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27章 命案会议

刑警大队会议室里,谭晶晶紧张的坐在坐在会议桌的一角,静候着会议的开始。

感受着现场沉重的气氛,谭晶晶有一种缓不过气来的感觉,虽然并不是第一次参与这样的会议,可是,这是她第一次看到这么多个警界的高层参与了进来,而且,秦队因为个人原因,并没有出现在会议室里。

大约过了五分钟后,黎薇,陈焱辉和容翰林先后走进会议室,三人在各自的位子上落座。

“关灯!”主位上的黎薇淡淡的声音响起,下一秒会议室的灯灭了,投影像里显出了东郊水库捞上来的死者的照片。

容翰林站定在投影仪前,向在场的众人介绍死者的情况:“影像里面的这个女孩就是东郊血案的被害人程茗肖,女,二十五岁,目前是一个无业自由人,她的死亡推断事件大约是昨晚深夜十一点到凌晨一点左右,不过,经过现场的考察,被害人有可能在更早以前就已经被放置在了水库中……”

说着,容翰林也是将所有的搜证照片全部放了一遍以后,对着旁边的人使了一个眼色,随后,灯便重新亮了起来。

“根据被害人家属的说法,被害人在十天前以出门工作为理由消失,期间没有任何人知道被害人去了什么地方。”容翰林继续说着,“但是从被害人的遗体状况,体内的大多数器官都已经被人偷梁换柱,而且从遗体没检测出了药物残留的痕迹。”

黎薇对着容翰林点了点头以后,站了起来走到容翰林的边上,认真的说道:“这次的案件非常特殊,上面已经下死命令了,不管怎么样一定要把这件案子完美结束掉。”

“我们现在的主要调查重点有两个,第一在被害人失踪的这十天里的行踪,第二,被害人体内体内衰竭器官的原主人,以及被害人自身器的去向,因为偷梁换柱的手法简陋,可以暂时排除一部分目标。”说完,黎薇看向了谭晶晶说道,“此次的调查以秦鹏海的小队为核心,小谭,关于这次会议的结果,你转告一下秦队!”

“是!”众人应道。

“散会!”

散会之后,黎薇,陈焱辉和容翰林以及其他的所有人迅速的撤离的会议室,先后离开大队,各忙各的事情去了。

杀人案,一直以来都以复杂而已著称,几乎每一起杀人案的背后都能牵扯到非常大的事情,就好比之前查出来的那起毒品交易,以及这一次的器官,即便是没有杀人这个罪名,只要够严重都是能够判个死刑的罪名。

不过想想也是,不是迫不得已,谁会愿意去杀人呢是不?又不是那种精神病患者。

……

叮咚!叮咚!叮咚!

门铃响了三下,前来开门的是被害人程茗肖的父亲洪泰,他看到站在门外的卢俊有些疑惑的皱起了眉头。

“请问您是?”

“程先生,我的名字是卢俊,是一名律师,关于这次的案子,我们能进去和您聊聊吗?”卢俊很客气礼貌的问道。

“律师?律师来找我能聊什么?警察都找不到犯人,律师难道就能提前给犯人安上罪名不成?”程梁史的脸色不是很好看,就要直接把门关上了。

很显然,他这是把卢俊当成跑过来给自己拉业务的业务员一样的存在了。

“请稍微等一下,我不是为了律师的业务来的,我是为的协助报案。”卢俊的脸色一下子就尴尬了起来。

“协助办案?”程梁史半信半疑的审视了一下卢俊,转头看了一眼坐在屋里的妻子,叹了一口气,“好吧,我们在院子谈好了。”

“打扰了!”卢俊点了点头。

程梁史引领着卢俊在院子里找了个石墩坐下,然后从屋里端了一小盆不知道放了多久的水果,坐到了卢俊的面前。

“你真的是为了办案来的?警察今天已经来了两趟了,我那婆娘现在还没缓过神来,希望你不要在她的面前提起肖肖的事情。”程梁史脸色还是有些阴霾的,盯着卢俊,瞳孔中还有着显眼的血丝。

或许吧,有些人表面上并没有表现得有多么的痛苦,可是有些人那只是不愿意把心中的痛展现给别人看而已。

“你想知道什么?”

卢俊的脸色稍微严肃了一点,从口袋里拿出了一支笔跟一个小本子,慢慢的说道:“我知道警察已经问过很多了,所以我现在更想了解你的女儿平时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

下一章全书完
同类热门
  • 张艺兴,因为是你张艺兴,因为是你叶茉阳|现言“羽熙,你为什么喜欢我?”“因为你是全世界最好的张艺兴。”他,是行星学院的学生会会长,校草,SM练习生,后来的exo成员LAY,他知道,自己身边有很多爱她的人,但他不知道,在她眼中,从来都只有他一人…她,是他的同学,行星学院的校花,SM练习生,后来的FTG成员郑羽熙,郑氏企业唯一的继承人,甚至,拥有整个文氏企业······而这么多身份,在他心里,只有一个身份,那就是他爱的人…
  • 青春是我追不上的日落青春是我追不上的日落暖裳蕴|现言爱一个人没有错,错就错在,爱错人,爱错方法,精心的暗爽,他身旁的人一个个走了,我跟你也渐渐走远了……本书以第三者为女主,看看那些年的青春吧。
  • 潇先生的小鲜妻潇先生的小鲜妻橘子可妃|现言结婚时,她和他立法三章,不许管她不准碰她不能睡她。却不想,婚后的一个晚上,她喝醉酒,误睡了自己的丈夫。从此后,生活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投怀送抱?”叶淼淼跌倒在萧子昂的怀里,挣扎了几下,见挣扎不脱,干脆来个破罐子破摔。“是啊,萧先生,喜欢吗?”她媚眼如丝的抬头看着萧子昂,右手手指轻轻卷着他的领带……
  • 你敢想静静我就我就你敢想静静我就我就半晚安睡|现言想我干嘛,没想你啊,那你说想静静,我就是静静啊
  • 豪门危情:我的爹地是只狼豪门危情:我的爹地是只狼左思豆|现言“宝贝,你叫什么名字?”一夜缠绵,他竟然问出这样的问题。她笑了,“我叫vivi,总裁常来照顾我生意啊!”丑女逆袭成功,梦中情人变饿狼,夜夜索爱还不够。是捕狼计划成功?还是已入狼口不自知?爱情,谁说的清。看着眼前和自己小时候几乎一个模子刻出来的小人,叶景殊凌乱了。“小朋友,你爸爸是谁?”“妈咪说我爸爸是条掉毛的大尾巴狼。”
  • 总裁追妻好困难总裁追妻好困难白晓薇|现言本人12岁女,酷爱小说,是一个阳光向上的小女生,QQ3291872258
  • 腹黑校草的甜心腹黑校草的甜心夏依草|现言为了一个约定——几乎所有人都变了,只有安梓晴一成不变。对不起我......---洛千熙安梓晴这一辈子我真的爱惨你了---白绮羽。
  • 公主升职记:总裁大人放了我公主升职记:总裁大人放了我月如初见|现言她程初见,帝国长公主,决不允许自己穿越后,活成个窝囊的小透明! 没钱?没工作? 她就不信,宫斗都能得心应手的她,搞不定一个小工作? 可是总裁大人,你这么目光灼灼的逼过来是几个意思? 救命啊,别压我,我只是想努力工作挣点小钱…… 总裁大人:嗯?明明是你努力吸引我的注意,我只是……顺势而为。
  • 陆小易的桃花运陆小易的桃花运踏月初尘|现言陆小易一个北漂女,在一次意外当中失去了自己男朋友,彻底放弃了自己的所学,转行到另一个行业,却意外碰见让她似曾相识的上司和一位富家少爷,她夹在两人之中,将何去何从。
  • 影后重生之男神女神影后重生之男神女神十一尘|现言生活就像一场穿越大戏,你永远不知道下一秒你会变成谁。说不定被东西随便一砸你就能变成另一个人。想当初卞思乔上一刻还是个众所周知的新晋影后,再一睁眼就沦落成了三无人员。全职助理?没了!身家积蓄?喂了狗了!名气粉丝?亲妈都认不出来了!幸好那张脸蛋还凑活,不会妨碍她重操旧业,磨刀霍霍的向着抢了她宝座的新影后冲去!(本文纯属虚构,请勿模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