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44章 大吃一惊

宋一然到镇上的时候,镇上已经热闹起来了,马上就要过年了,买东西的人明显比前几天增多了不少。人来人往的,脸上都挂着笑容,看来这两年的风向确实不错,老百姓的心里都很有盼头。

她要买粮食,还要买几个坛子回去,所以赵小冬给她拿了一个挺大的背篓,能装不少东西,最重要的是能掩人耳目。

宋一然想把空间里的东西换成钱。这几天她没少往山上跑,空间里的兔子,野鸡和狍子都多了不少,总不能都留着自己吃吧?还是换成钱实惠。

至于那些在废品收购站淘来的好宝贝,宋一然是不打算出售的。乱世的黄金,盛世的古董,这些东西将来可能换不少钱呢!现在出手,太吃亏了。

宋一然背着蒌子在镇上闲逛,像她这样半大孩子出来赶集的人还真不少。穷人的孩子早当家,十四五岁的孩子,俨然已经成了一个壮劳力了,不仅要下田干活,家里大小事情也都得学着张罗。

宋一然走着走着,就走到了废品收购站,她四下张望了一下,见这周围都很清静,没有什么人到处走动,就紧走两步进了收购站的大门。

上次时间太紧张,她来去匆匆的,肯定有不少遗漏。那院子虽然大,但是好东西不会一直等着你来捡的,要是被别人捡走了,她会心痛的。

看门的大爷对宋一然印象深刻,一见她背着大篓子过来,就惊奇地道:“咦,小姑娘,你怎么又过来了?你家大人呢!”

宋一然站在门卫室门口,笑呵呵地道:“大爷,我也不小了,能干活的。大爷,你这儿咋这么冷清啊,街上可热闹了。”

“快过年了,供销社那边肯定乱啊!”看门大爷指了指自己跟前的小炉子,“孩子,你进来烤烤火吧!”

宋一然应了一声,蹭了蹭脚上的土,进了屋。

这是一间很小,很破旧的屋子,看样子至少是二十几年盖的,窗户很小,木门也很破旧,好像一脚就能将它踹下来似的。地面上夯土结构,很不平整,给人深一脚,浅一脚的感觉。屋子里只有一把椅子,两个小马扎凳子,还有一个旧暖瓶,墙角还放着一把扫帚。

宋一然搬了一把小凳子,坐到小炉子边上烤火,整个人觉得暖和了不少。

“丫头,你来干啥来了。”看门大爷依旧端着那个搪瓷缸子,里头装的是热水。

大爷很懂养生啊!

宋一然露出几分不好意思的表情来,“那个,我小叔结婚,家里打不起家具,我奶说最少也得有一只箱子,让我来收购站这边看看来。”

“你能做主?家里咋让你过来了?”这种情况也很常见,这年头办喜事也是能省就省。木箱子就木匠打也不少钱呢,要是收购站里能挑出来合用的,收拾收拾就能省下一大笔钱。

“我年纪小嘛!我奶说年纪小的孩子过来,你们能照顾点。”宋一然又有些不大好意思地道:“再说我就是看看,到最后成不成,还得是我家大人决定。”

“呵呵。”看门大爷不以为然,他指了指院子道:“看到那边的仓库没有?”

卧草,还有仓库?

宋一然顺着大爷手指的方向看过去,隐约发现院子的另一头好像有几间屋子,“好的东西,都在那里藏着呢!老头子也没钥匙。”

意思是说她白来一趟?

“那,那谁有钥匙啊,我要是有钱,能买吗?”宋一然确实不太懂,说出来的话才更可信,“我奶说了,在这儿买东西不用票,家里能省不少钱呢!今儿我是啥都不弄明白,回去肯定要挨打。”

看门大爷觉得小姑娘要哭了,连忙道:“得等人家上班啊!现在这个时候,收购站也不忙,她们指不定什么时候能过来。”

宋一然想,仓库里肯定都是好东西,都是大件,而且既然是放在仓库里的,那肯定都有底根。她想顺手牵羊,只怕也不容易,要是让人发现了,得不偿失。

不如就在院子里再寻寻宝,要是能捡到漏,也不枉费她来这一趟。

“大爷,那,那我能在院子里转转吗?要是我奶问起来,我,我也有话说。”

看门大爷瞧她可怜,就道:“行,反正也没有,你去吧!”

宋一然喜出望外,把身上的篓子放到了一旁,“谢谢大爷,那我去了。”说完站起身来,给看门大爷鞠了一躬,这才出了屋,往院子里去了。

看门大爷看着她的背影,又看了看一旁的那只大篓子,笑道:“这丫头,还挺实在。”说完闭起眼睛,哼着不知名的小调,清闲度日。

宋一然熟门熟路的往院里走,她站在院子中间看了一下,立刻决定放弃上次走过的路线,沿着另一边继续寻宝捡漏。

这里真的很大,上次来去匆匆,她也没怎么注意,现在仔细一瞧,还真是什么都有。

她脚边上有一块大石头,大概有一个篮球那么大,圆不隆冬的,也不知道干啥用的。再往前边有点,有块生锈的铁板,薄薄的一片,看不出以前是做什么用的。再旁边,还有一个破筐,筐里有不少玻璃罐子。

这玻璃罐子可是好东西,装荤油啊!打油盐酱醋啊,都用得上。宋一然琢磨着,自己也别矫情了,回去的时候捡两个,好好刷刷,用开水烫烫也能用,这玩意不用工业券啊!还省下买罐头的钱了,毕竟经费有限,人有时候就得向现实低头。

宋一然蹲下身子,想捡两个好瓶子,哪知道差点摔倒,幸亏她扶着旁边那块大石头,要不然还真要阴沟里翻船了。

这个地方克她,她来了两次,两次差点摔倒!

不过,那是什么?

那篮球大小的石头上,竟然闪过一抹沁人心脾的绿色!

是她眼花了?

宋一然仔细看了看那石头,伸手在某处的摸,竟然摸到了一手的碎石渣子。再往石头上一瞧,却见石头的伤口处,真的有绿色隐藏在石头之下。

宋一然启动异能看过去,却见到了让她大吃一惊的一幕。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名门挚爱:权少的亿万宠儿  名门挚爱:权少的亿万宠儿 糕糕|现言分手五年后,楚念嫁给了陆乔深,被逼着吃了回头草!她从前女友升级成他的现任妻子,陆太太的名声甚嚣尘上。陆先生是商界新贵,只手遮天,掌控着无尽的财富,却唯独不能掌控他的妻子。听说,陆太太新婚晚上想逃婚!听说,陆太太对陆先生冷淡,晚上都不睡在一起!白天,陆乔深轻笑回应,“听谁说的?我太太跟我生活和睦。”晚上,陆乔深压着楚念,“冉冉,有人说你对我冷淡,我们要不要破一下谣言?”“陆乔深,你出去!”陆乔深无视某女的反抗,邪笑着把她逼近角落……【情节虚构,请勿模仿】
  • 夜少霸道宠:娇妻,快过来夜少霸道宠:娇妻,快过来慕瑾花|现言她与他,是小时候的玩伴;高中时的冤家;生命的唯一……顾欣的欣,夜辰的辰,组成了对于他们来说最美的两个字——星辰。而他们,也将成为这颗最耀眼的星辰,伴随着彼此度过余生……小剧场作者:怎么样,我把你们写得很唯美吧!顾欣:内心有点鄙视你。夜辰:听见没,我家宝宝都鄙视你了。赶紧反思!作者:【委屈】宝宝是本宝宝的代名词!夜辰一个凌厉的眼神扫过,作者立马怂了。【宠文】【甜文】欢迎入坑!!!
  • 小别新昏小别新昏慕君倾|现言因为一卦占卜被人盯上,被男友设计失忆卖给了现任老公,这是一种什么样的体验?有一个记忆超群,智商超高的霸道总裁款老公又是一种怎样的体验?郭沐觉得自己有点方,需要冷静冷静。但就在她以为波折结束的时候才发现,原来一切才刚刚开始……
  • 分手堕落的新生分手堕落的新生文官儿|现言许梦桐(女主角)家境富裕偏偏爱上一个极品,被极品甩了之后,过着堕落的生活,一阕不振..突然一个人的出现,让她重新站起来.....
  • 陌凌霜过无法遗忘的爱恋陌凌霜过无法遗忘的爱恋智障的五河|现言不被欢迎的出生,她受尽了冷嘲热讽,家庭的纷争,他受尽了鄙视和唾弃。她获得了新生。十五年后,他和她再次相遇,本该是陌凌霜过,可命运的红线将他们紧紧关联,她成了他经常戏耍的小秘书。当她穿上婚纱和他一起站在婚礼的殿堂上,却是因为家族联姻。当她忆起一切是否能续完这无法遗忘的爱恋?
  • 暴力小娇妻暴力小娇妻猫咪糖糖|现言只因为一眼的停留,换来的是一辈子的厮守。云茜茜不知道自己怎么入了他的眼,他宠她爱她是无疑的。李家因为伤害了她一夜之间破产。云茜茜以为会这样一直幸福下去,可是当她觉得幸福刚刚开始的时候却得到了他订婚的消息。礼堂的钟声响起,到底是谁负了谁?简介无能,后期改,一对一有甜有虐
  • 我的极品老婆大人我的极品老婆大人小格式|现言她在喝醉酒的那个夜晚,被人下药;被他所救,他夺走了她人生中的第一次,他是个性格冷情,很霸道的一个人,却因为她的到来从而改变。他们俩原本轰轰烈烈的爱情却遭到了父母的阻碍。最后父母被他的善良和体贴感动。然而事情却还没结束。。。
  • 重生娇妻:君少,别太冷重生娇妻:君少,别太冷贼乖滴白草酱|现言前世,她被继母继妹算计,被父亲抛弃,被闺蜜抢了男友,孩子刚出生就被掐死,在最后那一刻,那个她厌恶了4年的男人却突然出现,用自己的生命去保护她……今世,她霸气归来,虐渣渣、撕白莲,把他们对她的伤害一一奉还,以及对他的补偿……
  • 萌物甜妻:大叔不要太闷骚萌物甜妻:大叔不要太闷骚w晓娑|现言都市白领瞬间变成5岁奶娃娃,余菲吐血。重生而来的余菲只想“宠”大叔。——第一次见面,某女就厚着脸皮上去搭讪“哎呀,我们俩个一个姓~”郁流年扫了一眼她挂在胸口的学生证,淡漠道“一个余,一个郁”第二次见面,她扶着喝醉的他,对其上下手,完了还一脸意犹未尽,让装睡的他无可奈何,次日,教育局就收到了上面的批评。第三次见面,他毫不犹豫的就圈养了她——记者问“12的年龄差,会让很多人质疑,郁先生怎么看?”对此郁流年平淡开口,“有多少人想嫁给我?”没头没脑的一句话,却让记者哑口无言,郁流年是谁?众女人最想嫁的男人,有颜,有钱,零绯闻,上至七老八十,下到五岁孩童个个都想往他身边挤,谁还在乎年龄?少女,别搞笑了。
  • 第一宠婚:豪门小撩妻第一宠婚:豪门小撩妻不饮酒|现言大boss指了指隔壁的独立办公室——“明天开始坐那里,不用拿部门的快递了。”她讷讷点头,从公司最底层的实习生一跃当上总裁助理。大boss瞥了瞥桌上的廉价手提包——“扔了吧,这玩意儿掉我的价。”她讷讷点头,成了总裁鲜亮的小尾巴,脊梁骨却快被同事戳烂。大boss招了招手,这回没说话,直接丢过来一个软绵绵香喷喷的东西。“从今往后你是这娃娃的妈。”她讷讷点头……等等,妈?!襁褓里的宝宝冲她咯咯直笑,季琛衣抬头,欲哭无泪。“大老板,能拒绝吗?”韩誉挑眉,“你说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