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旅游 酷游最新备用

第6751章 傲然登场

但是,张毅却丝毫不敢放松,因为他知道,若是化神期修士这么容易对付,那也就根本用不着那么紧张了。
   一声轻响,从血墙内传出,接着,第二分身一震,脸色刷的一下,变得惨白无比。
   张毅更是心头震骇。
   因为通过与第二分身的联系,他感应到其中一把七煞刀,竟然被紫袍男子不知用何种神通毁去了。
   要知道,每一把七煞刀,都是第二分身的一道魂魄凝聚而成,一道受损的话,势必会灵气魂魄受到重创。
   这也是《七煞刀诀》的致命弱点。
   这时,一道红芒突然从血墙中的小孔内窜出,一闪而没,隐遁入了第二分身的额头之内。
   看到这一幕,张毅才松了口气。
   虽然毁去了一把七煞刀,但自少第二分身的那一缕魂魄回体了。这样虽然也会使第二分身修为大降,但自少还有恢复的可能。
   最可怕的情况就是,对方连同第二分身的那一缕魂魄一同毁去,那样的话,张毅就不得不放弃第二分身了。
   紧接着,又是几声巨响传来。
   张毅心头猛然紧张了起来,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血墙之内,已经做好了最坏的打算,同时手中七窍玲珑玉塔已经出现,右手紧紧贴在玉塔的底部,一股股精纯的灵力输入其中,一道碗口粗细的光柱,立刻由玉塔中射出,将周围的血雾净化的一干二净。
   “嗖嗖”一道道光芒从血墙后倒射而回。
   剩下的三把七煞刀,完好无损的被第二分身收了回来,但那根命丝,却迟迟没有出来,甚至与张毅失去了联系。
   张毅的脸色变得极其难看。
   这种情况,只有一个可能。那就是命丝已经被紫袍男子收走了,并强行切断了与自己的联系。
   刚才的那一点优势,随着法器的被毁与被收,很快就失去了。
   这时,血雾一闪,无数的血茧同时蠕动了起来,看上去像是一只只蠕虫,有一种令人作呕的感觉。
   旋即,在层层血茧的包裹之中,露出了紫袍男子的脸庞。
   “哈哈哈,成家说的不错,你手中果然有上古灵宝。哼,你的手段,倒真是令本家主很是惊讶,不过到此为止吧!”
   紫袍男子的面容上,出现了一道十分醒目的疤痕,一滴滴的鲜血从中渗了出来,显然是新受伤不久。
   张毅闻言,微一愣神,很快明白,此人将紫玉葫芦,当成了自己从上古遗址中得到之物了。
   他实在是百口莫辩。
   现在也不需要一点辩解了。无论自己的紫玉葫芦从何而来,对方都绝不会轻易放手的。上古灵宝对于任何一个人来说,都是梦寐以求之事。
   这时,一条条血茧,突然暴涨了数倍,猛然缠向周围的傀儡尸身。
   张毅立刻想到了什么,手中的紫玉葫芦一转,立刻朝那些暴增起来的血茧照射了过去。顿时,那些血茧如同遇到阳光的雪花一般,竟然以一种惊人的速度快速的融化消失起来,几个呼吸之后,血茧溃散了大半。
   可是在令一边,一连数具傀儡尸身,都被这些血茧缠了起来。无数的血茧化为一个个触手,纷纷朝这些傀儡尸身的身体内部钻入,一股股精纯的魔元,被这些血茧吸收之后,竟然再次暴涨了几分。
   近十具元婴中期的傀儡尸身,张毅竟然只能救下来四具,其余的全部被血茧化为了一摊血水,彻底的消失了。
   张毅的心狠狠的抽搐了一下。
   这是他自从出道以来,损失最大的一次了。全身的法器,除了紫玉葫芦与七窍玲珑玉塔外,几乎都出现了巨大的损耗。
   但是他还有机会。
   张毅的目光陡然凝聚,“噗”地一声,咬破了舌尖,喷出一口精血,作为一蓬猩红的血雾诡异的融入了七窍玲珑玉塔之内。
   玉塔一震狂震。
   接着,从玉塔中射出的光柱,立刻明亮了一倍有余,如同一把利剑,狠狠的刺入了整个血茧之内。
   “仿制上古灵宝?”
   这个时候,紫袍男子才终于意识到,就连张毅手中的那个玉塔,也同样是来历不凡。
   可是,这时已经有些晚了。
   只听他惨叫一声,接着血雾一阵翻腾,竟然在驱邪避光神光的照射之下,砰然爆炸起来。
   强烈的爆炸余波,形成了一股狂烈的风暴,将周围的一切横扫一空。
   张毅同样受到了爆炸的波及,只感到一股热气狠狠的砸在自己的身上,接着整个人就如同断了线的风筝,飘飞了起来。
   一连飞了数百丈,他才从云端坠落,将地面砸出了一个巨坑。
   “血雾乃是极阴之物,而神光又代表着极阳,阴阳相遇,产生的能量过于强大,以致于引爆了整个血幕!”
   想到整个原因,张毅苦笑不已。
   刚才他利用精血,强行将七窍玲珑玉塔的威力,提高了一倍还多,已经超过了他能驭动此宝的极限了。
   再加上他同时使出了紫玉葫芦,他身上的灵力,早已损耗的七七八八,身上的经脉,更是在这一次的爆炸中受损严重。
   他挣扎着站了起来,勉强动了一下手指,将两件保命法器,全部收了起来。再去看时,发现仅剩的几具傀儡尸身,也都已经被炸成了碎片,甚至连第二分身,都不知去向。可是凭借着与第二身份的那缕联系,他知道第二分身还存在着,但也已经是奄奄一息了。
   “这么强烈的爆炸,那人总该死了吧!”张毅口中喃喃自语。
   他的话音刚落,天空中就出现了变化。
   只见一团团的血云,竟然开始诡异的朝中间聚集起来,天空中寒风乍起,一股阴翳的云朵,遮住了太阳。
   这时,一个男子的身影,渐渐的从血云中站了起来,身上的一件破烂紫袍,仅仅能够蔽体。
   但是,此刻这人却自有一股威严,双目冰冷的注视着张毅,蓦然开口:“你能令本族长受伤,已经足以自傲了。不过,你的下场却只有一个,那就是死!”
   张毅惊骇的匆匆对空中一瞥,对于紫袍男子的实力,更加的惊惧起来。对方竟然在这场爆炸中,存活了下来,这怎么可能?
   要知道,张毅处于爆炸的边缘,甚至还拥有着常人难以比拟的焚金之体,都受到了严重的伤害。
   难道对方的身体,比焚金之体还要坚固,亦或是。
   “不可能吗?”紫袍男子似乎看出了张毅眼神中的意思,冷笑一声,对着虚空一抓,一堆废铁出现在了手中,颇为可惜的说道,“这件紫灵羽盾,虽然不能与古宝相比,但比起普通的婴宝,强了不知道多少倍。现在,却因为你而报废了。不过,能拿到你身上的那件上古灵宝及仿制品,也是值得的。”
   “只可惜,你得不到。”张毅目露坚毅之色,突然抬起了右手,对着胸口狠狠的一拍,顿时全身经脉被他全部拍断。
   无数的鲜血,从张毅的耳、口、鼻等各处喷射出来,形成了一蓬浓重的血雾。而他的身体,竟然诡异的融入了血雾之中。
   “九幽魔宗的破脉血遁?”
   紫袍男子脸色剧变,再也顾不得凝聚灵力,大手一招,那口巨大的紫色灵剑,急急的斩向张毅所躺之处。
   地面被巨剑划出了一道恐怖的裂缝,剑光一敛,原地空空如何,而张毅却不知去向。
   紫袍男子怔怔的看着前方,突然大吼一声,整个紫色巨剑一阵光芒闪烁后,疯狂的朝周围乱斩一通。
   很快,整个山头都被巨剑斩去了一大半的样子,乱石纷纷坠落,而紫袍男子的脸色阴沉的能挤出血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