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艺术 ror官网下载

第2001章 你的背影很像我的一个朋友

马氏承认玄文宝的话是有道理的:“这个事我也想了,不过老五你放心,这是为了三郎,为了咱们家,这事只要有娘在,娘啥时候都给你做主。”
  玄文宝摇摇头,态度坚决:“娘,这事我还是要个证据,要不然这事我们不做,毕竟是伤天害理的事,孩子没成型也是人,这要是杀了,我们手上也是有血,这事罪孽啊,我们不求有功,可是也不能到时候背黑锅。”
  玄文信现在后悔了,不如开始就嘴上答应一下了,现在这备不住玄文宝他们两口子撂挑子了,到时候要是自己动手,这事就麻烦了,现在要是能拉着玄文宝下水也行,两人互相牵制着,都是有罪的,那就谁也不能把这事说出来了。
  “娘,让老五说怎么办,这个事还是为了三郎的,老五说啥我都答应着。”玄文信放低了姿态道。
  马氏很欣慰的点点头:“好好,这才对呢,你们啊,都的为这个家着想着。”
  玄文宝清了清嗓子:“娘,四哥四嫂,我是觉得这个事咱们写个字据,一人一份,这样咱们以后谁也不提这个事,要是三郎知道了,咱们也都互相瞒着,这样对咱们都好。”
  马氏其实不太想写什么字据:“老五,都是自己家人,写了字据是不是有点见外了。”
  玄文宝看着马氏道:“娘,这事写了字据好,说真话,要是我的孙子,我也舍不得,这事要是四哥四嫂真的后悔了,那我们两口子就成了千古罪人了,现在写个字据,也是让他们确定他们的心。”
  他一定要拿到这个字据的,因为这事如果有了字据就不一样了,就算是李巧莲知道了这事,到时候自己说明是被迫的,是受了马氏和玄文信的逼迫,这样自己也不会是主犯,要是说恨,那还是恨玄文信他们。
  马氏看着外边生怕回来人了,也没那么多时间想了:“行行行,老五你拿纸笔,这事快点定了下来,再等下去事就多了。”
  玄文信也没说啥,这事也没别的办法了,反正自己同意了,玄文宝两口子下的手,谁也脱不了干系,所以谁也不会轻易的说出去的。
  玄文宝拿了纸笔在炕桌上就写了两份契约,都同意之后按了手印签了字,马氏也跟着按了手印做保证,这两份契约兄弟两一人一份放在了怀里。
  刚完事,玄文诚他们就回来了,马氏赶紧让他们都该干啥干啥去,别被看出来什么。
  可是玄文诚也不傻,这进来总觉得哪里不对呢?可是又没看出来什么,他忽然又看见张氏那种笑,更觉得有事了,但是不知道什么事。
  荷叶倒没想那么多,自己要干活,不放心孩子,赶紧把孩子放在马氏边上。
  马氏对荷叶烦的紧,可是对孩子亲近,这咋说是自己的亲孙子,滴血验亲过了,这个就不会有错了。
  老宅的阴暗只是笼罩在他们这边,玄妙儿他们家可是晴空万里的。
  下午,玄妙儿把热腾腾的饺子装在了食盒里就去了老宅接四叔两口子,顺便也想进去看看那边有啥事,这几天自己的心思都在花店上了,那边掐起来没掐起来自己还不知道呢。
  到了老宅,下了马车,玄妙儿进了院子。
  院子里的荷叶仍旧在洗衣服,见了玄妙儿她心里是最不平衡的,以前玄妙儿是什么?不过就是个谁都能欺负的小丫头,瘦弱的小身板子,因为吃的不好,头发发黄,为什么现在就变了,现在的她让荷叶都不想去看,因为每一眼都会看的自己心疼。
  对于荷叶,玄妙儿也不用说话,尽管是小三婶的辈分,不过小妾就是下人身份,自己跟不跟她说话都没错,所以也没搭理她往里走。
  荷叶看着玄妙儿,本以为玄妙儿能挤兑自己几句,或者藐视自己一下,可是什么都没人,玄妙儿好像她不存在一样往里走,这让荷叶的心更是觉得难受,可是又没办法说什么,只是看着玄妙儿进屋了。
  玄妙儿就是这样,想要弄你时候不会放了你,现在跟你拌嘴?没啥必要,这样的人,你跟她拌几句嘴,她倒是高兴呢,你越不搭理她她越难受。
  进了屋,厨房没有人,玄妙儿没看见张氏和玄舒儿,挺奇怪的进了屋。
  屋里马氏仍旧坐在大炕上,玄文诚他们三兄弟坐在地上的八仙桌边上说话,冯氏在炕梢做针线活,王氏跟李巧莲坐在马氏边上,王氏手还拉着李巧莲的手,好不亲近。
  玄妙儿进屋先一一叫了人,然后对着马氏道:“祖母,我要回镇上了,正好来接一下四叔四婶,一起走。”
  马氏今天事情都解决了,心情不错:“妙儿丫头来了,坐吧,让你四婶收拾收拾,你们就走。”
  玄妙儿应下,坐在炕沿边上。
  王氏下炕去收拾东西去了。
  李巧莲下了炕给玄妙儿倒茶去。
  玄妙儿也觉得今个的气氛有些过于和谐,总像是哪里不对,所以随便的找了个话头:“祖母,怎么没看见三婶呢?”因为张氏是只要在家就是不停的在干活,永远不离开厨房一样,今个没看见问一下也不足为奇。
  马氏叹了口气:“你三婶切白菜把手切了,在屋里歇着呢。”
  对于整天干活的人受伤玄妙儿也理解:“严重不?找李叔来包扎没?”
  “找了,这下切的不轻,得养一阵了。”马氏今天难得的跟玄妙儿这么说话。
  玄妙儿其实心里更是意外了,因为要是没什么特别的事,就算是张氏一只手受伤了,马氏也会让她用另一只手干活的,绝对不会让她这么歇着,还有虽然是过了冬天,可是也不暖和,荷叶那架势是洗了很久衣服了,别人都在屋里,只有她在干活,看来是马氏容不下荷叶啊。
  不过自己没法这么问,只能顺着道:“那是要好好养着了,要不然沾了水不容易好,正好小三婶回来了,也能顶着三婶的活。”
  马氏说起荷叶就自带的厌烦语气:“她本就是个小妾,这活就是他应该干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