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其他 大王联盟官网下载

第1934章 逆天娇妃你别撩8(还可以..帮你暖床)

而此时隔壁的烛光还亮着,三郎玄安本还是心里想着李巧莲,他好多天没回去了,因为爹娘看的太紧了,两人轮着守着自己,自己要是下半夜回去的话,巧莲也睡不好了,毕竟她肚子里有自己的孩子,不能那么折腾。
  可是今天他总是莫名的心慌,很想回去,可是爹娘看的太紧了,刚才见那屋油灯灭了,自己还以为能偷着出去呢,哪想着很快就又亮了,王氏在门口问他要不要热水。
  玄安本也不敢再想别的了,说了不需要,然后继续假装看书。
  王氏看着窗户上儿子读书的身影,心里倍感安慰,觉得自己为他做的都值得了。
  第二天早上,玄文涛让人去接了刘氏和心静回来。
  刘氏回来时候的表情还是挺高兴的,进屋落了坐,她也是先说说李巧莲的情况:“没想到巧莲这身子底子这么好,今个脸上就有血色了,心静那药也是好用,这用不上两月就能恢复了,我看婚事还是不耽误太久的。”
  玄妙儿看着心静:“心静这次可是立功了,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
  “小姐过誉了,我不就这么点本事么?要是换成别的事,我不也蒙了?”心静不居功。
  玄文涛见这气氛轻松了道:“今天让厨房加菜,都累了,咱们好好补补。”
  刘氏赞成道:“好,我这就去厨房安排。”
  玄妙儿拉住了刘氏:“娘,您赶紧进屋躺着歇着,我去厨房交代。”
  李梦仙跟在选买偶尔身后:“我跟你去。”
  玄妙儿让千落扶着李梦仙坐下:“你们都别管了,就我是精力旺盛的闲人,我去就行了,嫂子给我哥东西收拾好,下午我们去镇上,反正离得近,我哥想回来就回来,不过在镇上时间多点有好处,消息也灵通。”
  李梦仙尽管还没个玄安睿分开过这么久,但是她也知道这是玄安睿的梦想,所以赶紧应下:“嗯,去镇上静心,在家里没事就要去根雕坊转转,这没两天就考了,可得静下心。”
  玄妙儿见爹娘和嫂子他们说起了玄安睿科考的事,自己去了厨房。
  中午在家吃了晚饭,下午玄妙儿和玄安睿去了镇上。
  晚上,玄妙儿安排好玄安睿的事,洗漱还有夜宵都安排好了,自己回了房间等某人,因为昨天没想到晚上不回来,今天上午也没回来,某人怕是要着急了。
  花继业来的不晚,进来坐在玄妙儿边上:“你祖父那边怎么不能消停呢?”
  “你怎么知道那边有事了?”玄妙儿看向花继业,这时候没有网络吧,也没人发朋友圈吧?
  “你不回来我能放心么?自然是让人去查探了,你家马车去了哪我还是很容易知道的。”花继业说的事理所应当。
  “我在你这可是一点隐私没有了?”玄妙儿撅起嘴道。
  “小丫头跟我还有什么隐私?再说我不也是担心你么?没良心的样。”花继业捏了捏玄妙儿的鼻子道。
  “我也没想到那边忽然有事,也把我吓了够呛,这可是两天人命,好在巧莲没事。”
  “是呀,人没事比啥都强。”
  “继业,你说这女人怀孩子生孩子这么危险呢?今个要不是心静在,巧莲不知道还能不能保住命呢?”其实玄妙儿也有些还怕,这时候的医疗,真是生孩子难产说死就死了。
  花继业拉着玄妙儿手:“那咱们就不生孩子,我不要你有危险。”
  这样的话玄妙儿说不感动那是假的,因为就算是在开明的现代,能说这话的也少见啊:“继业,你对我真好,不过我希望给你生个孩子,一个属于我们两人的孩子。”
  “孩子不重要,你才是我的唯一。”花继业把玄妙儿揽在怀里,一吻压了上去。
  玄妙儿毫无招架之力,配合着某人的深吻。
  第二天下午,玄妙儿还是戴上了补品去了刘辉家,自己本就隔几日就要去看看外祖母吴氏的,这次就多带了些补品就是了。
  到了刘辉家,刘辉在铺子里忙和呢,见玄妙儿来了,也没停下手里的活:“妙儿来了,去后院吧,我这手上活干完再过去。”
  “大舅你忙你的,我这还不是经常来。”玄妙儿说着去了后院。
  到了后院进了屋,外祖母吴氏和李巧莲都在炕上呢,李秀兰给两人端了鸡汤,反正吴氏也要补的,这多一个人也没多什么麻烦。
  玄妙儿进屋先喊了人:“外祖母,大舅母,我来看看巧莲。”
  吴氏听见玄妙儿的声音赶紧看过去:“妙儿来了,快上外祖母边上来。”
  玄妙儿走到吴氏那边的炕沿边落了坐:“我这给巧莲带了些上好的补品,适合女子补血的。”
  李巧莲这时候脸色好了不少,赶紧对着玄妙儿道谢:“谢谢表姐。”
  “别客气了,你好好养着身子,别让家人担心就是了。”玄妙儿也不太会劝说。
  李秀兰给玄妙儿拿了不少吃的,放在炕桌上:“妙儿啥事都比大人考虑的还周到了。”
  “大舅母过奖了,我要不也不是经常来你家串门子么?”玄妙儿笑着道,本来玄妙儿以为李巧莲的爹娘今天能到了呢,这没看见,所以又问了一句:“沐阳表哥还没回来呢?”
  李秀兰赶紧道:“这不昨天去接了我大哥大嫂,他们昨天下午来了,看巧莲没事也就放心了,今个一早沐阳送他们回去了,家里的活多,这马上药种地了,巧莲在我这他们也放心。”
  玄妙儿本来还担心这古代的女子被卖的,基本爹娘也不太上心了,看来李巧莲还是想幸福的:“也是,这阵子我爹娘也是忙得紧,要春耕了。”
  “你们家地也太多了,听你爹那意思,好像还要再往周边去买地,这地多了好了,可是这田地是靠老天吃饭的,这要是年头不好,那么多地可咋整?”吴氏就是妇人,就算是来镇上了,可是相对这目光还是不够远,并且玄文涛的地确实太多了,毕竟种地也是靠天吃饭的,不能不担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