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30章 传言岂可信

大乾皇宫。

夜晚。

奢华至极的华阳宫里,大乾皇后徐苡诺正端坐菱花铜镜前,由宫女帮着试戴新打造的头饰。

只听一宫女声音甜甜地说道:“这支彩凤步摇可真好看,活像一只展翅高飞的凤凰,戴在娘娘头上是最合适不过了。”

另一宫女笑着接话道:“那还用说,这可是皇上亲手为娘娘设计的式样,世间独一无二,先不说步摇如何,光是皇上的这份心意就无人可比,可见皇上心里还是最疼娘娘。”

“谁说不是呢,皇上可从来没有对哪个嫔妃像对娘娘这般用心。”

……

徐苡诺听着宫女们的谈论,唇角不自觉地上扬,眼中也流露出志得意满之色,让她那张本就明艳动人的脸庞更增添了几许别样神采。

这时,一宫女手捧药碗从殿外进来,恭声说道:“娘娘,药好了。”

简短的一句话瞬间让寝殿里安静下来,原本轻松欢快的气氛也很快被紧张压抑取代。

众宫女小心翼翼地偷瞄着主子的神色,不敢言语,也不敢乱动,就怕不小心触了霉头。

虽然娘娘目前还未因怀不上孩子而对身边伺候的人发难,但随着日子一天天过去,娘娘难保不心急上火拿她们当出气筒。

而当徐苡诺听到捧药宫女的话时,正把玩步摇上流苏的手顿时停住了,不过脸上并没有什么变化,依旧带着得体的浅笑。

她转身从宫女手中接过药碗开始喝药。众宫女见状,连忙捧着蜜饯、漱口水、帕子等物在旁等候。

她喝的并不是寻常药物,而是特令御医调配的利于受孕保胎的坐胎药。

名义上她是三年多前嫁给皇上的,但实际上她和皇上在一起已有四年了,期间得到的宠幸也不少,然而这么多年她却一直不曾有过身孕。

杜贵嫔是皇上登基后才开始侍奉皇上的,被宠幸的次数也不多,可仅有的几次宠幸就让其为皇上诞下了一位公主,不能不说是天意弄人。

不过,杜贵嫔虽然有诞下公主的运气,却是个无福消受的主儿。

作为陪嫁宫女出身的杜贵嫔,有幸诞下公主为自己在宫中争得一席之地,却在大丧日那天因说了不该说的话,被皇上借御医的手悄悄除掉了,而公主也被寄养到了其他妃嫔名下。

孩子是后宫女人最重要、也最坚实的依靠,可她作为东宫之主却一直无所出,不能不令她焦急忧心。

唯一庆幸的是,如今皇上膝下仅有几位公主,还不曾有皇子降生,她希望诞下皇长子的是她。

“皇上驾到!”

徐苡诺刚喝完汤药拾掇干净,殿外突然传来太监的高喊声,遂忙率领宫女迎接。

“参见皇上。”

“平身。”

大乾皇帝齐嵘示意众人平身,并伸手亲自扶徐苡诺起身。

时辰已晚,徐苡诺本以为齐嵘已在其他嫔妃处歇息,可没想到竟又来到了自己寝宫,心里不免有些意外。

她看齐嵘眉间似有烦忧之色,隐约猜出了原因,柔声问道:“皇上这么晚还不歇息,是否在为刺客之事烦心?”

齐嵘闻言,握住徐苡诺的手感叹道:“皇后不愧是朕的解语花,知朕者,唯皇后一人呐。”

徐苡诺微微一笑,示意殿内伺候的宫女退下,边为齐嵘斟茶边安慰道:“皇上不必忧心,真正的刺客早晚都会抓到,皇上宽心就是。”

“朕思来想去,觉得刺客应该是大耀国的余孽。朕让人仔细对比了刺客射来的青羽箭,此箭用的材料竟然和慕若菱自己打造的那几支箭用的材料一模一样,所以朕猜想,刺客肯定是和慕若菱特别熟悉的人,很可能就是慕若菱的那些师父们。皇后以为呢?”

徐苡诺琢磨了会儿,道:“皇上的分析不无道理,但慕若菱的那些师父们都是不问世事的隐世之人,而且早在慕若菱回宫时就销声匿迹了。

何况,他们若是想替慕若菱和大耀国报仇,有的是机会,又何必等到现在才动手,所以,臣妾想刺客应该另有其人。”

齐嵘头疼地捏捏眉心,“刺客一直抓不到,朕心难安啊。这些日子朕总觉得背后有双眼睛在时时盯着朕,仿佛只等时机一到便要取朕性命。”

徐苡诺劝道:“皇上勿忧,下个月是皇上寿辰,臣妾的皇兄要来为皇上贺寿,到时趁机问问他慕若菱的那些师父们有没有出现过。”

“也只能如此了,希望到时能得到一些有用的消息吧。”

徐苡诺看齐嵘那眉头不展、忧心忡忡的样子,咬了下嘴唇,终于忍不住问出了藏在心底多年的话:“皇上是不是怪臣妾害死了慕若菱?”

齐嵘拍拍她的肩,安慰道:“怎么会,朕知道皇后也是为朕考量,朕选那些与慕若菱相像的女人入宫,不过是掩人耳目罢了。皇后也知道,对于慕若菱的死,许多人心存疑虑,朕不能不防,皇后千万不要多心。”

徐苡诺道:“皇上明白就好,慕若菱不死,我们岂会有安稳日子过,皇上应该了解慕若菱的性子。

当年,皇上利用她陷害齐祯,事情发生后,皇上几乎跪下来求她原谅她都不肯,也不愿与皇上说话、亲近,皇上与她不可能再回到从前。

后来,臣妾的父兄又发动宫变,若是让慕若菱活着,她定会找我们报仇,凭她的能力和号召力,我们又岂是她的对手,所以,杀死她才是最稳妥的。”

齐嵘沉默不语,半晌后才道:“可世上一直有传言,说慕若菱是不死之身,除非自然死亡否则没有人能真正杀死她。皇后觉得,慕若菱会不会还活在世上?”

徐苡诺脸上露出了自信、明媚的笑容,“皇上也说了是传言,传言岂可信。慕若菱再厉害也是人,人都是血肉之躯,哪有杀不死的,皇上就不要自己吓自己了。”

齐嵘没再说什么,两眼一眨不眨地盯着跳跃的烛火出神。

翌日清早,齐嵘从华阳宫去上早朝的途中,隐约听到不远处假山旁几个宫女的谈话声,不由自主放慢了脚步。

宁三小姐成功调制出了七日不散的姽香?

果真有此事?

同类热门
  • 吃货王妃:捧手里吃货王妃:捧手里闭着眼去回忆|古言楚若影在爹爹的要求下,找未来夫君。卧槽,不过在路上捡了一个丑不拉几的石头。竟然莫名其妙的变成了精美无比的手镯。莫名其妙的身体里住了另一个灵魂。莫名其妙的有了灵根。这些都不算什么,那凶神恶煞的面具男竟然莫名其妙的变成了嫡仙似的男子。我吃,我化愤怒为食物,可是不知道怎么的,自己却变成面具男的食物,这感觉好像也没有那么坏~
  • 谁家嫡女不轻狂谁家嫡女不轻狂萧月离|古言一朝穿越,古武世家小姐居然成了克死祖父、被父亲冷落、被全家人欺负的弱势嫡女!娘亲软弱、父亲薄情、祖母偏心,庶姐绿茶、表姐白莲,姨娘狠毒、下人无礼,这种生活能忍?谁家嫡女不轻狂呢?且看带着空间穿越而来的墨云汐斗庶姐、气表姐、虐姨娘,顺便开他个几间铺子引领京城的时尚潮流,生活过的越发肆意潇洒。只是,为什么某位传言中喜怒无常、暴戾成性的战神侯爷就天天来招惹她呢?“小姐既然救了本侯,本侯无以为报也只好以身相许了。”墨云汐扶额:侯爷,你这样不好……情节虚构,请勿模仿
  • 重生逆天凰女重生逆天凰女银沅|古言她,生来凰命,却遭人陷害沦落为废柴一枚,受尽耻笑。 如今灵根归位,看她如何手撕仇人,打揍人渣,逆天改命,虐遍一切欺辱过她的杂碎! 卜神卦,炼仙丹,驭灵兽,样样也不落下! 王者归位,世人休想再伤她分毫! 他,堂堂仙尊,风流倜傥,冷面绝色,表面正经背地腹黑,谁知却遇到了她。 从此以后,甩不掉,躲不掉,唯有护着容着纵着,日日夜夜记挂在心上。 “你凑这么近做什么?” “本尊看你印堂发黑似有中毒之状,要不要试试体内清毒,不要998也不要98,只要进被窝就行,解毒效果一级棒!” “滚!你才有毒!唉不是,等等,你别过来,把手放下!喂喂喂,自重啊自重!” (1V1超甜宠文)
  • 逆天丑女很倾城逆天丑女很倾城幽一一|古言一朝被气到穿越居然被死缠烂打的女鬼缠上了?! 她又不是什么美男子,为何要缠上她?女鬼姑娘笑笑。 “小姐你不是想减肥吗?我帮你; 小姐你不是想变美吗?我帮你; 小姐不是想睡九殿吗,我……” “打住,打住。”晚江摆摆手,“睡九殿这事还是我亲力亲为吧。” 九殿这个男人从第一次见面就开始撩她,本以为心意相通就差告白,没想到男人却撩完就走,睡完就跑。 她顾晚江也不是吃素的,转过身来瞪着身边熟睡的美男子,握紧了拳头道:“我这辈子定要他死磕到底。”
  • 虞城虞城虞緋緋|古言洁白的婚纱,梦幻的童话,是每个女孩子心中最美的向往,身为21世纪的金牌杀手,不得不说她是幸运的。当她为组织完成最后一次任务的时候,她得到了解脱,她如愿以偿的脱离了组织,嫁给了她深爱的那个男人。本以为,从今往后就能过上平凡人的生活了,殊不知这一切才是噩梦的开始,当她披上婚纱走入礼堂的那一刻,就注定这是个悲惨的结局。当那个她最心爱的人将那把她最熟悉的匕首插入她的心脏的时候,她已经全然明白了,她注定不能平凡的过完这一生,因为她不配。“别在我坟前哭,免得脏了我轮回的路”临死前,她用尽全身的力气,微弱的吐出这句话。再次醒来,她已经来到了一个完全陌生的、却属于她自己的世界,那个地方叫做——虞城。
  • 不平凡的女生不平凡的女生沫知|古言云璐音,一名普通的高中生,没什么特别的,除了武术拿过第一名以外,就没什么优点了,是个很平凡的女生。有一天,她正在路上慢慢地走着,突然,不知道哪里冒出来了个石头,彭腾一声,云璐音摔到了,醒来,印入眼帘的不是医院,而是……
  • 快穿之女主很呆萌快穿之女主很呆萌不是宝宝咋滴|古言智商强大,情商为零的逻辑鬼才墨烟在快穿系统的利诱下进入了快穿世界…… 本文有女穿男,女主呆萌霸道任性还嚣张…… 女主不懂情爱,但是熟悉情爱世界的规则! 不懂世故,却偏偏对人性洞若观火! 这是一个36个平行世界,主角女配都穿一遍的轻喜风…… 某天,一个小厮匆匆忙忙的跑了过来: “王爷王爷,不好了,” “咋的啦?库房银子被偷了?” 小厮回答的超级自豪:“那倒没有!” 某王爷:“那是咋啦?” 小厮这次一点都不焦急了,而且还是一脸放松:“也没啥也没啥,就是王妃把后院炸了……” 某王爷:"………………"
  • 倾城诀:假面鬼商倾城诀:假面鬼商青揽Y|古言千里江渚河路,恍然过境千帆泊。夕阳正黄昏,璇玑大陆的万千商人积聚在临阳,商讨景煜王朝的太后寿……
  • 无卿不江山无卿不江山灵魂驴蹄儿|古言西凉大将白兆庭,一生征战无数,运筹帷幄。唯独府中三个女儿的婚事成了他的心头大患,每日辗转反侧,夜不能寐…… 大女殷月,西凉第一美人,才学堪比状元郎,却成为太子肖旭手中的温柔刀。 二女光莹,温柔似水,三个女儿里最听话,却在大婚当日被土匪劫走,成了压寨夫人,逼着她给山大王生孩子! 三女朝阳,本是个古灵精怪的小丫头,大姐宠,二姐惯,也本可以不谙世事的度过此生,却偏偏要嫁给当朝二皇子,死皮赖脸追求人家!关键是,生在帝王家,哪位不是狠绝色!
  • 轮回为你,许你不离轮回为你,许你不离青雾云菲|古言你是否喜欢过一个人他或她可能并不是帅气的,也不是漂亮的但他或她总是会有一种魔力吸引着你让你无时无刻不想注意他你相信前世的缘分吗只是我是相信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