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40章 小花旦与歌王(十二)

等到眼前的黑暗消失之后,韩风睁开眼睛,看见徐银银被自己抵在墙边,脆弱无助的模样,愣了一秒钟,随即皱起眉头。

又出来了?

这可不是个好消息。

很久没像现在这样出现的这么频繁了。

在他学会控制自己的情绪之后,几个月甚至半年,才会偶尔失控一次,可最近,只要牵涉到眼前这个虚伪又恶心的女人,他的另一面就开始不受控制的频繁出现。

“大哥哥?”

徐银银看着韩风突然冷了一张脸,目光不停变换,不知道在想些什么,一个念头在徐银银的脑海当中一闪而过。

徐银银总觉得刚才的韩风有些奇怪,而这种奇怪的感觉,不是第一次出现了。

不久前,自己给韩风打电话的时候,也有这种感觉。

可究竟是什么原因,徐银银心里似乎有一个猜测的方向,可模模糊糊的,不知道从何猜起。

韩风的目光在徐银银的唇上落定。

那粉嫩的薄唇仿佛刚熟的果子一般诱人,一张一合的似乎在对他进行无言的邀请。

而他也接受了邀请,低下头去,眼看着就要亲上去。

徐银银虽然不知道韩风搞的什么鬼,为了任务的成功,也知道不能在这种时候反抗或者躲闪。

秉持着无所畏惧的牺牲精神,徐银银乖乖的闭上了眼睛,等着韩风来亲自己。

可韩风的动作,却在徐银银闭上眼睛之后的下一秒钟,戛然而止。

韩风睁着眼睛,漠然的看向乖巧地闭着眼睛等待着亲吻的徐银银。

如果不是看透了徐银银,他依然会觉得这青春靓丽的小姑娘拥有着最单纯善良的内心。

就像是有些果子表面光鲜亮丽,新鲜无比,可实际内里却全都已经烂掉了,又脏又恶心的。而他瞎了一次,长了教训之后,就该懂得,不能再对着这颗烂掉的果子再啃一口。

“走吧。蛋糕店快关门了。”

韩风冷淡地说道。

没等到韩风的吻,徐银银抬起头来,却看见韩风已经自顾自的往前走了,只给自己留了一个高大欣长的背影。

徐银银没忍住,低声骂了一句。

“神经病……”

闭着眼让他亲又不亲了。

这要是换成沈君竹,估计早就上了。

徐银银一路小跑着追了上去,满头的羊毛卷晃来晃去。

买完蛋糕之后,两人又走回了家,一路上徐银银倒想和韩风说话,可韩风除了“嗯”还是“嗯”,用最温柔的模样说着最敷衍的话。

徐银银没办法,心里想着要是实在不行,干脆再牺牲一点色相?

不过,等回去了之后,徐银银看着韩风,又没有了这个胆子。

哪能每个任务世界都要牺牲色相,还每次都换一个人,想想就觉得yin乱~咦~

虽然这些人都是沈君竹的长相,也都是沈君竹的灵魂碎片,甚至整个世界都是虚构的,可她还是没办法过自己心里的这一关……

心里头想的一本正经,可实际上,很快徐银银就会知道,什么叫做身体却很诚实~

徐银银开始收拾去参加真人秀需要带的行李。

作为一个本来就非常爱美的女人,再加上马上就要上电视了,当然要带上许多小裙裙和漂亮衣服。

除此之外,作为户外真人秀和旅行真人秀的忠实fans,手电筒、驱蚊液、绳子、铲子、打火机还有一些药品,这些东西都是必不可少的。还有一些调料,也都分成了小袋子装在一起。

最后,徐银银的东西,足足装了两个大行李箱。

收拾完东西之后,徐银银把行李箱放到了客厅里,回屋发现韩风正坐在床边看杂志,床边静静的放着一个银灰色的行李箱。

看见徐银银进来,韩风抬起眸子看了一眼。

孤男寡女,共处一室,徐银银还是有些紧张的。

“那个,我先去洗澡。”

“是在暗示我吗?”韩风淡淡的开口问道。

“不是,收拾东西收拾的出汗了,一会儿还想再吃个夜宵,你先睡吧,明天摄制组过来,还要早起。”徐银银镇定地摆了摆手。

“嗯。”韩风点了点头。

事情如同自己所想的一样顺利,徐银银松了口气,从屋里的衣柜里拿出一件睡衣,然后用稳健的步子离开了卧室,去浴室洗澡。

韩风面无表情的放下手里的杂志,把自己这边的灯关了,随即躺了下去。

徐银银刻意拖延着,过了一个小时的样子才洗完。

伸手摸衣服,却只摸到了一件睡衣。

这个时候的徐银银面临着一个极具哲学性的问题。

是穿脏了没洗的,还是不穿?

选择哪一个徐银银都鄙视自己。

徐银银默默地穿着睡衣,坐到客厅的沙发上,欲盖弥彰似的拿着抱枕盖住关键部位,接着打开电视机,在客厅里呆了好一会儿。

等到觉得向来早睡的韩风这会儿估计已经睡着了的时候,徐银银这才关了电视机,起身轻手轻脚地回卧室。

卧室里还有半边的灯没有关,徐银银能够看清楚韩风躺在床上闭着眼睛。

徐银银松了一口气,轻手轻脚地走到衣柜前,弯腰去找衣服。

白嫩圆润的腿衤果露在空气中,一弯腰下去,本来就只能盖住臀(和谐)部的睡袍又往上簇了一些。

“在找什么?”

韩风的声音出现的时候,徐银银被吓了一大跳,整个人都是一抖,下意识的转过头来看向韩风。

韩风很快注意到了那小女人手里拿着的粉色棉质物体,目光闪了闪。

“你没穿?”

徐银银发誓,这辈子从来没遇到过这么尴尬的事情!

“我忘了拿……”徐银银老脸一红,匆匆的把手里的东西拿到背后,开始转移话题,“你怎么还没睡?”

“等你。”

韩风脑海当中的画面还停留在刚才看见的那个小巧的粉色系带物体上,随口回答了徐银银一句。

事实上,他只是最近这段时间睡眠质量不好,徐银银一进屋,他就醒了。

徐银银信以为真,越发觉得这个身体的原主人太渣,这么好的男人都不懂得珍惜。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我们还能在相遇吗我们还能在相遇吗扭扭转不停|现言本是同公司即将出道的练习生,却惨遭公司一再打压,秦若雨愤然解约离开公司,申云锡随之离开公司,直到那一天的面试...
  • 王俊凯之伤心往事王俊凯之伤心往事安妮月|现言小时候见过的两个人,因为诺言,再一次的见面、相恋,可是天有不测风云。。。。
  • 名门旧爱名门旧爱奇葩七|现言谢谢亲们一如既往的支持,《名门旧爱》已出版上市,出版名为《一生向晚》——————————————————————————————————————————————新文:http://novel.hongxiu.com/a/1236941/http://novel.hongxiu.com/a/1429110/乔晚曾经爱过一个人,爱到惊天动地,万劫不复。那年,乔晚在众人艳羡的目光中嫁给了榕城名门祝靖寒。她愿意嫁,他却不愿意娶。两大豪门明里暗里的交易,他和她的婚姻不过是廉价的附属品。婚后三年,她未育一子,她的头上被扣实了不孕的头衔。殊不知,那个男人根本就不愿意碰她。后来乔晚才知道,祝靖寒的心里,藏着一个别的女人。有些事情他沉默,不是默认,只是懒得理会。*六年前的一场大火,那时候的乔晚才十八岁。为了救他,她的腹部留下一道永远抹不去的疤痕。夜色,他眼神微冷,冰凉的手指抚上她腹部的疤痕,他说:“乔晚,你这疤是哪来的?”“火灾后遗症。”她淡然的眸,望向男人那一汪深潭的墨眸。只见男人淡淡的笑了,薄凉的眸子寒气慑人。“下一句你是不是要说六年前救我的那个女人是你?”“如果我说,就是我呢?”“乔晚,你真不要脸。”*一纸离婚协议,他要和别的女人订婚的消息传得满城风雨。她窝在飞往异国的飞机上,笑的释然。那天,乔晚在微博的最后一条留言中写道。‘我一天一天的等,一年一年的等,等到的却是万念俱灰,祝靖寒,我以为我爱你,这就够了。’这条微博的权限,却是仅自己可见……*经年流转,一切真相大白。祝靖寒一直以为,那个女人嫁给他的原因不过是因为祝家的权势。犹记得许久之前,他曾一遍一遍的问过乔晚同一个问题。她为什么嫁给他?而乔晚总是一脸的笑意,笑的温婉,给了他两个答案。完结文《婚久负人心》链接:http://novel.hongxiu.com/a/975366/读者群:156905815
  • 你好,我的爱!你好,我的爱!萱雪草|现言最美的年华,遇见最好的他,我是何其有幸!
  • 冷面总裁求放过冷面总裁求放过蝶梦三生|现言“谁说良家妇女就不能找男人约炮?”傲娇ing。“约吗?”男子倾身上前。“……不约。”“嗯?”“……约。”
  • 小凯喜欢上了我小凯喜欢上了我快乐的四叶草|现言关于TFBOYS的文文,第一次写,不喜勿喷。
  • 陈年新事陈年新事谢谢请开门|现言落入俗套的生活,落入俗套的我,祈求来一个不入俗的未来!不,也许是过去!我很平凡!在21世纪,30岁还云英未嫁的我在这个社会并不显得份外突出。我很不凡!在20世纪,3岁就脑洞大开买房存嫁妆的我显得份外突出。也许,那个不一样的我会在这里!你也是。
  • 在一起的时光中在一起的时光中得而|现言顾安是个曾经是个单纯女孩,从小带大自己的母亲不慎被人杀害,患有人格分裂症的捡安也被人带走,几年后,捡安变成另外一个人,不可一世,她该认还是该逃
  • 一见倾心,总裁的呆萌妻一见倾心,总裁的呆萌妻廿二|现言为了查出父母被害的真相,叶小默答应跟萧焱结婚,本以为这只是一场交易的婚姻,怎料那个温文儒雅的笑容一而再再而三地侵入到她的心,更是把她吃干抹净好几遍。“萧先生,之前说好的,我们一三五日休息!”叶小默气愤地拍案而起。萧焱温润一笑,温厚的手掌非常不安分,“可今天是星期六。”可当叶小默找到真相的时候,她悲伤望着身后的人。“萧焱,这就是你想要的?”
  • 心有芳菲沐泽以南心有芳菲沐泽以南山又玉|现言辛菲不知道老天给了她第二次生命到底是为了什么,而接近这个心思深沉的商业少帅实非她所愿,可命运总有一只看不见的手,推着她一步步向前走去。 当她历经波折,回首望去,其实那年寺前松柏树下,一切早已注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