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求书
联名卡
第118章 圣域的情况

“这里是魔女死去的地方,可是,为什么罗兹瓦尔你要管理有这种过去的地方?你跟魔女有什么关系?”

“很简单,这块土地代代都由我梅札斯家当家继承并管理,代代的当家……当家要承袭“罗兹瓦尔”这名字,是我们家族的传统,也就是说,继承历代“罗兹瓦尔”之名的人,也会跟着继承“圣域””

在昴的要求下,罗兹瓦尔阐述与魔女之间的关系,听到这说明,爱蜜莉雅碰触自己的嘴唇,皱起漂亮的眉毛

“历代的……所以说,“强欲魔女”与梅札斯家从以前……”

“——艾姬多娜”

“咦?”

突然被只有名字的语句打岔,爱蜜莉雅顿时呆住,

“艾姬多娜”

看着她的罗兹瓦尔像确认般又重复了一次

“称呼她——的时候,请说名字,“强欲魔女”这种称呼,感觉很邪恶,不好——听吧?念起来也冗长拗口~嘛”

“这样啊,我懂了,所以说,这里是艾姬多娜过世的地方,与她有往来的梅札斯家族从很久以前就在管理这块土地……对吧?”

“对,就是这样,不过说管理其实言过其实,由于艾姬多娜设的结界,迷路之森不会对没有按照正式程序走的外来者放行,除此之外,结界还会对特定的血统发挥特殊效果,这一点,爱蜜莉雅大人也感受到了吧?”

“碰到结界后就昏过去是真的,不过,嘉飞尔有说,碰到结界会伤脑筋的就只有像我这种混血,昴和月星就没事吧?”

“不,其实我也不能说是完全没事……”

“咦?怎么说?”

昴抓抓脸低语,将余光望向月星月星,爱蜜莉雅惊讶地抬起头

因结界效果而丧失意识睡着的她,不知道两人历经了转移,路上又没机会讲出来,所以昴很犹豫要不要说

毕竟,转移的事一定会提到辉石与法兰黛莉卡的关系

告知嘉飞尔是危险人物,把辉石寄托给爱蜜莉雅,不仅如此还企图让爱蜜莉雅转移,法兰黛莉卡究竟有何目的?

与法兰黛莉卡相处也不过才两天,但实在不觉得她有敌意

“没事的,说出来吧”月星撇了一眼昴,淡淡的说道

“可是这件事……”

“——昴”爱蜜莉亚凝视着昴

被爱蜜莉亚真挚的眼神所打败,昴只好放弃抵抗,然后从怀里拿出蓝色辉石,讲诉起了事情的经过

“石头是法兰黛莉卡在临行前给的,一定就是这个对结界产生反应,然后触发转移,既然原本带着石头的人是爱蜜莉雅……”

“那目标应该就是爱蜜莉雅大人,巴鲁斯是想这么说吧”

代替阐述事情的昴做出最后结尾的人是拉姆,昴点头赞同

月星想起在森林遇见的年幼少女,假若过去的是爱蜜莉亚,那个少女也会将人引导到遗迹去吗?

“其实本来应该是因为结界而失去意识的爱蜜莉雅大人被辉石给转移的,这样看来,飞走的人是昴真是很侥——幸呢”

“还好当时转移的距离不是太远,才能平安无事地会合,身体也没异常……也没受伤”

旋转手脚确认自己健康的昴朝着爱蜜莉雅笑,但是,面对笑容的爱蜜莉雅低下头,战战兢兢地问罗兹瓦尔

“法兰黛莉卡说过,要穿过结界就需要那颗石头,所以才会让我带在身上……那是真的吗?”

“……非常遗憾,想穿越结界,需要的是走正确路线,而非道具,那颗石头,证明了法兰黛莉卡有某种企图——呢”

罗兹瓦尔的回答令爱蜜莉雅喉头作哽,肩膀无力垂落,这是当然

根据刚刚的话,几乎可以确定法兰黛莉卡欺骗他们

“你跟法兰黛莉卡认识很久了吧?听说超过十年”月星问道

“……那孩子还小的时候我就雇佣她——了,工作能干,不曾做过违逆我意图的——事”

罗兹瓦尔遗憾地摇头,后用别有深意的眼神看向旁边,拉姆接受这目光并严肃点头

“法兰黛莉卡的企图以失败告终,感觉很棒……这当然是开玩笑的”

“开玩笑?”

“是的,不过,制裁方面不会以玩笑作结——法兰黛莉卡是与现今“圣域”的状况息息相关的人物”

对拉姆来说,法兰黛莉卡是共事多年的同事,知道同事背叛的她,却没有对此表现出一丝动摇,只是淡淡陈述

“圣域的状况,指的是什么?现在这里发生什么事了?”

“爱蜜莉雅大人不觉得不可思议吗?逃往“圣域”的村民,还有我跟拉姆都没回宅邸,而是继续留在这里”

“咦?我以为……是因为罗兹瓦尔你受伤的关系”

罗兹瓦尔扔出的疑问,爱蜜莉雅的答案是因为他受伤

事实上,躺在床上的罗兹瓦尔伤势很深,就算想回宅邸疗养,要是状况没有恢复到最低限度的话,一样是动弹不得

只不过,罗兹瓦尔却摇头否决这个原因

然后——

“——现在,我——们所有人,全部被软禁在这个“圣域”里,我和拉姆,还有阿拉姆村的村民……啊,还有进来这里的你们”

“——啊?”

出乎意料的爆炸性宣言,让来行的几人一起愣住

“……软禁,这个,什么跟什么,听起来很危险耶”

从一开始的冲击重新振作起来的昴,只挤得出这句话,听到他这么说,爱蜜莉雅也压抑惊愕,沉痛地凝视受伤的罗兹瓦尔

“那该不会,你的伤跟这……”

自然而然就将先前的发言和受伤的姿态连结在一起,爱蜜莉雅说到一半就说不下去,思考发展到跟她一样的昴,也没法掩饰战栗

“让罗兹瓦尔竭尽全力甚至受了重伤,还软禁大家的家伙就在这个村子,实在是叫人笑不出来的状况”

手抵下巴的昴,一想到竟然有这种超乎想像的强敌,就感到焦躁

罗兹瓦尔已经是王国的顶级魔法使者,其实力在之前的魔兽骚动时就已经充分证明,而有人能伤他到这种地步,实在是难以置信

——如果不是他故意所做出的举动的话

“——干嘛,还在那边唠唠叨叨啊~,不要让受伤的人太勉强啦~,不是说“推发的斑点鸟嘴是黑黝黝的”嘛”

突如其来的声音在身后响起,月星回头望去,视线尽头是站在房间入口的嘉飞尔,他环视房间一圈,然后对着爱蜜莉雅吹口哨

“——喂”昴叫喊到

“喂喂,不过就突然打招呼而已,为什么要那么火大?”

“因为在刚刚的话题里面,觉得最危险的人就是你,所以小心起见”

嘉飞尔看似愉快的敲响牙齿,爱蜜莉雅则是正面对着警戒他,仿佛在保护背后的昴和罗兹瓦尔

当然了,相比于一个伤残和一个没有战斗力(暂时)的黑发青年,月星并不在保护对象之内

被爱蜜莉雅保护的状况又出现了,不过昴惊讶的是别的问题,那就是——

“我说你,奥托怎么了?你们不是一块儿吗?”

“啊~?那个吵死人的小哥喔,那家伙的话……我不知道喔?”

嘉飞尔挑衅地抬起下巴,原本就锐利的目光变得更加锐利,他的话让人感受到深不可测的威胁,刺激昴背上的细毛竖起

爱蜜莉雅似乎也有同样的感觉,所以把身子压得更低

——一触即发,两人之间不免一战的气氛高涨

在一旁的月星砸了咂嘴,望向了嘉飞尔的身后,一的粉色的身影悄悄潜入其后

“哼!好啊,想干架的话老子奉陪……哒啊~!?”

“一点都不好吧,搞清楚状况,笨蛋嘉飞”

以毫不留情的一击击沉嘉飞尔的,是在两人对峙期间绕到他身后的拉姆,俯视痛苦的嘉飞尔,拉姆叹气道:

“爱蜜莉雅大人和巴鲁斯也是,过早下结论的样子叫人看不下去,罗兹瓦尔大人的伤和嘉飞无关……虽然看起来是单细胞生物,但还懂得明辨是非”

“……真的吗?”

“真的与他无关——哟,刚刚我才想这么说呢”

罗兹瓦尔若无其事地这么说,爱蜜莉雅讶异地放下手,然后连忙冲向跪在地上的嘉飞尔

“对、对不起!是我误会了……我还以为你一定是把奥托吃掉了!”

“爱蜜莉雅酱的想像力好惊人!我都没想到那种地步耶!?”

怀疑奥托有生命危险是事实,但刻意没有提到那部分

昴也跟着慌乱的爱蜜莉雅观察嘉飞尔的样子,在拉姆豪迈的一击下,嘉飞尔甩甩头,咧开大嘴回应两人说的话

“那个小哥哪能拿来吃啦~,他吵死了,说什么还没做好心理准备,所以俺就把他留在龙车那了”

“谁叫你讲那种话,奥托那家伙,就算人不在也会引起骚动……”

装模作样的态度衍生出误会,差点就引发危险大惨剧,事情没有演变成那样,都要多亏在爆发前一刻遏止气氛的拉姆

“得救了,拉姆,差点就要流不必要的血……是说,盆子都凹下去了耶!?”

“这是为了制止嘉飞而一定会有的损害,下次开始就不用盆底,改用盆角打”

拿着凹盆甩来甩去的拉姆,早已为了下次的机会做好准备

丝毫不睬拉姆的态度,被打的被害者嘉飞尔朝房间角落的椅子用力坐下,然后边摸头边看着拉姆说:

“拉姆,觉得错了就奉茶呀~”

“拉姆去外面捡一下落叶,请稍等”

对自大的要求嗤之以鼻后,拉姆就真的走到屋子外去了

嘉飞尔用格外热情的目光看着离去的拉姆

“……怎么?你喜欢拉姆?”月星对着嘉飞尔说道

“她是好女人吧?身为雄性,本来就会被强大优秀的雌性吸引呀~”

“可惜你已经错过那个时机了,要是能打动那个家伙的话,你估计得在她小时候就去努力了”

要知道,现在的拉姆与罗兹瓦尔的关系可是根深蒂固,到了像诅咒的地步

以前的事还是隐藏起来比较好

“对了,从刚刚的反应来看,你们还没讲到关键吧,你要变成破烂垃圾是你的自由……不过好歹跟爱蜜莉雅大人讲清楚吧~”

“——我?”

拉姆不在后,嘉飞尔就边抖脚边改变话题的焦点

在他的话中竟然出现自己的名字,着实让爱蜜莉雅吃了一惊,但嘉飞尔才不管她,而是恶狠狠地瞪着罗兹瓦尔

“这个女的穿越结界的时候,就把我们一同牵连进去了,而现在是怎样~?和乐融融地谈笑风生……你们是来玩的吗?”

“虽然不知道你为什么火大……不过可以想像你说的牵连大家的事,跟我们谈到的软禁不无关系”

嘉飞尔虽然还一副要咬人的样子,不过昴一这么说,他就眯起眼睛

而在仿佛面对猛兽的压迫感中,昴边整理刚刚说的话边说:

“若是根据罗兹瓦尔说的,那么软禁并非是靠蛮力行使的,你的外表和言行举止虽然很那个,但应该不是……”

一瞬间,先前与嘉飞尔的互动掠过昴的脑内

“……不是那么乱来粗鲁的人……”

“昴,你刚刚很犹豫喔?”

难得被爱蜜莉雅吐嘈,不过昴笔直凝视嘉飞尔

“继续啊”

对方承受昴的视线,催促他继续说下去

“俺有在听啦~,假如你不是半魔随从底下毛贼的话”

“是半妖精,下次我会叫罗兹瓦尔烧你屁股的”

面对堂堂正正借用他人之力来报仇的昴,嘉飞尔感到扫兴,昴朝着他竖起手指,指向外头,示意整个“圣域”

“继续,既然删除掉以蛮力软禁这个选项,那还想得到其他方法吗?老实说由于情报不够所以没办法……但有一个我很在意的单字”

“结界”月星说道

“就是那个”昴点了点头

被软禁在“圣域”的原因,如果不是来自于嘉飞尔的蛮力和罗兹瓦尔的伤势的话,那有可能就是结界——原本用来守护“圣域”的特殊术式

同类热门
  • 体验式写作游戏体验式写作游戏狐思乱享|轻小说我李想就算是死,从楼上跳下去,也不会再写小说了! 这是一个白金崛起于微末的故事。 …… 本书又名《再写小说我是狗》、《小说世界的私人定制》、《我要当大神》、《白金写作指南》
  • 海贼新纪元海贼新纪元知腻|轻小说傲视群雄的海贼?身披正義的海军? 可曾记得王国无数、家族遍地的大陆?谁言贵族出生不能傲视群雄?谁道那贵族麒麟儿无傲骨? 安忍不动如大地,静虑深密如密藏!为了家人,王国争雄,海上喋血!他以天地为棋盘,众生为弈子,大陆英雄豪杰,海上旷世枭雄,世间风月美人,演一出旷世棋局! 刻意抹除的华夏痕迹,在他手中重现前世的辉煌。 文明的传承如光辉洒遍东海,做人五则:仁、义、礼、信、智更为世人所尊崇。 小隐隐于村,大隐隐于国。 他跨越时间的界限,挣脱身份的束缚,引领着家族走上一个辉煌的顶点! 他怒目扬眉,凭借对未来历史的走向,在动乱的海贼王世界,在海贼、世界政府、革命军、王国林立的大陆之间谋得他应有的地位! 来来来,提笔写那麒麟儿醉卧枕江山,谈笑定乾坤的一生漫长漫长漫长的故事看不看?!
  • 我在漫威作大死我在漫威作大死哲学丧尸|轻小说“你,又是什么人,胆敢站在我的面前?”灭霸缓缓走来,他的身后已然倒下了无数超级英雄。 “吾乃时间之主,乔斯。”乔斯背负双手静静的看着这灭世的魔王。 “时间之主……?”灭霸眉头微皱,拥有时间宝石的他自然知道,这是多么麻烦的力量。 “哼,那就让我看看,你这时间之主究竟有多强吧!”灭霸冷哼一声,骇人气势已是勃然而发。 “如你所愿。”乔斯云淡风轻的一笑,随后缓缓开口 “现在当地时间是十七点,五十二分,三十四秒,本时间由时间之主提供,绝对精确。” …… 穿越漫威世界,获得辣鸡系统,我就是这世界上最强的作死王! “系统你有毒吧?!”
  • 火影神树之果在异界火影神树之果在异界天妒遗计|轻小说林川穿越到了异界,与他一起穿越过来的,是一颗来自火影忍者中的神树之果!吃下这颗果实,林川就是异界的大筒木辉夜!三大瞳术,乃至更高级的轮回写轮眼,转生眼! 白眼打不过你,我还有写轮眼,写轮眼不行还有轮回眼,实在没办法了还有转生眼和轮回写轮眼!对,总有一款适合你的眼睛! 书友群:513938823
  • 木叶之负面情绪系统木叶之负面情绪系统书破|轻小说千手龙村:剧情人物就是生产力,是解决一切问题的关键。 …… 这是一个通过恶搞剧情人物,获得负面情绪点,从而变强的故事。 初代火影为何半夜鸡叫? 二代火影为何突然狂躁? 猿飞日斩为何半夜出现在女温泉汤? 志村团藏为何抱着大树不撒手? 这一连串奇怪事情的背后,是道德的沦丧,还是人性的扭曲? PS:轻松搞笑流,稍有哲理装叉段落
  • 诶,我好像是魔王欸诶,我好像是魔王欸愿世散仙|轻小说世间三千大道,道道有灵,修道一途本就是夺取天地之造化,而魔道更是其中最为容易也是最为艰难的一道,但它却受世人所唾弃,所不容。魔,是否真的为恶? “呵,魔?你对魔的理解又有多少呢?” 吾名临风,此世至尊,号煌天魔帝!!
  • 次元逃亡记次元逃亡记某吃瓜观众|轻小说群里突然加的许愿机器人,把两个看似仇人但又并非仇人的人拉入了一场逃亡之路…… —————————— 书群567281466,欢迎加入~
  • 龙珠世界的神明龙珠世界的神明磬禹|轻小说一个战士变身成神的故事! (ps:没有穿越,没有重生,没有系统,一个纯粹的龙珠同人,不欢迎各种吹,我的书,我说了算!)
  • 宠物小精灵之善恶扭蛋宠物小精灵之善恶扭蛋九天玄鸷|轻小说【☆】 隐藏着未知力量的扭蛋机啊, 在我面前展现你真正的力量, 与你定下约定的小洛命令你——封印解除! [关键词:神奇宝贝.口袋妖怪.宠物小精灵.精灵宝可梦.POKEMON]
  • 精灵之黑暗崛起精灵之黑暗崛起槿木槿木|轻小说【日更万字,月更四十万字的精灵文】 青木,一位二次重生的平民训练家,从火箭队开始新生。 一世的经历告诉了他,人类与精灵的羁绊! “这一世,我将带你们俯瞰世界!” ps:其实就是扑街过一次的的家伙,准备避(zai)免(ci)扑街的过程。 写实向精灵小说文,初始精灵黑暗鸦,无女主! 本书又名: 宠物小精灵之黑暗崛起 口袋妖怪之黑暗崛起 精灵宝可梦之黑暗崛起 神奇宝贝之黑暗崛起 每日五更,不定时爆发十更,求月票!求订阅!求骚扰! 书友群:480489327,进群轻点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