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求书
联名卡
第234章 酒中爆竹报残更(5)

“顾绝兮!怎可如此待秦老将军!你当真目无尊长?!”

黑暗中,有人憋不住一口气,当下就骂开了。

顾绝兮按住正要转身的青霜,“哦?朕与秦老将军共事过,先前他和几位副将逼着我重病的爹爹上战场一事,怕是再没人记得了!朕替父从军,为时人称道,可无人知晓,未出阁的姑娘,到底被逼成何等模样,才会走出深闺,扛起长枪的!你这等人,当真可笑得很!”

灵渊崇文,姑娘家少有习武的,未出阁前,一般只修习琴棋书画。顾绝兮好歹在顾王府借住了几年,灵渊的情况,也算了解不少。

屋内顿时一片寂静。

此刻,他们终于想起,眼前这个柔柔弱弱的小姑娘,是驰骋沙场的,只要稍稍动手,就能将他们的脑袋拧下来当球踢……

她勾唇,冲着一脸惊愕的青霜挑眉——示人以弱或是威逼利诱,都爽快得很。

门被关上之前,一只肥硕的老鼠正大摇大摆地走过宁非面前,只见姑娘的手轻轻抬了一下,便飞来一把锋利的小刀,将那手掌大的鼠生生钉在了地上!

宁非低头看了一眼,瞬间倒吸一口凉气——钉死老鼠的,不是什么小刀,而是一片枯死的木叶!

“秦将军,我等……该如何是好?”宁非轻叹一声,也明了此刻处境,灵渊理亏在先,若栖迟此刻赶尽杀绝,天下人都会为之称快。

“这丫头……非为嗜杀之人,我等该是性命无忧……只是,不知栖迟此番还会不会放过灵渊兵士。”秦老将军老眼浑浊,有些疲倦,“开战后,一旦成了战俘,命好的就是病死异乡,再不济……”

可眼下,他们的国主,尚在栖迟手中!

灵渊与栖迟,是真真正正的两个国度,纠葛过深,对彼此都全无好处。

如若顾绝兮念了血脉之情,便会还灵渊一个健全国主,可不论怎么想,此刻将顾枫绞杀,于五国都有利……

唉。

“若您身体不适,可一定要说,我就算拼了命,也要为您拿点药来!”方才质问顾绝兮的小兵,如此关切道。

“不必。”

低矮的柴房中,再无了声响。

夜渐渐深了,夜空无云,月色皎洁,零星有几点星辰。

顾绝兮扶着青霜,尚有几分担忧,然,瞧着他温和清雅的侧脸,还是止不住打趣道:“青霜,许久不见,倒是越发俊俏了。”

“咳咳。”

青霜面色一红,还未回话,就被一阵急不可耐的咳嗽声打断。

顾绝兮抬眸,只见君墨尧站在树下,以手掩面,一副认真咳嗽的模样。

那人连指尖都泛出好看的色彩,在月下,像个清冷谪仙。

青霜连连退开几步,咽下涌到嘴边的一声叹息。

“怎地?你探查出什么了?”

“顾枫脑后几处有银针,无毒,我都拔出来扎他屁股上了。”

“嗯。”

顾绝兮兴致缺缺,转身欲走,却又被匆匆赶来的夏何奈叫住,“三位,饭好了,今儿个不醉不归?”

她看了满脸拒绝的君墨尧一眼,勾唇轻笑,顺带拉过了一旁略显怯懦的青霜——

“好,不醉不归。”

同类热门
  • 白华之什白华之什九黛迟|古言“可我终是不知,这一见钟情还是敌不过情有独钟。” 从未国相女到苍然皇妃,从心系家国到不顾一切。 许之什,你回头看看,我一直都在。 你有你的情有独钟,我守着我的一见钟情。 可他只爱白华,无论她做什么,他都爱她。 (顾念衣篇) “苍然大好河山却欠你一世安然。” 若那年桃花十里,我遇见的是你…… 白华,你在哪里…… 相遇时的一眼,便已是一生。 (许之什篇) “哥哥,师兄今日又去了哪?” “哥哥,师兄可说他何时来提亲?” “哥哥,他若不娶我,那我便把他娶了好不好?” (白华篇)甜宠篇 望君一眼,便是永远。 请等等我,等我将白华之什的故事与你讲完……
  • 女配复仇归来女配复仇归来肖洛洛|古言林羽清上一世被渣男渣女害死后甚至连一副完整的尸骨都没有留下。这一世林羽清重生归来,发誓定要过的风声水起告别她的炮灰生涯……什么渣女这次想染指二师兄,不行必须踹开了。什么渣男还说喜欢她,直接粘了上来?好吧,关门放她的师兄们这一世林羽清重生归来,不再是前一世的声名狼藉,孤身一人,连个知心朋友也没有。她的身后站满了众位师兄。什么想欺负小师妹?林凌风:剁了阁白衣:炖了百晓生:阉了其他众师兄……三位师兄太残暴直接杀了就好,还省时省力。
  • 奈若何惜奈若何惜奈若惜何|古言奈若何惜 江湖是什么? 唯心而已 没有了她,虽身在江湖,心却已无江湖 我对不起她,所以我愿意用尽余生为他们牵线,给他们幸福 幸福? 情这一字,最是伤人,即使有了开始,也难以预料结局 我不怪他,可是我恨他,不怪他想要杀我而名扬天下,因为我没告诉他,可是我恨他,为何不择一良人相伴到老 爱情?那是什么 裹着蜜糖的毒药? 可是即使我不知道情是什么,却早已误入了一见钟情 我爱的,视我如无物,却甘愿落得个遍体鳞伤,爱我的,视我如珍宝,却被我伤的体无完肤 对,还是错? 三滴至情之泪逆天改命 重来一次又会如何抉择? 是幻,是梦,原来命运早已决定了一次机会,又如何能更改 原来这就是情 情,不知其所起 一往而深 (只是突然想写,文笔不怎么样,还请大家谅解,不喜勿喷哦!谢谢啦??)
  • 冥王强宠:妃常惊华冥王强宠:妃常惊华劰皌|古言男女搭配,干活不累,就是这样,本文出现两对中国最美好夫妻:第一对:陈良宇&唐玲片一“在下陈良宇,不知姑娘芳名?””帅哥!我叫唐玲~“片二:“王爷~不好了~”某属下叫喊道“什么事啊”某王淡定的说到“王妃。。王妃。。和小姐跑路了,说什么玩闪婚!”某属下气喘吁吁地说道。“来人啊!巴唐清给我拎过来!”某王气愤的说道。“王爷为什么啊”某属下疑惑的说道。“一定是他媳妇把我媳妇拐跑了!唐玲那么好骗!”某王脸不红心不跳的说道。。。。某属下“。。。”第二对:唐清&陈想片一:“小清子!给我倒杯茶”某女不要脸的说道“是是是”某夫悲催的说到
  • 错嫁之娇妃难惹错嫁之娇妃难惹尘中花|古言冷血帝君遭遇野蛮毒妃。他有心凌辱,她全盘接受。他倾心相付,她不屑一顾。什么?我是你的奴仆?你过来,姑奶奶跟你讨论你那胸腔里第三十二根肋骨发黑的事情吧。困住她?痴心妄想。素手银针,毒摄人心。你,敢要吗?
  • 枫叶似火枫叶似火白衣青茶01|古言“我每行一步之,譬如弈棋,但行误矣,但死,但死之时与法不同。我若不强,不必害多人。”。”---林枫(本文纯属虚构)
  • 萌宠记之别样美人萌宠记之别样美人莫肖默|古言他是锦荣王府风华绝代的世子,万千少女念之不得,他却心系他的爱宠,日日陪伴。可当有一日,她出现了,世子殿下就日日伴她左右,似乎忘了他的爱宠已经消失好多天了,下人看着世子妃绝美的容貌感叹:“原来世子也是这种抛宠弃猫之人,终究还是太子妃最重要啊!”
  • 公主莫逃公主莫逃温木|古言被雷劈成烤乳猪,谁知穿越成公主;前身被害撞柱死,姐来收拾烂摊子。跟姐姐玩计谋?姐姐让你身败名裂死无葬身之地。只是——排好的演员怎么不按剧本走?凭空多出的客串角色什么鬼?反正——坑你阴你没商量!敢反抗?扑倒!骗财骗色没商量!敢不从?吃掉!(本文纯属虚构,请勿模仿。)
  • 盛华盛华闲听落花|古言一跤跌成五岁娃娃的太后李夏,对着糊涂爹实诚哥,善良老实的姐姐,还有那一群帅哥,撸起袖子迎潮而上,帮糊涂爹躲过杀身之祸,助哥哥青云直上扬名天下,给姐姐找到称心夫婿…… 再给自己寻个如意郎君!
  • 妖娆嫡女惑天下妖娆嫡女惑天下傲娇的乌龟|古言前世 她收敛锋芒,帮他一步步走向人生巅峰。 结果也因他而成为过街人人喊打的“被小三”。 今生 在这个男子为尊的古代,女子只是附属品,又何谈爱情,只怪自己太傻,现在撕开爱情的伪善,冷心薄情,宁与青灯为伴,孤老一生。 停,停,停, 某女主:“说好的江湖呢?我的武侠梦呢?怎么变成凄惨悲情的故事了,重新写……” 总而言之, 这就是一个女子追寻武侠梦,顺便捞了一个金主的热血女强文。 【小剧场之一】 “你这一身紫衣,天天穿不腻吗?” “你不知道江湖上如何称呼我吗?音刹紫衣,我这一换行头,破坏的是我好不容易在江湖上积累的形象,懂不!” 司徒明静掏掏耳朵,“我的意思是,你衣服右边袖口上有一块污渍,这是得多久没洗衣服了?” …… 【小剧场之二】 一个漆黑的夜晚,一只黑影从窗口跳进司徒明静的房间,唰地一声,被一阵掌风刮倒在窗外大树上。 黑影无奈,喊道:“静儿,是我……” 司徒明静揉了揉眼睛,道,“我还以为是一只猫呢。” 黑影:“……” 司徒明静继续道,“有门你不进,非得爬窗,你说你好好换着人不做,却要做猫,何苦呢?” 黑影吐血怒吼道:“是谁说过的戌时不准找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