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51章 裁决

“这不是老掌门吗?!”

“师姐,这是人是鬼啊!”

“别胡说,这是咱们谪仙宫上一任掌门。”

“我听说她不是十年前因病去世了吗?”

“的确是因病去世,我……我还亲眼看到她入殓下葬了……”

众人议论声中,只见花千梦不知从何处走来。

待看到梅惜雪后,她顿时一怔,脸上露出不可思议之色。

一个踉跄,后退几步之后,花千梦说道:“不……不可能……你明明武功尽失……”

梅惜雪傲然立于塔尖之上,俯视着下方的花千梦说道:“当年你趁我练功走火,在我耳边说些扰乱我心境之话,便以为可以使我功力散尽了吗?”

说道此处,她眼中渐渐多了些许复杂神色。

“千梦,你是我一手养大的……”

花千梦沉默,只是紧紧的盯着梅惜雪,眼中神色同样复杂。

“当年自我将你大师姐逐出师门后,便打算将掌门之位传之与你,没想到......没想到你竟然这么心急!”

此时,花千梦脸上渐渐露出一丝怨毒。

“师父!既然你有意将掌门之位传给我,那当年为何还背地里偷偷的去寻找韩樱?!”

梅惜雪目露失望之色,长叹一声。

“你眼中也只有这个掌门之位了......我困于地牢,功力早就恢复。可念及偏爱你大师姐多一些,故而心中有愧与你......没想到......没想到你竟然依旧死性不改!毫无悔过之意!”

花千梦对于梅惜雪的话似乎没有任何感触,此刻在她脸上能看到的,也只有那越来越深的怨恨。

“心中有愧于我?!呵呵!既然你打算成全,为何现在又出来?!”

梅惜雪已然失望至极,她本以为自己的这个徒弟会心中有亏,没想到她不禁不悔过,反而变本加厉的怨恨自己。

“我此次出来,本不想夺回掌门之位,但是,你实在太为师失望了!”

“你想怎样?夺回掌门之位吗?现在谪仙宫是我的,又有几人会听令与你?”

花千梦死死的盯着梅惜雪,眼中渐渐露出一丝疯狂之色。

十年前她便做过一次大逆不道之事,而今旧戏重演又如何?

“鹰部!”

只见花千梦话音一落,瞬间,只见谪仙宫城内四周分布的十几座高阁之上立刻传来了“扑啦啦”的声响。

起初易清语也是早早发现了这些高阁,但是她始终弄不明白这些高阁的用处是什么。

这些高阁建的很是怪异,完全就是按照空中阁楼那般建造而成,没有上去的阶梯或绳索。

就在易清语还在疑惑时,只见高阁之内纷纷探出了一个个硕大的鹰头。

顿时,易清语等人均都怔在了当场。

他们从未见过有如此大的鹰类,更想象不出,这谪仙宫是如何将这等猛禽给驯服的。

这些巨鹰在出来高阁后,均都纷纷下扑而落。

落地后,只见有谪仙宫弟子纷纷跃上鹰背。

“把她给我撕碎!”

花千梦语气越加疯狂,那双美眸中此刻尽是杀机。

霎时间,只见那些巨鹰同时冲天而起,均都向着塔上梅惜雪扑来。

这些巨鹰各个利爪坚韧,如果一齐扑向梅惜雪的话,那么无论她武功再高,也会被撕成碎片!

“前辈!”

眼见梅惜雪就要命丧鹰爪之下,易清语不禁惊呼。

这时,令人震惊的一幕出现了。

只见立于塔尖的梅惜雪抬起手在口中吹了个响哨,接着那些巨鹰纷纷收回利爪,再次腾空而起。

而那些坐于鹰背之上的谪仙宫弟子也都是各个面露骇然,连忙再次驱使。

可是,这些巨鹰此刻好似已经完全不听这些人的指挥,随后竟是全部在空中翻转起来,把这些谪仙宫弟子全部甩下。

眼见那些弟子自高空摔落,落地后发出了一连串“嘭嘭嘭”的闷响之声,谪仙宫内顿时响起一片惊呼。

而此时,花千梦也是面露不可置信之色。

梅惜雪眼带嘲讽的看着花千梦说道:“为师驯服这些鹰儿之时,你还没出世呢!”

接着,只听哨声再次响起。

巨鹰们纷纷在空中掉头,调整方向后直扑花千梦而来。

看到巨鹰纷纷扑向自己,那一向淡定的花千梦却是再也沉稳不住。此刻她脸上已然浮现出了恐惧与后悔。

“不......不!师父!不!啊!!!!!!”

转眼间,花千梦的惨叫声响起,回荡在了谪仙宫的上空。

望着被撕碎的花千梦,众弟子均都沉默,不敢作声。

梅惜雪此时也是不禁闭上了双眼,毕竟花千梦是她看着长大的,虽然最后背叛了自己,但眼下亲手处决了她,却也还是不由的有些心痛。

看到这些,易清语心中也是不由的一阵骇然。此刻她终于明白了,谪仙宫为什么能够坐稳西北而无人招惹了。

谪仙宫那易守难攻的地理位置先暂且不提,单单是这些巨鹰,便足以碾压许多江湖门派了。

“谪仙宫众弟子听令!但凡真心悔过者,本尊既往不咎!”

梅惜雪话音一落,只见四周谪仙宫弟子齐齐跪地参拜。

“谢掌门宽恕!”

随后梅惜雪目光转向易清语三人,问道:“你们是为何而来?”

易清语上前一步抱拳道:“师母,弟子是奉皇上之命,前来借取龙涎玉的。”

听到易清语的话,梅惜雪眼中一震,惊疑道:“你刚才叫我什么?!”

“师母啊!”

易清语的话说的好似很是习惯一般,但是此刻她的心里却是紧张万分。

而站在她身后的苏念远此刻更是心中苦笑,他实在搞不明白易清语为何要这般去跟梅惜雪讲话。

他明白,易清语此刻是在赌,赌梅惜雪对萧凉的感情。

如果易清语赌对了,那么龙涎玉自然得手。但如果梅惜雪对于萧凉只有恨而没有爱的话,他们可就真的算是万劫不复了!

“你......你再说一遍!”

易清语听到梅惜雪的话,不由的咽了口唾沫。但还是硬着头皮再次说道:“弟子易清语,拜见师母!”

说完,易清语当即跪身在地,对着梅惜雪磕了一个头。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绝色倾城之龙凤呈祥绝色倾城之龙凤呈祥魅色蝶舞|古言“三生三世,我沐倾舞必定要它用血的彼岸花洗净!”她眼里的不甘和屈辱一望可见。说完,她如同一只断线的风筝,转身跃入深不见底的悬崖……千年轮回,她从妖冶的彼岸花修回原身。三年后,朱雀王朝。坐在马车中的美丽女子,忽儿睁开美目。姐姐,妹妹回来了!当然,我可是回来报仇的!女子抿唇一笑,眼眸中射出一道无法让人忽视的光芒……
  • 春花笑,美人如画春花笑,美人如画郑晓东|古言美人一笑,桃花开满园;美人二笑,春心方初动;美人三笑,问君归否不?她是身世成迷的官宦千金,他是出身平凡的普通子弟。偶然的相遇,她们是成就锦绣良缘还是生死两地?
  • 天上天下如一世天上天下如一世疯千万枫|古言“若上天要封我们在此地,我们便占领全天下来与它一斗。”一场意外,让千枫穿越到了古代,一个完全架空于历史的时空。“潜意识的,脑海总会出现一个人。看不清颜面,却知道他是个帅气的存在。不了解他,却知道他的名字。为什么会有他的出现,我想不清楚。但是,我知道的是,他一定是我生命中很重要的存在,只是还没有出现而已……何时能相见,谁也说不准,毕竟这可能只是我的意识妄想罢了。即便是这样,内心处还是忍不住的去想,去有那所谓的思恋与那我不曾相见过的人。直到那天上天将我们所有人送入新的世界…..”
  • 邪魅医仙的倾世毒妻邪魅医仙的倾世毒妻潇湘颖韵|古言前世,她是侯府嫡女,从小锦衣玉食;而他出生寒门,终日食不果腹。初见面,她上山祈福路遇山贼,慌不择路误落水中,惊醒了正在树上闭目养神的他,他隔岸观火,她设计纠缠,最终他不得不“见义勇为”。其实,这一切不过是因为她喜欢他。半年后,他上门提亲,却因门不当户不对而被拒门外。边城战起,他自请出征,只是为了能配得上她。但命运弄人,遭奸人所害他战死沙场,而她被迫远嫁联姻,惨死途中。今生,她原是一名普通学生,却阴差阳错来到苍穹大陆,成为相府千金。是人为还是天命?是开启一段奇缘还是结束一段孽缘?究竟是谁?在暗中操控她的命运。抽丝剥茧之后,呈现在她面前的果真就是真的吗?且看她一介平凡少女如何逆境求生打下自己的半壁江山……******情景剧一:称呼:小云娘子“宁儿……宁儿……”“云墨染!莫让我再提醒你……”某女咬牙切齿着极是不耐地提醒。“这名字我甚是不喜,寒鸣尚有几分道理。”“为夫也不喜……普天之下,但凡跟那个滚蛋有分毫关系的字都不喜……”某男极是认真的附和自家娘子。“以此定名如何?”“嗯。小石头……此名甚好,新颖而不生份……”“你全家小石头!”某女咆哮。“谁抓到的多便由谁命名!”话音方落,五枚石子脱手向空中飞去。与此同时——“嗖~嗖”一紫一白两道身影也是齐齐离地,向着石子飞出的方向飞去。“夫君请。”某男依言摊开手,手中赫然是一枚石子。一枚?某女先是一脸狐疑随即却也释然:自己随意扔的,有一两枚丢失也不奇怪。“真是好生不幸,夫君输了。”某女一副悲天悯人的语气说着,亮出了手中两枚石子的化身——无数枚小石子粒。“娘子好生狡猾……”某男言笑晏晏间两枚石子自袖间滑出,略生薄茧的宽厚手掌一合一张。“烦娘子亲点。”……“嗯……”某男状若沉思的缓步转了两圈。“以夫之姓冠妻之名便是云寒宁,为夫往后便唤娘子小云。小云娘子意下如何?”才回神的某女再度石化。******情景剧二:如此声名远播传言湘鸿王甚是惧内,封王八年,府内莫说侧妃,便是个标致的粗使丫头都不曾出现过。这一日。“娘亲,娘亲,是爹爹……”牵着小团子的手,忽然被激烈的晃了晃。宓寒宁的心也不禁跟着狠狠的抽搐了一下,这激动中难掩兴奋的语气太熟悉了有木有,有这样的好儿子,她这个“悍妇”何愁不“声名远播”?果然,下一刻就听小团子大义凛然中又夹杂着些许恨铁不成钢的无奈道:“娘亲,您放心,谦儿会保护娘亲!爹爹实在太不像话了。”说着老气横秋地叹着气径直向他爹爹走去。“爹爹,爹爹,这个婶婶是不是来跟谦儿抢爹爹的?”“婶婶?”艳丽女子听了这话,脸顿时黑了半边,正当她强压怒火之际,只听魔音再次入耳:“婶婶觉得本世子可是丰神俊朗的美少年?”“自然是”。女子强压怒火应对。“那是因着母妃基因好。因此,”说着,小团子的目光在女子身上上下逡巡数回,后总结道“依着婶子的颜值来看,进了王府除了拉低王府的颜值,毫无用处。”女子呆若木鸡。本文男强女强,身心干净。吾文宗旨:大虐不行,小虐怡情。吾定会辛勤挖坑,辛勤填坑,辛勤的从坑里捞人,所以,小伙伴们大可放心入坑。(~???)~
  • 何浅须碧深色红何浅须碧深色红虾米空空|古言八年转瞬,昔日稚儿已代替其师傅成为暗卫首领,成为天朝首屈一指的武功高手。 但一卷前朝遗书,勾起无数阴谋诡计。一时间匝地烟尘,兵戈扰攘。看似清明的朝政下,却是乌烟瘴气,人心攒动。各地藩王成夜密谋,手握重兵的将军暗自调遣,一派丞相太尉偷插眼线暗桩... 她是否能够坐看风起云涌静待云卷云舒? 她是否能够在这乱世之中夺得一席之地? 不求其他,只愿一世永安。
  • 清穿日常清穿日常蜂蜜乌龙茶|古言旗袍,鞭子,马褂,清宫……魏慧在某天一觉醒来,惊诧的发现自己正混迹在清朝选秀的队伍中!穿越早就不算个事,但是,阿哥,王爷,权贵,才子,到底哪位是那拉家三姑娘的菜呢?简单的说,这大概就是某个吃货路人甲一不小心清穿后的故事……
  • 妃常疯狂:不娶我娶谁妃常疯狂:不娶我娶谁雪语轻风|古言女主穿越成架空年代不受宠小姐,阴差阳错嫁给冷酷王爷,一句“本王从不碰女人”令她汗颜,她会怎样生存下去呢?
  • 弃子美如画弃子美如画八面林林|古言“不会的,公子只是让我接近奕王,断不会真的让我与他……”面前的女子望着手中的字条,低低的说道 “为何不会?你既叫他公子,那从开始便是他是主,你是奴” 后来的后来,她才想清楚,他为她赐名阿得,并非她最初欢喜的意思,这世间事从来都是有舍才有有得,从开始,她便是弃子……
  • 客观客观底色|古言俗话说:多一事不如省一事。多看风景少看戏,不惹权贵好种地。穿越生活风险大,去去古刹求求仙道闲散作罢……
  • 金牌神医:邪王欺上身金牌神医:邪王欺上身南茶花辞|古言她,白染,21世纪华夏大陆的金牌杀手。她的名字让人闻风丧胆,却被心爱之人背叛。他,风亦辰,梦泽大陆的景王殿下,冷酷无情,万千少女的梦中情人,老少男女通吃。世人皆知她废材草包,强势的灵魂注入,唯有他慧眼识珠对她各种纠缠,霸道。看他们如何演绎这追逐与被追逐的好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