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1章 婴儿

片刻后俩人慢慢抬起头互相看了一眼,这才坐直身子。

胖子用他那肥爪来回划拉胸口,瞪着滴溜溜的小眼四周扫视着说道:“什么玩意,这么大声,差点给我吓死!”

大龙也是被这声震耳欲聋的惊雷吓得差点抽过去,心脏彭彭直跳。

忽然,他抬头一看,发现不知什么时候天上的阴云已经消失,正午的太阳又直直的照射下来。

胖子也发现这种情况,奇怪的说道:“怎么这边天气这么怪,突然阴天晴天的,又干打雷不下雨,真是奇了怪了。”

大龙也是点点头,刚要附和道就听见一侧的树后传来“哇~哇,呜哇~呜哇”的叫声。

哥俩齐齐的打了个哆嗦,目光瞬间便对着传来怪声的树木看去。

只见一颗成年人腰粗的大榆树被刚才的惊雷劈的差点断成两截,不时的有烟雾从干枯的树杈中冒出,那不停的怪声就是从树后传来。

胖子使劲咽了口唾沫哆嗦着说道:“哥…这这这…这不会是树妖成精了,老天爷看不过去给他劈了一下吧,要不就是这树妖修为够了正在这里渡劫,那哇哇叫声不会是渡劫成功了吧。”

大龙也是心里直冒冷气,但面子上不能乱,大声说道:“你他妈少看点那些奇奇怪怪的小说吧,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有妖怪他也不会跑到佛堂附近来吧,他也不怕佛爷给他收了去啊,走!过去看看去!”

“哈?!我…我不去,哥你也别去,万一真是妖怪成精,现在刚渡完劫正虚弱着呢,咱俩过去不是给他送口粮呢,你听这哇哇叫的,勾引咱俩过去呢,哥你可千万别闹!”胖子急忙后撤了两步还拉了拉大龙。

本来心里就犯嘀咕的大龙听这死胖子说的有板有眼的更是手心直冒冷汗。

但一抬头看着锃亮的太阳又瞅瞅不远处的佛像,深吸几口气,彭彭直跳的心脏又慢慢平静下来。

多年的义务教育和生活阅历使他成为一位坚定的无神论者,定了定神,大龙故意大大咧咧的说道:“那几天咱们在这附近逛了逛,不远处不是有条小溪吗?估计是从水里游出来的娃娃鱼,咱俩把它捉住,不吃也能卖钱呢,我记得这玩意挺贵的!”

“哥,你可别欺负我读书少,那鱼还能上岸吗?照我说还是快走吧,本来不也是要走吗?”胖子还是坚定撤退的念头拽着大龙往后撤。

大龙没好气的打掉他的手,转头从灶台上抓起一把菜刀,边往树后走边说道:“娃娃鱼,那是娃娃鱼,你生物老师死的早啊?没教你娃娃鱼是两栖动物,能上岸的?”右手握住菜刀掂了几下:“在这等着,看你哥我今天给你抓个大家伙回来!”说完头也不回的朝树后走去。

胖子急得满头汗,挫着胖手一边来回转,嘴里一边嘀咕:“作,作,你就作死,早晚让妖怪给吸干了!”

没办法,这胖子农村出身,打小在村子里听这种鬼怪故事长大的,成年之后又爱看一些奇奇怪怪的书籍,闹成这样也不足为奇。

眼看着大龙马上就要跟“妖怪”见面了,这胖子把心一横叫道:“哥你等等我,咱哥俩一起会会这老树妖,他妈的!”说罢,围着灶台找了一圈发现没什么趁手兵器,不得已下只能拎起那把黑黝黝的铲子,瞎鸡霸耍了一下,急忙跟了过去。

马上到树下的大龙听胖子喊了这么一嗓子,不由的站定,转头看着这死胖子一副“壮士一去不复返”的架势,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

胖子走到他面前,没好气的看着咧着嘴笑的大龙说道:“欠你一条命今天就算还你了。”

大龙拍了拍胖子敦厚的肩膀笑着说:“好,这次算你还我了,哈哈哈哈!”

有些事看破不说破,但鲠在心口却十分不舒服,如今这话一出口,两人都好像长出了一口气。

自发生那件事之后,两人的气氛一直有些微妙,虽然说不上互相埋怨,但却一直有些不尴不尬的,这些话一出口,便感觉舒服很多。

那哇哇声一直传来,俩人不方便多说,握紧手上的兵器慢慢走到树前,大龙使了个眼色,胖子神会,俩人一左一右的朝着树后摸去。

胖子闭上眼一个极速转身扬起手上的大黑铲,大声壮胆的喊道:“何方妖孽,吃你爷爷一铲。”说着手上便是一阵乱舞,完全一副泼皮无赖打架的姿态。

大龙眼疾手快急忙拉住胖子的手,指着树底喊道:“你快看!”

随着胖子的一声大喊,刚才那哇哇声已经消失不见。

顺着大龙手指的方向看去,成人腰粗的榆树底部好像被什么动物给掏空了,借着天光能看到黑黝黝的树洞里躺着一个浑身光溜溜的婴儿,紧闭着双眼,此时好像因为听到声音而不再哭喊,蜷动的双手不停的张来张去。

胖子的两只手举着大黑铲被大龙一只手扶着,大龙的另一手正握着一把寒光闪闪的菜刀。俩人看了看树洞里的婴儿又转过头来互相看了看对方。

片刻,大龙咳嗽了一声,缓缓放下双手,把菜刀扔在一边。胖子更是借着哈欠做了个标准的战术后仰,顺手将举在头上的黑铲给抛在身后。

胖子打破尴尬指着洞里的婴儿说道:“娃娃……鱼?哈!老大你是真的能扯。”

大龙抿了抿嘴,没有搭理他,脱下外套就要去抱里面的婴儿。

胖子急忙拦住他拉向一边,悄悄说道:“哥你不感觉奇怪吗?这荒山野岭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哪来的婴儿?咱俩一直在这附近,就算有人来弃婴咱俩也不可能没发现吧?而且,这婴儿身上连件衣服都没有,也不像是弃婴啊?”

“那是树精?渡劫成功了?变成婴儿了?”大龙没好气的说道:“不然怎么办?把他扔在这里咱俩走?”

胖子讪讪的不再说话,心里琢磨着“树精什么的好像是真的有点奇怪啊,不过这婴儿的来历确实非常蹊跷,该怎么办呢?”

大龙怎么会不知道胖子想什么,鬼神之说他虽然嘴上不信但确实心存敬畏。

况且,这婴儿的来历确实处处透着诡异,晴空突然乌云密布,不见下雨,闪电劈树,莫名突然出现在树洞的婴儿……

“哇阿~哇阿~”婴儿的啼哭声打断两人的沉思,大龙现在也管不了那么多了,总不能让他自生自灭吧。

急忙用脱下的外套伸进洞里轻轻的将婴儿裹住。

胖子有些欲言又止,终究还是没有多说什么,确实,把一个婴儿扔在这荒郊野岭的,这种事他俩干不出来。

将婴儿轻轻的抱出来,四只手掌能轻松的将其托住,俩人不自觉的露出笑容。

“这小不点挺白呀哥,我看都快透光了吧,还挺软乎,嘿嘿。”胖子盯着这五十来厘米的婴儿笑着说道。

“嗯,小孩子都这样吧,我也没结过婚哪懂这些。”大龙也是不自觉轻声说道,仿佛怕声音太大会震坏这个晶莹剔透的小人一样。

“哥,先抱去给佛祖看看,看看是不是什么奇奇怪怪的东西。”胖子终究感觉不妥,还是忍不住说道。

大龙冲着他翻了个白眼却也没多说什么,从胖子手里接过婴儿轻轻的放在臂弯上,缓缓的走向佛堂。

胖子想了想还是捡起地上的菜刀和黑铲急忙跟了上去。

上一章
下一章全书完
同类热门
  • 乱域之主乱域之主君子不说话|都市言必狂在乱域出生便获得了红警的助力,励志要让整个大陆都归顺于他,成为乱域之主。学业压力有点重,不定时更新,而且在新章出来之前,会对剧情进行大改,敬请期待
  • 唯我独雄唯我独雄莒天子|都市再在一次宇宙射线辐射之中,林秋明意外的获得了可以未卜先知的异能------看透!但是他也因此招来了杀身之祸,在一群神秘的高手劫杀中,林秋明的父母因此丧命。林秋明被神秘师傅所救,习得一身出神入化的功夫,也学会了使用看透的异能!后来林秋明的师傅去世,林秋明孤身重返社会,却意外发现自己当年的仇人是一个叫做黑手的组织,他们之中也有很多拥有各种异能的高手,前途凶险,林秋明选择了报仇,但是却因此陷入了一个更加巨大阴谋......
  • 魔力之梦幻现实魔力之梦幻现实辉耀天空|都市张晓辉,学生,中等偏下的成绩注定了他在学校里默默无闻,但他是魔力宝贝骨灰级玩家,经常做梦成为游戏中的一员.那天,这个梦来了,成为了他改变生活和未来的契机!如果有一天,你能在做梦时成为一个游戏人物,去练级……白天还能继续接任务,你说会发生什么事情……
  • 职业笨蛋职业笨蛋风冬夏至|都市无限穿越,永无止境。这个故事是关于一个自以为倒霉的幸运儿的故事。这是一个毫无准则的故事。“我承认我很倒霉,但别将你的包袱丢给我。”
  • 柯云笔记柯云笔记柯云泣|都市这不是一部小说,这是一个传记,专属于我的故事。当世界迈步向前,当人类千方百计为幸福而努力着,那一年,那一天,一个高二的学生就此失去了所有,他不知道他还剩下什么……拿起手中的笔,茫然的望着蓝色的天空,就这样简简单单的记录起他的一生。
  • 绝品狂医绝品狂医渣渣复渣渣|都市一口古井中,盘卧着地球上最后一尊巨龙。不过这条巨龙有点闲,不修神通修医术。乡村少年意外坠落古井,获得了龙族神医的传承。且看乡村少年走出十万大山,辗转花都,艳遇连连,风骚无敌……
  • 淡漠轨迹淡漠轨迹痒痒挠挠|都市你完成童年的梦了吗?是不是仍旧为了一片瓦,一口食,苟延残喘着。每个人的生活轨迹不同,偶尔有交集,有分散。巧得是我经历的或许你也正在经历,不要嘲笑谁的青春过得狼狈,幸运的只是一时,让那些不完美的用思想来完善。
  • 邪眸之龙眼邪眸之龙眼执笔写情话|都市时间,金钱,罪恶,交易,当黑夜降临你所认知的世界是什么样子的。我们不过活在未来的历史之中,还试图改变什么呢。从山村出来的少年易尘,开始接触这个他以前从未接触过得世界,将会给我们带来什么离奇曲折的故事呢?
  • 极品高富帅极品高富帅年少张狂|都市作为富家子弟,林轩的属性很亮眼。海龟,高,富,帅……这些特质让他总能成为众人眼中的焦点。可惜他有个改不掉的坏毛病——喜欢恶作剧。比如他铁哥们林力,他曾经安排胖妞直接压上林力的床,让林力做了几天噩梦。天有不测风云。被迫害后的林力流落酒店混吃混喝,没钱付账被人追的像条死狗。可是纵使他逃过被暴打,孤苦伶仃的他要如何拿回自己曾经有过的一切?
  • 学园都市学园都市云心雾语|都市三十年前的一场大动荡,世界各地出现了有着各种能力的怪物——妖梦。随着妖梦的出现,人类也觉醒了各种超能力——超能力者。在五年后,有就是二十五年前,太平洋上出现了新大陆,在各个国家的借入下,人们在新的大陆上建立起了新的城市——学园都市。然而,谁又能知道,所谓的新大陆居然是一名BOSS级的妖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