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98章 白府温情

调好了酱料,分好了玉米薄饼。林轩打了一个响指,便从外面进来了两个侍女给林轩和叶绮净手。

“好饿,让我看看先吃那个。”叶绮净完手,便立刻拿起筷子看着丰富的熏鸭跃跃欲试道。

“许小姐可以在饼上抹上点酱料,包裹着鸭肉吃。”赵瑾然帮林轩包好后,看叶绮还未动筷便如此说道。

许云在赵瑾然话音刚落时便递给了叶绮一个自己包好的熏鸭。赵瑾然从再次见到许云开始,他就一直在隐耐在压抑自己。直到他看到许云那么细心的照料叶绮后,他终于有些是忍耐不下了。身为皇帝的没有情感的刀剑,为何此刻也会有这般的柔情,呵。杀了他一家的凶手,他很想质问许云,当时他得到的命令到底是什么,若是他家有罪为何不降旨赐罪,反而要动用暗影卫来诛杀。

“不急在现在,总会有时间问明白的。”林轩按住了赵瑾然紧握成拳的手,然后拍了拍他的手背声音温柔道。赵瑾然知道,林轩难得的温柔其实是在警告他,不要轻举妄动。

“我今天特意比平常早起,只为了看看白家小姐的英姿,可惜没看成。后来我想,也许等结束了许是能看到紫嫣姑娘回来也好与紫嫣姑娘聊聊天。现在紫嫣姑娘去和言公子采茶去了,那林家的茶庄可是在都城外呢也不知何时能回来。等吃鸭子,我们便回家吧。姐姐都陪你一天了,也该回家陪陪我的小暖了。”叶绮看到气氛有些僵持了,有听闻林轩这般言语。她猛然想起,她的许云大哥可是差不多杀了赵瑾然一家的人。

那赵瑾然能忍耐如此,倒也是难得了。叶绮有些赞赏的看了一眼赵瑾然,若不是林轩,她还真的被赵瑾然亲切熟络的样子给糊弄了,这般血仇还能在一开始与许云这般闲聊帮忙。不容易。可惜了,人家是林轩的表哥。

“既然吃完饭便要走,那我们不如叫个姑娘来抚琴唱曲儿,也好热闹些。且稍等,我去寻个善弹琵琶的姑娘。”赵瑾然面色如常,并不能让旁的人窥探的出其他别的什么情绪,他打开折扇微微俯身笑道。

在赵瑾然出去后,叶绮又接过了许云递她的包好的熏鸭。许云反正从开始到现在,一直都神色淡淡的也不多说话,倒是省心。叶绮凑近了一点正优雅的擦拭着唇边油渍的林轩,开口说道:“你这表哥倒是不错。对他好点,看得出是个识大局能隐忍的。”

“怎么,姐姐想要?”林轩看了一眼坐在叶绮身旁的许云,对着叶绮说笑道。

“人家赵公子可是你的表哥,我得要的着才行啊。”叶绮白了林轩一眼,没好气道。这般好人物,就算给她,她也无处使用。有许云一个便胜得过万千人了。

过了一会儿,赵瑾然带着一个清秀小倌儿进来了。林轩抿唇撇了赵瑾然一眼,似是在等他解释。

“公子把姑娘们能派的都派走了,弄雪姑娘都不知道又宿在那个府宅打探消息呢。子玉向来都是为姑娘们伴奏的,从不私下表演,能把子玉请来已经不错了。”赵瑾然喝了一口林轩递来的茶,语气抱怨道。

那个名唤子玉的青年抱着琴对着四人鞠了一躬,便坐在表演的地方放下了琴,他调试了两下琴音便开始了弹奏。

见那子玉抚琴的优雅沉醉于音乐的模样,叶绮不免想起了那个容貌惊艳又极善音律乐器的颜玥。仙人仙乐,不知何时有幸能再听他弹奏一曲。

这边四人听琴音,吃熏鸭好不自在。而那边宋秋回到茶楼,还没来得及吃些什么东西就被通知还有一场就到他说书时间了,说是原本的先生嗓子倒了只能把他的书提前讲了。

白芷也是,高高兴兴回到家,却得知厨子去采购食材了只得饿着肚子等着了,她不敢上街去餐馆,因为一定会被百姓围着聊天的。林靖勋倒是心情愉悦的吃了两条他属下给他买的烤鲢鱼。

饿得啃了半根后厨唯一的白萝卜的白芷坐在闺房里,看着窗外。她开心的想着,只要她得胜归来,她的爷爷就会被皇帝放回家了,到时候他们白家依然是声名赫赫的靖远将军府,她爷爷还是受人敬重的两朝元老。而她,也终于是为了白家做了些什么事情了。这么开心的想着,白芷又一脸笑意的啃了一大口萝卜。

“大儿,看娘刚做的面汤。娘也只会做这些简单的东西了,我儿今天太棒了,娘都听下人说了。看以后谁还敢在背后说我儿不好。来来,都饿坏了吧,快吃。我儿一天都没吃饭吧,哎哟。”白夫人端着自己刚做的面汤,一路走一路大声说道。她是真的高兴,她的宝贝儿子总算是熬出来了。

“娘!您怎么还亲自下厨了,没烫到自己吧。至于这么高兴嘛,哈哈哈,还是娘好,我确实这一天都没怎么吃饭。”白芷看到外面端着面汤一路嘴不停的美妇人,心中瞬间迎来了一阵暖意。她以前总觉得自己没有父亲,也没有亲娘,也为此自卑失落。但是,现在她知道,她是有娘亲爱着的孩子。现在向她快步走来满脸笑意挂忧的妇人,就算她白芷一辈子的娘。

白芷眼睛里瞬间盈满了泪,她快步走出去,接过白夫人手中端着的面汤引着她进了屋。白芷将热气腾腾冒着香气的面汤放在桌子上,焦急的握着白夫人的手检查她是否有被烫伤。这个卫家的大小姐,自从父亲离开后,便开始更加无微不至的照顾关心自己,明明是个十指不沾阳春水的每次自己过生日她都要亲自给自己做长寿面,每次手都会沸水烫伤。

“娘没事,倒是你。不是一天都没怎么吃嘛,快尝尝娘做的面汤。可还合你口味?”白夫人温柔的看着白芷说道。

“合口味,娘做的都合口味。娘您看,这是圣旨。是让我明日出征讨伐戎族的圣旨。”白芷眼中泪水越积越多,仿佛随时都会溢出一般。她回身取出仔细放在小柜的圣旨给白夫人看。

“娘知道,你今天回府的时候都给我看过了。”白夫人没有拿圣旨,而是双目含泪笑着给给白芷整理了额前的碎发。

整理完了,白夫人的泪也顺着脸颊流下来了。“终于,我儿子终于等到了,熬到了。这么多年了,我儿子吃了多少的苦啊。”她忍不住的哭这感叹心疼道。

“娘,别哭了。这不是该高兴的事情嘛,怎么又哭了。这些年,儿子不苦。儿子一点都不苦,有娘陪着我一点都不辛苦。卫家小娘子,别哭了,再哭就不漂亮啦。”白芷也忍不住终于是哭了出来,她带着哭腔给白夫人擦着眼泪安慰道。

白夫人被白芷逗的破涕而笑,她深深抱住白芷。抱住这个她真心疼爱的孩子。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云之彼端曼陀花开云之彼端曼陀花开原小桃|古言颜汐从血泊中醒来,周围都是队友的尸体,整个9号仓库只有血那妖艳的红。回忆起昨夜,又看着这双满满是血的双手,颜汐苦笑。什么队友!知道她是黑道老大的女儿后,不也还是设法要杀了她!颜汐心里苦,可眼泪就是倔强地不愿意出来!她拖着疲惫不堪的身子回到颜家古宅,却对上父亲不舍的目光?直到见到那棵高不见顶发着光的梧桐,她才预感到,她的命运将要改变!或者这就是她的命运!
  • 独宠腹黑宠妃独宠腹黑宠妃穆苒ing|古言【场景一:】“王爷,雨晴小姐被皇上请过去用膳了”“那个老不死的连我女人都抢,走我们去皇宫瞧瞧”“王爷,雨晴小姐被人瞧不起了”“是哪个杀千刀的,风,带人去教训他/她”“王爷,雨晴小姐被推下水了”“什么?要你们这帮奴才来做什么?还不快跟我去救爱妃”所有跟着王爷的人默哀,该死的,把我们那个冷静的王爷还给我们。【场景二:】“皇上,皇后说将雨晴小姐打入大牢”“闭嘴,把皇后扔进大牢,她不是很喜欢大牢的吗?”
  • 冷艳王爷的第一王妃冷艳王爷的第一王妃夏至微恋|古言他是一个冰山王爷,她是一个霸道的大小姐。他们两人互生情愫。成亲后小三小四数不胜数,看她如何叱咤莫辰逸的人生吧......
  • 倾城恋:凤鸣妃倾城倾城恋:凤鸣妃倾城愿君心似我心|古言她曾对哥哥说过,能够配得上她的人只有君临天下的君王,还有爱她,宠她,知她,懂她,疼她,护她的人。她曾说过,如果他真的值得她真心相付的话,她必辅佐他,成就一统天下的传奇霸业。十年之后。“爱妃,若吾有一天终将君临天下,你可愿与吾携手笑看人世间,看这人世花开花落,享这人世繁华?”“有此一君伴身旁,我愿伴君君临天下。”是啊,他们的倾心相付,换来了一生一世一双人,却还是没能相守到最后,许下来世,再续今生缘。【结局会悲,却也是为了下一本书的开始,望各位不要哭哦】宠辱不惊,看庭前花开花落;去留无意,望天上云卷云舒。淡雅无意,笑看这盛世繁华;万千江山,只愿给她太平盛世!此生不悔,愿与她携手笑看盛世繁华!
  • 八公子八公子公子兮|古言这要从刚穿越就赶上的皇族姐弟11戏码说起想要调查清楚起因,却搅乱一池清水,纷繁复杂的琐事一件连着一件百年前占卜里所言的“一君四家族,一美八公子”,八公子到底是哪八位公子?这个纷乱的朝代,她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长公主那皇宫里到处都是秘密,那江湖上人人手染血腥,当命定的八位公子纷纷出现,谁值得信任,谁需要提防到底又是谁才是她该去在乎的人?
  • 妖孽神医爆萌妻妖孽神医爆萌妻幽兰诺雪|古言一场意外车祸,她来到一个完全陌生的朝代,一个活波开朗的女孩却成了一个将死之人,可她命由她不由天,即使要死了又怎样,她照样活出精彩
  • 曾许诺:阿房宫赋曾许诺:阿房宫赋清若初.CS|古言她,是楚国的倾城帝姬,仙姿玉色,妙手回春。他,是秦国的千古一帝,铁血无情,威震天下。当她,化身神医,术精岐黄,悬壶济世。当他,立于咸阳,指点江山,生杀予夺。当她遇见他。谁又能真的降服谁?烟笼玉阶殿宇宏,月沐花台衣锦荣。古今一座阿房宫,朝朝暮暮生死同。
  • 犀利王妃PK冷魅王爷犀利王妃PK冷魅王爷静心|古言她,蛮横执跨,绝痞无赖,一朝穿越异朝,与腹黑绝情的他杠上,一段时间的针锋相对,竟加固了他们之间的感情。可是冤家路窄,总有那么一些人找上门来......
  • 花千骨之非你不爱花千骨之非你不爱千骨泪|古言花千骨回长留后,会原谅白子画吗?原谅了又会怎样?在本小说写画骨情的。
  • 神舞良玉神舞良玉花不言语|古言祖上助先皇开疆,一门两百余年荣光,良玉身为将门嫡女,却与时下帝都那些闺秀不同。传闻她三岁习武,五岁掌家,待人和善,不知多少人感叹,可惜她是女儿身。 七岁入得太学读书,识得两个皇子,一人幼时便被冠以天才之名,以母亲姓氏为名,风头无两,谁曾想,一夕之间,身染剧毒,目不能视,从此只身常与水榭碧湖相伴。 还有一人是北帝醉酒方才留下的血脉,却是在其母逝去时方才知道其存在,面若好女,身量瘦削,这是良玉初见时于他的印象,明明是皇子,衣衫上却还打着精致的补丁。 一夜之间,神武一门祖上荣光尽灭,成了通敌叛国的罪人,父亲死不见尸,母亲身着朝服带着他们在朝堂泣血而歌,却不过是落得发配苦寒之地的下场。 谁能料缘分深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