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50章 冰淇淋卷(4)

近日的台南颇为多雨。

高而阔的天空里,那些云总是来了又走了。白而蓬松的巨大云朵,顷刻就会酝酿成一场暴雨。

徐年年哪都没有去。

这些日子里,她不似沙滩那日的明媚与活泼,反而心事重重的样子。

海里和他的妈妈也察觉出了她的不对劲。只身而来,不带手机,衣服少的可怜。最多的,还是书和相机。

徐年年的房租一日日地付,旅店里却不轻易能见到她的影子。有人在楼下唱歌,都是玩乐队的苗子,声音吼得震天响。众人狂热地寻欢作乐时,徐年年下楼来,淡淡地看了一眼。她坐下来的样子还是那只卷毛绵羊。

曾有人给她打电话来,打进这家旅店的大堂,却不晓得是如何联系上她的。

她有理有节地对付完。挂电话,上楼,脸色要多难看有多难看。

他问徐年年:“不去逛逛吗?市立美术馆呐,树屋呐,还有国家公园。”

徐年年只是沉默。

他以为是台南让她失望。

海里在徐年年的屋檐下悄悄挂了一只晴天娃娃。他笃定地认为,这样做明天一定是好天气。妈祖会保佑他。

而第二天真的是响晴。

徐年年一早找到了海里,问他今天还要不要出去摆摊。

她有些不好意思地请他带她去一个地方。

中午时分,徐年年在一处小小的公园停下了脚。

葱绿高大的树木,漆得五颜六色的玩具器材。眼前的风景与小时别无二致。

徐年年拉着海里各吃着一碗牛奶冰。

炽热的阳光包裹了整一条街道,没有风的树木安静地沉默着。机车散乱地停靠,鳞次栉比的招牌隐匿着脸闪着光,大人都去睡午觉的时间,只剩下蝉鸣,云影和玩闹的孩子。

多像小时候。

这里是台湾眷村。

面对着徐年年的大陆人身份,海里再迟钝也猜出了一二分。

他靠着滑梯,就着冰耐心地听她来讲。

徐年年说,她是来替奶奶来看看爷爷的。

多年以前,尚且战火纷飞的时候,爷爷去参军,留下孤儿寡母待在家中。只是战争结束,爷爷还是毫无音讯。人们说他死了,奶奶不信,坚持要等他回来。

等到90年,回来了他的不少战友,却没有他。战友递来两封信。一封写了他在台湾眷村重新成婚,劝奶奶再嫁,另一封却是杜甫的《赠卫八处士》。

“小时候奶奶领着我来公园的时候,她常常背着这一首,那时听不懂,现在看来才知道她何其伤心和无奈。”

那首诗海里也记得很清楚,是为她而记得的。

“人生不相见,动如参与商。

今夕复何夕,共此灯烛光。

少壮能几时,鬓发各已苍。

访旧半为鬼,惊呼热中肠。

焉知二十载,重上君子堂。

昔别君未婚,儿女忽成行。

怡然敬父执,问我来何方。

问答未及已,驱儿罗酒浆。

夜雨剪春韭,新炊间黄粱。

主称会面难,一举累十觞。

十觞亦不醉,感子故意长。

明日隔山岳,世事两茫茫。”

她的眼里充满无限难以融化的感伤。

同类热门
  • 木叶下的人生木叶下的人生江淮新秀|短篇故事以魏晋南北朝后期,南陈与北隋一段历史为社会环境,以文连庶、石破天等人的活动为主要线索,描绘了不同阶层的人在他们扮演的角色与外界相互碰撞中发生的故事。以历史的厚度解读人生,以世事的沉浮探讨命运!
  • 精灵宝可梦手游杀人事件精灵宝可梦手游杀人事件施今子|短篇与某渣男同名的主角诚在出门玩手游的过程中居然意外深陷杀人事件之中,之后遇见的形形色色的人似乎都不是一般的正常人……(PS:本书内容纯属虚构,如有雷同,实属巧(bu)合(xing)。)
  • 蒹葭与苍苍蒹葭与苍苍丁玥|短篇小说讲述两个青梅竹马的恋人在死亡面前无所畏惧却于生活里屈服妥协的故事。
  • 迷茫中的那片海迷茫中的那片海淡雅繁花开|短篇陷入生命中的那片海,在心灵迷茫的时候。前行、领略、驻足、遥望,一切只为了寻找那停靠的港湾。
  • 零散杂味铺零散杂味铺迟未定|短篇青春是碧海潮生的立夏,我们是枫叶染红的深秋,记忆中盗不走的陪伴,不迟不早,把禀冬变成了初春。
  • 那些年,曾经举手发言那些年,曾经举手发言施金住|短篇这是介绍了本作者的每天的点点滴滴,每一个人心中都有一种美好的事物,它点缀着我们的人生之路。在大家心中,它可能是一束束的鲜花,一缕缕的阳光,也可能是一句句暖暖的祝福。但是在我心中它却是我的校园生活,它在我苍白的人生路上渲染出了一路的青天。童年的桃花总是灿烂的;童年的日子是不知忧愁的;校园生活是纯真的。一颗颗跳动的心;一张张洋溢着青春气息的笑脸,真挚的我们编识着那曲动人的歌。
  • 冷情王子的拽丫头冷情王子的拽丫头安羽夕.|短篇二比二的校园生活,会擦出怎样的火花?一起期待吧
  • 惹了你好不幸惹了你好不幸五月桃儿|短篇【萌面欧巴桑&伪善笑面虎】 (甜文、爆笑、无厘头、腹黑、禁欲) …… 公司年会上,五音不全的她唱了一首爷们都唱不出爷们感觉的《众人划桨开大船》,下了台她语气怏怏:“这是我第一次真正觉得,我这辈子真的嫁不出去了……” 他笑着说:“那也不一定,就有人喜欢这样的。” 她是一个思想上的巨人,行动上的矮子。喜欢吹嘘,遇事就“蔫”;歪理斜道,一套一套! 他觉得自己上辈子大概是占了她某种便宜,这辈子才会心甘情愿被她绑了终身! 对于她,他想说:孺子还可再调教。在月黑风高夜他化身为某种生物,对她做到物尽其用……
  • 心中的故乡心中的故乡泪眼北望|短篇为了谋生,跟随打工大军南下二十余载,碾转多地,对故乡充满深深的眷恋,每每回忆起童年往事,思乡的愁绪便难下眉头。
  • 爱你细入微尘爱你细入微尘5姑娘|短篇离开的这一年,林初微每天都会收到陆景呈寄来的离婚协议书。直到这一天,她终于把字签好拍到他面前:“如你所愿,我同意离婚了。” 没想到换来却是他更加无情的刻薄与羞辱:“想离婚,除非我死了!” 真相浮出水面的那一刻,她立下血誓,有生之年定让他们血债血偿。 只是谁来告诉她,为何当她躺上那冰冷的手术台之时,心口却依然会痛到不能呼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