前转正评定表后,安安简直不敢相信这个结果——毕竟做社畜那么久,还是头回体验了把提前转正的快意。

周末,安安本来没有啥安排,微信里前室友猫小毛突然发来n条语音,安安打开一听

“安安啊,我出差刚回来,周末一起玩呗。”

“晚上约了几个同事和朋友。”

“有帅哥哦。”

安安也好久没见猫小毛,立马回复“好!发地址过来~”

说到猫小毛,这女孩儿可有点意思——

猫小毛声音软糯、眉弯嘴小,遇到陌生人还非常害羞,任谁也想不到这个娇小又古灵精怪的女孩还是个如假包换的学霸:J省高考理科状元,毕业于P大经管系,目前在一家风投公司任文化传媒领域经理。

私底下,小毛可是个资深宅女+文艺女,深深热爱各种舞台剧、音乐剧,也是朋友圈的K歌之王。

两人的故事发生于安安来C市之前。那天,安安在某租房app上发布了一条“求靠谱女室友合租”的帖子,刚一发布就收到了众多回复。

其中,一只呆萌小猫头像在一水儿的系统头像中瞬间捕获了安安的芳心,随后通过语音聊天,安安又被小毛那人畜无害的嗓音惊艳到,两人面基后没一个礼拜就成功合租到一套小公寓。

不过不到一年,猫小毛就买了个小窝,后来,安安也因为换工作另找了住处。虽然不住在一起,两人还时不时地联系约饭和旅游。

最近猫小毛迷上了桌游,刚刚上手便无法自拔,想拉着安安一起参加一个桌游饭局。

桌游地点在一条小胡同的咖啡馆里。B市以胡同文化出名,趁春光正好,安安本就打算出去拍几张美照顺便撸个猫,这下有了猫小毛邀约,晚上还可以约着吃顿大餐。

这次桌游一共有10个人参加,其他人都是猫小毛的同事。安安提前拿到了剧本——这是一场豪门争产案,不过安安的角色是个不起眼的小保姆,没参与啥主线剧情,倒是猫小毛和另一个男生因为时间线的问题争辩不休。

安安陈述完了自己的推理,默默观察每个人的神情,却意外地发现,顺着那个男生的视线,原来他在透过金丝眼镜看着猫小毛,专注的眼神里透着一丝宠溺。这侧颜也真是绝了……好一个斯文败类。

可对面的猫小毛却毫不知情,正专心致志地低头研究剧情,时不时爆出粗口:“靠,陈修!你是故意针对我吧?来掩饰你才是凶手的事实!”

安安皱了下眉头,没想到小毛在熟悉的同事面前如此不顾形象,心里为注孤生的好友默默地点上一支蜡烛。

到了投票环节,猫小毛同学果然收获了最多的票数,而安安只有可怜的一票。经过一轮又一轮的陈述和搜证,揭露真相的时刻到了——原来安安才是凶手!

感谢多年的社畜生涯让安安无师自通学会伪装自己,安安心里暗想。不过即使剧本杀已经结束了,猫小毛好像还沉浸在凶杀案的紧张气氛中,又把安安的剧本仔细地读了一遍。

“原来是这样啊!安安你把我们骗得好惨!”猫小毛此时和安安并排挎着,一行人准备去附近的餐厅就餐。

陈修安静地跟在两人身后,这时猫小毛猛地回头,半嗔半怨地看向陈修:“还好意思说自己是推理大师?我看你是怼人大师吧。”

安安在一旁劝慰到:“你们这不是碰见我这高手了吗。再说来着,从开始到现在一直是你在怼他好不好。”

闻言,猫小毛便不再理他,倒是关心起安安来:“安安,最近有啥新情况没?身边有没有不错的男生,我给你把把关?”

安安有点不好意思:“还没呢,有的话我给你介绍啊。”

“单身狗多解决自己的终身大事吧。”身后传来男人深沉磁性的声音。安安心里默念:今天这两位真是给声控发足了福利,真的不考虑兼职录个广播剧咩?

晚饭倒是一派和谐,临别时,安安小声在猫小毛耳边轻声嘀咕:“这个陈修看着不错,好好把握住。”

猫小毛却神情一暗,用微信给安安发了一句——

“我们俩没戏了~~”

安安马上问是怎么回事,猫小毛那边一直没回,几人分别后,过了很久,安安才收到一段长长的语音。

原来陈修以前是P大校草级男神,猫小毛从大一开始就对他一见倾心,无奈在大神身边一直是只小透明。后来两人在同一公司工作,猫小毛得知陈修已经和前女友分手很久,便有意无意地约他出来了几次,这个陈修也不拒绝。

两人正在暧昧期,前两天,陈修的前女友却突然每天来公司等他下班,弄得猫小毛十分尴尬。

“那这次桌游是谁先提出的啊?”安安不解。

“是我啊,可谁知道来了这么多人。”猫小毛发来一串[发怒]的表情。

哎,怎么爱情都这么复杂呢,安安手托腮,心里疑惑得很:明明已经都这个年纪了,在以前的认知里,27岁大概已经是——已婚少妇?可自己和身边的女孩还在为搞不定的爱情和工作忧心忡忡,对将来一片迷茫。

周斯珏今天一整天都没发来信息,倒让安安觉得有些不适应——大概是做助理久了产生习惯了吧,竟然有点好奇此时周斯珏在哪里、做什么、是不是需要她的帮助。

真是典型的受虐狂思维,安安在心里嘲讽着自己。下了班还在挂念工作上的事,是被奴役惯了吧?

不过,那个人……有着出众的样貌和完美的家世,他有骄傲的资本,却始终谦逊有礼地对待员工和朋友,毫无保留地分享自己的心得和见解。安安很庆幸自己能在职场上遇到这样一个良师益友,即使偶尔被冷言几句也心甘情愿。

但,两人的关系,也仅此而已吧。

也许有那么一天——深夜,安安斜卧书桌,认真地刷着雅思题,台灯散发出柔和的光勾勒出不施粉黛的清秀轮廓——有那么一天……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爱恋不过是一场高烧爱恋不过是一场高烧桃子青|现言爱恋不过是一场高烧,思念是紧跟着好不了的咳。小说涉及分手、恋爱、出轨、网红,离婚,这是一部精彩的都市情感小说。
  • 暖色度余生暖色度余生南絮笙|现言【宠文,男强女强,1v1.】 在帝都谁人不知郗冥域是个狠厉阴暗,冷酷无情的主,传闻他曾一夜之间将自家旁支的叔叔郗炎骥一家灭门。 大家都说像他这样的人是不会爱上这世间任何一个女人的,因为他根本就是个无心之人,可他们不知道的是—在子弹射向程木兮时他竟眼睛眨都不眨的替她抗下这颗子弹。 世人都道他无情,可只有程木兮明白他的深情。 【小剧场】 木兮:“流氓!” 郗冥域:“不耍流氓怎么把你娶回家。”某人一边不安分的乱摸,一边不要脸的说着。 “←_←”说好的高冷呢?她就想问问这个连刷牙都要吃她豆腐都人是传说中那个冷酷无情的郗冥域么?
  • 大佬今天翻车了没大佬今天翻车了没才华十分有限|现言大佬:恭喜你成为本王宿主,本王可以满足你一个愿望,说吧,你想要什么? 宋初:现在是太平盛世,我要一貌美如花、二家财万贯、三帅哥男友的人生巅峰。 大佬:对不起,这个愿望我无法满足! 宋初:那你问我干什么? 大佬:第三条,你看我怎么样?
  • 非常调教:傲娇男神请预约非常调教:傲娇男神请预约颜九酒|现言同学聚会喝醉酒睡了男神?乐小宛的反应是:收拾包袱溜之大吉!高中三年同桌,她暗恋了他三年,可他只把她当哥们儿,她默默把这份感情藏心里。谁知再次见面他却把她堵在男厕所门口“睡完了就想跑?有这么便宜的事儿?”乐小宛看着他昂贵的armani西装,艰难咽了咽口水“你想要多少?”乐小宛一脸懵逼:这个世界玄幻了?这是一场关于青春的女屌丝华丽逆袭,这是一个和傲娇男神不得不说的故事。
  • 宠妻上瘾:薄少请自重宠妻上瘾:薄少请自重yeninglei|现言因救了薄丝承的爷爷,小作者许如约盛情难却之下住进了大总裁薄丝承的家里,于是两人便开始了欢脱的“同吃同住”生活。不熟之前薄丝承说:“许如约,我对你这种前后不分的女人没兴趣,赶紧滚出我家,不要再迷惑我爷爷了,想做我薄丝承的女人,没门!”许如约说:“薄先生,就算全世界的男人都死光了,我也不可能喜欢你,这一点你大可放心!”熟了之后薄丝承说:“许如约,你怎么还不过来,电视剧里的男主角有我好看吗?”许如约说:“薄先生,请你自重!不要让你高冷禁欲的形象在我心里完全崩塌。”薄丝承表示,再不混蛋点,他的老婆就要被人拐跑了,所以必须要混蛋点才行!
  • 神君的吃货小灵妃神君的吃货小灵妃七九许|现言没有做梦之前的林落,只是一名平凡的小说编辑。咸鱼一般的生活让她感到无比的舒服与自在。 可在做完梦的林落,无缘无故的被人任命为拯救世界的有缘人。“excuse,me.你确定没有搞错。”一脸惊讶的表情看着眼前的人,林落确定了她还在做梦。 梦里的林落,来到了一座宅院。宅院的前厅放着一个冰棺,棺材里面有一位红衣少年闭目而眠。一次又一次的意外,让少年解开了封印。 少年的苏醒打破了林落平静的生活,他们穿梭世界各地,跨越不同的时空。只为寻找被盗的镇域之宝——梦眼。 无数的艰难险阻在前方等待着他们,每一次的冒险都会颠覆林落的世界观。什么,这个世界不止有人的存在。竟然还有妖魔鬼怪神、僵尸、吸血鬼、各种珍禽异兽的存在,这个世界还真的是我认识的那个世界吗?
  • 婚从天降:不宠你宠谁婚从天降:不宠你宠谁酸辣白菜菜|现言三年归来,她和新婚丈夫的婚礼上,重遇了前夫,“苏晓予,我再给你一次机会,你敢不敢和我复婚?”那个三年前对她冷若冰霜,在外面莺莺燕燕的前夫,在婚礼上,对她死缠烂打,“抱歉,今天我结婚。”她落落大方的笑着,一席美丽洁白的婚纱,手里亲密的挽着她的新婚丈夫,“呵!想结婚,没门,除非是和我复婚!”当着所有人的面,前夫将她抱起,一把扛在了肩头,一路除了礼堂。
  • 弃妇,滋味正甜弃妇,滋味正甜艾瑞納|现言我三百多张证照,连开飞机都没问题。你说,只缺张离婚证书?我大门不出二门不迈,在你家做牛做马,落得弃妇的下场。步步相逼,让我上异乡找官司至胜的秘密武器。----------她,是夏云芝。在一个滂沱大雨的夜晚,失去了整个人生。踏上异域,茫然又坚毅的走进一座大雪山,想挽救活下去的最后一絲希望。但,这秘密武和她想得不太一样,除了又高又帅忽冷忽热,还动不动就上报...。
  • 笨蛋丫头的拽少爷笨蛋丫头的拽少爷蓝笔小新|现言邹洛小时候就失去记忆,住在邹家,但和她的邻居千俊寒非常要好,到后来,遇到三次不同经历,经过了三次的背叛,又是失忆过了两次,她累了,有四个人在等着她,她到底改选谁?
  • 萌妻娇嫩:小叔,好迷人萌妻娇嫩:小叔,好迷人两杯奶茶|现言他是KL帝国公司的大总裁,他从小把她养在身边,捧在手里怕掉了,含在嘴里怕化了,只为了等她长大了—吃她一天晚上,“小叔,你干吗?”“你说呢?小叔没让你上过生理课,今天给你补补课。”一夜之间,她成为了他的女人,“谁敢动我的女人,我要那个人活不到明天。”他立下滔滔誓言,“莫云岚,一句话,你就是我盛若晟的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