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149章 血晶泪眸

将离见他这个戏精还过不去了,跟沐月说了声,就架起老头“扔”在隔壁床上,里面就回来了。

沐月想起这些时间的事情,看着将离暗淡的神情

“将离,洛宇的事……”

将离不答,抱起沐月让她靠在自己的怀中,手轻轻抚摸着微微隆起的肚子上。沐月用自己的小手紧紧的握着将离大手的三分之一

“我觉得他不是故意的。”

将离摇头,亲了下她的额头说

“无论他是不是,他终归这么做了。”

她叹气,将这段时间的事情连接起来,早就知道不可能太平了

“唉……其实这几个月我还活着这事有不少人知道了吧?”

将离嘴上说着

“没有,什么都没有,好好的安胎,生下孩子。以后的日子都会好好的。”

可是他手上的动作却握的越发的紧,她知道他是在让她安心,默默的承受了这一切,她忧心的问

“将离,生孩子之前我们都住在这里。你还有朝堂和军队怎么办?”

将离轻轻刮着她的鼻尖,搂着她宠溺的笑着

“爹也不是摆着看的,这些年他休息了那么久,手痒痒的紧。知道自己辛苦上朝训练军队几个月就能换来未来的孙子,怎么可能不愿意帮着自家儿子。”

她也是没想到,将离这个腹黑的劲头对着自家的爹都用的这么得心应手。她突然觉得头很痛,脑海中闪现出一个穿着白色无袖襦裙,头上佩戴莲花水晶吊坠,模模糊糊的脸上只有眼角的红色蝴蝶异常显眼。

她捂着太阳穴,用力的呼吸着

“将离,我刚刚看到一个女人跟我一样眼角有一只红色蝴蝶。”

将离手上一颤,联想到刚刚老头说过的灵族时代的奻淉女君也有一只红色蝴蝶在眼角,这是巧合?

还是,他们真的跟灵族时代有什么关系?

可是灵族时代的血灵族和破灵族,拥有强大的自愈能力和近乎永生的寿命。若他们真的是涪陵大帝和奻淉女君,又是为什么死去?

而煊蛰将军他还活着,还是跟他们一起转世纠缠?

“月儿,别想多了。好好睡一觉,睡一觉就什么事都没有了。”

另一边在魏国的皇宫,魏帝亲赐夜宴招待沐国远道而来的太子沐子轩和“太傅”付子凌。同席而坐的有,魏帝、魏后、太子洛凌枫、太子妃曲悦茗,以及魏帝的宠妃娴妃娘娘。

开席之时,众人参见魏帝魏后,太子洛凌枫提议今日酒宴不谈国事,像闲话聚会之时,行酒令。

沐子轩和付子凌欣然答应,大家宛如和谐的一家人,在酒宴上行酒令。但在魏国的冷宫之中出现了一批身着黑色夜行服的人,他们抬着一个水晶冰棺放在冷宫的正殿,一个黑影迅速飞了出去,到达夜宴宫殿最近的凌月宫之中。

沐子轩喝了会脑袋就开始晕晕乎乎的了,他扶着脑袋对魏帝说

“陛下,我这脑袋有些晕乎了,出去醒醒酒。”

魏帝皮笑肉不笑的“沐太子自便。”

沐子轩边上的侍卫扶着他出去,走出了夜宴宫殿之后,直径去到凌月宫

“我让你们做的事都做好了?”

黑衣人跪下说着“主子,东西已经在冷宫之中了。”

沐子轩狠烈一笑“那就动手吧!”

在夜宴之中的付子凌受到一张泛黄的纸条,上面写着:

付子晴的尸首你若在意,速来冷宫。

付子凌向魏帝行礼,找了个蹩脚的借口溜出了酒宴,一路狂奔到冷宫。看到冷宫正殿的水晶冰棺,恢复了血灵一族的血晶泪眸与奶灰的长发,手放在心口笑着走到水晶冰棺之旁,用着自己的灵力推开冰棺盖,他伸出手放在付子晴的脸上

“姐姐,在这睡得可还好?都怪我没有注意,让这些轻狂的家伙扰了你的清净。”

沐子轩躲在冷宫殿门外,清清楚楚的听着付子凌的每一个字。他的平静却让付子凌觉得有一条毒蛇在身上慢慢的游走着,冰冷、冰冷,不知道什么时候这条毒蛇会亮出毒牙对他咬伤一口,他颤颤的站在外面,听着里面的动向。

不过心里一直有个声音在说,再等一等,等一等只要动手了。杀了他,就不用像个傀儡一般被他操纵了!

他就是真正的王了!

付子凌轻抚着尸身完整的付子晴的脸,眼中都是付子晴,他笑着拿出一把水晶弓箭朝着冷宫大门后付子凌的位置射出一剑说道

“沐子轩,你是不是觉得我帮助你的母亲辅佐你登上皇位,你就有胆子想来杀了我了?”

沐子轩的左肩膀被刺穿,定在冷宫的大门上,颤抖的挨着门板说着

“怎么会……太傅,是母后请来辅佐本宫的,本宫……本宫万万,不敢有这种心思”

付子凌迅速的移动到冷宫大门,残忍的把门重重的摔在墙上,原本在沐子轩的左肩膀的水晶箭,刺中了他的心脏,整个冷宫都安静下来,周围埋伏的黑衣人私下逃散,生怕被付子凌给残忍杀死。

他拿出曾经灵族时代的火折子,轻轻的朝着上面吹了一口气,细小的火折子燃烧出耀眼的红黄光层次分明,在尸身还有些温度的沐子轩面前晃了晃

“真是,如果你乖乖听话,我可不至于下这么狠的手。”

话落,他将火折子朝沐子轩身上扔过去,水晶箭和沐子轩在一瞬间都变成了灰烬,消散在冷宫的空中。他移动回水晶冰棺边上,抬手将水晶冰棺变小,带着她飞回血灵族在热渊之地的皇宫,将付子晴沉入热渊之地唯一的极冰之河将此尘封。

他幻化成在凡间用的付子凌的模样,去修齐所在的驿站中,将他按在墙面上说

“给我收起你这副要死不活的样子。当年的你的母亲都没有你这么懦弱!”

修齐不在意的看了他一眼

“我的母亲?我父亲倒是没怎么提起过。”

付子凌对他亮出自己原本的样子,让他看到自己原本完美的脸上,那一道血红的伤疤

“看到了吗?”

修齐怔住了,他本来以为血晶泪眸和凡人眼睛共存,是因为母亲生他时候胎里不足造成的,可是现在……现在,他也惊诧了

“你的眼睛也是血晶泪眸?”

付子凌看着他这个半人半灵族的侄子,觉着真是可怜,自己的姐姐那么个在意血灵族的人,怎么会生出这么个情种来!

“是啊,血灵族所有的人都是血晶泪眸。只是颜色不同,我是冰蓝色的。你跟你母亲的颜色一样,是湖蓝。”

修齐的眼神渐渐凝固,满脑子都是小时候半人半灵族的样子,像个妖怪一样……

“她既然是血灵族的,为什么要嫁给我父亲?”

付子凌轻抚着他的发丝

“能有什么为什么。不过是想要一个能够,帮她完成复兴血灵族的人。”

修齐揪住他的衣领,原本正常棕黑色的眼睛,闪现出湖蓝色来

“所以她就选择了跟我的父亲成婚,生了我。在她的心里我从来都只是个工具!”

……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妖孽站住:腹黑王爷呆萌妃妖孽站住:腹黑王爷呆萌妃云七|古言她,是21世纪的新一代少年,高端大气上档次,低调奢华有内涵!无奈,他是来凑热闹的好不好?竟然穿越到了异世大陆,穿越成为一朝丞相府废柴七小姐,莫名其妙有了婚约,相公竟然是战神!他,好歹也是圣贸国闻风丧胆但是却又俊美绝伦的安王爷好不好?某王爷:“本王心中只有你一个!”某姑娘:“那我的心中可不一定只有你一个!”某王爷:“你敢!”美男多多,帅哥多多,宠妻多多!看她如何插科打诨,在异世大陆斗魔兽,混青楼,学武功,对付如意“狼”君,闯出一片天!看他如何完美的从霸气侧漏的安王殿下变身唯冰儿是从的妻管严!(本文欢乐向,请备好纸巾,备好零食,以防笑出鼻血)
  • 误嫁俏王爷误嫁俏王爷慕惜珍儿|古言夏田如愿穿越到古代,却成为一个王府打杂丫鬟。寻死无果却因有着倾城的容貌,代替宁府死去的三小姐出嫁给有名无位的大皇子。隐藏这内心的感情,只为寻求一线生机,处处隐忍。却被心中那个最重要的人伤害,最后才发现原来一直有一个人在背后默默帮助保护自己。她能否发现自己爱的归属,最后真的能如他所愿退隐山林,从此不问凡尘之事吗?
  • 重生之杀手毒妃重生之杀手毒妃想日三万|古言她是一届花魁,也是七杀殿绝杀聂妩裳,妩媚多姿,霓裳羽衣,说的就是她。 七杀殿是当今江湖组织当中令人闻风丧胆的的顶尖杀手组织,殿下杀手个个都是精英,不是武功绝顶,杀人于无形,就是美貌动人,杀人于无影。 前世聂妩裳被心爱之人亲手所杀,一朝重生,她吊打渣男,虐杀绿茶嫡妹,却也因此惹上某一位坐拥王朝的男人。
  • 我家娘子有异能我家娘子有异能奔跑的橡树|古言末世异能女明眉穿越到一个古代傻妞身上,不仅继承了傻妞的离奇身世还继承了她的丈夫,局面有些混乱,明眉准备装傻到底。 可是这个相公真的很可人疼啊,从没有嫌弃她傻不说,还各种对她好,为了拒绝各种烂桃花还惹下滔天大祸。 明媚很痛快的将他划到自己的地盘,开启了她在古代的护夫模式。某人为报答她的大恩坚决要求以身相许 看着俊美无双的某人,明媚很为难,是直接开吃呢,还是扮猪吃老虎,慢慢来呢。
  • 吾乡归何处吾乡归何处七月幽风|古言她是风尘女子,他是淡雅郎君。她在京城无人不晓,他在京城素有雅名。上元灯节,她精心乔装,扮作男子,却教他一眼识破。他闲来游灯,却惊于她聪慧过人,收敛锋芒。好奇,试探,关怀,爱恋。朝堂秽乱,他已决意不入仕途,一心修画,只愿与她隐居江南,尽度余生。红尘不息,她困于牢笼,苦苦挣扎。几经波折,辗转南北,他与她还能否携手南去,赏杏煮茶。
  • 雁落惊华雁落惊华莫思量.CS|古言她从从不谙世事的乡野丫头摇身一变成为相府的二小姐权谋之间,她看似步步为营直至坠入他的桎梏之下满盘皆输儿时青梅与竹马之情,在权利地交锋之下显得凌弱而讽刺他的举目江山她的两度灭门之仇在风云七国之中鬼魅摇曳求不得,两相思一诀别,两处愁看谁能成全这善价之玉成就这天下称臣举目江山
  • 废材嫡女:千代须华废材嫡女:千代须华江瑜二宝|古言她只是玄月王朝丞相的嫡女,却因为极其无用,变成了玄月王朝妇孺皆知的人物。新人上路,多多谅解。ps:一对一,有暖有虐。爱她,你别怕!
  • 君卿孤君卿孤穆玖儿|古言她以为,自己不再会存有真情。没想到,会有那样一个人出现。她以为,那人是自己今生至爱。没想到,所谓爱只是骗局一场。她蓦然回首,突然发现自己错得彻底。可是,却再也无法重来。有些人,生来注定孤独。
  • 未见青山怀扶苏未见青山怀扶苏余千秋|古言“……民间传说,昆仑有莲,百年得灵识,千年得人形,其貌清雅无双,眸似繁华流转,名曰:颜。”暖日乘风何处,寒酒醉怀扶苏。命格无双的青莲遇见乱世中步履维艰的扶苏。前世今生,谁错过惊世的真相。天命轮回,偏不信命。一子落错,便是满盘皆输。了悟轮回生灭,又孑然如初,了悟福德因果,又有始无终。裴颜:“这千万年岁月,无你,就是孤寂,这江川山河,无你,就不成风景,你什么时候回来,扶苏。”扶苏:“你要等我,哪怕山河破碎,草木几千度枯荣。”魏长风:“我是他如何,不是如何,都不过我心悦你。”陆南意:“我与她隔着长风深谷,近不得,退不舍。”
  • 重生之嫡女倾颜重生之嫡女倾颜炎小洛|古言柳汐玥在翌日醒来后,终于相信了自己真的回来了。看着假惺惺的姨娘和庶姐,她很不解上辈子的自己到底是蠢到何种境界,才会将这两头饿狼当做最亲的人,最后让自己走上了不归路。他,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却唯独对她,情有独钟。愿得一人心,白首不相离,这个世界上,我只宠你一人,天塌了,我顶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