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51章 裁决

“这不是老掌门吗?!”

“师姐,这是人是鬼啊!”

“别胡说,这是咱们谪仙宫上一任掌门。”

“我听说她不是十年前因病去世了吗?”

“的确是因病去世,我……我还亲眼看到她入殓下葬了……”

众人议论声中,只见花千梦不知从何处走来。

待看到梅惜雪后,她顿时一怔,脸上露出不可思议之色。

一个踉跄,后退几步之后,花千梦说道:“不……不可能……你明明武功尽失……”

梅惜雪傲然立于塔尖之上,俯视着下方的花千梦说道:“当年你趁我练功走火,在我耳边说些扰乱我心境之话,便以为可以使我功力散尽了吗?”

说道此处,她眼中渐渐多了些许复杂神色。

“千梦,你是我一手养大的……”

花千梦沉默,只是紧紧的盯着梅惜雪,眼中神色同样复杂。

“当年自我将你大师姐逐出师门后,便打算将掌门之位传之与你,没想到......没想到你竟然这么心急!”

此时,花千梦脸上渐渐露出一丝怨毒。

“师父!既然你有意将掌门之位传给我,那当年为何还背地里偷偷的去寻找韩樱?!”

梅惜雪目露失望之色,长叹一声。

“你眼中也只有这个掌门之位了......我困于地牢,功力早就恢复。可念及偏爱你大师姐多一些,故而心中有愧与你......没想到......没想到你竟然依旧死性不改!毫无悔过之意!”

花千梦对于梅惜雪的话似乎没有任何感触,此刻在她脸上能看到的,也只有那越来越深的怨恨。

“心中有愧于我?!呵呵!既然你打算成全,为何现在又出来?!”

梅惜雪已然失望至极,她本以为自己的这个徒弟会心中有亏,没想到她不禁不悔过,反而变本加厉的怨恨自己。

“我此次出来,本不想夺回掌门之位,但是,你实在太为师失望了!”

“你想怎样?夺回掌门之位吗?现在谪仙宫是我的,又有几人会听令与你?”

花千梦死死的盯着梅惜雪,眼中渐渐露出一丝疯狂之色。

十年前她便做过一次大逆不道之事,而今旧戏重演又如何?

“鹰部!”

只见花千梦话音一落,瞬间,只见谪仙宫城内四周分布的十几座高阁之上立刻传来了“扑啦啦”的声响。

起初易清语也是早早发现了这些高阁,但是她始终弄不明白这些高阁的用处是什么。

这些高阁建的很是怪异,完全就是按照空中阁楼那般建造而成,没有上去的阶梯或绳索。

就在易清语还在疑惑时,只见高阁之内纷纷探出了一个个硕大的鹰头。

顿时,易清语等人均都怔在了当场。

他们从未见过有如此大的鹰类,更想象不出,这谪仙宫是如何将这等猛禽给驯服的。

这些巨鹰在出来高阁后,均都纷纷下扑而落。

落地后,只见有谪仙宫弟子纷纷跃上鹰背。

“把她给我撕碎!”

花千梦语气越加疯狂,那双美眸中此刻尽是杀机。

霎时间,只见那些巨鹰同时冲天而起,均都向着塔上梅惜雪扑来。

这些巨鹰各个利爪坚韧,如果一齐扑向梅惜雪的话,那么无论她武功再高,也会被撕成碎片!

“前辈!”

眼见梅惜雪就要命丧鹰爪之下,易清语不禁惊呼。

这时,令人震惊的一幕出现了。

只见立于塔尖的梅惜雪抬起手在口中吹了个响哨,接着那些巨鹰纷纷收回利爪,再次腾空而起。

而那些坐于鹰背之上的谪仙宫弟子也都是各个面露骇然,连忙再次驱使。

可是,这些巨鹰此刻好似已经完全不听这些人的指挥,随后竟是全部在空中翻转起来,把这些谪仙宫弟子全部甩下。

眼见那些弟子自高空摔落,落地后发出了一连串“嘭嘭嘭”的闷响之声,谪仙宫内顿时响起一片惊呼。

而此时,花千梦也是面露不可置信之色。

梅惜雪眼带嘲讽的看着花千梦说道:“为师驯服这些鹰儿之时,你还没出世呢!”

接着,只听哨声再次响起。

巨鹰们纷纷在空中掉头,调整方向后直扑花千梦而来。

看到巨鹰纷纷扑向自己,那一向淡定的花千梦却是再也沉稳不住。此刻她脸上已然浮现出了恐惧与后悔。

“不......不!师父!不!啊!!!!!!”

转眼间,花千梦的惨叫声响起,回荡在了谪仙宫的上空。

望着被撕碎的花千梦,众弟子均都沉默,不敢作声。

梅惜雪此时也是不禁闭上了双眼,毕竟花千梦是她看着长大的,虽然最后背叛了自己,但眼下亲手处决了她,却也还是不由的有些心痛。

看到这些,易清语心中也是不由的一阵骇然。此刻她终于明白了,谪仙宫为什么能够坐稳西北而无人招惹了。

谪仙宫那易守难攻的地理位置先暂且不提,单单是这些巨鹰,便足以碾压许多江湖门派了。

“谪仙宫众弟子听令!但凡真心悔过者,本尊既往不咎!”

梅惜雪话音一落,只见四周谪仙宫弟子齐齐跪地参拜。

“谢掌门宽恕!”

随后梅惜雪目光转向易清语三人,问道:“你们是为何而来?”

易清语上前一步抱拳道:“师母,弟子是奉皇上之命,前来借取龙涎玉的。”

听到易清语的话,梅惜雪眼中一震,惊疑道:“你刚才叫我什么?!”

“师母啊!”

易清语的话说的好似很是习惯一般,但是此刻她的心里却是紧张万分。

而站在她身后的苏念远此刻更是心中苦笑,他实在搞不明白易清语为何要这般去跟梅惜雪讲话。

他明白,易清语此刻是在赌,赌梅惜雪对萧凉的感情。

如果易清语赌对了,那么龙涎玉自然得手。但如果梅惜雪对于萧凉只有恨而没有爱的话,他们可就真的算是万劫不复了!

“你......你再说一遍!”

易清语听到梅惜雪的话,不由的咽了口唾沫。但还是硬着头皮再次说道:“弟子易清语,拜见师母!”

说完,易清语当即跪身在地,对着梅惜雪磕了一个头。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丑妃有毒:皇子,你太坏丑妃有毒:皇子,你太坏喵酱|古言上辈子身处阴谋漩涡却不自知,亲人亲手将她送上了地狱血路。再见,上辈子和她为敌的皇子,却成了她的新郎。他,低声说道:我的王妃,这样叫你,可还心心念念着我的皇兄?重生血路,她为的就是虐渣到底。表妹害她,分分钟让你自食恶果。姑母算计,一招手让你破财难堪。皇子谋害,挥挥袖让你见识毒虫四起。使臣折辱,弹指间让你阵亡哀嚎。卧槽?你们要联手放大招?那就看看是鹿死谁手了。十皇子却是忽然一笑颠倒众生:王妃,咱们夺天下可好?
  • 农女漫漫农女漫漫一往情深几人|古言她说我顾漫儿只是一小小农女,怎么配得上师兄你堂堂侯府之子?各自安好吧。 他说只要我心悦你一天,你就配得上。谁敢反对定让他有苦难言,走路没鞋!
  • 毒妃嫁到,王爷靠边毒妃嫁到,王爷靠边叶无双|古言上一世,破腹取子,千人瞻仰,丢心失命,一箭穿心!含恨重生,她成了别人,住破屋,饿肚子,婚约定了五年没人娶!毒妃再世,铺就一条复仇喋血路。什么都能丢,就是心不能丢!可是,明明不会再爱,为什么每次看到那绝世妖孽,就总想踹两脚?
  • 侯门娇之一品毒妻侯门娇之一品毒妻墨雪千城|古言传闻她仅凭美貌,在战场上,让敌军三千士兵放下手中兵器。 传闻她仅凭美貌,在刑台上,让刽子手失手掉落手中屠刀。 她就是一品云华夫人姬长清,出自名门,还嫁得一个好夫君。 嫁人后,三年未孕,夫君从无怨言,她心存愧疚。 当获知自己怀孕的那一刻,天知道她有多高兴。 “阿遥,我终于怀上了你的孩子……” 明明灭灭烛火中,红绡帐底卧鸳鸯,她看到他对她的闺阁蜜友许诺:“婵儿,待她死后,我必娶你为妻。” 原来,所谓的青梅竹马,夫妻情深,不过是阴谋一场。 这一天,血染四方,尸横遍野,五万姬家军全军覆没。 这一天,爹爹兄长被万箭穿心,母亲哀嚎痛哭,撞柱而亡。 而她,被灌了堕胎药,腰斩于市。 大雪纷飞,她背负着血海深仇化身为侯门弃女洛樱含恨归来,誓要手刃仇人,为爹娘兄长报仇,为五万姬家军沉冤昭雪。 斗渣爹,虐渣妹,查真相,她步步为营,将前夫打入地狱,将闺蜜踩入脚底,还顺便把皇帝拉下马。 这一世,她再也不要做任人宰割的鱼肉,她的命由已不由天。 可是,有个男人半夜偷摸入她闺房,大言不惭对她说:“阿樱,这一生,你的命由我来守护,我的身由你来主宰,你嫁我为妻可好?” 她说:“我心如蛇蝎,手段毒辣,最擅长用看不见的利器毁人不倦。” 他淡淡然道:“我性情暴戾,无恶不作,最擅长用看得见的利器渡人升天。” 她说:“我命里克夫。” 他明媚一笑:“好巧,我命里克妻,你我以毒攻毒,天生绝配。”
  • 滴水青莲滴水青莲青落染|古言单纯少女离奇穿越天庭失误是什么鬼?架空王朝孤身一人,她应该如何生存。世界上还有可以信任的人吗?
  • 为王爷效力的那些年我累成了骡子为王爷效力的那些年我累成了骡子本人无姓名|古言“您可是当今皇上的亲哥哥,堂堂的憬王殿下。您大人有大量轻轻动一下您那尊贵的善心吧。您救了那么多的百姓那么多的小姑娘你都没向他们要银子,我不就是当初不懂事小小的顶撞了一下您,你看我年纪还小知错能改善莫大焉,您就免了我的账吧。”少女妙语连珠面上谄媚眼里却有几分不甘。做在上堂的男子放下了手中书丢在桌子上,拿起茶杯瞥了一眼现在自己身前的少女,缓缓开口“免了你的账容易,可是你觉得我追究的是那一百两银子吗?我追究的是你把我看光了还装不知道,我的冰清玉洁被你玷污了,你不觉得应该负责嘛?”少女惊的抬眼看向男子……
  • 環萱结環萱结胖金桔|古言環萱结的花语:为恋守候。他是燕国最年轻有为的臣子,她是倾国倾城的公主。本是天造地设的一对,却因精心策划的一场阴谋,咫尺天涯。为了寻找真相,为了重归真爱,为了给国君报仇,他只身潜入虎穴。层层隐藏的秘密,只有用智勇去揭开。身后遥远的恋人,又该如何护她周全?误会与巧合,如何让另一位女子陷入爱河?坚守着信念和爱情,他救公主于水火,在殊死一搏中,又将上演怎样的惊心动魄?一路走来,他们都在诠释着爱情义和忠贞。
  • 遥望灯火琉璃脆遥望灯火琉璃脆地低成海Y|古言简介先欠着,等我想好了再来修改.....
  • 天宸恋天宸恋何亦安梦|古言雪松谷谷主毕松之徒洛秋即苏洛汐,因机缘巧合结识了当今裕瑾王宫承乾,并相伴来到千临城,自此洛汐与宫承乾开启了斗智斗勇、阴谋不断的生活,二人相互欣赏,便不知不觉的相爱了,但,世事难测,苏洛汐竟是宗珲国上官家的唯一后人,为查清当年上官家一夜被屠的真相,二人又来到宗珲国…… 不曾想,一个个阴谋竟是以天下为赌,而他们便在漩涡的中心,是非对错,爱恨情仇,天下大乱。 “我,再也没有家了。” “我给你一个家,可好?” 阳光下他的脸如雪般净,如剑般凉,如玉般美。他,是那么高傲,却也那么温柔。 她,心动了,不知何时。
  • 锦绣农门之弃女当嫁锦绣农门之弃女当嫁冰茉|古言恋红尘,心若浮尘。 本是官宦嫡女,却因生来多了根手指。 无良家人视为妖孽,被遗弃在暴风雨夜。 大家千金却落在乡野农户之家。 平静安宁的日子竟在三年后崔家三郎中了秀才的次日被打破。 善良敦厚的崔家人,厄运连连,崔家败。 村人避之蛇蝎,具言崔家六指娘子是妖孽。 她落魄到荒野小庙栖身。 机缘巧合,得了神医救助,习得一手绣艺绝活, 六指已去,风华乍现。 从此改变多桀命运。 岁月如梭,风水轮流转。 落魄生父厚颜依血脉之亲,想赖上门,可笑。 渣二嫂,垂涎图谋她的家财,心藏龌龊,可耻。 俏书生,文采斐然,谦恭温良,是贤夫之选,可喜。 她左手赶虎,右手驱狼。 还喜获玉面相公一枚。 尘埃落定,相夫教子,得之所求,岁月静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