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22章 思浅,绪亦淡。

夏续将鱼放入了砂锅,其间的,是水。

很显然,他是想将鱼放于砂锅后煮得将近半熟时放入切好的白萝卜,然后,等待完全熟透。

然后……

就没有然后了。

利用时间统筹,夏续便准备下一步。

夏续将已然削皮洗好的白萝卜放置好,便低头切成较厚的片状,是从侧面而切,容颜尽染了认真。

切出的模样却……

异常的,难看。

厚度不一,切入口不同,且削皮所成模样也是深浅不一,还带着不同程度的坑。

于终,经他手中的白萝卜最大的优点是:长得白。

切好放置于瓷碗里后,夏续特别满足地笑了着,眉眼弯弯尽染了笑意。

“你真打算制作水煮鱼?”这是领略他的操作后陆余问的,带着很深的嫌弃。

“嗯,还有萝卜,可以去除腥味。”夏续的模样很得意,“有木有很聪明?”

“无。”

陆余看向了那个砂锅,思付了片刻,轻拧了眉,“你可以将鱼先用油炸成半熟状态,油炸前倒入酱油与些许的醋及放入一些盐搅匀,让表面变得酥脆,也可使熬制后味道更深几分,而后再将鱼与萝卜放入砂锅中慢火而熬直至全熟。”

“那最后鱼的表层的酥脆部分不是软化了吗?”夏续根据他所说的进行想象,后提问道。

“两者转化后味道应不会太差。”

“…”

“可我已经放进去煮了。”

“时间还不久。”

“那…”夏续挑眉,“弄起?”

陆余微颔首。

“嗯。”夏续知道后续应如何后便执行了。

倒油后又倒入了些许的醋与酱油。

夏续用勺子盛着满满的一勺盐,未回头便直接问道,“这样可以吗?”

“太多。”

夏续抖了抖手,却未想,盐都抖了进了大半。

夏续:“……”

陆余:“……”

夏续回头看向了陆余,笑了笑,手还拿着瓷勺,其间,还有着一些盐,

“再加入一些砂糖。”

“哦。”

“……”夏续依他所言放入了一些砂糖,搅拌,侧身,语气有点迟疑,“那,这个会不会很咸?”

“会。”

“哦。”夏续回头,将鱼块放入锅中。

顿时,一些油溅了出来,也落在了夏续的左手食指处。

夏续忽得缩回了手,但还是有着隐隐的疼痛感。

夏续看着泛红处,伸指碰了下,触及时,有着更深的灼热感,且疼痛感更愈。

“猪吗?!”陆余跑了过去,抓住他的右手腕,直接拽着快步走到了水源处,将他的左手置于水源处冲洗,“不可以碰不知道吗?!”

“……”夏续看着她,低眸认真间染着急切及紧张,一时间不知应说什么了。

“只是有一点泛红了而已。”夏续右手的指触了触额间,左指还在被她握着用水冲洗着,“其实不怎么疼的。”

“不疼?”陆余按了下他近伤口处的位置。

夏续皱起了眉,显然是有痛感的。

“别那么要强。”陆余松了力,实际也未用力。

夏续顿了顿,否认道,“没有。”

“那你放弃吗?”陆余的声音是点点的低。

“都一半了,剩余的只是翻一下鱼后将鱼与萝卜一起放入水中煮就可以了。”夏续笑了一下,“这么简单的,不至于需要放弃吧?”

“你可以不这样的。”陆余低头,发落而隐了眸间的思绪,音愈渐的低了,带着道不尽亦言不明的思绪。

夏续敛声,是片刻的无言,后又轻笑出声,“我都没什么,你这样是想让我安慰你一下?”

陆余浅浅地笑,眸却是微低着的,其间,蒙了一层烟色,而它,只是望着那丝缕流淌的水,望着它离开。

“好了,好了,不哭,不哭。”夏续弯眉而笑,轻拍着她的头,且很有节奏,“要乖乖的。”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追爱之路追爱之路笔下佛|青春他一只处于迷茫,但遇到她之后,使他不在迷茫
  • 月下三绝曲月下三绝曲龙轩日曜|青春最痛苦的回忆,成就了最完美的音乐;最伤心的离别,换回了最幸福的人生!一个幸福的家庭,突遭横祸;一个阳光的少年,变得淡漠。被命运掌控的人生,到底是福是祸?
  • 九夏拾伤九夏拾伤诺殇01|青春“拾伤,我愿孤独伴酒,换你一生无忧。”这是九夏对拾伤的诺言,他们俩从小就相识,青梅竹马两小无猜,因为拾伤考上了省重点高中,两人被迫分离,后来,拾伤从海外回归,得自已亲生父亲竟然……她和九夏一夜间反目成仇……“九夏,我愿以身相许,伴你余生。”九夏听到拾伤这么说,微笑的闭上了眼……(我可没说死了,也没说不死,你们自己想象吧!么么哒!)本书交流群:群279930559
  • 青春不在,你是否还在等待青春不在,你是否还在等待冰和雪的恋爱|青春她她她,因为母亲的死走上了复仇之路,本以为不会再相信爱情,可是一见他们,全都变了在一次次阴谋的背后他们的爱又该何去何从?
  • 非宁静无以致远非宁静无以致远沐小小雨|青春校园,我,你。有人说说感情会随着时间的流逝而变淡,有人说暗恋一个人的感觉不会超过3年。可是,我喜欢你,喜欢了很久很久,随着时间的变化,没有变淡,不会消逝,而是从浅浅的喜欢到深深的爱。
  • 晚风吹过的那个夏天晚风吹过的那个夏天柒九凉|青春她张扬,如同她为自己取的名字一般;他温和,就像古人诗中的阡陌公子片段一:她站在一个倒地呻吟的人身边,看着他,说:“这就是我。”他笑笑:“不是,这不是你。”、片段二:她说:“林晚,遇见我,是你这生最大的劫难。”他回答:“就算是,我也心甘情愿。”片段三:他躺在病床上,手无力的握着手机,惨白的脸微微笑着:“我要失言了呢,文夏,我,我爱你...”她站在喧闹的街头,手机那头传来悲哀的哭声,她蹲下,捂着嘴,眼眶不顾一切的开始决堤:“林晚,林晚..”
  • 笨蛋,回头啊!笨蛋,回头啊!柠萌N羽萱|青春骗你呢,我没走,我一直在。笨蛋,回头啊。回头你就会看见我。
  • 那年的星空那年的星空街角落幕|青春那一年我们望着星空??有那么多的??灿烂的梦至少回忆会永久??像不变的星空陪着我最后只剩下星空??像不变的回忆陪着我
  • 俊凯,原谅这卑微的爱俊凯,原谅这卑微的爱沈清燃|青春刚分手,喝醉的她匆匆将自己最珍贵的礼物送给了自己的“男神”。那晚之后,她肇事逃逸了。天知道她连脸都没看清的“男神”,竟是她的顶头上司。从此,雨旋的悲催生活开始了。“侯雨旋你给我记住,你要是肇事逃逸,小心我把你给吃抹干净。”他抱着她,将怀里的人桎梏在他滚烫的胸膛,“我王俊凯,说的到也做的到!”
  • 骗了我的世界骗了我的世界薰风桪|青春她最爱的花是薰衣草。她告诉他,薰衣草的花语是等待爱情。他便送了她漫无边际的薰衣草花海,芬芳的花香,娇嫩的花瓣一如女孩纯真梦幻的心情。他说,等着他。她等了,固执而倔强地等着。却只等来了花儿凋零,泪水如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