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243章 复杂的关系

“白篱落,我不管你以后,是否会跟我师兄在一起,可那关于宫家的事,我觉得...我还是有必须告知与你,那就是.....”司南婧翊故意开口,打破眼前的僵局道。

随着天际上那仅有的月色,逐渐给月食吞没后。

她眼中,那仅有的光线,也随之黑了下去。

让她此刻,除了能开口,引起宫墨宸和宫骁奕等人的注意外。

她真的想不出,什么更好的办法,能让宫墨宸带她离开。

可还不等司南婧翊话毕。

身在不远处的宫墨宸,就已经如司南婧翊预测一样,快速的闪到了她面前。

周身倏然涌现出阵阵,嗜血的寒芒,就连语气也突然...变的很是阴寒...

首次对着司南婧翊威胁道:“司南婧翊,你若敢当着她的面,说起哪一件事的话!你信不信...我立马杀了你?”

而至于宫墨宸..为何会突然间变成这样?

无非是因为,司南婧翊刚刚提起的那事...

它不仅仅是宫家,难得一遇的大丑闻。

同时,更是宫墨宸心底,一根无法摆脱的刺。

“哦!好啊!若你真想杀了我的话,那我建议你..最好往这里打,我保证你只要一出手,我就马上下去见鸢姨了!”见状,当感应到眼前之人,相似已动怒后...

司南婧翊那紧致的脸上,却没有丝毫的畏惧之色。

反而还主动出手...

将宫墨宸那修长的手掌,慢慢放在她脑门之上。

看得那身在另一旁的宫骁奕,脸色倏然一变,立马上前制止道:“宫墨宸?你这是要干嘛?快离开翊儿!“

同时修高的身躯,一下子便将司南婧翊和宫墨宸二人,拉了开来。

那一脸焦虑又紧张的模样,仿佛真怕宫墨宸会对司南婧翊不利是的。

看得宫墨宸那平摊的眉梢,骤然一跃。

紧接着,更相似突然间...给宫骁奕那亲密的称呼....

听得宫墨宸,不由冷笑道;“宫骁奕啊!若我没记错的话?好像早在十五年前...你就已经单方面的,拜了这疯丫头为师吧?”

“是,那又如何?”宫骁奕冷冷反问。

“不如何,就像想教教你,何为尊师重道,尽管当初...并不是这疯丫头...愿意收你为徒”

“可归根到底,她依旧是你师尊,你不客客气气的尊称她一声师尊,也就算了,你居然...还这样叫她?正是没大没小!”

“不仅如此,你好像还忘了一件很重要的是事”闻声,宫墨宸刻意把宫骁奕的最不想提起之事,拿出来道。

修长的双腿,还微微往宫骁奕所在之地,靠近了过去。

让他周身...那强大的气息,一下如潮水般,不停的往四周泛滥而开。

听的宫骁奕那俊秀的脸,瞬间黑了下去道:“事?什么事?”

只因当初,他压根就没想过,他会爱上司南婧翊。

不然,就算打死他,他也不会拜司南婧翊为师。

“那就是...你那所谓的师尊,很不巧的,却是我宫墨宸的师妹,所以就算我不是宫家的人,我也依旧是你...师伯!”宫墨宸故意把师伯二字,拉长开来道。

那确实如此的真相,就像一个个无情的手掌,不停的往宫骁奕脸上打了过去。

“我......”一时间内,疼的宫骁奕不由咬紧牙关。

正想着,该如何反驳的同时。

身在另一边的白篱落和穆勋安二人,却顿时给宫墨宸的话...

听的他二人只能各自带着一双,惊愕万分的表情,看着宫墨宸,宫骁奕和司南婧翊三人“......”

心中完全没想到,他三人之间的关系...居然会如何负责?

一直等到那厉玄敛和凰宗毅二人,的到来后。

凰宗毅立马担忧道:“墨宸?翊儿?”

见宫墨宸和宫骁奕二人,并没想往年一样打起来,心中那悬起来的大石,也渐渐放了下了。

同类热门
  • 如是,无憾如是,无憾秋一沐|古言一个傻子和哑巴的生活趣事,一个是重生只为平淡如水的哑巴,一个惹人疼爱的傻瓜,这两个会擦出怎么样的火花
  • 农家娇妻有仙气农家娇妻有仙气青依依|古言为了救生病的阿奶,李依依被逼嫁入了大户苏家,结果在狠毒继婆婆的算计下,又变成了农家之户。上有年迈的阿奶,身边有痴傻的相公。不服输的李依依,决定利用她奇遇得来的阵法之术,发家致富,过上好日子。只是明明痴傻的相公,怎么就变得越来越坏,占她便宜不说,更是撩拨了她的情,乱了她的心.....--情节虚构,请勿模仿
  • 卿依卿依卿绝依|古言那年春天,“你是谁,又是怎么出现的?”一女孩对着一男孩发问。 “你注定是我的人,你说我是谁?”男孩蛊惑着女孩。 不会的,不可能的,我不答应,他又能怎么办。 似乎看出她所想,“不管你跑到哪儿,我都能找到你,你敢嫁做他人妇,我便豪夺又如何,你这辈子都是我的人。” 卿依从梦中惊醒,“原来是梦”,呼出一口气,“那人是谁,真霸道。我才不会是他的人”。
  • 天下为聘:龙门千金赖上门天下为聘:龙门千金赖上门夏紫叶|古言千桦乱世,女子命若浮萍。她是骄纵的龙门千金,最宠爱她的哥哥与爹心愿,岁月静好,幸福一生,可是偏偏遇上最坎坷的生活,爱过,恨过,撕心裂肺。念今生,一眼回眸尽哀愁,花前月下独自醉,一点迟疑,错付今生;愿来生,你为儿郎我作红颜,哭尽相思泪,沧海桑田,执手相握,永不错付。
  • 苏酒娘苏酒娘清风雅宁|古言穿成弃妇,苏静表示,淡定 被赶出娘家——继续淡定 有人来抢桃花酒秘方——还是淡定。 直到有一天,苏静看着亲手养大的人,穿着大红喜服,骑着高头大马,身后的人吹吹打打,苏静再也不能淡定了。
  • 厨遍天下厨遍天下念默剑戟|古言民以食为天!我的目标就是成为新一代厨神!可是~“你不要粘着我啊!!”“不嘛~娘子给抱抱~”天啊,这平白无故跳出来个相公也就算了,还粘着我,粘着我也就算了,做饭还比我厉害!“走开!”“娘子亲亲~”“。。。。”
  • 桃花妆桃花妆阿姽|古言身为大殷朝第一长公主,雒妃肤白貌美,大胸蜂腰细长腿,关键她还洁身自好不养面首。然,驸马还是给了她当胸一剑,送她去死!死了一死的雒妃怒了,重生到与驸马的洞房花烛夜——她当场将人踹下床榻,并道,“驸马床榻功夫浅薄,来人,给本宫送十个八个俊俏儿郎进来!”果然,作为公主,养面首才是正道!不想造反的驸马不是好驸马!于是,驸马秦寿孜孜不倦的在造反大业上汲汲营营。但是谁来告诉他,他的谋士什么时候做了公主的裙下之臣?还有他的幕僚,怎么就成了公主的入幕之宾,比他还受待见?
  • 锦秀清穿:八爷,轻点宠锦秀清穿:八爷,轻点宠谭文慧|古言蔓华穿越到大清,嫁给八爷成为八福晋。蔓华知道自己以后会被四爷挫骨扬灰的结局,拉八爷吃喝玩乐,还时不时以毒舌喷四爷,想着要死也要当个开心鬼……
  • 因为是你所有的别人也不过如此因为是你所有的别人也不过如此肖晚晚|古言数学里有个极其曼妙的词,用在爱情上尤为让人心动:有且仅有。
  • 琈山谣琈山谣顾夏之|古言在那个女尊男卑的世界里,他不要什么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宠爱,他只想好好陪着她。可是为什么,一次次的信任,被一次次的瓦解?那个时候,他又是如何建立强大的内心,一步步,夺得的天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