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30章 传言岂可信

大乾皇宫。

夜晚。

奢华至极的华阳宫里,大乾皇后徐苡诺正端坐菱花铜镜前,由宫女帮着试戴新打造的头饰。

只听一宫女声音甜甜地说道:“这支彩凤步摇可真好看,活像一只展翅高飞的凤凰,戴在娘娘头上是最合适不过了。”

另一宫女笑着接话道:“那还用说,这可是皇上亲手为娘娘设计的式样,世间独一无二,先不说步摇如何,光是皇上的这份心意就无人可比,可见皇上心里还是最疼娘娘。”

“谁说不是呢,皇上可从来没有对哪个嫔妃像对娘娘这般用心。”

……

徐苡诺听着宫女们的谈论,唇角不自觉地上扬,眼中也流露出志得意满之色,让她那张本就明艳动人的脸庞更增添了几许别样神采。

这时,一宫女手捧药碗从殿外进来,恭声说道:“娘娘,药好了。”

简短的一句话瞬间让寝殿里安静下来,原本轻松欢快的气氛也很快被紧张压抑取代。

众宫女小心翼翼地偷瞄着主子的神色,不敢言语,也不敢乱动,就怕不小心触了霉头。

虽然娘娘目前还未因怀不上孩子而对身边伺候的人发难,但随着日子一天天过去,娘娘难保不心急上火拿她们当出气筒。

而当徐苡诺听到捧药宫女的话时,正把玩步摇上流苏的手顿时停住了,不过脸上并没有什么变化,依旧带着得体的浅笑。

她转身从宫女手中接过药碗开始喝药。众宫女见状,连忙捧着蜜饯、漱口水、帕子等物在旁等候。

她喝的并不是寻常药物,而是特令御医调配的利于受孕保胎的坐胎药。

名义上她是三年多前嫁给皇上的,但实际上她和皇上在一起已有四年了,期间得到的宠幸也不少,然而这么多年她却一直不曾有过身孕。

杜贵嫔是皇上登基后才开始侍奉皇上的,被宠幸的次数也不多,可仅有的几次宠幸就让其为皇上诞下了一位公主,不能不说是天意弄人。

不过,杜贵嫔虽然有诞下公主的运气,却是个无福消受的主儿。

作为陪嫁宫女出身的杜贵嫔,有幸诞下公主为自己在宫中争得一席之地,却在大丧日那天因说了不该说的话,被皇上借御医的手悄悄除掉了,而公主也被寄养到了其他妃嫔名下。

孩子是后宫女人最重要、也最坚实的依靠,可她作为东宫之主却一直无所出,不能不令她焦急忧心。

唯一庆幸的是,如今皇上膝下仅有几位公主,还不曾有皇子降生,她希望诞下皇长子的是她。

“皇上驾到!”

徐苡诺刚喝完汤药拾掇干净,殿外突然传来太监的高喊声,遂忙率领宫女迎接。

“参见皇上。”

“平身。”

大乾皇帝齐嵘示意众人平身,并伸手亲自扶徐苡诺起身。

时辰已晚,徐苡诺本以为齐嵘已在其他嫔妃处歇息,可没想到竟又来到了自己寝宫,心里不免有些意外。

她看齐嵘眉间似有烦忧之色,隐约猜出了原因,柔声问道:“皇上这么晚还不歇息,是否在为刺客之事烦心?”

齐嵘闻言,握住徐苡诺的手感叹道:“皇后不愧是朕的解语花,知朕者,唯皇后一人呐。”

徐苡诺微微一笑,示意殿内伺候的宫女退下,边为齐嵘斟茶边安慰道:“皇上不必忧心,真正的刺客早晚都会抓到,皇上宽心就是。”

“朕思来想去,觉得刺客应该是大耀国的余孽。朕让人仔细对比了刺客射来的青羽箭,此箭用的材料竟然和慕若菱自己打造的那几支箭用的材料一模一样,所以朕猜想,刺客肯定是和慕若菱特别熟悉的人,很可能就是慕若菱的那些师父们。皇后以为呢?”

徐苡诺琢磨了会儿,道:“皇上的分析不无道理,但慕若菱的那些师父们都是不问世事的隐世之人,而且早在慕若菱回宫时就销声匿迹了。

何况,他们若是想替慕若菱和大耀国报仇,有的是机会,又何必等到现在才动手,所以,臣妾想刺客应该另有其人。”

齐嵘头疼地捏捏眉心,“刺客一直抓不到,朕心难安啊。这些日子朕总觉得背后有双眼睛在时时盯着朕,仿佛只等时机一到便要取朕性命。”

徐苡诺劝道:“皇上勿忧,下个月是皇上寿辰,臣妾的皇兄要来为皇上贺寿,到时趁机问问他慕若菱的那些师父们有没有出现过。”

“也只能如此了,希望到时能得到一些有用的消息吧。”

徐苡诺看齐嵘那眉头不展、忧心忡忡的样子,咬了下嘴唇,终于忍不住问出了藏在心底多年的话:“皇上是不是怪臣妾害死了慕若菱?”

齐嵘拍拍她的肩,安慰道:“怎么会,朕知道皇后也是为朕考量,朕选那些与慕若菱相像的女人入宫,不过是掩人耳目罢了。皇后也知道,对于慕若菱的死,许多人心存疑虑,朕不能不防,皇后千万不要多心。”

徐苡诺道:“皇上明白就好,慕若菱不死,我们岂会有安稳日子过,皇上应该了解慕若菱的性子。

当年,皇上利用她陷害齐祯,事情发生后,皇上几乎跪下来求她原谅她都不肯,也不愿与皇上说话、亲近,皇上与她不可能再回到从前。

后来,臣妾的父兄又发动宫变,若是让慕若菱活着,她定会找我们报仇,凭她的能力和号召力,我们又岂是她的对手,所以,杀死她才是最稳妥的。”

齐嵘沉默不语,半晌后才道:“可世上一直有传言,说慕若菱是不死之身,除非自然死亡否则没有人能真正杀死她。皇后觉得,慕若菱会不会还活在世上?”

徐苡诺脸上露出了自信、明媚的笑容,“皇上也说了是传言,传言岂可信。慕若菱再厉害也是人,人都是血肉之躯,哪有杀不死的,皇上就不要自己吓自己了。”

齐嵘没再说什么,两眼一眨不眨地盯着跳跃的烛火出神。

翌日清早,齐嵘从华阳宫去上早朝的途中,隐约听到不远处假山旁几个宫女的谈话声,不由自主放慢了脚步。

宁三小姐成功调制出了七日不散的姽香?

果真有此事?

同类热门
  • 传说中鬼怪的传说传说中鬼怪的传说富鬼鬼祟祟|古言一对痴男怨女几世的爱恨情仇,没有三角恋,端看命运怎么弄人。
  • 覆手为凰:太子殿下,来侍寝!覆手为凰:太子殿下,来侍寝!风庭公子|古言宫变后,她顶替太师府嫡女的身份活了下来,却遭人人痛骂唾弃。怜心之毒普天之最,武功尽失逐出皇城,也曾想过死,可一百三十六个冤魂夜夜在悲鸣啊,她必须活下去! 是谁在梦中声声唤无双? 是谁在翻搅权谋动天下? 是谁?杀伐决断一身血色闯重围。 是谁?眸光流转一双素手拨风云。 流水清歌,眉眼含笑,满腔热血一夜倾覆。 赤红双眼倒影着昔日笑声泠泠。 家仇国恨,没有家,谈何归家? 待看我,赠你锦绣江河祭天下!
  • 羞花皇妃传羞花皇妃传玉雪银龙|古言宾州果农温淑芳在氤氲鸡山方丈处,把玩镇寺之宝九龙鳞,奇遇到摄身镜,穿越到了唐朝末年,委身为桂花糕老板女儿,不顾乱兵砍杀,救了张惠母子。五次婚姻,两次成为弃妇,三次成为寡妇,是不够艳丽?还是不贤良淑德?更或是命运捉弄?从羞花郡主到大将军刘镬夫人,到后唐监国夫人,再到皇妃,每一次的蜕变,靠的是美色?怀了阿漠的孩子,能否得到李嗣源的谅解?在百姓遭受水深火热之际,豪不犹豫拿出自己的巨资,能否得到皇帝的褒奖?帮助皇帝丈夫,出台一系列惠国利民好政策,三让后位,让儿子三辞帝位。耶律德光欲求做自己皇后,爱江山,更爱美人,遍体鳞伤,带兵死于返回大辽途中。要母子交出玉玺,誓死不从,被阿漠和青寒救出,隐于秀丽江山。
  • 穿越之王妃是神棍穿越之王妃是神棍苏小福|古言为了救人,她捉鬼之时意外魂穿异世,成为可怜兮兮的没身世的小孤女。 不过没关系,她能力非凡,乃天师界有名的金手指。 “洛大师,您捉鬼的能力如何?” “无人能及。” “那助人姻缘的手段怎样?” “放心,逢劝必分!” “。。。。” 此文全靠胡扯,不喜者甚入,年代架空,强迫者请绕道而行。
  • 绝杀帝姬绝杀帝姬君意染|古言八年前,她无意中穿越至月羽国,被卖青楼,却被他所救。八年后,她再次到来,只为寻找他,可是物是人非,他不是她记忆中的他
  • 染指天下染指天下丸澜|古言她,穿越到一个陌生的架空王朝,就为力挽狂澜,且试天下。她,是天下唯一的南影国宸公主——南宫珃。她,是远古传说的巫族后人,名扬天下的圣女。她,是江湖上深不可测,从未谋面的岚宫宫主。她,是能歌善舞,抚琴自如的“谪仙”舞倾尘。……他,是云疏国英明神武、逸群倜傥的太子。他,是变幻莫测、卓尔不群的旖洲族后裔。他,是傲雪国浊世之才、冷冽萧然的寥王。风起云涌,四国争锋,三方争霸,谁拥天下。天山之巅,缥缈残局,地灵人杰,谁主浮沉?谁即是不可一世的帝王之主?谁为她袖了双手倾了天下?又是谁拥得佳人,携她并肩天涯?北斗七星移,紫薇帝星显,女主现身,统一天下。满城风雪朝夕化,且笑看天下风华!
  • 暴徒王妃暴徒王妃鱼鳞图|古言她是国际在逃的红名罪犯,烧杀抢掠无恶不作。全球通缉榜上的头号暴徒,联合国最想绞杀的人。不幸被联合国逮捕之后,国际法庭的处决结束了她的生命。暴徒穿越古代,罪犯遇上美男,彪悍的人生不需要解释。一个黑暗的等级森严的王朝。一个杀人不眨眼的暴徒。史上第一暴徒女主重磅来袭!让世界,爆炸吧!
  • 一等彪奴一等彪奴念蓝夏|古言21世纪特种兵项珑月壮烈牺牲穿越古代,厉害了,一个人掌管着一整个府邸! 嘘!府上只有她一个下人。 暴戾冷面侯爵世子,满门抄斩一心复仇被利用,卒。重生三年前,有仇报仇、有怨报怨。 咦?这个愣头愣脑非要嫁给自己的丫头,您哪来儿的? “您看我貌美如花,文武双全,要不要考虑考虑,娶了我?” “痴心妄想,你配不上我。” “……” 多年后,蓝夜淮抚面而叹,“怼妻一时爽,追妻遥无疆。”
  • 绝世炼丹师之华丽逆袭绝世炼丹师之华丽逆袭果味熊|古言转世重生,她成为白家废柴大小姐?享尽屈辱?我要让你们欺凌过我的人后悔!天赋可在这昭凤大陆排名第一!神级兵器!天级丹药当糖豆撒……我要你们从我这夺走的,我一定要千倍,百倍的夺回来!莫骚男悄悄凑过来“灵儿,可是在想我?”白莫灵黑线。然……轰的一声地球没有了~
  • 天涅璇玑天涅璇玑华鸢|古言"家父为臣女取名璇玑,曾云意望臣女如天上璇玑一般,绽放那独特之芒。"宋璇玑一生以父之言为目标,一面规规矩矩地做着自己的宁国公府嫡大小姐,一面却背着爹娘偷偷去那临仙阁做琴师。她宋璇玑可不是个没有故事的嫡大小姐,自幼修习,那武功可不是盖的!飞檐走壁,健步如飞,身轻如燕,轻功了得。璇玑本以为自己这一生平平淡淡嫁了就好,她对爱情可从来不抱什么希望,岂料——"姑娘,此生许在下娶姑娘为妻,白首不分离可好?"半路杀出个程咬金,愣是让她无法自拔了。"只愿白头偕老,永不相负,此生与子成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