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16章 不见

原因很简单:丽妃这贱人,竟趁着她准备新人入宫事宜的空儿,来害她的女儿!

一想到年仅三岁的绎延受这等苦楚,她便恨不得咬碎一口银牙!

她看着众人离去,这才沉着脸站起身来,对一旁的品桦道:“你之前说的……关于那人偷窃的事,可是真的?”

品桦立刻点头:“是真的,娘娘!咱们得动作快些,免得丽妃提前知道了,早做准备。”

皇后品了口茶冷静下来:“就这两日吧!也好叫她在新人面前大大丢一次颜面。”

“是。”品桦答道。

皇后起身,换回了笑脸:“走吧,跟本宫去偏殿看看绎延。”

……

众人出了凤仪宫,便各奔东西。一路上,云点玉感受到了姜觅的异样。平日的她聒噪得很,今日……都快到倾云宫了,她硬是一句话也没讲,沉默地望着一成不变的风景。

临到进了茗湘苑,姜觅这才深深吸了口气,又重重吐出来。

“哎呀!那,那丽妃娘娘这是在给我们下马威啊。头天请安就这样,若是得了宠,岂非要……”

看到她脸上半无血色,云点玉难得逗她:“呦!原来你也有怕的时候啊!那不妙,将来这种戏还很多呢!”

听到她的话,两人皆是沉默。

“诶!说起来,你那姐姐明日不会真去御花园吧?”姜觅见气氛太过严重,随口道。

谁知,云点玉笑得勉强:“她,我们不用管。她,一直以来都有自己独特的解决问题的方式,管了多事。”

姜觅看她深色诡异,刚想说些什么,只听门外传来笑言:“两位姐姐这是在说些什么?”

云点玉听着莫名熟悉,回头一看,是选秀当日与她套近乎的那个秀女。没想到……她也入宫了。

徐庭枝见云点玉出神,玉手轻抬:“想什么呢,点玉。你这样子好生可爱!”

云点玉咧嘴一笑,与姜觅介绍了徐庭枝。

“你们真好!住在一个宫殿,主位又是个宽容和善的。不像我,住在甘泉宫。偌大的宫殿,只有主位——不受宠的庄贵嫔和我两人。偏偏,这庄贵嫔又是个爱摆架子的,真难过!”

云点玉安慰道:“好了好了,真是难为你了,待会儿我给你做些点心,你带回去吧!”

徐庭枝微笑:“好啊!那,我要双色豆糕。”

姜觅正在嚼着云点玉桌边的糖蒸乳酪,一听这话,猛的跳起来:“我也要!”

大伙儿又笑作一团。

当晚,乾清宫内。

皇帝颜凌仍坐在御书房批阅奏折。他那张惊为天人的脸,落在大太监福贵的眼里,却成了催命鬼。

太后吩咐了,今晚皇帝务必要进后宫宠幸新人。可……皇帝这样子,不像是要与周公相会啊。

他纠结地来回踱着步,看见净事局的小桂子已端着盘子来了时,愈发着急。

这模样,在小桂子眼里,就成了皇帝迫不及待。

于是,他凑上前,谄媚地说道:“福公公,皇上已是一月有余未进宫了吧?那太后可不得着急了?”

福贵瞥了他一眼:“你也知道?”

“是是是,”小桂子笑得愈发开怀,“皇上,是不是已经……”等急了?

福贵却是眼睛一转:对哦,小桂子呈上来的牌子,与他何干?于是,他也道:“是是是,别墨迹了。”

“得嘞。”小桂子兴冲冲的进到书房,却发现不对劲:皇帝怎还在批折子?

小桂子心里一凉,奈何颜凌好巧不巧地抬起了头,淡薄的嗓音仿佛成了他临死的背景音乐。“何事?”

无奈,小桂子只好硬着头皮:“皇上,请,请您翻牌子!”说完,他便头一瞌,将盛放着头牌的玉盘高举过头顶。

颜凌看着他颤颤巍巍,径自走过。

良久,小桂子抬头:人呐?

然后,后宫诸人皆从各个眼线那儿知道:皇上……去了宸佑宫。

众人皆惊:宸佑宫,只住了一位嫔妃——贵人云淑妤。

云淑妤原本都要就寝了,谁知外头忽的进来一位公公,脸上的肥肉都快堆到耳根:“小主,恭喜了!”

“什么恭喜?”云淑妤一头雾水。

“皇上,要来咱们宸佑宫!”

“什么?”云淑妤手一抖,桌边的茶杯碎了一地。她压抑不住如潮水般席卷了她的兴奋之情。

云淑妤立刻站起身来,随后想到不够矜持,又红着脸坐下。

再怎么说,她也不过十六啊!

良绘也止不住笑意:“小主,换身衣裳吧!好迎接圣驾!”

“你,说的有理。”云淑妤轻笑。

颜凌坐在龙撵上逐渐靠近宸佑宫。

别问他为什么,他只是想到宸佑宫是宫里最老的宫殿,年久失修,怕出些事情罢了。

待到门口,颜凌一下龙撵,就听一温温柔柔的声音:“嫔妾给皇帝请安,皇上万福金安。”

轻轻督一眼——是他不认识的人。但看着还挺漂亮的。

颜凌没说话,任由云淑妤跪在门口,一脸难看。

他进去兜了圈,顺便吩咐还在同情云淑妤的福贵:“找个时间,命人把这宸佑宫给朕好好修修。”

“奴才遵旨。”福贵看皇帝有要走的意思,小心翼翼地问了句:“皇上,六宫都知道您来宸佑宫了。”

“是吗?那和朕有什么关系?”颜凌凉凉地说。

云淑妤顿时脸色煞白。

颜凌再次督了眼摇摇欲坠的云淑妤,冷冷道:“下次面圣,别抹太多脂粉。还有,朕……不爱粉色。”(作者ps_你会打脸的)

说完,颜凌毫不留情地走了。只留一身粉红的云淑妤,瘫倒在地,默默垂下一滴泪。

与此同时,同样正打算入寝当的云点玉,听到门外慌张的声音:“小主,小主!不好啦,不好啦!”

云点玉揉着惺忪的睡眼,问道:“怎么了,小羌子?我正打算睡觉呢……”

“小,小主,留,留心……”

“留心怎了?你别急,好好说。”留熏见他上气不接下气,不由得着急起来。大晚上的,可别出什么事才好!

“留,留心姐姐不见了!”

下一章全书完
同类热门
  • 歪斜的后冠歪斜的后冠六年左|古言拥有千里耳能力的采丹曲真族遗孤,因缘际会下,顶替一位王储,成为亡国的公主,被卷入一场原本不属于她的血海深仇。前途是一片荆棘,却已无后退的路。她接受命运的安排,义无反顾走下去。带上人人梦寐以求的后冠,冠冕璀璨华丽,谁是与之执手,共享一切的王者?
  • 越杀越杀一叶子衿|古言蕙娘醒来的时候,自己已经成了一只鬼,莫名其妙地跟在一个内宅姨娘的身边,不知道为何,不知道是谁,不知道何往,一问三不知,若要知后事如何,点击推荐收藏啦!!!总体而言,一个反重生的大脑洞故事,慢热。新人新书,多多支持。(每天下午四点半更新)
  • 一品小福女一品小福女苏小念ovo|古言推荐新书《今天大佬也是团宠》 唔,苏念念怎么都没想到,她穿越了,还是一个小婴儿,嘤,既来之则安之,金手指,我也有哇,一飞冲天,女地主婆,哇,想想就激动。 “哎哎哎,前面那位小哥,我有件事想跟你谈谈” “什么事”某人若无其事道。 苏念念一脸贼笑道“终身大事”
  • 盛世:荆棘之冠盛世:荆棘之冠vsea|古言那是从海边弥漫而来的气息,铺天盖地的风汹涌肆虐,刮得面颊生疼。那是属于王者的时代。-如果说初见就预示着彼此的立场,那么,为什么还会有那样一段令人怀念时光?蔷薇盛开十六夜,断言洛丽玛丝的哀伤。当几个各怀鬼才又性格迥异的人从敌人到朋友,又从朋友到敌人,盛世之中又会镌刻下怎样的惊心动魄?原谅简介无能……)
  • 将门枭妃将门枭妃小青杏|古言一袭紫衣华服的冷艳,一袭白袍金冠的飘逸。 而今,一袭红袍绣凤的妖冶.... 离心想起了清香让他弹的《月光吟》:一弯月,两厢情,浅浅清辉意盈盈.... 本文情挚意真。酸酸甜甜。 有点小虐心,有点小甜宠,有点小武侠,还有点小悬念... 泪犹在目,嘴已上扬...
  • 逆世邪女:捡个魔王做夫君逆世邪女:捡个魔王做夫君月下老贼|古言一纸赐婚,她被迫嫁给世上最恶名昭彰的大坏蛋。 听说她这个夫君非常变态,天性嗜杀,不近女色,娶了十七任新娘,全都在新婚当夜,惨死洞房。 而当她第一眼间见他的时候,才发现他是那样气质高渺,惊为天人。 他说:娘子,从今往后,我就是你的人了,所以你要看好我,不能让我去祸害别的姑娘。 于是,她便莫名多了一个喜欢粘着自己的拖油瓶。 【关于感情】 白珣景是个极为偏执的人,他爱了她那么久,自然不会轻易放手,所以—— 他会为她洗手作羹汤。 “都说要抓住一个人的心,首先要抓住她的胃,娘子吃了我做的饭,就再也舍不得离开我了。” 他还会为她化身无赖。 “只要你看上的,喜欢的,哪怕再难,我也要为你抢过来。” 他甚至会为她大开杀戒。 “我这辈子最不能容忍的,就是你受到伤害,谁若伤你,我便与谁为敌,天若伤你,我便与天为敌。” 她天生狂妄,薄幸狠绝,无视规矩约束,被世人称为邪魔妖女,原本对情爱无感,却在他的温柔攻势下逐渐沦陷。 于是,她说:“夫君,我们一起为祸天下吧。” 山盟海誓,不如滚个床单;神仙眷侣,不如魔鬼一对! (1V1,双洁,男主负责貌美如花,女主负责装逼打脸)
  • 女帝佛系日常女帝佛系日常喝车不开酒|古言对于安南月来说穿越到这个朝代来并不是什么特别幸福的事情因为刚开始要苟住自己的命谈恋爱以后要时不时安抚自己醋缸似的男朋友但生活的恶意仅止于此吗?不存在的!没可能的!因为她知道自己穿越到了一部女主重生逆袭虐渣文里放心,不是女主,不是女配,不是炮灰,不是男配。而是个存在感低的不要不要的背景板,虽然死的很惨,下场可怕。虽然动手的还是她现在的男朋友【手动再见】但是没关系,这些都不是问题!她是生在红旗下长在红旗下的少女一切迎难而上!--情节虚构,请勿模仿
  • 魔神狂后魔神狂后花萌种子|古言大魔王因为喝醉酒踏入时空门穿越到21世纪,做大姐大,当商界最嚎大佬,撩这个世界最帅的男人。“你的手,你的唇,你的头发丝儿都只能是我的!”百里温柔霸道的对着面前的男人宣布道。邪爷乖乖的点头,“知道了媳妇!你之前我的眼里没有女人,你之后我眼里只有一个女人,那就是你。”这是一个二货大魔王和霸道总裁相遇又反穿的故事。看邪爷魔界提亲,不是一个世界又如何?我愿跨越时空来娶你。【非传统古言,现古结合,反穿再反穿来回穿,所以前期现代部分,脑洞来袭~甜宠+爽文+女强文+修炼】
  • 乱步惊心乱步惊心夏暖雪|古言二十一世纪的军人莫婉玥,因意外穿越到了清朝。册封格格、腐烂一家、闹鬼废宫、惊险选秀、腐败地牢、外邦和亲、镜子少女、病危逼宫。这一桩桩、一件件,就像洪水扑面而来。她,该如何应对?
  • 帝妃狂傲:皇上,别拦我帝妃狂傲:皇上,别拦我卿墨语|古言曾在未来世界混的风生水起的慕大小姐,一不小心战斗的时候结束被虫洞眷恋,送到了一个未知的世界。狗血的失忆不说,还要被强迫嫁给一个男人!什么?你说那个男人是皇上?可是……皇上是什么鬼,她为什么觉得这词语这么陌生。一入宫廷深似海,不过别以为她失忆了就好欺负!等她想起来的时候,一定废了这群敢陷害自己的人!呃,至于她的便宜夫君——皇上大人……恩,这事再说吧!先虐后互宠文,1v1,强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