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25章 第二十四话 祸起 · 飞来横祸

话说是谁人喊的这一声‘站住’的呢?

不管是谁,龙君寒并不理会,拉着瑾瑜头也不回拨开人群往前走。

“拦下他们。”

这个发出命令的人,正是刚刚那个手持纸扇的公子。但是,背后的主谋并不是他。

那些杀手就藏在百姓中间,他们纷纷从藏身处现出冰冷的剑刃,指向他们,将他们两人团团围住。

“这位公子,我们与公子素不相识,初次见面就下杀手,说不过去吧?”龙君寒缓缓问出这句话。

“哈哈,愚蠢至极,可笑之至。”纸扇公子挥扇笑道。

“这句话是我们说才是吧!随意出手,你们还有没有规矩了?”瑾瑜立刻反驳。

“你们可知,这里是谁的地盘,由谁管辖?”

“你什么意思?”这回换龙君寒接他的话。

“什么意思?我告诉你,这里,是月明庄的地盘,归月明庄管辖。如今这位公子犯了大事,这是对月明庄的不敬。你说,我该不该抓你啊?”

“我犯了什么事?你倒是说来听听。”瑾瑜接着反驳,满不在乎,双手交叉在胸前,听他‘胡言乱语’。

“刚刚这灯谜,这位公子一连射下三盏花灯,好了不起,真叫人佩服。可是这三盏花灯的灯谜连在一起,就是我们‘月、明、庄’三个字。射下这花灯,分明就是对我们月明庄的大不敬。问题就在于,花灯那么多,他为什么偏偏射下这三盏花灯?还是一口气射下来的。”

“这是什么问题?这规矩又不是我定的,先射灯后猜谜,是这里的规矩;再说,这灯谜也不是我写的,灯谜这么多,你为啥非得写这三个字。你又为何非得把这三个字排一排,难道就不可以是装(庄)明月吗?”瑾瑜一语出,看戏的人群竟然有人笑出了声。但是,很快就隐匿了。

“是谁给你的权利抓人?又是谁给你的命令?”龙君寒将瑾瑜挡在身后,双目凌厉,盯着那个人。

“我我……你你你,我说是就是,你莫要狡辩。我说你是对月明庄不敬你就是,我说你有错,你就是有错。”

“我再问一次,你主子是谁?”龙君寒想知道,究竟是谁,借着月明庄的名义,到处招摇撞骗,还嫁祸他人。

“你你听好了,我主子是月明庄未来的夫人,锦衣楼的千金,金澜大小姐。”得意洋洋,沾沾自喜。

却没想到被龙君寒嗤之以鼻,一脚将他远远踹了出去。

“嗤,笑话,愚蠢至极,可笑之至。我月明庄,什么时候沦落到一个外姓的女人来做主了?你算什么东西,敢以我月明庄的名义,你问过我了?问过我手里的剑了?”

龙君寒一语一出,周身散发着压迫的气势,让那些蝇头鼠辈纷纷退让,手里的剑都握不住了。

“你,你居然刚踹我,给我抓住他们。”那位‘公子’挣扎着爬起来。

龙君寒不再藏着玉龙剑,他知道迟早有一天,总是要用到它的。但是,现在,即使不用玉龙剑,对付这群人,还是绰绰有余的。

当然,对付他们,以瑾瑜的身手,自然也不在话下。

两人在这个灯火通明的热闹街头,上演了一场混合双打,而且还是单方面吊打那种,对方打不还手那种。

“哈哈,这可比逛庙会有趣多了。”瑾瑜笑笑道。

龙君寒看着他笑的那么无邪,宠溺地摇摇头,小声说道:“我怎么不知道你还有这种喜好?”

“住手。”

眼看着快把这群人打趴下了,又来了一个人高声大喊了一声。

“这次又是谁?”瑾瑜撇撇嘴。“不会又是你们‘家’的人吧?”转过身问龙君寒,因为身高原因,瑾瑜还得昂起头。

龙君寒看着他那副模样,似乎饱受委屈,心疼又好笑。极力忍着不笑出声,却藏不住上扬的嘴角。

只见人群中纷纷让出一条道,这道路上左右两侧有人在前方开路,护送着后面那个人。只见这个人,步调款款,一身轻盈的紫色纱裙,裙身缀着纱幔,腰间系着铃铛玉佩,手上缠着绫罗,项戴金锁,头佩珍珠玉簪。这气派,不用问也知道,传说中的锦衣楼千金小姐——金澜。

“何人胆敢在此闹事?”开口说话的不是金澜,而是她身边的婢女。

“这年头,连个婢女,都有戏份。”敢顶嘴反驳的,当然只有瑾瑜。

“哪里来的鼠辈?竟敢……”

“哪里来的不知死活的婢女,一个区区婢女,也敢狗仗人势?”婢女还没反驳,已经被瑾瑜顶回去。

“你……”气的说不出话,还想说什么,却别金澜抬手制止。

“口出狂言,辱骂我的丫鬟,这件事我可以先不追究了。但是,听闻刚刚有人借灯谜对我月明庄表示不敬,这件事,我必须追查到底。对于有异心的人,必须杀一儆百,以儆效尤。”金澜不紧不慢地说了这句,似乎早有预谋,等待一个时机说出这句话罢了。

可这句话在龙君寒听来,却是那样刺耳,那般可笑。

“呵,这次,又是谁给你的权利?龙君临?”龙君寒冷笑一声。

金澜自小跟龙君临有过几面之缘,倒是一次都没有见过龙君寒,所以,对于这位众人口中天子骄子的月明庄少庄主,只是略有耳闻,却未亲眼所见。如今面面相觑,却素不相识。

不过,龙君寒依照刚刚的推断,眼前这个女人,是金澜没错了。

“大胆,竟敢直讳我月明庄庄主的名字。”婢女仗着主人在这撑腰,开口骂道。

“哦?你是哪位?月明庄什么时候变成你的?”瑾瑜看不惯这群人狐假虎威,只要找准机会,立马就驳回去。

“有些人,以为自己有点分量了,就使劲往自己脸上贴金,真拿自己当回事,还说什么一家人?真真正正的主人站在面前,却谁也不认识,好意思在这一字一句我家的。也不知道是谁、口出狂言、背宗忘祖、背信弃义,还把自己说的多高尚,到头来还不是自取其辱。”

瑾瑜真是毫不客气,有的放矢,一针见血。

“你、你……”金澜身边的婢女气得话都说不清,相反,金澜则默不作声。看似冷静,实则怒火涌动。

她不认识龙君寒,但是她知道眼前这个一直顶嘴的人是白瑾瑜。正是因为是他,她才要逮到机会,栽赃陷害,借机除掉他。这也是她此行的目的。

“不必同他们理论,他们出言不逊,多次辱骂月明庄,直接杀了他们,给庄主一个交待。”金澜她带来的杀手,发出命令。

“喂,这位大姐,你眼神不好,耳力也不行啊!咱们有一说一啊,我分明骂的是你们,干月明庄何事啊?”

“杀了他们,不用留活口。”金澜实在是忍不住了。

“杀了我们?你可知他是谁?你可知我又是谁?我可是杏林轩二公子白瑾瑜,你们杀了我,杏林轩会放过你们吗?你们打着月明庄的名义,你以为月明庄又会放过你们吗?”最后一刻,瑾瑜还想‘晓之以理,以理服人’。

可惜,对方,并不‘领情’。

“别听他废话,杀了他们祭天。”金澜下了最后的命令,还是要赶尽杀绝。

“啧啧啧,最毒妇人心,真就是这个道理。”瑾瑜摇了摇头,故作惋惜。

“退后,这里不用你。”龙君寒一把将他揽在身后,终于还是要拿出玉龙剑。他稳稳地接下了迎面四个杀手的攻击,玉龙剑已出鞘,剑杀四方。四个杀手见血封喉,一招毙命。

金澜见势不对,又派出另一批杀手,很明显,身手比刚刚那一批矫健多了。

在虚实掩映下,瑾瑜透过人群,盯着金澜看,总是觉得她的身段很眼熟,似乎在哪里见过。就在一瞬间,脑海中闪过一个身穿黄色纱裙的女子身影。

瑾瑜愕然,惊叹道:“是她?!”

同类热门
  • 悍妻当家:抓个纨绔来种田悍妻当家:抓个纨绔来种田音若笛|古言【推荐种田新文《农门福妻巧当家》】“媳妇,糖吃腻了,我要吃肉!” 田芯抽出一根竹条,笑眯了眼,“行啊,竹片炒臀肉,怎么样?” 田芯又穿越了,无糖的世界,贫穷的生活,以及一屋子的奇葩亲人,她什么也没怕过。 无糖,我造!没钱,我挣!奇葩,我收拾!迟早带着全家老小奔小康,迎富贵。 只是,那个半路收留的纨绔,说好的回头给个大腿抱就好了,怎么就赖在他们家不走了? 赶不走就算了,还非要娶她娶她娶她! “媳妇,说好的苟富贵勿相忘,从来时起,我就再没想忘掉你。” 齁甜的甜宠文,温馨向,喜欢的宝宝请收藏一下!
  • 这个娘子有点秀这个娘子有点秀我扛着大刀|古言这是一个吃土少女用大力带弟征服四方,扶摇直上九万里的故事。 “这位郎君,说好的赤手空拳比试,你这肩上三十米长的大刀是怎么回事?” 文风欢脱,无男主。 考据党慎入。
  • 望乡台上望乡台上二蒲公英|古言现代二十一世纪,性格孤冷薄情,擅长 散打攻防技法的女刑警—魏禾。 出身医学世家,天性开朗幽默、细腻贴心有爱的新闻实习记者—路延。 在一次围剿毒贩的任务中,纷纷险些丧命。两人巧遇机缘,穿越到了上承南北朝,下启唐朝的大一统隋朝时代。 结识了一群相映成趣的年华豆蔻与翩翩少年。从置身事外到同舟共济,自心存善意依旧始终如一。生死相依的深情,历经下此生最美的别离。 前月下暂相逢。苦恨阻从容。何况酒醒梦断,花谢月朦胧。 花不尽,月无穷。两心同。此时愿作,杨柳千丝,绊惹春风。 残缺不全的肉躯不能够安眠,但拥有一个至纯至净的灵魂,可以通往净土之地的世界。 阳奉阴违,明哲保身。 无害是你的本质,万念俱灰的切肤之痛。被仇恨扭曲至纸醉金迷一点一点撕碎迷惑,最终入腹吞噬,头不可回。 “填肠满嗉,嗜欲无极。 长鸣呼凤,谓凤无德。 凤之所趣,与子异域。 永从此诀,各自努力。” 并此见证了这个国祚时间短、昙花一现的朝代,由全盛时期到步步衰落……
  • 重生之凤还朝重生之凤还朝雨诺|古言上一世是她负了他,重生一世,她定要拼尽全力护他周全。她不再是南越灵羽郡主,她只是天圣尘王妃,是要陪他一起君临天下的妻子。只要他能好好活着,阴险、狠毒、算计,哪怕手染鲜血她也在所不惜……
  • 墨染莲笙墨染莲笙墨上灼|古言她,笑容明媚,是集万千宠爱于一身的墨府千金。被墨玉选中,不得不四岁离家修行。他,孤寂隐忍,本是尊贵的皇子却在八岁之前流落在外。一朝回宫,誓要查清当年母妃的死因,建立自己的势力。相遇,不经意的举动让彼此有了交集。再遇,却迫不得已只能望着她远去的背影。第三次遇见,他因为自己的处境而不敢言爱,她因为不懂爱情而未靠近。携手共进,却在分离之时才懂爱情。这一次,她们能不能冲破重重阻碍,换来另一次的相逢。
  • 王爷,本宫要归山王爷,本宫要归山心零时|古言小山沟里的小丫头,无意下救了一王爷。“看什么看?砍柴不会啊?堂堂王爷吃白饭的?”不出三秒……“不是说王爷武功盖世么?砍柴,你把底下的木桩劈了干嘛?”第二日可算送走大爷。那晓得……三年后,他再次出现。“你娘亲可是与三年前就同意本王把你带走了。”回去找娘亲,只见一书信,信中所写确有此事。是以,小女娃娃开启游玩之路。因此,堂堂王爷挖掘妻奴潜力。
  • 穿越之瑶歌悠悠穿越之瑶歌悠悠弋澜听竹|古言日夜祈求的穿越,昂贵的代价,换来的是什么?亲情?爱情?友情?一觉醒来,陌生的地方,陌生的人,脑中一片空白,慈祥的父母拉着自己的手,他们的高兴、激动,却全然没有感觉,直到遇见他,那个温文尔雅,仙姿灼灼的人,只一笑,就打破了自己所有的冷漠,这穿越千年的相遇,也许早已注定。只是命运弄人,这个他只是自己的哥哥。沉重的感情,不愿让心爱的女子承担,一再逃避,避无可避,为时已晚。等一切真相大白,原来只是异世的一缕魂魄,可笑,可叹,只余无限悔恨。。。谁,吻我之眸,遮我半世流离;谁,抚我之面,慰我半世哀伤;谁,携我之心,融我半世冰霜;谁,扶我之肩,驱我一世沉寂;谁,唤我之心,掩我一生凌铄;谁,弃我而去,留我一世独殇。。。
  • 浊世斗:嫡女倾华浊世斗:嫡女倾华染绿|古言一朝睁开清眸,她,东南亚黑暗势力的最大军火商,却已灵魂穿越,身处浊世!新的身体身份,娘被害,爹不爱,是么?顶着一张所谓被大火烧毁的容颜,是么?还莫名其妙地出现一个小美男,要与她争抢她这具刚刚得到的女儿身,说那原是他的身体,要求换回身体,是么?这还不够!还有人妄想对她千般欺凌、万般利用,是么!当她是受气包还是包子,可以肆意打压、蹂躏,还是疯狗、野狗都可以上来咬上一口?靠,她火大了!那么,就别怪她,狠辣手段、予以还之,招惹之人,便是后悔也不及。待一朝洗尽铅华,展露真实;她便绝色娇容、冠绝当世,并与他一起站在最高处,俯瞰天下!【情节虚构,请勿模仿】
  • 冷王独宠傲娇妃冷王独宠傲娇妃倾尽罂粟|古言星空碧月,万千星星点缀夜空,似一道流星,从顶空向下坠落,终没入尘河。她的一句话牵动着他的心,她的一个动作能使他魂不守舍。她,是丞相之女,又是什么身份?
  • 肆意妄为:本宫为上尔为下肆意妄为:本宫为上尔为下薄卿|古言身为将门贵女,她为夫君牺牲了青春,奉献满腔深爱,换来的不过是狠辣善妒的骂名……一朝入宫为质受尽侮辱,家族尽灭,她成了秽乱后宫的奸妃,受她恩惠的表妹摇身一变成了那人的新妃,竟敢在她面前耀武扬威!疼爱多年的儿子竟也别人的孽子,甚至结束自己生命的也是他!再睁眼竟然重生到十二年前,一切都还有挽回的地步……她姓肆,肆意妄为的肆!那么这一次,她会让那一对忘恩负义的人知道,什么才是真正的狠毒嚣张!什么才是真正的不择手段!斗王爷杀奸妃,一步步叫天下惊艳,却又一步步陷入迷局,秘闻中的天定凤主又究竟是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