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旅游地图 williamhill游戏攻略

第4203章 潼关大战

当下,是进入至善至美“一我”的入口,进了“入”口,会发现“人”的生命真相。“万物众生与自我为一我”,这个“一我”当然包括所有的事物、景致,从一粒沙到一滴水。
   “一花一世界、一叶一菩提”--其实,每一件你正在做的事都是当下的入口。放下所有的忧虑,进入当下,就能体验真正美好的生命。
   当下,是“此时此地我所是”,同时,我们已经知道,“万物众生与自我为一”,这个“一”当然包括所有的事物、景致,从一棵沙砾到一滴水滴。“一花一世界、一叶一菩提”--其实也就是每一件你正在做的事情里面都有当下。
   出于便捷,以及初学者的习惯考虑,我们还是把最简单的“开启呼吸法”告诉给大家,因为在五脏中,唯一能被意识主动控制的是“肺”的动作,而且随着吐故纳新,我们身体内部的能量开始流动,这对我们的身心将会有很好的功效。
   本章还将介绍一些特定的动作帮助我们内观自己的呼吸、抽离并觉知,这种引导简单易学。
   “人”是“入”口
   当下的“入”口?“人”。
   自己就是入口。这个入口在一开始彻悟的时候很重要,然后随着觉知开始,到处都可以是入口。
   其实不光是中文里的“人”和“入”很有意思,英语里也有这样类似的具有很深含义的一些简单词汇,虽然我们经常使用,却浑然不觉其中真正的意义。
   比如说,“当下”的英文单词是“present”,为什么它还有“礼物”的意思呢?
   原来,当下是最大、最好的礼物,礼物来自谁呢?来自集体超意识的造物者,所以造物者能给我们的最大礼物就是当下。
   当我们觉悟的时候,会在我们所在的地方--马上、立刻、现在就有这样一种感觉,我们处于永恒之中,在乌有(无忧)之乡。
   “无忧之乡”的“no where”--换一种断词方式:“no where=now here”,意为现在这里就是无忧之乡。
   这一刻当我们明白的时候,会有一种豁然开朗的感觉。这一刻我们的心门开启了一下,其实每时每刻都可以活在这种状态当中。
   我们会问,怎么样??能找到自己是入口呢?我们身边的一切都来自这个宇宙,只要我们那一刻想着,哦,我们原来在宇宙里。我们平时都知道这一点吗?
   我们既在这里也在那里,既在瞬间也在永恒,那就行了。
   还有,人们可以试着用呼吸来感受内在的心与“一我”宇宙心的联结。一个长期的悟道者可以在任何瞬间进入,在视力所及,双手触及,嗅觉所闻之花香,所饮之甘露当中让自己进入,因为这些形都不是我们的灵,我们的灵需要在形中体会到。
   触及生命
   就在写这个段落的瞬间,我收到了一条短信,这是一条新闻:“一名51岁的奥地利男子,在过去的8年当中,不断地在世界各地寻找合适的地点并进行高空走钢丝的挑战,他走过了很多悬崖峭壁,高山峡谷和摩天大楼,在数千英尺的高空,除了一根钢丝,他与地面之间再无他物,显然他很享受这种乐趣……”短信中还有一幅他在云端走钢丝的照片。
   看到这个新闻我笑了,因为我知道他在干什么,他在享受触及生命的快乐感觉。
   一个人什么时候才能够体验到永恒?
   就是“完全”全神贯注地体会当下的时刻。
   很多人爱冒险,登山、跳伞、挑战极限运动,包括这位走钢丝的人,他乐于在高空享受这一刻--冒险对于他不是恐惧而是享受。
   为什么会有那么多的运动员,那么多的极限挑战者热衷于此事呢?
   因为在极限运动的过程当中,他们不自觉地、必须地--要专注于每一秒的当下,否则就有可能没命,而进入当下,生命就体验到存在--并且那个极为丰盈的永恒感就出现了。
   其实,他们并不知道,这一刻,即使他们不参加极限运动,也可以在每时每刻体验生命的存在,哪怕此刻他们在家里看一本书--而且,如果都体验到了,他们会知道体验到的那一刻叫做永恒。
   是的,专注当下就在永恒,享受永恒只在当下。
   这样可以解释那么多极限运动员所享受的这个过程了--是的,这不是用任何金钱或是其他快感可以描述或者替代的,这也是为什么那位冒险者会在那么高的地方,没有任何支撑物的情况下来走这条钢丝的原因。
   注意--他根本没有拿着平衡杆--因此,他比那些拿着横杆的人更危险,但其实不然,如果他已经明白了在当下就是永恒的道理,他反而是最勇敢、最安全的--事实上他进入了一种状态,掌握一种技能。
   人们在无限的生命遇到挑战的时候,往往会享受当下是永恒的感觉,但何必呢?没有经过生死岂不更好吗?
   在这一刻,让我们的心沉下去,沉到永恒里,感受周围所有发生的一切,没有忧虑,只有当下。
   高空钢丝、滑雪、登山、高空跳伞,甚至游乐场里的刺激娱乐--极限运动的魅力就是为了让人体验到那种贴近生命的感觉。有一位世界走钢丝大师说:“生命就是钢丝,其他的都是等待。”
   呼吸:进入当下的便捷途径
   从原则上说,我们可以随时随地进入当下,方法也多种多样,但是最初练习的时候,我们最好还是用自己拥有的、也是最方便的--身体。
   我们要做的就是深吸一口气,然后慢慢吐出,呼到尽头--然后停下来,不要吸气,憋气3秒至5秒钟,好了,时间到了--再次深深吸气,这一刻的释放和我们的感觉,其实就是当下的一个入口。在你的眼前,找一个固定的点,平静地直视它,然后把这个点想象成一个逐渐扩大的,可以扩大到无限大的气泡。想象你的视野随之也向各个方向扩大,实际上你的视线并没有移动过,但是你的注意力渐渐地扩大到你的周围,甚至可以“看”到你的背后,用意识来“看你”周围的一切,不加判断,只是和周围安宁地在一起。
   这也是很多冥想、瑜伽和禅修非常注重呼吸的道理,因为呼吸是生命的一种直接的表征,我们控制了呼吸,感受了呼吸,就能够感受到生命的存在。
   这一刻--与我们把手放在脉搏上感受心脏跳动是一样的道理,但唯有呼吸是我们可以控制的。《黄帝内经》上讲,五行分为金、木、水、火、土,对应心、肝、脾、肺、肾,只有肺可以由我们的主动意志来控制--尽管只是有限的控制--深深体会我们的呼吸,没有杂念--那么,这一刻,呼吸就成了连接我们无形的一个根,一个“回头是岸”的原地,一个入口。
   瑜伽是如此,禅修也是如此,在冥想当中,甚至在教会里的唱诗班--唱歌时的呼吸也是很重要的,呼吸是我们进入当下的一个最容易发觉的入口,当找到了这个入口--就没有必要经历那生死的边缘,就能体会生命的不息之火焰和大美之觉知了。
   最近我们常用的一套呼吸方法叫开启引导术,要保持“两有两无”即可:“慢有流,圆有润,行无碍,思无邪。”
   这里强调一下和禅修、瑜伽相类似的开启引导术的理念:内观的核心词只有一个,“合”:
   即“形神合一,内外合一,身心合一,有无合一。”这四个阶段都是一个标准,就是“合”--“静合悦美”。
   无论怎样,合一是彻底觉知的一个标准,没有分别心。
   享受当下,在呼吸当中享受当下吧。
   进入当下的诸多所在
   有人问我关于当下的入口--觉知应从哪里开始?
   那要看我们的意识在哪里,是否集中在我们周围,包括我们自己,我们看到的,感觉到的任何地方。事实上有很多地方可以带我们进入,比如说一朵花或是一株植物,笼子里的一只小鸟或是家里养的一只猫,这些无处不在的有着生命含义的东西,我们不要给它们贴任何标签,它们都可以是我们进入当下的入口。
   其实当下的入口就在整个宇宙里:当我们去仰望浩瀚的星空,当我们去仔细观察蚂蚁在下雨前的行动,当我们去看树上叶子的叶脉,当我们去观察一片叶子上的虫疾,任何我们的观察并不是判断好与坏,而是当下的开启,虽然未必都是彻悟的开启。
   但是,在这个当下的原理背后其实掩藏着一个非常大的真知,因为这所有的一切都隶属于那个最大的一,也就是那个最大的我们,我们所触及的,我们所体验的,无非都是我们不可缺少的一部分。当我们看着自己身上的汗毛或看一片树叶时就能够进入当下,因为这一切都在那个最大的一和我们里面,我们只要不带思辨的意识去体验就可以了,这就是当下的入口。换句话说,当下无处不在,即便是在我们看这些文字的时候,如果我们判断这文字是什么,那就进不了当下,但是,当我们把书忘掉,仅仅看这里的纸和墨迹,慢慢地去闻,去摸--我们只是看,不去判断,忘记这是书,也就进入当下了,因为这都属于最大的一和最大的我们。
   有很多仪式--比如寺庙里的檀香,那个香可以让人沉浸下去,而如果仔细地去观察一炷香,看着它一点点化成灰烬,火点一点点下移,青烟一缕缕上升,只是去观察,去体验,不作判断,其实那也是入口。在宗教场所内的水、灯、蜡烛,包括酥油灯,还有转轮,我们去体验它们,缓缓地观察,慢慢地意识,都可以帮助我们进入静合悦美的当下。在希腊神话里,白鸽演化为圣物,它代表天使和圣灵降临,希腊文明中的橄榄枝象征和平,其实这些都是能够进入当下的入口。其实静合悦美的入口不只在一些特定的地方,比如木鱼、水晶球、茶、佛、禅、无、空这些字,以及打坐修心中看到的雕像;不只在一些特定的形式,包括声音:念经、梵乐、流水、鸟鸣、松涛、竹浪、大海的波涛声、丝竹的乐音;也不只在一缕清香、茶香、燃香等,每一个地方都是当下的入口。当然,一个彻底觉知的人即便身处噪音当中,也不会觉得吵闹。我曾经有一次被请去讲课,不巧楼上正好装修,电钻声很大,但是由于我和我的听众都处在当下,那些噪音一点都没有影响到我们,后来,听众说这是不可思议的。其实,每一个人都能做到。
   另外,有一些人工制造的声音,堵车的时候发出的汽车喇叭声,以及机械的轰鸣声,比如飞机,如果你在听这些声音的时候不加判断也可以感觉到其中的旋律,虽然它们可能摧毁你的听力,但你会觉得它们和泉水的声音本没有什么不同。
   静静地听一个在当下的声音,将可能进入当下。我的听众总说我的声音要比文字力量大得多,其实我只是按照当下感觉的频率来说话而已,所以有时候我会大声高喊,有时候又会低声细语。
   还有一个简单进入当下的地方就是抬头看一下天空,看云朵的形状,即便是一个多云的雾霭天气,也有独特的美,但心不静,这些美常常会被很多人错过。
   闭上眼,让微风拂过我们的汗毛,用我们的触觉进入当下也很容易,洗脸的时候让动作慢下来,体验水缓缓流淌在手掌上,掠过你的汗毛。
   最方便的当下入口自然在我们自己身体那里,由于携带方便,随时可以开启自己,便于初学者养成习惯。观察手背上的一个个汗毛孔,观察我们皮肤下隆起的血管,只是观察,不带判断,体会心跳,手按在脉搏上,只是去体验,心跳渐渐放缓,那一刻就是进入当下。
   当下在“我”在之处
   “当下”之所以无处不在,是因为包含我们自己内部的身体和外在的这些环境--都没有本质上的不同,都是来自于一个整体当中不可分割的部分,只是这些部分在一段时间内是以某种能量形式存在的,另外一些部分是以其他的能量形式存在。但不管怎样,都是在这个宇宙当中最普遍的存在,组成我们的身体部分和组成孔子以及苏格拉底的没有任何不同。如果说这些身体部分是原子,那么或许他们的原子在我们身上,当然我们的原子也会在后来的人的身上。
   但是这些一点都不重要,重要的是,所有存在于这个宇宙的东西都拥有共同的属性,那就是属于这个宇宙所属的最大的“一”。这也是为什么我们能够在一些诸如花、水晶、鸽子、十字架等物体,包括一些我们认为的矿物质,一些“特殊”的物体上感受到一种难以言喻的感觉,那种特别的感觉远远超过了这个物质的本身。
   它们和我们都具有同一种属性,尤其是在一些植物和动物身上,我们能够更容易地发现这一点,这就是为什么人们爱养宠物,爱养花木,爱走访高山大川、喜欢自然的原因--找来找去都是找原来的自己。
   原来的自己叫什么--大自然,大自在。
   其实,在他人那里也有自己的存在,自己这里当然也有他人的共同存在。是的,其实这一切都来自于一我生命和自己生命是相呼应的,在外界那里我们感受到生命的本体存在,或者有意识或者无意识的。我们之所以喜欢宠物,是因为我们从它们那里感受到了一种由生命唤起的东西,我们称之为爱,所以很多人不知不觉会把宠物看成自己的家人。
   那么真正开启后,我们会发现,生命无处不在,我们会有意识地在宠物和植物那里寻找和我们具有相同属性的存在,而我们体验到这种存在的时候就体验到真的一我,不只是自我了,大爱就存在了。所以这一切都归于一点,即同一个属性,我们所感知的都是我们的存在,并且是生命不可分割的一部分。
   现在眼前的这本书也是最大的物质存在,也是存在中的一部分,这本书某种程度上--它是我写的“以前”的书,但是觉知后我们会知道,这本书也是你的,是属于我们的。这本书是由我们一起写出来的,因为我们读这本书的时候,所理解的这本书将不只属于某个人,同时也属于最大的我们,也就是那个“一”。在读的过程中,我们被连接在一起,如果能够深刻体验--理解其中的意思,我们现在就已经通过这本书进入“静合悦美”的当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