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91章 新的征程

即墨沧珏眼睫颤动了几下,唇线紧绷了半晌,道:“那个人,和你是什么关系。”

声调平平,连声音都轻轻的,看起来一点都不在乎答案。

游柒眯起眼,有点探究的视线在他脸上转来转去。

视线未免有些迫人的意味,即墨沧珏睫毛微动,扑簌了两下,在游柒这样“如狼似虎”的目光下有种羊入虎口的弱小感。

这样的想法才刚出现,就被游柒拍到了十万八千里之外。

她沉默地盯了半晌,突然起身远离了火堆,朝着方才避之不及的人走去。

即墨沧珏微诧地看着她走到自己跟前,眸色沉了沉,身形端坐微动,想要看看她到底要做什么。

地上的石块不及小腿高,游柒走了近前,居高临下地打量起这位一直被捧着的太子爷。

她突然俯下身,凑近了即墨沧珏的颈侧,男子的呼吸声一滞,几不可闻。

游柒盯着慢慢浮出红色的耳廓,唇角慢慢勾起,“爷,您吃醋啊?”

温热的气息源源不断地喷在如玉的耳廓上,连带着颈侧一整片都泛红了起来,游柒笑得更欢了。

即墨沧珏拧眉看着她,游柒在愈发深邃的注视下毫不收敛,直到腰腹上横揽过来一条硬邦邦的手臂。

仓促不及之下,游柒倏然扑到即墨沧珏的胸前,“你……”

“我什么?”

顶着游柒诧异极了的眼神,即墨沧珏唇角微微上挑,勾起一抹略微邪气的弧度。

对上游柒睁得圆滚滚的眼睛,他又重复了一遍,“我什么?”

调戏与被调戏的对象一时反了过来,游柒不适地扭了两下,腰上的手臂桎梏得更紧了。

游柒有点恼怒地在手臂上掐了块肉用力一拧,被“欺负”的人还心情十分好,嘴角的笑意放不下来。

即墨沧珏学着游柒刚才的样子,弯身凑近了游柒的耳边,沉沉的呼吸打在颈侧,游柒的脖子也红了,气的。

私以为调戏的是个纯情小哥哥,没想到招惹了个大尾巴狼,游柒痛定思痛,决定挽回主动权。

不退反进,游柒放弃抵抗,顺着腰间的力道直接贴进即墨沧珏的怀里,仰起脑袋。

决定不过是一瞬间的事情,她捕捉到即墨沧珏眼中一闪而过的微诧,笑眯眯地得意道:“很意外?”

不能说是不意外,很意外倒说不上,毕竟是她,做出什么事情来都有可能,即墨沧珏沉默以对,决定先看看她要怎么做。

游柒不负所望,大胆地伸出右手食指,贴着即墨沧珏的喉间往上走,察觉到手下的地方轱辘地滚动了一下,眼中闪过不甚明显的笑意。

细长如玉的手指一直游走到下巴的位置停下,游柒轻轻提手就挑了起来,她动了动身子,腰间的手臂松了松,虽然还是不能让她脱离周身的范围,却是可以轻易地在这一臂之内自由地站起身来。

万籁俱寂,风声夹杂着木材焦裂的脆响声此时尤为清晰,许是两人距离太近,一时间也分不清是谁的心脏在胸腔咚咚咚地快速跳动着。

游柒倏而扬起笑脸,打破此时静谧到诡异的气氛。

“你喜欢我啊?”

睫羽轻扇,即墨沧珏发出一声低低的,从咽中压着出来的“嗯”。

要不是游柒和他距离近在呼吸之间,都要怀疑自己听错了。

就这场面,游柒都要错觉自己是在大灰狼强迫小绵羊,不过很快这种错觉就被打破了。

被压着的人没有露出丝毫的不自然,目光直直地抬起,“你有意见?”

游柒愣了一下,有点没有反应过来的。

“没,没有。”

即墨沧珏环着人的胳臂紧了紧,带着怀中人站了起来,“没有就好。”

天光蒙蒙,山中的人陆陆续续地开始下山。

游柒和即墨沧珏都套着宽大的袍子,走在偏后头的位置,成为人群中的一员。

使用引兽散的后遗症直到第二日天微亮才过去,两人运气还算不错,不过再进了半个时辰便找到了目标,和异兽纠缠了一阵合力杀了便直接出山。

直到现在游柒都还觉得有些晕乎乎的,不明白怎么莫名其妙地就牵上手了,他们俩,关系好像还没这么好吧。

后头出山的学生偶有一眼瞥过的,觉得两身宽大的袍袖下隐约可见两只握在一起的手,再去细看便分开了,只当是自己眼花。

这次学院赛的赛制有些奇怪,分明所有人都交了东西,成绩却不是当场出来宣布,而是让他们先回去等着,最后成绩会在院内栏中公布出来。

游柒拧了拧眉,虽然觉得有些不对,还是决定先回去。

在一旁的即墨沧珏沉吟了片刻之后,先行松开了游柒,“你先回学院,这几日先不要去上课了,若是发生什么事,先顾好自己再说。”

话说得突然,一副明显大有隐情的样子,游柒定定地看了他几息,眉头一挑,“好。”

话落,甩手走得干脆,许是没想到她连一句都不问,墨武看了她的背影好几眼,转眼就被身旁的冷气呲醒。

游柒本来打算假意回到锦肆轩,迷惑一下即墨沧珏,好歹让他放松一下警惕,她再如何不听安排谁又知道。

没想到即墨沧珏离开带走了墨武,却留了另外的人在她身边看着,据自我介绍是叫墨文,看着一张十分好糊弄的脸,却门精地一丝口风不露,游柒碰了几次软钉子之后便不和他说话了。

约莫过了大半个月,墨文出现告诉她可以放心出去了游柒才知道发生了什么。

即墨沧珏把他老爹的统治推翻了。

不知道他爹怎么惹他了,反正等游柒出来皇室的天已经全变了,坐在皇位上的是一个从没有存在感的即墨家族旁系。

至于为什么不是他自己坐上皇位……

游柒看向身边的人。

“喂,你费了那么大力气夺走的皇位就这么让人了,你舍得?”

即墨沧珏露出有点莫名的神情,语气十分平淡道:“没有费力气。”

好吧。

游柒掩额,这人永远抓不住重点。

她直起身子,一手搭上他的肩膀,郑重其事问:“你就一点不可惜?为什么不自己去坐皇位?”

“没什么好可惜的。”即墨沧珏避开了些,朝软轿外看去,“我和你一起离开,要皇位何用。”

游柒朝那处看过去,密密丛丛的云朵交织成一片翻滚的海雾。

陵云岛。

那是新的征程。

下一章全书完
同类热门
  • 末月传末月传天睎|幻情《灵蕴天际01·末月传》 【玄幻言情两世虐文】 我死了 被自己烈狱火浊火焚身而死 我虽为旷古至今唯二的浊幽凤凰,却与旁人并无二致,像他人一样进入轮回,同样投胎。 我本不怕死,要说这一生原无甚所牵挂,直到一人出现。 想我那一世并无重大过错,无非幼时吃过不少虫,再后来烧过一片林、抢了魔羽大殿要契约的君神鸟,还有就用冰晶水误看了次男女房中之事,旁个我一直是个乖鸟儿。 终我却还是九世不得成人,可能十世一轮回,算上凤凰那世正好大圆满。今生做人得幸能在梦中来到现实。 我进了他的静阿e门,入了他的眼。我以为,凤凰那世我虽风光,却没活明白又做了九世物件,这一世能做自己。 翩翩白衣云端客,为谁生死一掷轻!我同天上浮云一样如同他人眼里过客,我为谁死,他人又何在乎? 负了君,负了君!负了君心,君已无心,君无泪!只是断崖崖前无情树,邪门门前昙花开。玉佩断痕痕相欺,此生负君君瞒心! 人们说我是众人敬仰的浊幽,说我是百年难遇的扫把星,还说我是浊气聚身的魔女;却还说我是济世救人的邪面圣神,有五对美丽翅膀的翼神君;又说我是令人闻风丧胆的邪圣。 人啊,是善变的物,其言可畏,句句诛心;做人也难,稍不慎,将是非。
  • 还心计还心计慕之林|幻情一辈子,即使短暂又是漫长,前世今朝,相连无断,百日相思百日愁,剪不断理还乱,回首还不如往时,纯白天真。
  • 亿万水晶升级:嚣张腹黑王妃亿万水晶升级:嚣张腹黑王妃倾城悠幽|幻情几年的努力,就是为了造就时光穿梭机。她————洛九,一场车祸,夺走了她弟弟的生命,从此开始异世界的寻找洛冥之路。一朝穿越,附身到了对弟弟恶毒的姐姐。从此姐姐带着弟弟开始咸鱼翻身,走向巅峰之路。'呜呜呜小九还有我呢?不要抛弃我啊!:一位身着尊贵的紫衣,可一脸无赖的样子是肿么回事?
  • 雪诺雪诺小鸢苑|幻情主要内容不重要啦~它被我吃了~想知道主要内容就自己看~我无所谓~
  • 与女巫谈一场恋爱与女巫谈一场恋爱安郁染染|幻情20岁的苏溪因家乡被毁,代替着好友秦岚的身份去了人类居住的地方 却没想自己却喜欢上了与秦岚门当户对的蒋楠 本以为虽然没有感情但嫁到蒋家一切都会变好 但她错了…… 夏繁星的事本与她无关,可他却偏把罪怪到了她头上 五年的监狱之灾后,她本想井水不犯河水 可他又找上门来,告诉她:是我错了,苏溪,我们重新开始吧……
  • 云衣之初露锋芒云衣之初露锋芒我是一只狐妖|幻情诸葛家废柴草包二小姐,被族长(也是父亲)放逐迷雾镇。纳尼?21世纪金牌杀手因被自己的父亲杀害,从而穿越到这个草包二小姐身上,从而废柴不在废柴,草包不在草包。可是有一天自己突然发现自己竟不是诸葛族长的女儿,一系列谜团也悄然到来......
  • 毒医狂妃:腹黑邪王赖上你毒医狂妃:腹黑邪王赖上你时流月|幻情她是血煞岛的第一杀手,毒医双绝,因错信他人而命丧黄泉。他是西岳大陆的十三皇叔,腹黑霸道却锋芒尽掩。她是帝国第一废物,灵武全无任人欺凌,因庶姐毒计而命丧黄泉。当她成了她,会怎样将废材逆袭到底?她的身份之谜又将掀起怎样一场血雨腥风?他和她又将缔造怎样一场又一场的奇迹,携手同行,惊艳世人!
  • 清歌终南清歌终南潮语|幻情她是神,却为三界所不知,孤身一人,策马江湖,好不痛快。她本只是她万千身形中的最喜爱的一个。奈何竟有了自己的感情。甚至还孕育了一个孩子。···我是她的女儿。我——生于乱世,死于乱世,赢在乱世,输在乱世。有人憎恨我,也有人歌颂我。我爱酒,大爱醉酒,酒要痛痛快快地喝,人生,要痛痛快快的过。
  • 天才萌宝:绝色召唤师天才萌宝:绝色召唤师鹿怂怂|幻情秦皓月,秦家废柴生下的废柴,自小备受人欺。直到她嫁人,想着终于解脱了,没想到考验才刚刚开始。怀孕五月,夫君外出,被诬与护院私通,竟沉入寒冰湖底。大难不死,重回世间,孩子却遗传了她中毒后的容貌。这时她才彻底想通,她忍,人欺之。她弱,人辱之!她既回来,便会讨回属于她的东西。前夫新婚,她无所谓。可前夫娶了新人还缠上来,这就不要脸了吧!“夫人对我误解太深。”那人深情款款。就连孩子也在一旁点头帮腔:“娘亲你再好好想想。”喂?谁把你拉扯大的你不知道吗!这一大一小有没有人买!特价促销,买一送一,看着给钱,绝不还价,售完即止!
  • 妖华妖华锦上月|幻情女高中生突然被杀掉重生为妖,在异世界她过上了世界上最幸福的日子,但是变故突起。父母被杀,兄长失踪,父亲遗言:“幽幽,世间世事无常,我和你娘都是命数中定,至此之后不要在涉足这件事了。你和若风隐姓埋名,好好活下去是我和你娘最大的希望。”幽幽颤抖着看着握住手中的另一只手缓缓落下。紧闭的眼角流出骇人的血泪。“爹娘对不起……孩儿不能答应你们。孩儿一定会找到凶手,然后,我定要他粉身碎骨永世不得超生!”为什么?天地要夺我好不容易获得的幸福?!果然还是太天真了吗?那么!从今以后,挡我者,无论天地,只得一死!天真退去,真心冰封。却遇到了他……世人皆道妖魔可怖,妖魔却道最险人心。乱世之中,妖华四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