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40章 小花旦与歌王(十二)

等到眼前的黑暗消失之后,韩风睁开眼睛,看见徐银银被自己抵在墙边,脆弱无助的模样,愣了一秒钟,随即皱起眉头。

又出来了?

这可不是个好消息。

很久没像现在这样出现的这么频繁了。

在他学会控制自己的情绪之后,几个月甚至半年,才会偶尔失控一次,可最近,只要牵涉到眼前这个虚伪又恶心的女人,他的另一面就开始不受控制的频繁出现。

“大哥哥?”

徐银银看着韩风突然冷了一张脸,目光不停变换,不知道在想些什么,一个念头在徐银银的脑海当中一闪而过。

徐银银总觉得刚才的韩风有些奇怪,而这种奇怪的感觉,不是第一次出现了。

不久前,自己给韩风打电话的时候,也有这种感觉。

可究竟是什么原因,徐银银心里似乎有一个猜测的方向,可模模糊糊的,不知道从何猜起。

韩风的目光在徐银银的唇上落定。

那粉嫩的薄唇仿佛刚熟的果子一般诱人,一张一合的似乎在对他进行无言的邀请。

而他也接受了邀请,低下头去,眼看着就要亲上去。

徐银银虽然不知道韩风搞的什么鬼,为了任务的成功,也知道不能在这种时候反抗或者躲闪。

秉持着无所畏惧的牺牲精神,徐银银乖乖的闭上了眼睛,等着韩风来亲自己。

可韩风的动作,却在徐银银闭上眼睛之后的下一秒钟,戛然而止。

韩风睁着眼睛,漠然的看向乖巧地闭着眼睛等待着亲吻的徐银银。

如果不是看透了徐银银,他依然会觉得这青春靓丽的小姑娘拥有着最单纯善良的内心。

就像是有些果子表面光鲜亮丽,新鲜无比,可实际内里却全都已经烂掉了,又脏又恶心的。而他瞎了一次,长了教训之后,就该懂得,不能再对着这颗烂掉的果子再啃一口。

“走吧。蛋糕店快关门了。”

韩风冷淡地说道。

没等到韩风的吻,徐银银抬起头来,却看见韩风已经自顾自的往前走了,只给自己留了一个高大欣长的背影。

徐银银没忍住,低声骂了一句。

“神经病……”

闭着眼让他亲又不亲了。

这要是换成沈君竹,估计早就上了。

徐银银一路小跑着追了上去,满头的羊毛卷晃来晃去。

买完蛋糕之后,两人又走回了家,一路上徐银银倒想和韩风说话,可韩风除了“嗯”还是“嗯”,用最温柔的模样说着最敷衍的话。

徐银银没办法,心里想着要是实在不行,干脆再牺牲一点色相?

不过,等回去了之后,徐银银看着韩风,又没有了这个胆子。

哪能每个任务世界都要牺牲色相,还每次都换一个人,想想就觉得yin乱~咦~

虽然这些人都是沈君竹的长相,也都是沈君竹的灵魂碎片,甚至整个世界都是虚构的,可她还是没办法过自己心里的这一关……

心里头想的一本正经,可实际上,很快徐银银就会知道,什么叫做身体却很诚实~

徐银银开始收拾去参加真人秀需要带的行李。

作为一个本来就非常爱美的女人,再加上马上就要上电视了,当然要带上许多小裙裙和漂亮衣服。

除此之外,作为户外真人秀和旅行真人秀的忠实fans,手电筒、驱蚊液、绳子、铲子、打火机还有一些药品,这些东西都是必不可少的。还有一些调料,也都分成了小袋子装在一起。

最后,徐银银的东西,足足装了两个大行李箱。

收拾完东西之后,徐银银把行李箱放到了客厅里,回屋发现韩风正坐在床边看杂志,床边静静的放着一个银灰色的行李箱。

看见徐银银进来,韩风抬起眸子看了一眼。

孤男寡女,共处一室,徐银银还是有些紧张的。

“那个,我先去洗澡。”

“是在暗示我吗?”韩风淡淡的开口问道。

“不是,收拾东西收拾的出汗了,一会儿还想再吃个夜宵,你先睡吧,明天摄制组过来,还要早起。”徐银银镇定地摆了摆手。

“嗯。”韩风点了点头。

事情如同自己所想的一样顺利,徐银银松了口气,从屋里的衣柜里拿出一件睡衣,然后用稳健的步子离开了卧室,去浴室洗澡。

韩风面无表情的放下手里的杂志,把自己这边的灯关了,随即躺了下去。

徐银银刻意拖延着,过了一个小时的样子才洗完。

伸手摸衣服,却只摸到了一件睡衣。

这个时候的徐银银面临着一个极具哲学性的问题。

是穿脏了没洗的,还是不穿?

选择哪一个徐银银都鄙视自己。

徐银银默默地穿着睡衣,坐到客厅的沙发上,欲盖弥彰似的拿着抱枕盖住关键部位,接着打开电视机,在客厅里呆了好一会儿。

等到觉得向来早睡的韩风这会儿估计已经睡着了的时候,徐银银这才关了电视机,起身轻手轻脚地回卧室。

卧室里还有半边的灯没有关,徐银银能够看清楚韩风躺在床上闭着眼睛。

徐银银松了一口气,轻手轻脚地走到衣柜前,弯腰去找衣服。

白嫩圆润的腿衤果露在空气中,一弯腰下去,本来就只能盖住臀(和谐)部的睡袍又往上簇了一些。

“在找什么?”

韩风的声音出现的时候,徐银银被吓了一大跳,整个人都是一抖,下意识的转过头来看向韩风。

韩风很快注意到了那小女人手里拿着的粉色棉质物体,目光闪了闪。

“你没穿?”

徐银银发誓,这辈子从来没遇到过这么尴尬的事情!

“我忘了拿……”徐银银老脸一红,匆匆的把手里的东西拿到背后,开始转移话题,“你怎么还没睡?”

“等你。”

韩风脑海当中的画面还停留在刚才看见的那个小巧的粉色系带物体上,随口回答了徐银银一句。

事实上,他只是最近这段时间睡眠质量不好,徐银银一进屋,他就醒了。

徐银银信以为真,越发觉得这个身体的原主人太渣,这么好的男人都不懂得珍惜。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温巷街角的风铃温巷街角的风铃张梓玲|现言他说:不管你是喜欢姜亦希,还是爱姜亦希,你都要适可而止,因为爱上他,你会很痛苦。 深情,如果是一种伤害,我会选择离开。 温暖的街巷,有一位如天使般的姑娘。 街角的风铃,依旧随风摆动。 豪门单亲公子的姜亦希爱上积极乐观的苏小雅,他的深情注定了他的人生悲剧,也注定了苏小雅的不平凡生活,他为她,放弃豪门生活,放弃继承家业,放弃高贵的未婚妻,放下自尊。 而她为了他,失去了父亲,失去了家庭,失去了人生。 一场车祸,祸及了四个人的人生变化。 五年后相遇,他冷漠腹黑,她心怀忧伤。 最终,姜亦希在最需要她的时候,冷漠的离开。 苏小雅在最爱的时候,放弃了坚持。 如何来深爱,如何来终结。
  • 嗨,我的怦然心动嗨,我的怦然心动沐云.CS|现言初见,她是他哥哥的养女,他是她年纪相差七岁的小叔。第二次见面,她的养父母出车祸身亡,她背上克亲之名。而他,不顾他人反对揽下她的抚养权。他与她相差七岁,却成为她的监护人。之后,她告诉他说,我喜欢你,你呢?
  • 酒伴佳人醉疯狂酒伴佳人醉疯狂泠梦晗|现言她本是孤女被人领养又遭人冷漠。饱尝沧桑的她凝结了冰冷的心。一群群朋友的出现,慢慢融化了她的冷漠。一次次朋友的背弃,让她开始怀疑友情。18岁的她自信极端!自信源于她拥有天使般美丽容颜,魔鬼般火辣身材!她对爱情态度极端:要么不爱要么全部!她把喜欢和爱划分的很清楚。喜欢的人可以有很多爱则不同。只谈情不说爱。是她与男人交往的条件。她倔强的品味着人生的种种,面对坎坷的命运选择醉梦人生。逐渐的没有了安全感。在朋友和恋人之间,她总是患得患失怕被人遗弃。她冰封自己的心。用酒麻醉心灵,以疯狂充实寂寞!事故后她安静下来。随便找个人嫁了吧?她对自己说。恨嫁使她一再降低标准。游离在各种男人之间,辗转在爱与不爱的边缘。
  • 重生之隐世小富婆重生之隐世小富婆情深已往|现言【本文1v1暖宠,甜文,重生后:男女主身心干净,双洁,简介无能】 重生源头,苏木兮果断将前世狗血人生扼杀在摇篮里,励志做个学霸闪亮开挂,抓住未来某商机驰骋商场混入富婆圈,顺便拐个全能男神做老公,然后生一双儿女继承她的家产。
  • 一往而情深一往而情深黛玉李下一段媛.QD|现言随着年龄的增长,我们对于爱情会有不同的解释吧。我们的爱情又会有怎样的轨迹?是否一件事就会改变我们的一生?如果,开始只是因为迷恋,那么他们会有永远吗?如果,开始只是因为梦想而欺骗,那么他们会埋葬他们的爱情吗?如果,开始只是因为相互了解心灵共鸣,那么他们会永远相爱吗?如果,开始只是因为羡慕,那么她的爱还应该存在吗?如果,开始只是想默默守护,那么灾难来临她再次会打开他的心门吗?如果,开始就注定不会相恋,那么他会安心的放手吗?如果,开始只是因为青梅竹马,那么结果会是幸福的吗?如果,开始只是因为怨恨分开,那么她会原谅他吗?爱情没有我们想的那么简单,需要付出,更需要放下。等待,很美。
  • 独宠天价妖后独宠天价妖后妖域|现言咚咚咚!君萱敲响了债主的大门,大门一开,她当场石化,债主驻颜有术,中年欧吉桑却拥有年轻又妖孽的脸庞!从此开启了她悲催的以劳动力还债的苦逼生活,呜呜,债主哥哥,就饶了她吧!债主阴笑,饶了她,他无聊的普通人生活要如何排解?当他退出她的生活,君萱怒了,奴役了她十来年,休想这么一走了之,他就是躲到异界,她也要把他揪出来!
  • 溺宠恩人新娘溺宠恩人新娘勿忘悠心|现言某女人问:“你到底喜欢我什么啊?”某男人沉思了片刻,答:“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喜欢你,只是。”他低声叹了一口气,指了指自己的心脏位置,“这里,总是想看到你的身影,即使什么都不说什么都不做,只要知道你在,我就觉得心里很暖,很舒服,只想一辈子你都能陪在我身边。”
  • 秋冬的眼泪,我的伤秋冬的眼泪,我的伤墨色蔷薇|现言夏沫万万没想到自己14岁生日收到最大的礼物便是父母冰冷的尸体,呵呵,可是这一点正好让夏沫学会了独立,可是,为什么她居然开始依赖人了,依赖的还是一个骄傲自大的韩雨?啥?你说男主的名字太逗了,友情提示,笑点低切勿进。。。
  • 冰山女总裁追夫:萌男变恶魔冰山女总裁追夫:萌男变恶魔枫萧语|现言她是家族的继承人,为了逃避家人的逼婚,她囚禁他,对外说是自己的丈夫,实则将他当宠物一般玩耍。一年后,再次见他,已是物是人非,公司的倒闭,让她离开了家族。“女人,从今天开始,我们角色互换。”耳边他冰冷的声音久久不散……
  • 恋爱一百分:你是我女朋友恋爱一百分:你是我女朋友代小黎|现言漫画画手和投资大佬的故事,有酸有甜,酸酸甜甜才有味! “我不是一直在说你是我女朋友吗?” “那是吗?” “难道不是吗?” “难道是吗?” “……” “分手吧!” “不要啊!”某人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