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烹饪美食 豆玩好运来

第7051章 禁制神通

建州城内的士兵突然增多了起来,柳颜雪将新衣裳穿在身上,鹅黄的纱裙,精美的边绣,连制衣坊的老板娘都毫不吝啬的赞美道:“姑娘,你穿着我们霓依坊的衣裳真是一块活招牌,美得跟天仙似的,你瞧瞧这脸蛋,这身材,啧啧!活脱脱一个美人胚子。”
  柳颜雪望着镜中的自己,很是满意地点了点头,原来将那面具撕下,她自己长的如此好看,连她都快忘记自己长的什么模样了。
  “老板娘!可有见过告示上的女子?”一队士兵站进得店铺来,领头的士兵将一副画像举在老板娘面前道。
  仔细瞅了瞅告示上的女子,老板娘眉头一皱道:“哎哟,兵大哥,这么丑的女子我是没见过,要不您问问别人吧!”
  听罢,那士兵又将画像递到柳颜雪面前道:“这位姑娘可见过,若能提供线索重重有赏!”
  看着自己易容的画像,柳颜雪浅笑着,那笑容婉约动人,仪态非凡,并不急着回答,只望向告示想的字,上面写着:悬赏捉拿逃犯……
  怎么,她在他眼里变成逃犯了么?沉吟一会,柳颜雪认真道:“今儿一早我进城时,看到一女子投了护城河,倒是与此告示上的有些像。”
  “什么!投河了,你可当真?”士兵不敢确信的追问道。
  一脸的无辜,娇吟道:“清晨雾大,我也没看清楚,许是我看错了吧!”柳颜雪摇了摇头,不再与之多说,只顾着打量镜中的自己。
  几个士兵倒担忧起来,是与不是,还说不准,商量片刻决定先把消息报告给西境王:“等调查清楚,若姑娘说的属实,可到衙门来领赏。”说罢几人将告示收好,急匆匆地往回赶。
  柳颜雪将一锭银子塞到老板娘手浅笑道:“您这衣服真好看,改天我再来……”转身朝护城河的方向走去。
  老板娘握着手中的银子,笑得合不拢嘴……
  马车有些晃动,我靠在南宫傲的怀里,半闭着眼眸,他伸手温柔的将我散乱的发丝整理到脑后,轻轻地在我面颊上落下一吻。
  我抬眸含笑望着他:“手,还会不会疼?”一路上车马劳顿,都没有好生调理,这么急着赶路,不知道身体刚好的他能不能适应。
  “不会,很快就会好的,我还要保护你一辈子……”食指轻轻触碰我的脸颊,南宫傲嘴角微微抽动了一下,他的伤势刚愈合,还有些疼,以至于他还不敢太过用力,更何况恢复武功。
  他的情况我再清楚不过,只是担忧地靠在他胸口,低声倾诉道:“有你在我身边足以。”都是我的错,害他变成这样。
  “我也是。”南宫傲将我拥在怀里,温柔地虏获我的唇……
  “刘前辈,前面有家客栈,约莫半个时辰的路程,我们先在里面歇息一晚再走如何?”唐风谨掉转马头,等着刘承将马车赶上前来。
  古道之上,初生野草遍地,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刘承四下张望,见天色不早,便点头应允,如此只好在前面休息一晚再走。
  唐风谨朝刘伯驾着的马车看了一眼,沉默不语,轻唤一声:“驾!”马儿速度稍稍快些,赶到前面引路。
  听见车外唐风谨对话的声音,内心很是复杂,唐风谨本是可以自行前往,执意要与我们同行,或许还是有些担心,不知道小妹与唐风炎走水路而去,是否顺畅。
  “菱儿,在想什么?”南宫傲拂弄着我稍长了些的碎发,将我脸上的愁容一扫而光,轻声问道。
  “许是困了。”我摇了摇头,勉强勾起一抹微笑,握住南宫傲微凉的手。
  给我一个安心的表情,让我靠在他肩膀上休息,他的手揽过的我腰,被他搂在怀里的感觉,真的很幸福。
  突然一声急啸,马儿受惊的狂奔,被忽然惊醒,坐在车内一阵剧烈的摇晃,南宫傲紧紧地抱住我,示意我不要惊慌。
  马被暗器击中腹部,拉车的棕色骏马猛跑了一阵,刘承略有些吃力地拽住缰绳,不等他将马车停稳,从道路四周的草丛里立刻飞出无数黑衣人来。
  探出帘子瞧见唐风谨与众多黑衣人撕杀,南宫傲急忙将我拉进车内:“菱儿,不要乱动,其他的事情交给外面的人解决。”
  南宫傲吹起响哨,立刻从马车周围跃出不少人马与黑衣人缠斗。
  坐在车中,听闻外面的铿锵之声,心跳得飞快,瞥见南宫傲握着却不敢用力的双拳,略有些恼怒的神色,我紧握住他的拳,直到他缓缓地松开,我知道,他现在恨不能冲出去将外的黑衣人杀个干净,可惜无能为力……
  几个欲接近马车的黑衣人被刘承刺杀,鲜血溅在帘布之上,煞是恐怖。
  黑衣人似乎没有察觉到在马车旁还埋伏有人手,接连败下阵来,待到唐风谨将前方拦路的杀手清理干净,天空中又响起了令人厌恶的媚笑声。
  “哈哈,哈哈!南宫傲,你被包围了!”紫色衣衫的媚影从天而降,除去了脖子上的伤疤,左小婵干脆淋漓尽致地展现她丰满的身段。
  少得不能再少的布料,薄得不能再薄的轻纱。
  故做妖态地扭摆着自己的身躯,张开鲜红的嘴唇道:“南宫傲,让你瞧瞧我闭关修炼的成果!”
  与身后的黑色衣人一同腾起,不给众人喘息的机会,双手成爪形,将内力在掌中聚成一团,狠狠地推击而出。
  唐风谨被前面大堆黑衣人所牵制,眼看不妙又无法抽身出来,只得出扇想要迅速解决眼前的苦战。
  刘承飞身上车顶凝气与之对抗,两股内息在空中斗得不可开交,地上的黑衣人见机纷纷朝马车涌来。
  于是在马车周围,双方人马混战成一团,以死相搏,血肉横飞,惨不忍睹。
  左小婵妖媚地勾起嘴角,原来墨君尘身旁探子投靠于她,告诉她南宫傲经脉尽断这个惊人的消息,看来不假,那个臭男人一直躲在马车内不出来,区区一个刘承她还不放在眼里,更何况唐风谨已经被大群黑衣人拖住,她更家肆无忌惮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