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18章 石梅遇险

石梅往那一股怪异的气息浓烈处走着,想要一探究竟,心里也十分忐忑不安,不知为何刚才那大汉的模样一直在脑海中回荡。

石梅走到一片小竹林,地上满是掉落的竹叶,脚踩在上面十分的软,竹叶被风捣弄得发出稀稀疏疏的声音,石梅小心翼翼的走着,两眼环顾着四周,风一阵阵的吹来,衣裙上粘着几片被风带来的竹叶,石梅伸手拿走了黏在衣裙上的竹叶,紧紧捏在手中,脚步也渐渐放慢,一股强大的气息正在向自己逼近。

石梅的额头上也不禁冒出冷汗来,已经感觉到这气息来者不善,脸上的神色顿时紧张起来。不知道路小鱼他们那边有什么情况,早知道如此刚才就不应该顾忌一时的高兴,而是让他们下山去,眼下只希望那个叫青雀的女孩子能有所察觉。

石梅一边走,一边苦想着,忽然只听见“嗖”一声,身后一片绿色的竹叶向她飞来,石梅指尖夹住手中的一片竹叶,向朝自己飞来的那片竹叶跑去,只见两片竹叶相撞后,同时分裂成两半,而后随风摇曳在地。

石梅凝住神,耳朵不放过周围任何自己能听到的声音,眼睛不放过自己所能看到的任何动向。这时只见竹林深处地上散发出黑色的气焰来,那黑色气焰一点点向石梅逼近,石梅慢慢往后退着。

石梅强作镇定,只怕那隐藏在深处的人已在暗处观察着自己的一举一动,便大声说道:“阁下如此高的修为,还要这么故弄玄虚吗?”

“哈哈……”那竹林伸出传来几声鬼魅的笑声,石梅听到这笑声后,神经更是紧张,捏紧了拳头,定眼看着竹林深处,只见那黑色气焰中慢慢走出来一个男人,身躯高大,整张脸裹着黑色的头巾,只露出一只左眼来,一身黑色的衣服,手中拿着一把黑色的剑,慢慢的从黑色迷雾中走出来。

那黑衣人看着石梅,眼神格外尖锐。石梅被他这样盯着,只觉得全身僵住了一般,心中一阵恐惧慌乱,整个人仿佛置身地狱,喘着大气,双眼瞪大着,身体丝毫不敢乱动。

仅仅是杀气就能完全把对手压制住,此人绝不是灵蚩,他的剑虽与灵蚩十分相似,应该是长灵宫其他人。石梅的手紧紧地握住竹叶,手指被竹叶的边划出血来,身体也有些颤抖。

黑衣人站在不远处看着快被自己杀气压垮的石梅,眼角漏出一抹笑来,“这次谁来救你?”

石梅两眼直瞪着黑衣人,不发一言。突然间手一挥,手中的几片竹叶像火石一样朝黑衣人飞去。刚飞到黑衣人眼前,那几片竹叶便止在半空中了,渐渐的变成黑色的粉末落在地上。

“精神竟然还没崩溃,比我想象的要顽强。”黑衣人手持着剑慢慢的走向石梅:“是不是觉得身体迟钝了?”

石梅依旧没有说话,闭上眼睛,手紧紧地捏成拳头,直到指甲把手心擦破血来,石梅睁开眼睛来,双眼中泛着红光,一团红色气流在手中回旋着,渐渐形成赤渊剑来。

黑衣人站住了脚步看着石梅,眼中倒映着红色的剑刃,顿时身上的杀气又加重了些。

“故意用手指刺伤手心,刺激自己的神经,让精神不被我的杀气困住,不愧是石长青的女儿。”黑衣人看着神色紧张得石梅,知道她是在强撑,已是中气不稳。体内虽有朱雀,但修为太低,又有阴阳咒缚身,能运出赤渊剑已是极致了。

石梅的手紧紧地握住赤渊剑,手心的血顺着手慢慢的滴在地上,染红了掉落在地的苦竹叶。手有些颤抖,双眼一直看着前面的黑衣人,此人竟是这样散发出来的一股杀气都压得自己喘不过气来,绝非一般的修为。

“世人都说长灵宫是天下最锋利的剑,北古奇兵尽在门中,高手更是数不胜数,且有背后还有朝廷,但竟是这样一个门派,为了得到别的门中之物,屠戮人命无数。我青冥谷的朱雀是祥瑞辟邪、引道长生之物,岂是你长灵宫这等噬命之徒配拥有的。”

石梅咬着牙沉沉的说道,声音有些颤抖,眼中泛着红光看着黑衣人,眼中有恐惧,有凌厉。

周围的风越刮越大,一些竹子上的竹叶被吹起来,地上的掉落的竹叶被刮起来,黑色气流渲染的周围大半的空间,但却始终不能靠近石梅,只要稍微靠近些,石梅手中的赤渊便更是红光大作。

石梅也已经瞧出着情况,暗想道:这大概就是驱魔辟邪了吧,但自己修为浅薄,内力不够深厚,能撑到几时?即便是眼下,那人要是一下冲了过来,自己就要立马塔架子了。

“能得到自然就配了。但像你这样的,即便与朱雀融为一体的也成不了气候,那才是不配。”黑衣人对石梅嘲讽道,眼中尽是得意之色。

黑衣人的话音刚落下,石梅的神情眉目见顿时皱了起来,眼中杀气更甚。

当年长灵子设计长灵七剑围困青冥谷谷主石长青和妻子梅好,最终让他们葬身冥谷渊,临别之际石长青把青冥谷圣物朱雀熔身于石梅体内,不让人轻易被人掠走。

但当时石长青已中了长灵宫阴阳咒,却不想在用内力崔驰的同时,把阴阳咒也给了石梅,这才导致石梅的修为得不到提升,陷入阴阳咒和朱雀烈狱之火的两重困境之中,得不到解脱。

听完黑衣人的话,再想起过去的事,石梅心中早已是怒火中烧,想着冲过去撕烂这个人。石梅努力的克制着自己,知道自己远不是这人的对手,只得愤怒的瞪着前面这个人。

黑衣人看到石梅愤怒的样子,眼睛微眯着笑了一下,把剑插在地上,两只手搭在剑柄上,说道:“如果你乖乖跟我走,我不为难那个老太婆。”

石梅低下头,阴沉了一会儿,泛着红光的眼中,像是失去了神采,满是空洞。

这些年来的小心翼翼,生怕被人知道藏在这里,心中向往那中原的繁花似锦,向往外面那大好山川,看到身边的朋友伙伴每个人都有至亲思念陪伴,想起那亡故的父母,心中更是煎熬。自己这些年来有幸得益于奶奶的照顾,虽然与自己没有半点血缘关系,但与她一直亲密无间,把自己的命看得最为珍贵。而如今为着这朱雀,依旧连累着她,自己没能力护住自己,更护不住她,反而还要靠她护住自己,终究是自己无用。

现在面前站着的强敌,攻也不得,退也不得,如果束手就戮……自己解脱,奶奶也解脱,她虽是伤心的,但再也不需要提心吊胆的活着……

石梅的站在原地低着头想着这些,整个人看上去像是木讷了一样。

同类热门
  • 时空穿越绝世倾城恋时空穿越绝世倾城恋苏千诺呐|幻情女孩和男孩坠入了爱河,可在一天,天空突然闪起了雷,女孩和男孩穿越了,他们都有了新的身份,男孩还记得女孩,可女孩失忆了,他们还能在一起吗。。。
  • 莞尔笑桃花莞尔笑桃花林禧禧|幻情家破人亡不一定就是小白菜的设定,今朝莞尔笑桃花,来日抿然醉春风
  • 妙柔妙柔第二世界中的人|幻情师傅把她带上了山,给她起名——妙柔。 和她一起上山的,还有他——天成。 然后师傅给她讲了好多大道理,但她都不懂,可不知道为什么,师傅和他好像都挺满意。 她其实也很满意,嗯,只要能没事从山顶上往下看一眼,就很满意了。
  • 如云如云唐若悠|幻情要不要如此荒唐,因为家族继承位被人追杀,想我堂堂法定继承人既然被追杀如此。可是要不要这么逗,这是什么事,穿越,还是一个历史上没有记载的,这不都是只有小说上才出现的事吗,怎么发生在我身上了。还有比这更荒唐的事吗,有,什么,修仙,这是什么鬼。为什么别人穿越不是公主,就是小姐,怎么到了我这,就是一个被抛弃的人。不管了,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可是这是怎么回事,什么时候我的身边多了一群人,还是美男。如云,既然你这一生没有好好活,那么我替你活。活出你的精彩。
  • 浴火重生,冰美人嗜血征服浴火重生,冰美人嗜血征服静馨微微|幻情她本是现代商界帝国的女王,手段狠厉,身手不凡,却遭母亲陷害惨死,一朝穿越成为母亲逃亡下的弃物,本该属于她的圣物-冰晶玉莲,也被强行取走,无人关心,在深山中等死,奈何命不该绝,得冰麒麟宠爱,玩命修炼,天赋非凡,又有萌宠小冰麒麟为伴,生活自在非凡!更有妖孽美男自投怀抱,赶也赶不走,这世界是怎么了,美男不要钱吗?还有倒贴的。
  • 杀手之王一朝重生:至尊公主杀手之王一朝重生:至尊公主彼岸冥月|幻情杀手之王重生穿越成皇室公主,面对皇室的尔虞我诈,她早已厌倦,比起这些,她更贪恋外面的青山绿水。她背起行囊,与众人达成协议,决定用自己的一双脚,走遍万水千山。他,是凌国的太子,在年少时与四皇弟被同一少女相救。那少女如同冬日的一束阳光,照亮了他的心。他决定要找回她,将那束阳光留在自己身边。可是,他最后找到了她,却觉得她变了,他似乎更喜欢那个行走在青山绿水中的女子。面对当日的救命之恩和现在的心爱之人,他究竟会如何抉择?
  • 怪怪鼠的故事怪怪鼠的故事似水斋|幻情这是一个有关成长与奋斗的童话故事。一只自命不凡的小老鼠,为着梦想,独自去到外面世界闯荡。种种奇特经历,种种困难挫折,使它慢慢成长、成熟。它看到了丑恶黑暗的东西,认识到了自己的渺小,深切体会了生命的沉重。它曾低落、气馁甚至绝望,但它始终没有低头认输,对于自己的梦想执着以求,终于在历经彻骨寒后,绽放了自己生命的芳香。
  • 傲视天下:逆世神妃傲视天下:逆世神妃陌溪暖云|幻情穿越到异灵大陆,女主一路势如破竹,从人人唾弃的废物变身为一代传奇,成为人人艳羡的神王妃。她苦练灵阶,为的是不再受人踩在脚底,为的是保护自己想保护的人,为的是与他肩并肩。一路来遭受最亲的人惨遭杀害,被人冤枉……种种一切仍不能阻挡她的脚步。把她受过的苦和罪统统还与把这些给她的人,让她们把笔笔血债统统偿还。她不甘,被人踩在脚底,她要变强!变得更强!
  • 穿越之本公子是女儿身穿越之本公子是女儿身梦里清晨|幻情一夜醒来,突然发现床边有个没穿衣服的美女,一惊!在发现自己所在的地方怎么是古香古色的?在惊!拔开自己的裤子一看,木鸟!大喜!
  • 栀子花之生死恋栀子花之生死恋扬扬非语|幻情你送我栀子芳香!我陪你一世繁华!夏栀子没什么追求,也没什么抱负,只想简简单单,随心所欲的过活。可原来,她居然不是人!不但一脚踏进了仙界,还爱上了她所守护、所依赖,但却无论如何不能爱的人!可他又是谁,为何与她生死相依,心灵相通!到底谁才是谁的另一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