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25章 第二十四话 祸起 · 飞来横祸

话说是谁人喊的这一声‘站住’的呢?

不管是谁,龙君寒并不理会,拉着瑾瑜头也不回拨开人群往前走。

“拦下他们。”

这个发出命令的人,正是刚刚那个手持纸扇的公子。但是,背后的主谋并不是他。

那些杀手就藏在百姓中间,他们纷纷从藏身处现出冰冷的剑刃,指向他们,将他们两人团团围住。

“这位公子,我们与公子素不相识,初次见面就下杀手,说不过去吧?”龙君寒缓缓问出这句话。

“哈哈,愚蠢至极,可笑之至。”纸扇公子挥扇笑道。

“这句话是我们说才是吧!随意出手,你们还有没有规矩了?”瑾瑜立刻反驳。

“你们可知,这里是谁的地盘,由谁管辖?”

“你什么意思?”这回换龙君寒接他的话。

“什么意思?我告诉你,这里,是月明庄的地盘,归月明庄管辖。如今这位公子犯了大事,这是对月明庄的不敬。你说,我该不该抓你啊?”

“我犯了什么事?你倒是说来听听。”瑾瑜接着反驳,满不在乎,双手交叉在胸前,听他‘胡言乱语’。

“刚刚这灯谜,这位公子一连射下三盏花灯,好了不起,真叫人佩服。可是这三盏花灯的灯谜连在一起,就是我们‘月、明、庄’三个字。射下这花灯,分明就是对我们月明庄的大不敬。问题就在于,花灯那么多,他为什么偏偏射下这三盏花灯?还是一口气射下来的。”

“这是什么问题?这规矩又不是我定的,先射灯后猜谜,是这里的规矩;再说,这灯谜也不是我写的,灯谜这么多,你为啥非得写这三个字。你又为何非得把这三个字排一排,难道就不可以是装(庄)明月吗?”瑾瑜一语出,看戏的人群竟然有人笑出了声。但是,很快就隐匿了。

“是谁给你的权利抓人?又是谁给你的命令?”龙君寒将瑾瑜挡在身后,双目凌厉,盯着那个人。

“我我……你你你,我说是就是,你莫要狡辩。我说你是对月明庄不敬你就是,我说你有错,你就是有错。”

“我再问一次,你主子是谁?”龙君寒想知道,究竟是谁,借着月明庄的名义,到处招摇撞骗,还嫁祸他人。

“你你听好了,我主子是月明庄未来的夫人,锦衣楼的千金,金澜大小姐。”得意洋洋,沾沾自喜。

却没想到被龙君寒嗤之以鼻,一脚将他远远踹了出去。

“嗤,笑话,愚蠢至极,可笑之至。我月明庄,什么时候沦落到一个外姓的女人来做主了?你算什么东西,敢以我月明庄的名义,你问过我了?问过我手里的剑了?”

龙君寒一语一出,周身散发着压迫的气势,让那些蝇头鼠辈纷纷退让,手里的剑都握不住了。

“你,你居然刚踹我,给我抓住他们。”那位‘公子’挣扎着爬起来。

龙君寒不再藏着玉龙剑,他知道迟早有一天,总是要用到它的。但是,现在,即使不用玉龙剑,对付这群人,还是绰绰有余的。

当然,对付他们,以瑾瑜的身手,自然也不在话下。

两人在这个灯火通明的热闹街头,上演了一场混合双打,而且还是单方面吊打那种,对方打不还手那种。

“哈哈,这可比逛庙会有趣多了。”瑾瑜笑笑道。

龙君寒看着他笑的那么无邪,宠溺地摇摇头,小声说道:“我怎么不知道你还有这种喜好?”

“住手。”

眼看着快把这群人打趴下了,又来了一个人高声大喊了一声。

“这次又是谁?”瑾瑜撇撇嘴。“不会又是你们‘家’的人吧?”转过身问龙君寒,因为身高原因,瑾瑜还得昂起头。

龙君寒看着他那副模样,似乎饱受委屈,心疼又好笑。极力忍着不笑出声,却藏不住上扬的嘴角。

只见人群中纷纷让出一条道,这道路上左右两侧有人在前方开路,护送着后面那个人。只见这个人,步调款款,一身轻盈的紫色纱裙,裙身缀着纱幔,腰间系着铃铛玉佩,手上缠着绫罗,项戴金锁,头佩珍珠玉簪。这气派,不用问也知道,传说中的锦衣楼千金小姐——金澜。

“何人胆敢在此闹事?”开口说话的不是金澜,而是她身边的婢女。

“这年头,连个婢女,都有戏份。”敢顶嘴反驳的,当然只有瑾瑜。

“哪里来的鼠辈?竟敢……”

“哪里来的不知死活的婢女,一个区区婢女,也敢狗仗人势?”婢女还没反驳,已经被瑾瑜顶回去。

“你……”气的说不出话,还想说什么,却别金澜抬手制止。

“口出狂言,辱骂我的丫鬟,这件事我可以先不追究了。但是,听闻刚刚有人借灯谜对我月明庄表示不敬,这件事,我必须追查到底。对于有异心的人,必须杀一儆百,以儆效尤。”金澜不紧不慢地说了这句,似乎早有预谋,等待一个时机说出这句话罢了。

可这句话在龙君寒听来,却是那样刺耳,那般可笑。

“呵,这次,又是谁给你的权利?龙君临?”龙君寒冷笑一声。

金澜自小跟龙君临有过几面之缘,倒是一次都没有见过龙君寒,所以,对于这位众人口中天子骄子的月明庄少庄主,只是略有耳闻,却未亲眼所见。如今面面相觑,却素不相识。

不过,龙君寒依照刚刚的推断,眼前这个女人,是金澜没错了。

“大胆,竟敢直讳我月明庄庄主的名字。”婢女仗着主人在这撑腰,开口骂道。

“哦?你是哪位?月明庄什么时候变成你的?”瑾瑜看不惯这群人狐假虎威,只要找准机会,立马就驳回去。

“有些人,以为自己有点分量了,就使劲往自己脸上贴金,真拿自己当回事,还说什么一家人?真真正正的主人站在面前,却谁也不认识,好意思在这一字一句我家的。也不知道是谁、口出狂言、背宗忘祖、背信弃义,还把自己说的多高尚,到头来还不是自取其辱。”

瑾瑜真是毫不客气,有的放矢,一针见血。

“你、你……”金澜身边的婢女气得话都说不清,相反,金澜则默不作声。看似冷静,实则怒火涌动。

她不认识龙君寒,但是她知道眼前这个一直顶嘴的人是白瑾瑜。正是因为是他,她才要逮到机会,栽赃陷害,借机除掉他。这也是她此行的目的。

“不必同他们理论,他们出言不逊,多次辱骂月明庄,直接杀了他们,给庄主一个交待。”金澜她带来的杀手,发出命令。

“喂,这位大姐,你眼神不好,耳力也不行啊!咱们有一说一啊,我分明骂的是你们,干月明庄何事啊?”

“杀了他们,不用留活口。”金澜实在是忍不住了。

“杀了我们?你可知他是谁?你可知我又是谁?我可是杏林轩二公子白瑾瑜,你们杀了我,杏林轩会放过你们吗?你们打着月明庄的名义,你以为月明庄又会放过你们吗?”最后一刻,瑾瑜还想‘晓之以理,以理服人’。

可惜,对方,并不‘领情’。

“别听他废话,杀了他们祭天。”金澜下了最后的命令,还是要赶尽杀绝。

“啧啧啧,最毒妇人心,真就是这个道理。”瑾瑜摇了摇头,故作惋惜。

“退后,这里不用你。”龙君寒一把将他揽在身后,终于还是要拿出玉龙剑。他稳稳地接下了迎面四个杀手的攻击,玉龙剑已出鞘,剑杀四方。四个杀手见血封喉,一招毙命。

金澜见势不对,又派出另一批杀手,很明显,身手比刚刚那一批矫健多了。

在虚实掩映下,瑾瑜透过人群,盯着金澜看,总是觉得她的身段很眼熟,似乎在哪里见过。就在一瞬间,脑海中闪过一个身穿黄色纱裙的女子身影。

瑾瑜愕然,惊叹道:“是她?!”

同类热门
  • 穿越之落逃王妃穿越之落逃王妃唐留白|古言她本是命格特殊的灵女,却逃不过命运的桎梏,一朝穿越成了不得宠的宰相千金,一个落魄千金却成了他们权利相争的棋子。 怎料一道圣旨,竟然让她嫁给风流成性的色鬼宜王殿下。 三十六计,走为上计…… 尴尬的是她逃婚竟然逃到了那个色鬼王爷的马车上,这不是羊入虎口吗! 本以为一生一世一双人,而命运却打破这一切,而为了爱她选择飞蛾扑火,他选择默默守护。 上一本《爱你有点咸》已完结,欢迎入坑。
  • 妃同一般:搞定妖孽王爷妃同一般:搞定妖孽王爷月下花色|古言貌似今年流行穿越,姐也穿穿看。貌似今年风头不好,穿越就要嫁给病美人。不过还好,等他挂了后可以有一大笔财产。但是···大夫不是说了活不过25了么,可能还活不过20,可是为什···这人一碰到她就生龙活虎,不是说是冰山么,明明是腹黑好不,难道被掉包了?我要退货!顺便把钱还回来!我亏了。。。某男楚楚可怜:“夫人···你真的忍心么···想我上得了厅堂,下可以暖床···”
  • 食色无边:邪魅皇子爱上我食色无边:邪魅皇子爱上我款冬花|古言她迷倒万千男子却愿意为他洗手做羹他得了天下苍生却愿意为她放弃所有
  • 娇医娇医霁月风光 |古言齐妙穿越了,一睁眼就成了病鬼世子的夫人,拥有逆天医术和满身花香。世子重生了,才醒来就看到前世深爱的女子,发誓要宠她爱她,为她谋划将来。于是,逆天的她和洞彻先机的他完美结合,双“奸”合璧。绿茶婊继母曾逼死她生母?奸生子姐姐想逼她让位?奸诈小叔想抢走世子爵位?变态公公想害死儿子玩扒灰?那些谋夺他们幸福的贱人就该踩在脚下,尽情践踏!可是世子大人,您日益龙精虎猛,笑的满脸腹黑是肿么回事?“世子爷,夫人‘不小心’把银票烧了。”“这些送去,不够再添。”“是。”【情节虚构,请勿模仿】
  • 嫡女王妃:爱死方休嫡女王妃:爱死方休微琳|古言为了逃婚,她各出奇招;身为夫君,他见招拆招。宠爱至极,只为博她一笑;深爱至极,只为赢他真心!
  • 情倾火云剑情倾火云剑大明湖|古言烈辰希对刚刚醒过来的白小雪说:“我是你的救命恩人,所以我要对你负责。”白小雪看着他的笑,感觉周围的花都在开放了,因为这一句话,她穷尽一生来爱他。【情节虚构,请勿模仿】
  • 逆袭之公主不好当逆袭之公主不好当鹄轶|古言传说“霸星”临世,天下之主,谁才是真正的“霸星”?当得起天下霸主。 本是公主之身,意外导致落魄成农女的唐木木,命运本是注定?还是靠自己?公主不好当,霸星更不好做。 意外重生,悲催的命运木木是否能成功逆转?没了心得有司还能记得木木? 远古战场的秘密,是谁豢养了魔怨虫,灾难再次爆发,是否能再次化解?
  • 邪魅王爷:爆宠傲娇妃邪魅王爷:爆宠傲娇妃夜十夜|古言她沐语幽武功高强,却无奈遇到了皇家三皇子雁赤篱,他武功盖世。他要她做自己的女人,好好爱她。可却一次次伤害她。她下定决心如果在爱她定将万劫不复。可却还是爱上了他。结果……
  • 江季传江季传逢楼|古言我从不信来世报应也不怕身首异处我只愿世事遂心此生求个不悔不憾罢了 “娘子心中所念所想我全部知晓,但是”他说着话便举起手来执手起势“上有青天下有后土今生能与娘子共结连理便是我上辈子上上辈子积下的善事福气那日定亲我欢喜的紧一整晚高兴的睡不着觉就想着日后不能让你受丁点委屈便是豁出去了这条性命也得让你平安欢喜吾心悦汝若我这番话有假便叫我无功无名尸首分离” 我是你八抬大轿明媒正娶进家门的妻子糠咽菜我陪你吃布衣我于你穿食不饱腹衣不蔽体的日子我同你过即便是斩首判刑黄泉路上你我夫妇二人同渡又有何惧
  • 与你相遇,不早不晚与你相遇,不早不晚素心荷|古言苏晚舟,长安城内无人不晓的丞相千金。集万千宠爱于一身,其倾国倾城之姿,更让无数文人墨客迷恋。“这一切,是不是真的……”“太美丽的东西终归命薄”“人生若只如初见,再见沦为陌路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