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63章 怎么,想我了?

如实的摇了摇头,薄夜宸表示自己什么都不知道。

“啧啧,男人!果然是种没心没肺的生物。人家表现很明显好不好,怕我抢走你,还多次让我离开薄家呢!”

陈墨没发现,她的话,让薄夜宸眸光一紧。

“你答应了吗?”薄夜宸问。

怕他生气,陈墨立马回道:“没,您没同意,我怎么敢私自离开薄家呢!再说了,您可以我的救命恩人,我又收了你给我买的衣服,书包,我还不知道怎么还债呢,怎么敢走!”

“很简单,以身相许。以后,薄家的玻璃,你来负责。”薄夜宸还记得陈墨说过自己挣得最多一次钱,就是给人家擦玻璃。

此时薄夜宸提起来,陈墨无言以对。

就算不欠薄夜宸的债,陈墨也不敢走,想到表姑姥姥的伤不知道治疗的怎么样,更不知道人在哪里,陈墨立马就怂了!

只是,他们不知道。房间里的对话,已经被有心躲在门外的人,听了去……

站在房间外的苏倩茜本来是想听听薄夜宸和陈墨私下里是什么关系。

却没想到,听到陈墨对薄夜宸说自己的坏话。

拳心紧握,她让指甲深深陷进肉里,也似不察觉一般。

离开门口,苏倩茜恍恍惚惚下楼。坐在打听的沙发上。

此刻已是深夜,除了陈墨的房间还亮着灯,房门也没有关,一片静悄悄的。

偌大的客厅显得寂寥冷清,苏倩茜那抹比沙发高处很少的身形,显得异常孤寂。

不知道坐了多久,苏倩茜摸出了她的电话,犹豫着拨出一串已经很久没拨过的号码。

没多久,电话那头就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隔着手机屏幕,苏倩茜都像是受到了什么惊吓一般,身形立马僵住。

“是我,你应该能听的出来吧!”苏倩茜压低声音,她的话音落。那方的人就打消了起来。

“当然,我怎么会忘了你呢?我的宝贝儿。怎么,想我了?”肆虐的笑声阴冷的让人不寒而栗,苏倩茜听到那声宝贝,整个人都像是被冻住一般,脑子里一片混乱。

电话对面那个男人声音森冷慵懒,每一个字都像是砸在苏倩茜的心上,让她的心微疼。

印象中,这声音曾在她耳边想起过,那时候苏倩茜还不懂事。

几年了,整整几年,苏倩茜没再见过他。苏倩茜以为自己的生活会就这样平静下去,却没想到陈墨的出现彻底将她的生活推入危险之间。

无奈的再次拨通对方的电话,苏倩茜并不想跟他多说什么,只有简单的一句我想见你。

“哦?想见我?”对方似是不太相信,冰凉的声音带着笑意再次从手机里传了出来:“你想让我做什么?”

很显然,对方也知道,苏倩茜并不是多么好的女人。不会无缘无故再次联系自己。

“我不想再见到一个人,不想让她再出现在薄家,更不想让她再出现在薄夜宸的身边。”

此刻的苏倩茜暗夜之中的恶魔,她的狠厉,连对方都是微微一愣。

在苏倩茜稍微平静之后,对方语气慵懒的问她:“那个你不想看到的人是谁?”

“陈墨。”苏倩茜再说出陈墨两个字时,眼神中尽是狠厉。

“什么?”显然对面那个神秘的男人也被这个名字惊到了。

口中捻过这个名字,对方只说了句:“没问题,但是你要用什么来作为报酬?”

说到报酬,苏倩茜真的不知道她浑身上下除了这副好皮馕,真找不出来有什么能当做报酬的。

思想之中,苏倩茜想到了薄家。薄家对电话那头那个男人来说,无疑是最大的诱惑。

这样想着,苏倩茜握紧电话,急忙开口道“薄家!我用薄家做筹码。”

苏倩茜也是在尝试,而她的尝试成功了。

一听到薄家,对方立马有了兴趣。

“凭你?也想得到薄家?你拿什么保证,苏倩茜你别告诉我就凭你是个连薄家养女都不算的外人。”男人的话沉冷至极,让苏倩茜有一瞬慌乱。

但是,她忽然像是想到了什么,又道“陈雪燕,我有陈雪燕。薄家都信任她,有她在薄家迟早都是我们的!”

对方沉思良久,终于开口“好,只要你能说到做到。陈墨的事……”后面的话,对方没有再说。

但是苏倩茜知道,只要是那个男人答应的。就一定会办到,不为别的,就为了薄家

晨起,阳光明媚。

陈墨收拾好书包下楼,经过客厅的时候,看到茶几上放着一份报纸。

因为上面的画面看着有几分熟悉,陈墨就走过去拿了起来。

离得远只看得到画面,但是离得近了,上面的内容让她睁大了眼睛。

上面的画面,正是薄夜宸去便利店,为了买那些女生,用品的图像。

从画面上可以看得出,拍摄者是在当事人不知情的情况下,偷拍的。

若是别人,也没什么。但是被拍的偏偏是薄夜宸。

薄夜宸,薄氏集团的CEO最年轻的总裁,云城的商业巨鳄,商界的精英领头人物。被人拍到深更半夜,去小便利店买那些东西,被人看到会说什么?

陈墨不知道,也不敢想。但她知道的是,薄夜宸遇上麻烦了,还是她惹出来的。

放下报纸,陈墨转身,想去问薄夜宸有没有看到这份报纸,还有没有挽救的余地。

她刚一转身,就看到陈雪燕正一声不响的站在她的身后,目光冷厉的看着她。

“你你在这里做什么?”陈墨有些心虚的开口,想找机会尽快离开。

却不知,陈雪燕根本没想让她离开。

看着眼前还在有意瞒着自己的女孩儿,陈雪燕就气不打一处来,冲上前两步就是一巴掌。

啪——

清脆的声音带着一定的力道,在薄家老宅的前厅响起。

脸上火辣辣的痛感让陈墨猛地一惊,她看着那个既熟悉又陌生的身影,眼眶涌出酸楚。

“陈女士,你这是做什么?”陈墨不明白,她到底做错了什么,能让陈雪燕一大早送给自己这么大一个‘见面礼’。

“我做什么?”陈雪燕反问,“你做了什么好事,还敢问我?”陈雪燕脸上的冷笑那么的刺眼,她看着陈墨,抬手就要打下去。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夕阳夕夏夕阳夕夏爱喝水的星星|现言直到现在我都不知道自己有没有爱过你,我只知道那时候眼泪是真的,心酸是真的,想跟你在一起一辈子的心也是真的。
  • 一路向悲一路向悲朝小月|现言我始终相信,在这世上仍有这种不变的爱情……
  • 迁徙的两头狼迁徙的两头狼狼队车路士|现言【第一代人】打渔种田,放牛西山~,一心梦想着躬耕村野,生活在养牛娶妻造娃的无限循环里!然而,一头绝孕的牛和一个不孕的养母,让两个祖父从此分道扬镳,当再度重逢的时候,他们将怎样面对真假难辨的彼此?【第二代人】,在祖辈的领导下,出于对财富和权力的渴望,再度奔向远方,当大时代到来的时候,他们能否把握住机遇呢?而讲述这些传奇故事的【“我”】,又怎样续写父辈们的传奇?【三代人长达80年的奋斗史,却是大时代百年转型的见证!】
  • 老公你是我的老公你是我的幽幽萌果|现言老公,你是我的!嗯嗯,老婆我知道的,我是你的!嗯,那就给我老老实实的呆在我身边好滴好滴!
  • 星眸璀璨不及你星眸璀璨不及你柳南年|现言天理何在!被人锤了之后,发配到了b市,打算从新开始。 可是谁能告诉她,这个突然出现的男人是谁? 他:“以后你是未来我包了。” 她:“你是谁?” 他:“你未来的夫君。”
  • 我一个人等你我一个人等你邓陵雪妍|现言“只想让你知道,我真的爱你”“你没有资格跟我说爱”“难道你不爱我吗?”“爱,只不过是很久以前罢了,现在不爱了,恨了”
  • 只是朱颜旧只是朱颜旧小忆如斯.0|现言都说破镜难重圆,然而那些碎片,也可以被打磨成一面崭新的镜子。——谨献给那些依然相信爱的人
  • 老婆太天真腹黑总裁来骗婚老婆太天真腹黑总裁来骗婚诛星|现言闺蜜约吃饭,哪知道是安排相男朋友,其他人都是相亲结婚怎么到我了就变成了相男朋友了变化那么快吗?我怎么不知道。闺蜜说你天天宅在家里怎么可能知道外面的世界有多美好。我说你一个21岁的老姑娘初恋都还没出去你干脆上山当尼姑去吧。我也想去,可是尼姑不要我,说我还没看破红尘。为了不被闺蜜笑,大胆的对这个闺蜜老公朋友说“我不想当尼姑”我们结婚吧,闺蜜在旁边看呆了有这样求婚的吗?好。就这样答应了。以后问老公你为什么当初答应我结婚呀。额,看你太傻不忍心如果我不答应你就要当尼姑了。怒了,你现在每天晚上要我就忍心了。我这不是让你看破红尘吗?
  • 一不小心钓到总裁一不小心钓到总裁溪黄草|现言对不起,今天就让我睡一下,我保证会吃干抹净,不留一点痕迹的。你认错人啦!我不是那天晚上的那个女人,我没非礼你。究竟是我被吃干抹净还是你被吃干抹净啊!我分明是被你他妈的qiangjian啦!
  • 血凜依影血凜依影泪殇孤影|现言罪恶的鲜血,洗尽干净的灵魂,无眼的刀剑,刺穿无知的生灵,地狱之门为你开启,若不能通往天堂,就请堕落地狱,罪恶会满足你的野心,肮脏会覆盖你最后一丝纯洁,死神欢迎你的到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