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43章 天字一班

原身这十多年来过得浑浑噩噩,即便是知道一些消息也只是片面的,所以游柒自然不知道即墨沧珏这个太子做得如此特立独行,她还当太子都是一样的,都要为了笼络人心大刷存在感。

她此行只是为了在众人面前,先即墨沧珏一步截了他的目的,让自己初来锦肆轩能不那么高调,却没有想到,她一语道破即墨沧珏的身份这一点,远比起一个“身份不明的大人物”来找她引人注目得多了。

众人心中翻滚的种种游柒自然不知,她还在拼命给即墨沧珏打眼色,在游柒看来,有了这几日的相处,他们即便不能算是熟识,也是可以打个商量的关系了。

即墨沧珏定定看了游柒半晌,眸中几番明灭,唇部线条绷了起来,最后一指裘老身边的木牌。

“入学。”

“好啊好啊,老夫看太子您根骨奇佳,是个好苗子,恰巧老夫是个良师,你能遇到老夫也是你的机缘。既然你选了老夫的班级,老夫肯定会好好教你,不会埋没了你的天赋的,从今天开始你就是老夫班里的人了!”

趁着一众人都还没回过神来的时候,裘老反应极快地拿过放在一边的班服,一把塞进了即墨沧珏手中,简陋至极的入学这就算是完成了。

别班的班服都在师傅的空间灵器里,毕竟几百套衣衫不能都堆在外边儿,唯独裘老,只带了一套来,便随手扔在了一边。

原本这套班服应当是游柒的,不过秦师说游柒不是主动提出的不算赌约里的那一个,裘老又只带了一套班服来,索性就没给游柒。

连班服都只带了一套,可见裘老走这一遭是有多不走心。

“这,这怎么能……”秦师一言既出,便同时收到裘老和即墨沧珏两人的目光照顾。

裘老不满瞪视的眼神便算了,反正他也不是第一次被这老头儿这么看。关键是即墨沧珏,明明面无表情,那漫不经心的一瞥却带着幽黯,像刮骨刀一般从自己的身上略过。

仅仅是一瞥,就叫他后背汗湿襟衫。

秦师连忙低下头,心中对这个异常低调的皇室太子不敢轻视。

秦师不再言语可不代表别人就没有意见了。

“裘老头,你也太大胆了,居然胆敢欺骗太子殿下!”最先迎到即墨沧珏身边的那个矮小的老人第一个提出异议,“殿下,您别看这裘老头一副清风洒沓的模样,他那班可不是个好地方啊殿下,院长都决定要废除他那个班了。”见即墨沧珏无动于衷,那老头一副恳切的模样,“您不如看看天字一班,不是臣自夸,在这锦肆轩天字班可是四字班最好的,而臣带的天字一班,又是天字班中最好的。”

矮个儿老头说得可自豪了,这一班的排序可不是固定的,只有在每年的大比上,所带的班级取得最优秀名次的师傅才能排序为一,而他路宴已经连三年带着天字一班了。

裘老又憋红了脸,一掌拍在桌子上,石桌轰然一声四分五裂。

没管自己这一下会造成什么影响,裘老一手指着路宴,“你个老不死的,一眼就被殿下相中,老夫这班怎么就不是个好地方了?你那天字一班好?是好是好,每年仗着一班的名声只收天赋最前十来个,来来来,你来告诉老夫,这么着收人黄字十班能不能换了你这天字一班的号?一个个仗着天字一班的名号,眼珠子顶到天上去,也好意思说是锦肆轩最好的。”

一席话将路宴说得进退不得,天字一班的风气不好他早便知道,但少年人嘛,有本事的人气焰高些也算正常,所以他一向不管这些能为自己挣得一班名头的弟子都做些什么,现在被裘老大庭广众下揭出,还是在太子殿下的面前,到底有些不自然。

裘老可不管路宴面色到底是红的还是青的,他一抹脸,怒意全消不说,还堆起了几分讨好的笑,对着即墨沧珏开始夸夸其谈:“太子您选了老夫可就免了这些个腌渍事儿的困扰,班里就没这样的人,老夫可不惯着这些个毛病。”

一众人暗自撇嘴,那是没有这样的人么,你那班分明就是没有人好么,却没有人敢这个时候出头,毕竟哪个班都总有那么几个纨绔子弟,这时候站出来给抖搂了出来,不是给自己找不痛快么。

当然,一人除外。

“我天字一班就是有些个习性不算上佳的弟子,总也好过你裘老头带着个一人都没有的班。”路宴到底有些不甘心,向即墨沧珏拱了拱手,“太子殿下明鉴,天字一班虽说管教不严,但确是天赋顶尖弟子汇聚之地,以殿下您的天赋,入天字一班乃是众望所归之选,至于裘老的班服,殿下您还是仔细斟酌一番再决定去留。”

不等裘老上火,路宴先一步对着裘老道:“裘老头,你可敢再次大声说出你所带班级的名号。”

其实硕大的“凡人班”三个字一早便刻在了裘老身旁那块木板上,甚至即墨沧珏先前表示要入学之时也示意一二,但路宴坚定地认为,太子殿下这般金尊玉贵之人,定然是不将万物放在眼中,必然是没有看见那木板上的字,否则怎么会选择这个被放弃的班级,所以他一定要裘老自己说出来。

反观那正欲不服辩驳,临了被人劫了胡的裘老,只是微微一愣,也没有要打哈哈的意思,爽快道:“有何不敢?老夫所授,便是凡人班。”

一言既出,那坦然的模样引得众人窃窃私语,一时间贬低之词不绝于耳,倒也无从追究到底谁说了些什么了。

对于裘老不招收弟子却占着修炼资源的这种做法,锦肆轩看不顺眼的人多了去了,只不过是先前没人提出来,院长又摆明了护着这裘老头,现如今眼看裘老的凡人班就要被终止于这一天,一个个地都忍不住开腔,法不责众嘛。

“凡人班可是最差的班级,这可不,从没弟子报道……”

“是啊,殿下您可得多考虑考虑……”

“院长都同意今年取缔凡人班……”

“殿下您要是不喜天字一班来我们……”

同类热门
  • 一个逗比的江湖路一个逗比的江湖路青衫半敞|幻情高冷成为逗比,踏上江湖斩妖除魔(并不),从此开启吃香喝辣极限装13模式。————谨以此书,献给141菊花园的禽兽们
  • 重生劫:囚天重生劫:囚天重天slow|幻情三千世界,苍茫几何;芸芸众生,皆为蜉蝣。 应劫重生,待时而归;翻云覆雨,踏破诸天。 只道心如止水,不知情为何物;一朝弱水三千,但只取一瓢饮。 只道情深似海,唯愿生死同归;经年相见不识,终是蓦然回首。 看她历经生死流离,重临尊位。 只为一句:“终于,真正活过一次。” 看他同入万世轮回,追妻不悔。 只道一声:“终于,你在我怀里。而我,在你心里。” 看末世重逢的她和他,描绘出一幅怎样的洪荒史诗。
  • 蔷薇手杖:女皇重生蔷薇手杖:女皇重生猫面|幻情这个世界上存在着普通人,也有存在着这样一群‘特殊’人群。会建立幻境的艾米,用拳头就能击溃一栋楼的阿肯,会控制水之术的卡西,会控制狱火术的乔斯·····而他们亦来自世界上最强大的‘敢死队’。随着黑暗组织的崛起,五个人再次聚首在一起。未知前方的危险,各种荆棘的道路,两年前的秘密逐渐浮出水面······那刻着蔷薇花纹的手杖到底又有着怎样的危险。
  • 邪王宠狂妻:恶魔五小姐邪王宠狂妻:恶魔五小姐云舞雨君|幻情她,是21世纪的金牌杀手,却惨遭好友残杀。她是将军府的五小姐,预言说她是凤女转世,却从小性格软弱,备受欺凌。当她变成她,凤临天下之时,唯独他在一旁笑道:“本王的眼光果然不错。”
  • 自然大道自然大道鱼上游|幻情自然有二,一为本质。二为表象。本质和表象相互调和,形成自然之道。自然,万物生长,自然而发。由心而发。自然而然。它在一切之中,包含万有,其大无外,其小无内,无所不及,无形无象,永恒不变,它有规律,循环往复,它生育万物,养育万物,运行万物。在这片大陆上,自然便是道,修习自然之力,成就自然之道。葛明月,一个从玄武大陆偏远小山村走出的美丽少女。一只五尾神兽与之相伴。一颗名叫莲珠兼具攻击、防御、空间一体的神珠与之一体。一个冲破层层阴谋、挣脱重重枷锁、历经各种危险最后成为至强者的故事。
  • 魔法人偶公主魔法人偶公主若兮宝妈|幻情因为爆炸而死亡的若兮转生到了异世界。可是,转生后的身体却是木偶。成为了蔷薇公主。小小的身体虽然活动不方便,但蔷薇绞尽脑汁,学习技能,并踏上了新世界。文化的差异,神的秘密,爱和憎恶,忠诚和背叛,权力和阴谋,暗杀,战争一个接一个地缠上了她。蔷薇从知道自己秘密的那天开始,一边烦恼着如何在这个世界生存一边前进,从少女成长为大人。
  • 臆想事务所臆想事务所就籽|幻情关于你们的一切臆想,当上白富美,当上总裁,CEO不是梦,要什么逻辑,有钱就完事了,欢迎来到顾厘的臆想事务所
  • 咒言医师咒言医师骑猪猪看夕阳|幻情一个荒废了大学时光的闷骚女,一梦回到高三。立志要实现自己把手术刀当飞刀使的医生梦。可惜理想是丰满的,现实是骨干的。看闷骚女如何在异界成长为独一无二的咒言医疗师。
  • 师傅他又玩崩了师傅他又玩崩了江碗|幻情1V1神秘师傅VS脑洞徒弟 叶陶死了,却也没死。 与其说穿越,不如说是一个阴谋。 五行归位,叶陶,算是最后一位。 稀里糊涂拜的师傅,竟然有举足轻重的地位。 某师傅拍门“乖徒儿,给为师开一下门好不好” “……” 某人再拍门“开门有糖吃哦,” “……” 某人气急“再不开门我跳窗户进去了” “嘭”某人看着突然关上的窗户差点没气的笑出声来。 行,你不开门,我有法子进去。 某少女坐在床上抱着膝盖嘤嘤哭泣。 呸,哪里什么三好师傅,都是假的,他就是一头披着羊皮的狼,还是三百年没吃饭的饿狼。
  • 幽龙幻梦幽龙幻梦幽茗茶茶|幻情在大陆的东北边,有一处地界,常年雷云滚滚,没有半点生机,此处被大陆人民称为禁区,因为封印着魔王,一天,禁区上空翻卷了一个大漩涡,紫芒一闪而过,魔王不见了踪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