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90章 风云起

浣曦回到上京的事情,除了孤湟湳溪,就只有青涯知道。虽然对于没能尽快见到石榴心有怨言,但是少爷的事情才是首要的这一点他还是懂的。

“少夫人,我们要回镇国公府吗?”青涯接到孤湟湳溪的命令接应浣曦,现在两个人在客栈街头,浣曦始终没有说要去哪里。

看着宫殿的方向,想到不知所终的白垚,浣曦一时间也拿不定主意。白垚说过,姻缘线可以帮助找到另一个,可是现在姻缘线没有丝毫波动,浣曦也不知道该怎么办,她看着青涯:“湳溪突然召你回上京是有什么事情吗?”

“是府中的那位腿受伤的,连太医院的太医都说束手无策,可是现在却突然好了,少爷说此事有蹊跷,他担心其中有古怪,才派属下回来打探一二。”青涯思忖这件事到底有些奇怪,他也找不出原因来,现在少夫人回来了,却不回府,不如就借着这件事回去,这样他也可以光明正大的见石榴了。

想到府中关于老爷和石榴的传言,青涯一阵肝疼。谁都知道老爷对逝去的夫人情深义重,就连柳含烟都没有看在眼里,又怎么可能对石榴一个黄毛丫头放在心上。都怪那些嚼舌根的,等他回去怎么收拾他们。青涯恶狠狠的想着,脚下的步子更快了。

浣曦想到之前石榴写的信,再想到孤湟涘的腿,担心石榴的安慰,还是决定先回府中。两个人悄无声息的回到镇国公府,浣曦也没拦着青涯去找石榴,自己却在思考府中的事情处理完以后怎么联系白垚。

石榴和孤湟尔瞎了几天的棋,期间孤湟尔不停地在说奇奇怪怪的东西,虽然石榴脑袋不灵活,但是同样的话一而再再而三的在她耳边响起,再笨,她也发现了其中的猫腻了。

石榴觉得,老爷一定是发现了浣曦的身份,而且不仅老爷发现了,其他的人肯定也有所怀疑。庆幸的是老爷是站在浣曦和少爷这边的,每天借着下棋的机会,小声的讲着对策,还好她聪明,立刻明白了老爷的话,写信给梧桐城的沈嫣,沈嫣告诉了沈老爷,沈老爷立马认浣曦做女儿,且放消息出去说镇国将军之前娶的就是自己的小女儿。由于小女儿身体不好,所以一直在寺中休养身体,所以才会遇到路过的镇国将军。

这几天,因为孤湟涘的事情,再加上浣曦代嫁的事情通过石榴也处理的差不多,所以孤湟尔没有再找石榴“下棋”,而是整天待在思雪楼里面,没有人知道他在干什么,相反,因为孤湟涘的腿逐渐好转,柳丞相在朝中的势力逐渐增大,所以柳含烟母子又有了得势的趋势。

不过,这也只能维持到鞑靼大败,仇军师逃跑之时了。现在镇国将军平定战乱,收复失地。给储国带来了几十年的安稳平和,朝中的形势越发紧张,无论哪一方,稍有不慎就会大厦将倾。

“少夫人回来了,有没有受伤?”石榴激动地抓住青涯的胳膊,就准备往朝阳苑走去。

青涯面色复杂,想到之前的事情,还有石榴一点没有看到自己的惊喜,反而是为少夫人紧张不已的样子“石榴,我有话问你。”青涯停住脚步,看着一脸困惑的人,面色郑重的继续说道:“我离开这么久,你有没有想我?”

“你,你问这干嘛?”石榴想要松开抓住青涯的手,却突然被青涯另一只手握住,她紧张地不知道说什么好。

“我,离开上京以后,我每天都在思念你,我想着等少爷和少夫人都在的时候再向少夫人提亲,可是这段时间发生太多的事情,我不想,不想这么患得患失了。我想知道你对我的是什么样的看法?”青涯觉得自己这么多年的厚脸皮都用在今天了,但是他想知道石榴的答案,然后趁着少夫人在府中,尽快把他们的事情定下来。

什么看法呢,在石榴看来,青涯是比将军还好的一个人,虽然没有将军的英俊,但是多几分温柔,年少有为,最重要的是她喜欢。

“我只要你一个答案,如果你当真心中有我,不管用什么办法,我一定会让少夫人同意我们在一起。我一辈子对你好,只对你好。”青涯温柔的看着石榴。

石榴一直没有回答,她想到了浣曦和沈嫣,虽然代嫁的事情处理好了,但是浣曦是灵狐的事情一旦被发现,她们都不会好过,浣曦有能力可以逃脱,但是自己只是一个普通人,手无缚鸡之力的,而且还无权无势。

如果只是她一个人还好,但是牵连青涯的话,她恐怕一辈子都不能安心,石榴心中酸涩,她很喜欢他,她愿意为青涯一辈子洗手做羹汤,为他孝顺长辈······

“石榴?”长久的沉默让青涯原已坚定的内心忐忑不已,再看石榴越来越难看的脸色,他突然不想知道答案了。

“你现在不用急着回答,你慢慢考虑,我”青涯神色不安的说道,他不相信石榴的心里没有他的存在,他一定会找到症结所在的。他急急忙忙的想要打断石榴的回答“少夫人急着找你,我们先”

“我愿意!”石榴在青涯转身的时候急忙开口说道。

青涯落荒而逃的脚步突然停住了,他转身看着石榴,斯文俊雅的脸上带着欢喜“好!”

欢喜还在为如何解决姻缘线的事情烦恼就被石榴惊喜的声音打断思绪“少夫人,你可回来了!”

石榴眼巴巴的看着浣曦,用眼神控诉她这段时间既不回信也没消息的恶行。

浣曦一时间招架不住,掩饰性的笑了笑,想起石榴之前的来信,她本来想问一下怎么回事,突然感觉到石榴和青涯之间的暧昧涌动,挑了挑眉“你们这是?”

被突然问道,石榴红着脸不说话,到是青涯温柔的看了石榴一眼,接着突然朝浣曦跪下,严肃的说道:“请少夫人成全我和石榴。”

浣曦震惊了一瞬,然后了然,石榴喜欢青涯的事情是早就知道的,之前因为荷包的事情还有一番因果,而青涯中意石榴也是有迹可循寻,只是没想到青涯会这么着急,怪不得会着急让自己回府。

浣曦眼尾轻轻朝石榴瞥去一眼,狡黠的笑了笑“你这么突然的向我求情,可有想过你们家主子会怎么想?”

青涯一噎,手下的终身大事,孤湟湳溪却不知道,这实在是说不过去,成功了到还好,看在少夫人的面子上孤湟湳溪也不会太过为难青涯。要是不成功的话,媳妇没有不说,一顿惩罚是免不了的。

浣曦青涯能想到这点,石榴也能想到,所以才没有开口说话,谁能想到青涯真的这么豁得出去,石榴咬咬唇,也跪在了浣曦面前。

“请少夫人成全我们。”石榴红着脸,眼神坚定。

窗外微风吹过,木芙蓉的花朵在枝头欢欣鼓舞着,鸢尾花在墙脚羞涩的抖着裙摆。浣曦看着朝阳苑,想到远在梧桐城的沈嫣。自己和孤湟湳溪是有违天道,但是她从来不后悔,即便是将来遭天谴,也让她一个人承受,而湳溪,身边有这么多人陪伴他,浣曦相信时间能够治愈一切。

浣曦笑了笑,才缓声开口:“起来吧,我最喜欢有情人终成眷属。你们的事情我肯定支持,眼下也不是你们成亲的时候,毕竟青涯你的主子还没有点头答应呢。”

“咋们得先把棘手的事情解决了再说。”

少夫人回来的事情,除了朝阳苑的人,没有其他的人知道。这也正好方便行事。眼下天色渐暗,府中几个主子常年没有在一起吃饭,手底下的人自然多有惫懒。

夜幕降临,镇国公府却没有寻常人家一样欢声笑语,反而是一片寂静。这也正好方便浣曦夜行。

“少夫人,你还是别去了,这件事处处透着诡异。”石榴还是不放心浣曦,使眼色给青涯让他帮忙挽留。

青涯也不敢大意,刚想说话就被浣曦打断话头:“好了,你们不是说孤湟涘的腿绝不是人力可以治好的吗,既然想知道真相,当然要一探究竟了。”

况且,浣曦再次打断石榴想要说的话,一边给孤湟湳溪写信,一边说着:“石榴你不是说孤湟涘的院子时时透着诡异吗?”

“我没问题的。”

悄悄,还是这么的自信,石榴和青涯竟然无话可说。

思雪楼,一如既往的一片黑暗,一段时间不见,孤湟尔越发清瘦了,脸上带着苍白。他哑着声音问管家:“少夫人回来了?”

管家看着孤湟尔日渐消瘦,心疼不已。夫人的去世也让老爷跟着死了,留下的只是一具躯壳,老爷活着唯一的念想就是少爷。现在少爷已经有了少夫人了,老爷也没有遗憾了。

“是的,少夫人和青涯午时前后就已经回到府里了,她们没有声张,见了石榴一面就没有其它动作了。”管家将知道的一五一十的告诉孤湟尔。

屋子里的灯忽明忽暗,照的孤湟尔的脸若隐若现。很长时间,书房里都是一片寂静。

突然,孤湟尔咳嗽一声,然后才慢慢的说道:“想来今天晚上那个丫头一定会去找那两母子,我担心会出意外,你去留意一下,务必保护少夫人安慰。”

“是”

“上京,不太平了。”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倾城一时爱一世倾城一时爱一世微花未绽|古言【妾不慕荣华富贵,君不羡烟花酒地】【哪怕你很渺小,我也会倾其所有连同生命保护你】【我不会给你最美好的爱,但,请让余生来见证我对你诉不完的思念与爱】呵!祭玄尘,如果有一天你送给我的执念剑,让我亲手刺穿你的身体,你是否还会许下这些承诺。【星辰微凉,始带尘埃,我会守护你,永远不变】【我们要一直天长地久】夏微凉,如果有一天我在你只剩我一个人的时候绝情的离你而去,你是否会后悔当初与我在一起...星尘,微凉,执念,不变,无论你爱我最深,还是你伤我最深,眼泪,永远都在你面前懦弱。心,永远都在你面前坦诚。倾国倾城又怎样?富可敌国又怎样?到最后,我们是否能重新开始?心碎离痕,泪洒三千。
  • 灵眼萌妃:太子接个招灵眼萌妃:太子接个招凉水鱼|古言她,神经大条的穿越人士,被人一棒敲昏替嫁住满亡灵的国度,她连国家的名字叫什么都还没搞清楚就被皇帝封公主嫁了啊喂!他,神秘的亡灵大人。宠她,疼她,护她,还喜欢没事吓吓根本吓不倒的她。可是,她却成了他掩护真正目的的障眼法,一个炮灰。尘埃落定,真相大白,当他开始寻找她的踪迹,却遇到一只萌哒哒的半灵包子。
  • 千年情囚之三世殇玉千年情囚之三世殇玉小MIU|古言圣诞节后至1月15日要筹备考试,暂不更新。“我是来自西方的神哦,在西方他们叫我天使。”“几百年来仙界与魔界这不休止的战斗,朕真的倦了……”“你为何放过本座?……是…因为爱吗?天使?……”“千囚笼之凤?你的名字真有意思!~”“不管是什么孤都不会去在乎,只求能死于你之手。”“朕的小童养媳怎么被放养成这个鬼样子?说好的皇后养成计划呢?”“龙叔你既然知道我有多爱你,为什么还不遣散后宫只留我一人!”“玉儿,只有你,才是我想要守护的,即使你是天使,我亦是恶魔……”......
  • 穿越做救世之主穿越做救世之主醉漓兮|古言夜笙本是夜氏大小姐,一朝车祸,车中家人,无一幸免,只有她成了植物人被束缚在了白色病床上。就算这样,她居然还被人拔掉了氧气管!在她以为自己悲催的人生就要这么结束的时候,系统找上了她……
  • 兽夫临门:姐要种田不生崽兽夫临门:姐要种田不生崽桅子花|古言一入兽世深似海、各种节操成浮云,跌入远古异世后际染被三个帅哥围住。傲娇的坤鹏:“给我生崽,我会宠你一世。”优雅的苍狼:“给我生崽,我会专情一生。”阳光的豹子:“给我生崽,我会永远养你。”“谁抢我阿姆,我跟谁急!”小霸虎一出,三帅哥想哭:乌尔珞,你认错人了?哼!你们才认错人了呢,莫不是以为我小就好骗?际染崩裂:三个让她生,转眼她就生出了一个?NO,种田可以,生崽别想!
  • 盛世长安乱盛世长安乱穆安凉|古言一夕废后,一步步助他登高的宁长安没了麟儿,失了父亲,被赐冷宫,最后落得一个死在别人怀中的下场。重活一世,她只想护住自己最亲的人,远离一切纷争,却不料中间出了另一个变故。怀着上一世愧对的愧疚,宁长安准许这个人一次又一次的得寸进尺……宁长安:“……祁景辰,我助你登帝,只求换你离我远些可好!?”祁景辰:“不好。长安,我争这天下只为给你盛世安稳,若无你,我要这天下何用?”
  • 初一见容若初一见容若陆家融|古言她是现代女明星,被对手设计推进荷花池,醒来后就穿越到了清朝,不仅遇见了清朝第一才子纳兰容若,还和他成亲了,不过纳兰公子一直冷若冰霜,好像不太喜欢这门政治婚姻,没事!她会倾尽百分百的热情来融化他,一定会把他拿下。
  • 子归声声子归声声漠大白|古言我姓周,名子归。 出生于江南僻壤之中,可又有谁猜得到我殷实的世家背后有着怎样心酸的过往,家道中落,衰败凋敝。 于是,我就担起了光复周家的艰巨任务。 然而,半路出现的陆小姐却成了我的左膀右臂,让我这个留洋的异乡人格外温暖. 却道声声唤子归...... 古往今来,盼我回。
  • 锁清秋之我是穿越过来人锁清秋之我是穿越过来人悦倾|古言“我看来是穿越了”看着自己的小手,蓝银锁欲哭无泪,“为什么我是这样过来的,太痛苦了”,“什么是穿越啊?”旁边一位傻白甜问出了声。“啊,我还要找柴呢,(^_^)/~~拜拜”,然后逐渐跑开,却远远地听见“小锁,你逃不出我的手掌心的,嘿嘿嘿...”
  • 老阳家的媳妇老阳家的媳妇十根羊肉串|古言灵儿,我们的十年之约即将到来了,不知我们何时才能相见?灵儿若你不是神,我们会不会就不会分开呢?这十年来,我好想你啊,这十年来,我一直回忆着我们的过去的点点滴滴,回忆着你的惹事生非,失忆着你与我斗嘴,回忆你死在我怀中的情景,回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