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96章 要开始了

“绝不后悔。”灵之应道,神情动摇,眼中却透着坚定。

即使害怕,也想要用自己的双眼见证……这样的她,被你圈在结界里,可太委屈了,山神。

月僚有意无意地向身后看了一眼,给以山神一个微笑:你根本不了解她,不是吗?

这笑容下的含义,不必通灵,山神心中也有数。到了外界不过一日,他看到的灵之几乎与在结界中的她判若两人。

也许他从不懂她,以为保她平安,便是最好的,却从未在意过,她想要的是什么。

山神不由得苦笑,无论月僚有意无意,他现在总算把自己给说服了。

“准备好了吗?”这边月僚与灵之已经打算启程,一阵白色光阵之后,他们的身影就消失在山神的视线之中。

灵之她准备好接受这个世界的惨烈了吗?

山神不由得担心,她将即将到达的地方,即将看到的东西,可是这个世间最黑暗、最沉重的伤口。

一如山神所料,穿越“神行”,重新踏上地表的灵之彻底呆滞了。

这与她之前生活的地方,真的是同一片土地吗?

遥远天际,皆是如泼墨般的沉沉黑云,云后有光芒闪动,似是电闪雷鸣。

可是细细看去才发现,那云非云,天上翻涌的,是无数魔族,层层叠叠,压境而来。

那数百万的魔族之后,隐隐现出的蓝色光芒在一阵狂风之后现出了它真正的形态——形如巨蟒,无翅却盘旋于空,身有鳞片,侧有巨爪,狮鬃鹿角,穿梭魔群之中毫发无伤……这是什么怪物?!

“那生物,名为‘龙’。”站在她身旁,同样仰头看着天空的月僚淡然道,“是这个世界上,最强大的种族。”

“比……比你还强?”灵之问道,一丝眼神都没能从那携魔群翻涌的巨龙身上离开。

月僚不语……他敢说自己比这世上所有的存在都要强,面对龙族,却不好说。

他的沉默令灵之稍稍分了神,她以前问过相似的问题,她记得,那时的他高傲得很,自诩天下无敌。

可是如今……骄傲的他竟然避而不答,龙族,当真那么恐怖?

灵之颤抖着偏过头来,想看清月僚的神色,却正好撞上了他回望过来的眼神,他显然看出了她眼中的夹杂着担忧的恐惧。

月僚一笑,安抚似的摸了摸她的头,以极其温柔的声音说道:“别怕,我虽不敢说比龙族要强,却也不在他们之下,保护你的承诺,我此生不忘。”

月僚坚定的双眼,没有丝毫动摇,在日光渐渐被遮蔽的天空下,他眼中的光像是末世中最后一丝希望。

而她的脸,全然在他的眼中,她能看到自己的神情……

真是没出息。灵之这么想着。

要出山的是她,要跟着来的是她,现在浑身发抖的也是她……

灵之暗暗咬了咬自己的舌尖,用了能见血的力道,那样的疼痛才让她镇住心神,清醒过来。她抬头,对月僚展露出一个十分勉强的微笑:“别,别小看我啊,我说过,要和你一起保护世界的……我才不要时时被你保护呢。”

说着说着,灵之似乎被自己的话语提醒了:她若是贪图安逸,又何必离开山神,那儿是最平静的乐园,平静到近乎虚假,她在山中三万年,全然像梦一般,直到她站在此处、站在这片土地上,她才算真正活过!

灵之能感觉到自己因恐惧而发软的双腿重新恢复了气力,沉睡了三万多年的妖力此时也像沸水一般翻涌了起来……这是什么感觉?

灵之自己感受不到,站在她身边的月僚却看得一清二楚,她许久未动的妖力在龙族的威压下彻底引爆,围绕在她四周,几乎蒸发了空气中的水分,形成一层雾气,围绕在她周身。

你也想要战斗吗?月僚向她伸出手,手掌贴在她的额上,隐隐白光闪过,留下一道护身的阵法。

“我去对付那个龙族,这漫天遍野的魔,就交给你了。”月僚分配完任务,毫不担心地就要离开,却在临行前看到了灵之微微咬住下唇。

这是她不安时的表现……

月僚为此停住了,他侧过头,眼角弯弯的,轻笑着嘱咐道:“这些魔族还很年轻,绝不是你的对手,若是他们想胜过你,必须聚在一起,届时打散了就是。别忘了,你可是三万年的大妖怪,在这世上,妖族之中,你当列前三。”

这是灵之印象中月僚第一次对她真心赞扬,不是他自称小生时的花言巧语,而是他身为天下第一的月僚对她实力的认可。

从来没有人告诉过她,她其实是个实力高强的大妖怪。

在山神心中,她只是个小姑娘,在那些小妖的眼中,她是个能跟山神说得上话的大妖怪……从没有人认可过她的本身,她也渐渐忘了真正的自己、从山神的庇佑下逃出的自己。

月僚说完后,走得果决,丝毫没有为她担心。他的判断之准,几乎算得上是言灵,只要他说出来的,必定会实现。

他站在广袤空地之上的身影深深印在灵之眼中,那个背影——仅仅一人,却像不可动摇的崇山峻岭,天地为之失色,鬼神为之颤抖……这就是月僚。

他合拢羽扇,横举身侧,像提了一柄长剑般,他遥望苍穹之上,轻声开口说:“光。”

围绕着他的羽扇,快被魔族龙族吞噬的最后一丝光亮盘旋着,以他的扇柄为中心,化为一道如同剑刃一般的光势,星芒越来越多、“剑刃”越来越长,像是轻轻一挥便能劈天裂地般。

此时,月僚动了,他轻挥光剑,锋芒直指云霄。

他剑锋划过的地方,魔族瞬间消失,那一刀,露出了一道长条状的、被重重黑色掩盖的天空,只是今日并非晴天,原本的天空就格外阴沉。

月僚像是抽刀一把劈断了流水,断了敌方的阵势,在灵之看来,刚刚他的攻势,与其说是在杀敌,不如说是在昭告万千敌军:月僚在此。

而他们也接受到了月僚的警告,大军一转,铺天盖地,向月僚与灵之扑来。

宛如天空落下黑色的雨点,源源不绝。

在这宛若绝境的时刻,月僚回过头,对灵之轻声道:

“要开始了。”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帝王之心,狐妃倾城帝王之心,狐妃倾城帅麻饭|幻情(全书免费)她是异世的一缕孤魂,无亲无故,只能用沾满鲜血的双手来生存。来到这个陌生的奇异世界,她本想安安静静的的度过这一生。
  • 灵兮,灵犀灵兮,灵犀笨笨荷包蛋|幻情灵兮是天下首屈一指的修仙门派太虚宫的内门小弟子,有着“太虚小魔王”之称,也是最受宠爱的内门弟子,自记事起就被掌门授予“天命”。她在下山历练期间,邂逅了将门之子祁绥安。两人从相遇、相知,再到相恋,单纯美好。但一边是门派家族,一边是放在心尖上的恋人,他们该何去何从,他们又将会有怎样的结局?
  • 人造神躯人造神躯化蝶传奇|幻情当她再醒过来的时候… 发现,她竟躺在血泊之中… 放眼望去,她的四周全是她的那些好朋友的断肢残骸… 手,脚,头,和身体全都分开了… 她还未来得及大声惨叫出来,一个身穿黑色小西服的男人,不知什么时候已站在她的面前… 她的那些好朋友都是他杀死的吗… 穿西服的那个男人将一本黑色的魔法书扔到她面前的血泊中“想活命的话,就快点把这本魔法书背会,要不然,你的下场就和你的那些朋友一样!” 她的那些好朋友果然都是他杀的… 她不禁浑身一颤。 穿西服的男人的冰冷话语,字字如刀刃般飞进她幼小的心灵里,飞进她的脑海里,相信足够她今生今世,来生来世都不会忘记这句话。 杀小孩对他们来讲难道就跟杀小鸡一样吗? 她的那些好朋友就那样随随便便被杀掉了… 穿西服的男人把魔法书丢下之后,就甩身离去… 对她是那么的不屑,好像根本就没指望她能把魔法书背会一样… 她…她…她…她的脑袋能争气一点吗…能把这本厚厚的魔法书给背会吗… 她面前的血泊里的魔法书本上写着“人体合成术”…
  • 邪魅倾城:质子不为妃邪魅倾城:质子不为妃抚柳轻笑|幻情她是二十一世纪的绝世神偷,一朝穿越成为落魄质子,众人口中的草包断袖。草包?她有绝世神功,改造天赋,修炼神速!断袖?我就是断袖,你又能拿我如何?当九色阵图完全点亮,这个世界又有何人敢忤逆于她!她不仅要喜欢男人,还要最好的!那谁,搞基吗?
  • 天下无双毒医太妖孽天下无双毒医太妖孽白泠夜|幻情她,是二十八世纪古老家族的唯一继承人。离奇穿越到异世大陆开启新的篇章。
  • 笛步天下,舌毒邪帝倾城妃笛步天下,舌毒邪帝倾城妃俏生|幻情此文不存在,此文不存在,此文不存在,此文不存在,此文不存在,此文不存在,此文不存在,此文不存在
  • 天才召唤师:一品魔妃天才召唤师:一品魔妃五陵兰少|幻情她是情报联盟的老大,一朝穿越,白痴废物变身天才妖女。地图碎片、神秘势力、族人一夜消失之谜,黑白不容,各方绞杀,是陷阱?是真相?他是来历成迷的魔域少主,光明圣子,漠视万物却独对她死缠烂打,“这天下与我何干?百族与我何干?她之所在,便是我之彼岸!”本文讲述了腹黑穿越女在人人以为她是杯具的情况下,如何将众人虐成杯具渣渣,顺便拐带魔尊大boss谈个恋爱的逆袭史,女主喜扮猪吃虎,喜花样吊打式虐渣,男主外人前各种高冷洁癖,女主前各种无赖耍贱花式求同床,言情虐渣探险升级卖萌,该有的,咱都有~
  • 三千等待酿成错三千等待酿成错鬼绯|幻情(此作品内线还没有想细就开了坑实在对不住,由于情节较复杂,暂时停更,决定新开一个细节已经想好的坑,爱你们)
  • 狐王诱宠:逆天狂妄九小姐狐王诱宠:逆天狂妄九小姐不忘尘欢|幻情逆天重生,忽发现被当作废材揪出爱好藏身的伴生物,学习修真世界常识看不起我的家族,闪一边去包子脾气的老娘,给我挺起来哎呀,腹黑的狐王。好吧,跟你斗智斗勇,看谁赢!怎么斗着斗着姿势就变了,喂~那里,不能摸
  • 唯有你是我的挚爱唯有你是我的挚爱期初|幻情人世间的只有许多不同的爱情,但那些特殊职业所带给的困扰,是否能让他们终成眷属,一位空姐与一位空少的浪漫爱情故事。让我们去体验这份特殊的爱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