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71章 真相

将小家伙哄入睡后,凤妘姻去了书房,脑海理清着当下游戏进度,眼里满是玩味儿。

大手一挥,空中浮现出几个画面,清晰可见。

自上次月霁风突然发疯,对潇王大不敬,月府两位长老,怕被报复,关了对方禁闭,即便如此,外面还是传出,对月府不利流言。

呜凤苑,正屋。

洗漱完毕,少年正准备入睡,刚上床,眼前忽然出现四大家族画面,稚嫩的脸上面带警惕与惊异。

能如此大手笔的人。

看来只有他“师父”了。

这是让他看看,近日,他所做成果?

“月念之,珞兰陌失踪一事,是不是你干的?”

刚出禁闭,就听闻,珞兰陌失踪一事,与自己最疼爱的儿子有关联,就立马把人叫来书房责问。

都说,他是妒忌,而想要除去对方,把月綄踩在脚下,以报这些年的不公。

月府与潇王之间关系,本就处于紧张时刻,又流出不利消息,不就是对方把柄。

珞兰陌,也还没找到。

此刻的她,显然完了,自己之前被长老关禁闭的原由。

面对母亲毫无给他解释的责备,月念之突然对她感到陌生,与从前宠爱他的母亲,完全不一样,心里失望至极,一向心高气傲的他,嘴角勾起一抹有若似无的笑,反驳询问。

“母亲,孩儿是什么样的人,你这些年心里不清楚吗?就凭借一些闲言碎语,不相信我?”话毕,眼里充满泪光,却倔强地不落下,一脸委屈与受伤的看着她,那模样让人怜惜。

即使再难受与失望,在他还没能力反抗月府时,还得依靠着母亲,还有几日,玖烟阁开拍,更不能出乱。

他得来的东西,绝不给她人做了嫁衣。

“你可是为娘看着长大的,是我糊涂了,怎能听信几句谣言,就质问你呢,我的错,之儿别哭。”瞧着委屈巴巴的爱子,想着他的为人,心虚又心疼,赶紧安慰道。

“孩儿未怪母亲之意,整个帝都的人,都知晓,珞兰陌是成为平夫,是小五被赐为潇王准正君,现下二爹爹又失踪,人们难免会想到,是我过于妒忌下的手,要是我们因此而内江,岂不是顺了某些人的意,当务之急,还是找到二爹爹再说,不然都我们月府很不利,多少人等着,潇王处置我们呢。”月念之忍着心里的不爽,一副没怪母亲善解人意的样子,又小心翼翼地替她分析,有意无意下将战火引到别处。

“对,之儿说的有道理,你先回屋歇息吧,为娘会派人去,好好查查,是谁处心积虑地诬陷月府。”月霁风听见他的话,觉得很对,之儿那么乖,比其他几个公子,都要省心,怎么可能做成这种事,是自己误会了,赶紧让他回去休息。

“那孩儿先行退下了,母亲也快些歇息吧。”月念之乖巧点头,俯身行礼退下,转过身,眸光微暗,脸上闪过一丝嘲讽。

之前在潇王面前,大言不惭,怎么不知害怕?

月念之有惊无险忽悠过去,可怀疑的种子,已种下,那就是一个定时炸弹,随时有危险。

姬府,鸢飞阁

自攸姨父有孕,小姨就无时无刻守着,偶尔会去看看另一位,他这些日,也是两头跑,去的最多便是,忱姨父那边,生怕他心里不平衡,以为被忽略。

这时,他有点明白,綄姐夫当时的心情了,他倒是比他舒坦一点。

坐着梳妆台前,瞧着自己容颜,有些想念爹爹与姐姐。

当父亲嫁于母亲,不过商业联姻,进入姬府之前,母亲后院就有几位姨侍,娶了爹爹后,没大肆纳侍,但也有新人入府。

爹爹看不过,在他十岁那年,就提出去云游了,男子本是,在家从母,出嫁从妻,进了妻主家,根本没人敢离开,特别是正夫。

不知母亲怎么想,竟然同意了,父亲的要求,后也是两三年,回来看望他一次,一次留有三四个月左右。

而姐姐进了千山暮雪后,也鲜少回家。

母亲身为嫡长女,往后继承家族,不可变的事实,毕竟小姨也无心继承。

但她这一脉,女嗣单薄,除了她姐姐外,就只有妫姨爹,所生庶女,不知何因,却没提为侧夫。

脑子里忽然想起这些,姬里渊心上不爽,也有点发酸,可也支持不住睡意来袭,眼角泛起泪光,一副昏昏欲睡的样子。

“公子可是累了,待会洗漱完,早些歇息吧。”正在替取下头饰的玄芝,见他昏昏欲睡的样子,想他这些日的忙碌,心痛不已,出声提议道。

“你们也早些歇息吧。”语气中带着关心。

半时辰后,玄芝伺候完,俯身退下。

可躺在床上,却怎么也睡不着了,嘟着嘴滚来滚去,就是入不眠,折又腾了两刻钟,才有了困意。

刚合上眼,他身处在了,祖母书房中,而她面前是她几个心腹。

她们好似看不见他一样,说着让他心惊,又心凉的话,与话里的狠心。

少年站着她身边,脸色苍白如纸,泪水不自觉的流了下来,颤抖着身子,完全不敢相信。

这是三年前,他遇险真相?

身为男子,婚姻无法自主,只能成为家族的工具,哪怕是再喜爱他,也逃不过。

她们怕姐姐的报复,所以来了一场英雄救美的戏码,为了让他当真,不惜让他受伤。

结果她们没想到,被沈小姐截了胡吧。

那他母亲知晓吗?

不,这不是真的,都是梦,梦醒了,就没事了。

不敢相信眼前看到的一切,心里十分抗拒。

猛地睁开眼,起身,生怕引起外阁,守夜侍从注意,有手死死捂住嘴,不让自己哭出来,脑子里,都是刚才那些画面,挥之不去。

过了久许,心情平复下来,准备躺床上,就当这是一场梦。

可刚躺下,后背就被一东西搁到,眉头轻蹙,伸手摸去,手感像一块石头似的东西,借着微弱光线,看清楚是什么后,脸色变得很难看。

录影石,这东西,他在綄姐夫哪里,看见过。

这下,再也无法,自欺欺人,替她们开脱。

明日,他一定要去问清楚。

这一夜,注定是不眠之夜。

因为其它两个大家族,同样有事情发生,比这两族,还要激烈。

下一章第72章
同类热门
  • 清歌未了清歌未了不会动的汤|幻情千古江山,风雨江湖上,从来不缺,英雄和美人的故事。
  • 乱世倾城笑乱世倾城笑荏苒青光|幻情她是天池郡主,他是敌国质子。她是世家孤女,他是延西明王。她是酒狐圣女,他是上古妖尊。宿命、爱情、阴谋、危机……雪花飞天之时,他言:“本尊要让你成为本尊的女人。”兵临城下之时,他言:“本尊,即是你最坚强的后盾。”命悬一线之时,他言:“上天入地,本尊已然认定了你,魔挡杀魔,佛挡诛佛!”婚礼拜堂之时,他言:“沧海桑田,此心不变,唯此一人!”……帝后近日十分苦恼,明明当初带回府的是一个大傻瓜,再不济也是一代妖尊,怎么就变成了大色狼?某帝君清浅一笑,狼爪勾住某帝后的纤腰。“美人娘子,我们一起生宝宝。”“滚粗!少装傻!姑奶奶瞎了狗眼才跟你!”“美人娘子,你那是狐眼…”
  • 妖王追妻长路漫漫妖王追妻长路漫漫叶暗之歌|幻情暗与光的相遇是宿命还是挣脱,当夜焰与轩辕忆相遇后一切就这样开始了,从此他的世界只有一个她,他从来只为她,而她也是如此,某天某女说夜焰咱去抓鱼啊,某男不屑说你看,只见河里的鱼全往某女脚边游,某女黑脸说夫君威武,某男霸气说你明白便好,某只鱼内心泪流满面这年头当只鱼也这么难吗
  • 帝倾天下:魔帝溺宠枭后帝倾天下:魔帝溺宠枭后柠清茶|幻情上一世的冷念游走黑白两道,一朝毙命,再睁眼,额,她怎么是从棺材里醒来的?! 再活一世,她一身男装,活得潇洒肆意,一身修为震惊天下,医术炼丹更是手到擒来。 偶尔虐虐院长,教教学生,日子过得简直不要太惬意。 她说,我想当一个安静的美男子。 可惜只要有她的地方就鸡犬不宁,不,鸡飞蛋打。 于是乎,她成功地祸害了几个大陆。 不过她运气似乎很不错? 不小心契约了只神兽。 不小心得到了把神器。 不小心捡得了个皇位。 不小心...救下了个妖孽,然后还不小心失了心。 “陛下,给你找个兼职如何”某男笑得一脸欠揍。 她挑眉“说” 某男狡黠一笑“做我的皇后。” “...滚” 【结局HE,1V1】
  • 绝色妖娆妃:医手遮天绝色妖娆妃:医手遮天淡紫紫|幻情她是现代天才女医,孤身一人,傲娇嚣张,无意间被修炼游戏系统选中落入平行空间。为了在异世活得肆意,在系统大神的各种指点下,风云骤起,群雄争霸,且看她素手丹心,一袭紫衣横扫异世大陆。
  • 异色双眸逆天神女异色双眸逆天神女洢夏沫|幻情21世纪的天才杀手,以“背叛者”的身份被组织抛弃追杀,不知是天意还是人为,她在月黑风高的夜晚孤独的离世……直到一次偶然,她轮回重生,知道了自己真正的身世。世人皆知的“废物”,她休仙练道,寻找另一个与她相同的异色双眸之女。看被称为“废物”的她怎样开启一场惊心动魄的旅程。
  • 妖界传说之嫦曦传妖界传说之嫦曦传火凤鸣|幻情千年前,因错付真心,人妖两界差点覆灭,她在新婚之夜被心爱之人背叛,为了三界安宁而他不得不以神的名义将元神封印心爱的人的妖灵,她不敢相信,心如刀绞问,“为什么?”而他只能说“对不起,”被封印后,她妖灵立誓他日冲破封印定将血洗三界,毁天灭地……
  • 守护甜心之你没有资格爱我守护甜心之你没有资格爱我幻蝶慕雪|幻情有着,不可思议的身世。曾经,那脆弱的友情,已不在回归。那虚伪的爱情,已离我而去。而我,至高无上的女王,将会是这场游戏的终结者。
  • 云月迷朦云月迷朦唯颜落|幻情在云真大陆,四国环绕着一座叫玄真的山脉。这四国分别是茶韵国、玄亦国、浓墨国和启贞国。四大家族,是四个国家的代表,是云真大陆的权利代表,四大家族的家主分别是四个国家除了皇上以外权利最高的人。茶韵国是梅家,玄亦国是易家,浓墨国是风家,启贞国是云家。梅芩落霜则是梅家的嫡女,她有着21世纪的灵魂,她有着倾国倾城之貌,她精通各种各样的乐器,她为茶韵国带来的一场音乐改革足以让世代很多很多辈子孙记住她,崇拜她。
  • 谁说我不能当天帝谁说我不能当天帝月下无华衣|幻情一个不知来历,不知过往的少女来到岳雁山,拜天灾武圣为师,她叫师清漪。 她身负天灾之体和强大的血脉,有诛仙剑阵护身,她说,她要当天帝。 从此,师清漪带着面瘫家仆、二货师尊、呆萌师弟、女装大佬师妹(?),走上了天帝之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