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小说 18luck新官网备用

第5889章 男人的方法(3)

在温县停驻两日,迁徙的队伍接着往南行进。
  与之前的缓慢速度相比,此番行军速度明显加快了许多。山民们心中对吕布有了信心,所以都盼着能够早日去到洛阳。
  临近浊河,浑浊而雄浑的河水激荡,于险要处,溅起滚滚浪花,巨大的咆哮声,令人望而生畏。
  山民们被分做了数百批,有条不紊的开始渡河。
  与此同时,吕布收到了从长安传来的情报。
  信简中说,群臣在未央宫里争吵不休,最后,天子决定为吕布封王。
  得知此事,吕布麾下将士无不喜上眉梢,纷纷恭贺吕布。然则吕布的脸上,却并未有丝毫高兴,反倒流露出一股浓浓的担忧。
  大汉朝数百年都没有过分封异姓王的例子,天子若是封王,无疑是将吕布推向风口浪尖,令士人口诛笔伐,这也会给关东诸侯一个兴师问罪的名号。
  吕布不怕战争,可如今的这几十万山民,却是束缚了吕布的手脚,令他施展不开。
  “主公,看您的样子,似乎不太高兴。”
  郭嘉走上前来,与吕布站在浊河边上,望向滚滚东流的河水。
  “吾已经回了朝廷奏折,请天子撤回封我为王的旨意。”
  吕布看似淡然的说着,可郭嘉仍旧听出了话里的些许不甘。
  这么多年,吕布为汉王朝南征北战,上扶天子,下安黎民,可谓是劳心劳力,凭他这些年所立下的卓著功勋,完全当得起‘封王’二字。
  可眼下,并非是封王的时机。
  吕布心里清楚。
  他若称王,关东各地的诸侯,势必会再度组成联军,来向他兴师问罪。更何况,还有刘辩这个极不稳定的因素,漂泊在外。
  吕布现在要做的,就是好好的休养生息,实行屯田扩土,等这几十万山民彻底安定下来,能够为朝廷提供粮食作为军饷的时候。吕布才能腾出手去,专心对付袁绍、曹操等人。
  怕就怕,袁绍会在这个时候,向他开战。
  以关中、并州各地的存粮,养活这几十万山民还行,可若是同时兼顾战争的花销,恐怕支撑不住两年,就会宣告府库搬空。
  这也是吕布的顾虑所在。
  “主公不必担忧,袁绍此人性情优柔,好谋无断,非成大事之主。其麾下谋士虽多,却各自为政,矛盾重重。主公只需派一舌辩之士,或从中挑拨,或许以好处,必能将其彻底分化,令袁绍无暇进行南侵。”
  郭嘉淡然说来,各地诸侯,唯一能够威胁到吕布的便只有袁绍。
  曹操、刘备势弱,加起来也没有袁绍一半的兵马,即便敢出兵,也不足以撼动吕布;袁术之前是被吕布打怕了的,只要吕布不去淮南找他,他断然不敢主动来寻吕布的晦气;至于幽州的公孙瓒,经与袁绍数番大战,皆是惨败,如今躲在易京城里不出,基本上可以判决他,退出了争霸舞台;刘表、刘璋守成之徒,皆是不足为虑。
  眼下局势,看似危机四伏,实则稳如泰山。
  听郭嘉这么一分析,吕布安心了不少。
  前前后后经过近四个月的迁徙,百万山民总算是有惊无险的进入洛阳境地。
  洛阳城作为大汉朝的故都,遭董卓之祸后,又被大火焚毁,这么多年也一直都没有重建。进入城中,一股荒凉之感,迎面扑来。
  回到昔日的府邸,一番清理之后,吕布便作了接下来的方案部署。这也是他在途中,早就与郭嘉、逄纪等人反复商量议论之后所得出的决策。
  首先,要给这几十万山民安排住的地方,然后登记户籍,测量土地,按户数分发,制定每年上缴的赋税……
  总之,大多都是些琐碎且繁杂的事情。
  如此一来,便需要更多的地方官员。
  司马朗因卧底多年,加上招降了太行山脉中的诸贼,位居首功,被吕布任职洛阳令,负责总督洛阳的一切事务。
  至于其他官员,吕布已经发了书信送至长安,令各世家举荐家族士子,以及从太学中选拔青年才干,来出任洛阳各地的官职,算作历练考验。
  除此之外,吕布也向临近洛阳的豫州世家和地方豪绅抛出了橄榄枝,邀请他们派出族中的才学子弟,来洛阳任职。
  不管成与不成,最起码能给他们留个好的印象,这也可以为将来攻取豫州,埋下伏笔。
  说完内政农桑,再说军事。
  此番归降吕布的贼首,拢共有三十余人。贼首们麾下兵力参差不齐,多的有上万人,少的只有一两千人,但是全部加在一起,也近乎十万,不是一个小的数目。
  在此之前,吕布与他们交手的时候就发现,这些贼兵普遍战斗力低下,很多人连基本的刺杀招式都不会使,而真正有血性敢于拼命的人,连一成都不到。
  说白了,这些贼兵里面大多都是些流亡的百姓,迫于生计,不得已才混入贼寇的行伍。
  针对此事,吕布已经下令进行裁军,并从陈留调来了高顺。令他对剩下的五万贼兵重新进行训练,要让他们习惯军营里的生活方式,以及明白集体的荣誉。
  吕布还特意为他们制定了新的番号,名为‘黑山军’。
  而对于那些归顺的首领,吕布也明确与他们说过:“愿意留在军中效力,他十分欢迎;不愿效力的,吕布也可以念在他们有归降和沿途护卫之功,予以田土钱财,恩准他们返乡。”
  其中,左髭丈八最先站了出来,他说自个儿已经年老体衰,纵使有心,也无力为大将军做出更大的贡献,所以请求离去。
  吕布没有二话,当即准了。
  有了左髭丈八作为表率,北部山脉中的群贼纷纷出列,表示愿意卸甲回乡,老老实实的在乡下耕田种地。
  之前他们归顺,乃是迫于吕布之威。如今既然可以好聚好散,他们自然不愿在此多留。更何况在他们心中,能够真正让他们服气的,永远只有张燕一人。
  吕布一并准了,心中并无太多惋惜。这些贼首既不识字,也没有惊人的胆识与韬略,走与留,于他而言,无关痛痒。
  至于剩下的眭固、白饶等人,皆愿意追随在吕布帐下,听从号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