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20章 杀人讨价

公堂之上。

县丞转头看着孟野,干瘦老脸上满是不忍:“为了县令大人和满城百姓的安危,说不得,只好牺牲这位义士了……唉,世道乱啊。”

书生县令高坐明堂,笑吟吟看着这一幕,似乎没什么意见。

其他人见状一喜,忙不迭出声附和道:“对对,都怪世道不好,形势如此,牺牲总是免不了的……”

“请义士以大局为重啊……”

“你死得其所,满城百姓不会忘记的……”

说着说着,一群人似乎已经帮孟野决定了命运,忍不住无奈惋惜起来。

轻骑突阵,这家将也算是一员勇将了……可惜啊……

然而,自始至终,连孟野的名字都没人问起。

“说完了?”

孟野站在堂前,看着满脸“忍辱负重”的糟老头子们,淡淡问道。

一群道貌岸然的贱人,玩什么大义凛然的道德绑架,简直令人作呕。

老县丞听出不对,眉头一皱,看着孟野,缓缓打出官腔:“莫忘了自己的身份,你一介草莽,为主人赴死,这是本分……”

不待他说完,“呼”的一道破空声响起。

砰!

飞射而来的长枪,在县丞脖颈间破开一蓬血花,带着他干瘦的身体狠狠钉在地上。

“废话真多。”

孟野漫不经心的放下手,县丞尸体上,枪尾犹自颤抖不定。

突如其来的变故,令所有人震惊不已,豁然望向公堂外的孟野。

堂堂县丞大人,阳水县本土势力的代表,就这么毫无预兆的被一枪给扎死了!

公然袭杀朝廷命官,这家将好大的胆子!

淡然踏入公堂之中,孟野举目四顾:“山贼猖獗至此,连前任县令大人都死了,县丞、县尉还有诸位大家族的族长,怎么就毫发无伤到现在呢?”

他哂笑道:“依我看,也不用牺牲我了,诸位联袂上山,与各路当家把酒言欢,山贼也不会过于为难的,对吧?”

此言诛心,震惊中的诸人猛的回过神来,愤怒到了极点!

“兀那家将!你竟敢袭杀朝廷命官,该死!”

县尉拔出腰间佩刀,似乎想要前冲,然而身体一滞,只是站在原地,色厉内荏的刀指孟野:“来人,给我将他拿下!”

作为一县之将,他本是精兵出身,也有着一流士阶的修为,可多年养尊处优下来,斗志早就消磨得干干净净。

衙门外,几名县兵闻声冲了进来,孟野看也不看,大步逼近县尉。

只两三个回合,毫无血勇的县尉便被他夺过长刀。

县尉瞬间慌了,连忙举起手,“我是朝廷命官……你不能杀我!”

噗嗤一声,长刀捅进胸口。

“饶……命……”县尉瞪大眼睛,满脸痛苦的捂住胸口,缓缓倒了下去。

“不好意思,手滑了。”

孟野抱歉一笑。

转头,看着已经冲进公堂、被眼前一幕震惊得无所适从的县兵们,他笑道:

“来的正好,把这两具尸体拖出去埋了,另外,堂上诸公就暂时不要走了,都请到牢房里住下吧。”

县兵们面面相觑,不知所措。阳水县这是要变天了吗?

“还愣着干什么,就按他说的办。”

这时,高坐明堂的书生县令,笑吟吟开口说话了。

……

县兵们离开后,偌大的公堂上,只剩下书生县令和孟野两人。

“山贼帮你打退了,你许诺的报酬呢?”

孟野毫不客气的找了张椅子坐下,朝书生县令问道。

书生县令名为谭修文,孟野遇到他时,他正被一群山贼绑着,准备往山寨里送。

路见不平,孟野自然不会错过,为了提升“万古雄豪气”,他二话不说,率领麾下义从杀散山贼,将谭修文救了下来。

结果,却闹了个大乌龙。

原来,这谭修文竟然是故意被山贼捉住的。

有前任县令城破身亡、以及郡城武将遇伏兵败的前车之鉴在,出于某种原因,无奈成为阳水县新县令的他,深知这里面的水浑得很。

本想混入山贼内部,了解各路山贼势力的虚实之后,以平生所学纵横之术离间山贼,引其自相攻伐,然后再前往县城上任,坐收渔翁之利。

谁曾想,遇到孟野这位路见不平的“大侠”,计划还没开始就胎死腹中。

他只好表明身份,死马当活马医,请求孟野助他平定阳水县。

正好,谭修文的县令身份,能为孟野提供组建“义从”的官方符节。

没有义从符节,他带着一票人马穿州过县,很容易被当成流寇剿灭,连进城补给都是问题。

这是他目前的燃眉之急,于是就顺势答应了下来。

“义从符节只是小事,可县丞、县尉被你杀了,阳水县这一堆烂摊子该怎么办?”

谭修文揉着眉心,一脸沉重。

“管我屁事。”

孟野看也不看这家伙装模作样的表情,嗤笑道:“县丞、县尉和山贼们有勾结,这几天不是调查清楚了吗……只说半年前,为山贼提供消息,伏击郡兵一事,就足够其抄家灭族了。”

“我帮你杀了他俩,只会让县里的情况更加简单明了,你别想把烂摊子往我身上丢。”

谭修文闻言,讪讪一笑,不再装苦大仇深:“我这不是势单力孤,怕孟少侠你一走了之吗?”

“今日固然是大胜,可山贼主力犹在,要不了多久,恐怕就会倾力来攻,阳水县的安危,还要靠孟少侠你一力担待啊。”

见书生县令终于把话头递了过来,孟野心头暗喜,干咳一声道:“这个……县令大人你也说了,此事尚有艰难,之前说好的报酬,会不会有点不太合适了?”

“毕竟,我手下义从也要吃饭啊……”

孟野一脸为难。

其实,一进入阳水县,了解到境内复杂而严峻的形势后,孟野就觉得亏了。

义从符节固然重要,可只要肯花大价钱,总有门路能够弄到手,但阳水县这事儿,根本就是变相作为流浪军参与一场战争!

辛辛苦苦打一场仗,就为了一枚义从符节,简直亏到姥姥家去了。

然而老百姓们水深火热的惨状,又让孟野不可能一走了之,他只好旁敲侧击,看能不能从谭修文这个明显来历不凡的县令身上榨点油水。

说到底,县丞和县尉这两个老家伙被杀,只是孟野为了和书生县令讨价还价做出的铺垫罢了。

这二人若是泉下有知,不知道会不会气得变成僵尸爬出来找孟野拼命。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零度控温零度控温同眯|玄幻某宗门掌教从宗门中运出一个大件物,道:“这是我们宗门的震门之宝,只希望方大侠还要保我宗门风水温润。”方正看也不堪,一把将大件物收入了乾坤囊之中,“算你识相。”某宗门掌教见到来人,赶忙叫弟子从他房中拿来了一把利剑,“此剑乃是上古之神遗留下来之物,今日便是赠予方少侠。”方正脸色微微一变,利剑瞬间便是进入了其乾坤囊之中,“好说,好说。”某宗门掌教一脸胆怯地看着方正,什么都没有做,只是慌忙说道:“不要改变我XX宗的温度啊,我可是不想变成冰山。”于是,随着方正挥手一变,原本的密布森林变成了无垠的火海。某宗门掌教看着来人,不屑便是挥掌劈来。方正看都没看,只是听闻“噗——”一声,那掌教便是飞出了万里之远,这就叫人不动屁先动。——————俺是无耻的分割线——————求收藏!!!求推荐!!!
  • 异世神眼异世神眼尛昔|玄幻让异界颤抖的一只左眼。气质独特的少年白无恨意外来到神魔大陆,却偶然发现这个世界和原来的地球的种种联系以及上古遗留下来的谜团,还有那预言中的大战。且看白无恨如何慢慢的寻找线索,最终让封尘的历史露出水面。最终面对神魔大陆与地球的共同敌人!什么叫率性而为?如何用眼神杀人?可爱的猫女萝莉,刁蛮的巨龙公主,以及各色各样的美女纷纷登场,白无恨和他们又将发生些什么有趣的故事?
  • 灭世狂侠灭世狂侠远在远|玄幻风扬,龙门十二侠风远帆之子。世人都认为,龙门十二侠被一神秘老者所杀,只有风扬认为他的父亲和诸位伯伯叔叔都还活着,于是他拼命修炼,并在有所成的时候勇闯新创大陆。在不断寻找父亲的过程中,他战胜了一次又一次磨难,这些磨难锻炼了他,使他不断突破,也让他一步一步摸到了新创大陆的一些古老的秘密。风扬凭着坚强的毅力,终将走上武学巅峰,在这个过程中,他收获了友情、爱情。
  • 披甲红尘披甲红尘笑来|玄幻披甲,热血沸腾为的是——战!红尘,午夜梦回为的是——情!混沌初开,无质化作有质,金木水火土诞生,五行之中轰轰然走出九个种族。沧海桑田白驹过隙,银河深处七星降世,其中之一,小酷,擎天族的太子爷,出生之后因为战祸而远离族群,又因为不熄的战火而踏上了漫漫的返乡路。魔星罩顶,生灵涂炭,小酷注定了披甲浴血,注定了红尘情动……嬉笑怒骂之间,前世今生绕圈,走不脱的计中计,迷雾重重晃花了眼,冲冠一怒,裹挟着锥心刺骨的牵挂,却不妨把一腔碧血洒向苍穹。
  • 异世之魔神世界异世之魔神世界运林|玄幻宇宙何其大,大的这些神魔都无法了解。在一个由魔法和神力的为主流的世界中,一个外来的灵魂和一把看似无关的剑。他会怎么在这个世界中生活下去,世界到底是由谁来主宰,他又能创造怎样的辉煌。
  • 异时空之大宇宙异时空之大宇宙书梦三生|玄幻在浩瀚的宇宙星空中,亿万星系,地球到底存在着怎么的迷。一场黑暗动乱,一次天狗食日,一个时光隧道,让一个地球人走上了宇宙的彼岸。在黑暗与冰冷共存的宇宙星空中,他是否能够回归,一切尽在这里......
  • 花蕾的飘殇之印脉花蕾的飘殇之印脉浮叶暗影|玄幻玄幻大陆,时空玄塔,两为一一,一生万事,一生万物。
  • 天门道徒天门道徒樵夫远山|玄幻大神盘古为掩盖三界绝密,以大神通封印了一个小世界,又在此化道,使之成为神葬世界,从此世人受大道压制,不得修道、飞升,不得与外界联系。张远山体质强悍修武有成,后以武入道略有小成,之后的十年再无寸进。一次受师弟所请,出山刺杀嬴政。得知神葬世界的秘密,并打开唯一的界门进入另一个世界,在这个世界修道不再受到压制,张远山不再受到压制,从此走向修道之路,并逐步接触到盘古之秘……
  • 灭世疯魔灭世疯魔空巷的猫|玄幻在这存在于无数国度的大陆上,皇道血脉,上古百家,蛮夷部落,妖兽王朝...他们脚踏大地,他们俯视众生,在这里,机遇与危险并存,在这里,演绎着无数的生死存亡,少年踏着无数强者尸体,步步迈向巅峰,这天空中的一轮明月,被渲染成赤红的血色。
  • 魔魂重生魔魂重生包子的苹果妹|玄幻上古大战毁天灭地暗黑主宰即将称霸失落大陆时被光明主宰联合各大元素战神击溃……一次机缘巧合邋遢废材卢溟掉入时空裂缝,暗黑主宰-梦侥幸逃脱的魂体恰好附身在卢溟手上的戒指中,,,签订灵魂签约?称霸失落大陆?让我们看看废材猪脚如何咸鱼翻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