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17章 道别

是夜,月光照亮了整个后山,此时一个身影静静地站在河边似乎在思索着什么。

“看来还是自己实力太低了啊。”萧毅明白修罗剑的变化跟他的突破有关,感应不到并不是因为它消失,而是因为他太弱了,他突然想起了宁天擎说的那句话“就算整个玄气大陆的人拴在一起也不够。”这句话像大山一样深深地压在萧毅的心头。

萧毅用力的摇了摇头,深吸一口气,收复好心情朝着山洞走去。

“走了也不打声招呼。”萧毅走到洞口时见石床上没人便走了过去,躺了下来。

“谁。”就在这时萧毅发现有一道黑影冲着洞口疾驰而来。

“公子,是属下。”杨封恭敬道。

“什么事,你怎么知道我在这。”

“是宁萱小姐告诉我的,公子难道您忘了吗,后天是第十五天啊。”听到萧毅问什么事,杨封以为,他忘了之前的事,焦急的望着他。

“什么,这么快?”萧毅听到杨封的话吓了一跳,没想到自己在修炼竟然过去了整整五天。

“你去我住的阁楼等我,我明天就回去。”说完萧毅运起魅影步一闪便消失在原地。

“这……这是什么功法。”杨封震惊的看着消失的背影,越想越兴奋,原来他眼里的纨绔废物公子竟然有这个实力。

……

“宁萱,在不在。”萧毅走到她的窗门小声的敲了几下。

“谁。”

“萧毅。”萧毅小声的说了一声。

“这么晚了你来做什么。”宁萱皱着眉头走了出来。

“你还没睡啊。”萧毅笑眯眯的看着眼前这位美人,想起那晚抱着她的时候,口水都快流出来了。

“还不快说。”看到他的表情宁萱瞬间想起了什么,整个脸红跟火烧似的。

“跟我来。”萧毅没等她回答直接抱起她搂着他的腰肢,一路疾驰。

宁萱本能的“啊”了一声瞪了他一眼,双手抓着他的胸膛。

“到了。”萧毅把她放了下来,笑眯眯道。

“带我来这做什么。”看到萧毅带她来到以前经常来的这个凉亭,宁萱美眸疑惑的盯着他。

“我明天就要走了。”萧毅严肃的看着她。

“嗯,我知道。”

“没什么要对我说的吗。”萧毅深吸一口气道。

“我以为你不会来看我会直接走。”宁萱失落的看了他一眼。

“你放心,这辈子我都不会放过你的。”萧毅拉着她的手,轻抚着她的手背柔声道。

“嗯。”宁萱轻轻的点了点头。

“咳咳,那个啥,听别人说,男人跟女人许诺要有什么定情信物的嘛。”萧毅看到她似乎回想起小时候的事情连忙转移话题。

“有么?我不知道。”宁萱美眸紧紧的看着他。

“有,当然有啦。”萧毅把她搂在怀里抚摸着她的长发。

“我把我身法技给你吧。”

“什么身法?”

“你看。”说完萧毅身形化作一道道残影像阁楼方向闪了过去,几息间又闪回来。

“这…”宁萱震惊的看着眼前的萧毅,想说什么却说不出来。

“怎么啦。”

“没,只是,我不能要。”想到萧毅要把这样的身法技给他,宁萱心里一阵悸动,手慢慢的伸了过去,低着头,牵着他,脸上红晕犹如傍晚的云朵一般。

“没什么不能要的,只要我萧毅有的,你要什么都可以拿去。”萧毅顺着她的手把她拉了过来,嗅了嗅她的发香。

“可是…”

“好了,别说了,这并不珍贵,我的人生里面最珍贵的就是你,还有家人。”萧毅俯在她耳边轻声道。

听到他的话宁萱低着头,心里一阵甜蜜,似乎回想什么。

“再一会我要走了,陪我坐一会吧。”萧毅拉着她的手,走到凉亭里面慢慢的坐了下来。

“你什么时候回来。”听到他说要走宁萱有些不舍的握住他的手。

“很快,你等我,这是我抄写的口诀,你收好,练好了一定要毁了。”萧毅把魅影身法放在他手里,认真道。

“嗯,好,我记住了就把他销毁。”宁萱知道他给自己这本身法是因为萧毅真的喜欢他,但是不想流传给别人,再加上见识过魅影身法的速度,他明白这种身法要是被敌人拿来对付自己肯定会非常棘手。

“我会努力的,我会努力成为那个能保护你的人的,虽然我不知道你父母有多强大,或者说有多大的势力,我会让他们认可我的。”萧毅眼神坚定的看着她。

“我知道,但是你答应我,别太冲动可以吗,我不想失去你。”宁萱紧紧握住他的手。

“不会的,相信我。”

“萧毅。”宁萱咬了咬嘴唇,脸上红晕在月光照射下显得十分动人。

没等他说话宁萱鼓起了勇气双手搂着他的脖子,深深地吻了下去。

对于宁萱的举动萧毅一愣,随即搂着他的腰肢站了起来,温柔的回应着,爱抚着。

白月如勾,水如镜,一对佳人紧紧相拥,如画卷一般。

……

“皇上,听说白家跟萧家要掐起来了。”一个太监在皇帝面前哈腰道。

“掐吧,掐吧,传令下去,说朕有负先皇重托,导致天下百姓民不聊生,朕心痛不已,移驾祖祠忏悔一个月。”一个穿着龙袍脸上有些病态的中年人缓缓道。

“下去吧。”中年人摆了摆手。

“皇上您不打算插手此事吗。”站在一旁的鹤发老头缓缓道。

“风老啊,如果是你你想帮谁。”此时中年人目光凌厉的看向御书房外好像在等待什么。

“皇上,在下不敢胡乱猜测。”风老听到他的话连忙躬身行礼。

“你说吧,朕色赦你无罪。”中年人威严的看着风老。

“依老朽之见,目前天下还算太平,但是北方异族虎视眈眈,不可让萧家寒心,而白家四世宰相,影响不可小觑,这……”风老扶着长须皱着眉头思考着。

“所以,朕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他们想斗,就让他们斗,朕到最后出来说句话就好了。”中年人冷哼一声用力的拍了一下龙案,随即咳嗽不止。

“皇上您没事吧。”

“没事,朕累了,回寝宫了。”言罢,中年人起身,便朝着正阳宫走去。

……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九凌界九凌界山涧青烟|玄幻在赤羽大陆数以亿万计的无数生灵中,一个拥有半妖之躯与血脉传承的男孩,经历了失去亲人的痛苦后独自闯荡,战千年黑蛟,杀三头冥犬。百年之后更是超凡。雷火麒麟常伴左右,妖王灵帝让其三分。纵横八方难寻其右,血脉升华名出九州。便是男孩实力的体现。
  • 魂宠起源魂宠起源七品苦茶|玄幻庞大无比的魂宠世界是如何形成?在这个魂兽的世界人类只算一种小种族。无数未知的魂兽,凶恶?残暴?还是友善?这一切都要看我们的主角伊千帆如何一步步发现这个世界。
  • 魂飞百世,天命归一魂飞百世,天命归一沐血如玉|玄幻在某个月黑风高夜,一个职业收鬼的鬼师收下了别人的赏金,接下了收鬼的任务,带着几张鬼符雄赳赳气昂昂的捉鬼去了。只是……为毛线这个女鬼这么难缠,好不容易把她弄进轮回去了,她特么还不领情,临死前还拉了个悲催的垫背。没错,那个悲催的垫背就是本鬼师。死就死吧,十八年后照样是条好汉,结果还给她玩了个穿越!穿越后堂堂鬼师居然成一个未满月的小屁孩,还给她配送了一只死傲娇狐做保姆,老天还真是“待我不薄”!若干年后,某鬼师踏上巅峰,成为万人之上的王者,然而……某天晚上,某夏钻进被窝正准备美美的睡上一觉,却发现床上多了个不知名的生物。“死!狐!狸!”后者嫣然一笑,慵懒地侧卧在床上:“帮助主人暖床也是我应尽之责。”
  • 天地道主天地道主半盏春秋|玄幻绝脉之体,一朝贯通,大器晚成,踏破天地。笑谈风月事,醉卧红颜膝。数十载风云,败尽天下英豪。纵横九天十地,我为道主。绝脉之体的秦嬴,在秦家祖祠得到一块石头,从此踏上败群雄,夺业位;结兄弟,戏红颜;聚天道,封道主的奇幻之旅。
  • 通神剑道通神剑道跑过时光|玄幻一个穿越者征服异界的故事。掌握星河,一剑,通神!!!
  • 邪剑天武邪剑天武苍山泪|玄幻一个追求武道巅峰的少年,赖于资质受限,无法突破,只得挣扎在低层次。面对家族内部的冷嘲热讽,又有世家女的当众屈辱,少年该如何?是该报复?还是该忍气吞声?不,这些都不是他所想的。他决心要站在天武大陆的巅峰之上,俯瞰着芸芸众生,让当年羞辱他的人知道,莫欺少年穷!一把上古遗留的血红暗剑。一卷篆刻天下的神书天武。铺垫了一个强者的路。生死相斗,莫欺少年。剑锋指下,苍天可逆。天武榜主,何人能敌!何人能敌!
  • 剑覆苍穹剑覆苍穹黎明的天籁|玄幻硝烟飘荡到了无止的尽头,诸神已被风沙埋没,呐喊在空寂中的沉默,古剑在残风中腐锈,为剑而生的灵魂,开始为剑而战斗!没有号角的年代里,生存,是唯一的长路!旧的年代已经结束,新的时代正在开始,每个人都必须学会在这个新时代生存。或者就是这样为了生存,而渐渐的淡忘了最初的本意!“天地指法执行不怠,伏剑执念可覆苍穹!”这便是剑的本意!一切,只为追寻这一个终点,一个剑的终点!剑覆苍穹,剑的终端意义,将给你最直接的证明。
  • 炫炎苍穹炫炎苍穹血祭冰少|玄幻这里,曾有五名强者。这里,曾有五位统领。时间匆匆,人们已经忘记了,这里,曾经也是一处伟大的战场。
  • 我是诸天主宰我是诸天主宰保护板|玄幻灵武大陆,无论人类还是灵兽,都有自己的血脉品级。 血脉品级越高,则修炼天赋越高。 “你们这些天才即使勤学苦练,耗费无数天材地宝,提升血脉品级成功率还不到万分之一。” “而我秦铮只需一部涅槃神功,血脉品级便可不断提升!” 少年秦铮偶得涅槃神功,从此逆天改命,铸造无上血脉,横推诸天万界,成就万古最强主宰。
  • 龙移龙移击抟飞扬|玄幻生为少族长的他惹事生非,父亲为了让他修文学武,送他求学,哪知族群遭到异族人的入侵,父亲惨遭杀害,少族长为了报仇,修炼法术,哪知邪教突现,他为了拯救天下,联合几大氏族同邪教展开了厮杀,伴随着儿女情仇,江湖又卷起了腥风血雨。他最后能否实现鲲鹏之志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