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69章 庆典

今日就是庆典了,文意早早地就起了床换上了沉重的礼服跟着母亲姐姐进了皇宫。

明明天还没亮,宫里已经人声鼎沸,熟识的世家女子早早地就等在了宫里,各自悄悄地议论着,宫女们也手端着各种各样的物品行色匆匆,再过一会便是册封皇后的盛典,能站在这里参加封后庆典的,是一种最高的荣耀。

而此时蔷薇找到了郑国公夫人缓缓地行礼,悄悄地拽着郑国公夫人说着悄悄话,文意见了连忙与文华在一旁帮母亲应付,免得其他人看出端倪。

等到蔷薇走了,郑国公夫人方转头,脸色苍白的说:“你们两个在这里稳住这些世家女子,千万不能出差错,太后娘娘不愿出席封后庆典,我去太后娘娘的宫里,一会儿便回。”

文意点点头,紧紧地皱着眉头,太后娘娘做的有些过了,连封后典礼都不参加,是在告诉所有人她不承认这个皇后吗?这对娘娘可就太不利了。

而此时,太后宫中,太后穿着单衣倚在床上,看着卫儿说:“今儿晓然的安胎药你亲手喂她喝下去,从今儿起,那位便是皇后娘娘了,可是一点差错都出不得的,一定要将事情办妥当了,若是出了差错……”

卫儿连忙跪在地上说:“太后娘娘,您放心,姑娘一直都都是乖巧懂事的,纵然姑娘心有抱怨,这样的日子她也是不敢闹得,况且还有她姨娘的命,太后娘娘安心,这事一定会办的妥妥当当,若是办不妥当,奴婢领罚。”太后娘娘一定要与皇贵妃娘娘对着干,她是奴婢,同时也是马前卒,若是周姑娘出了什么差错,她就是被丢出去顶罪的棋子,所以这事不仅得办,还得办的漂亮。

这般想着卫儿跪下说:“奴婢这就去看着周姑娘的药煎好,亲自看着周姑娘喝下去,断然不会出任何差错的。娘娘放心,奴婢告辞了。”卫儿看见太后娘娘点头,一颗心才终于安了下来,转身离开了。

而此时郑国公夫人也来到了太后娘娘的殿中,她看着卫儿走了出来,皱着眉头等着太后娘娘接见。

太后娘娘听闻郑国公夫人前来愣了一下,然后笑了:“竟然来的是她,请进来吧!”

郑国公夫人走进宫殿,见到太后娘娘跪倒在地行了一个大礼:“太后娘娘吉祥,臣妇见过太后娘娘,娘娘金安,还望娘娘移驾参加盛典。”郑国公夫人直接了当的就将目的说了出来,太后娘娘身穿里衣,根本就没有梳妆,她早就已经等着看是谁来请她去,她不是不去,而是做个态度罢了,一个撕毁和平的态度。

太后娘娘看着郑国公夫人半晌笑了:“你虽然是皇贵妃娘娘的姐姐,但是出嫁从夫,皇贵妃娘娘的事情可以与你再无关系,你来这一趟可是甘愿。”她做这番姿态不过是要看清谁是站在皇贵妃那边不得不除之人,这是一个机会,就看那郑国公夫人抓不抓得住了。

郑国公夫人笑了,她看着太后娘娘说:“那臣妇就代表妹妹请太后娘娘参加典礼,不以郑国公夫人的身份,以未来皇后娘娘姐姐的身份,今日大殿,母亲妹妹很是忙碌,只臣妇有时间……”她不想将郑国公府拉进来,若是未来真的有那么一天……依仗郑国公府的势力也许还能护一护她想保护的人。

太后娘娘笑了一下说:“你真是重情义,但是早晚有一天你会后悔这般重情义,哀家会去,是为着皇上和太子的面子,郑国公府和老臣子们的体面,你要清楚。”她烦透了皇后,得了那个恶毒小子的欢心便以为可以与自己说上话,那人夺了自己孩子的皇位,早晚有一天会还回来。

郑国公夫人脸上一僵:“谢太后娘娘恩典。”从今天开始太后娘娘和自己的妹妹再无修好的可能。

瑰琳阁里,周晓然被喧闹声吵醒,看着灯火通明的皇宫,脸上露出些许不耐烦,看着兮儿说:“这外面这么吵,我还怎么睡,你想想办法,让我这安静下来,我可还怀着孩子。”

兮儿浅笑着说:“姑娘别急,一会卫儿姑娘给姑娘送安胎药来,姑娘喝了之后好好的睡一觉,那边估计就完了,总不会惊扰到姑娘。”

周晓然讽刺的看着兮儿:“不必这么防着我,是安胎药只怕也是安眠药吧!正是皇后娘娘的好日子,我又怎么会去捣乱呢!若是以前我还是个鲜活人,自然还是要为自己争上一争的,而现在不过是个活死人,争什么呢!”

卫儿在周晓然说到一半的时候手里端着药碗走了进来,看着周晓然说:“姑娘说笑乐,孕中忌多思,姑娘还是将这安胎药喝了,好好睡一觉,养好身子才是。”说完卫儿笑着将药丸递给周晓然。

周晓然看了卫儿一眼,终究什么都没说,将药喝尽,被子一盖,闭上眼睛说:“我要休息了,你们下去吧!”为了姨娘,她什么都能忍。

卫儿和兮儿对视一眼,退了下去。

卫儿端着空碗一边往回走一边小声的对着兮儿说:“你可一定要警醒点,若是有什么不妥,便派人禀告太后娘娘,太医那边也要及时请,今儿可得仔细。”说完避开人群,悄悄地往太后娘娘的宫里走去。

过了好一会,典礼终于开始了,所有的朝臣和有品级的女眷分立两侧,太后娘娘和皇上穿着明黄色的衣服坐在上首。

而皇贵妃娘娘身着皇后娘娘的礼服,缓缓的一步步走了进来,红色的裙摆长而艳丽,衬着皇贵妃娇艳高贵的容貌,一时间风华绝代,在场的人都小心翼翼的屏住呼吸,看着眼前的女人一步一步的缓缓走过。

从今天开始,她将正式入住中宫,成为帝皇的妻子,母仪天下。

“拜!”

“皇后娘娘千岁千岁千千岁!”

“再拜!”

“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皇后娘娘千岁千岁千千岁,恭喜皇上,恭喜皇后娘娘……”

“赐凤印……”

“从今尔后,皇后赵氏统领后宫,为天下妇人之表率……”皇上一边说着一边牵起了皇后的手,看着底下的朝臣,错后一步,引领皇后坐上了后位,表示对皇后的尊重。

从今天开始,便是太后,也不能随意欺辱皇后,再无人敢欺辱他最爱的人。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洛家有女为倾城洛家有女为倾城笙萧落|古言情深不寿,慧极必伤。洛家人才辈出,招来皇家记恨,一朝族灭,世间唯余一人,洛沁步步算计,便有了洛知宥的诞生,生而为复仇,此去何从?倾国的容颜,隐藏的实力,终会在这片大陆掀起一场动乱,届时,世人皆知,洛家有女为倾城。
  • 余生痕禾余生痕禾陌烧|古言奈何人与人之间有太多的错过,一旦陷入,便是万劫不复
  • 医手遮天:将军请接招医手遮天:将军请接招深浅深蓝|古言外科医生夏枳意外穿越,刚醒来就面对家人抛弃。还好异能跟随而来,读心术、透视眼,夏枳能以针替刀灭渣渣。卖她?我用银子砸死嗜赌爹和虚荣娘!抢她?我用银针戳瞎你这个白痴村长!试毒?我用泻药拉你个十天半月!哼,我的人生我做主。一朝入军营,将军自动投入怀。他冷眸微眯:“你总是盯着我做什么?莫不是对我另有所图?”“报告将军!在我的眼里,你就是几十根石灰石连起来的排骨架。”夏枳无比严肃地回答问题。“放肆!”“要不,你再脱下来给我看仔细点?我保证,只看,不摸。”将军背脊僵硬,尴尬地把头转到另一边,脸上的红晕怎么样也挡不住:“别闹……”【情节虚构,请勿模仿】
  • 专宠摸摸哒:质子戏暴君专宠摸摸哒:质子戏暴君|古言身处乱世,怎能安生?自古红颜皆薄命,但更有巾帼不让须眉者。长发束起,花黄未贴,几兔一起跑,谁能知雌雄。主公、反贼、忠臣、内奸?谁又识得谁的真实身份。明明已是储君的他为何又来和我这帝国质子纠缠不清。他说:“为何摄政王可以,而我却不行?”我垂眸不语。心中却暗讽,摄政王?这凌天的朝野中怎会如此简单。是忠臣是反贼?与我又有何关系。梦里不知身是客。煮酒谈情论英雄,可知英雄是红妆?!
  • 忘未今生忘未今生暖夏青柠檬|古言人和神相爱的距离有多远?在如此贵贱分明的年代,那就是死亡的距离,我修仙,只为寻觅你,我不负你,哪怕是宿命的束缚,是天劫的追杀,我都不曾动摇,我以生命作为要挟,你不可以剔除仙骨,这剥皮抽筋之痛,你不能自私的一人承受,我宁愿忍受千年修仙之苦,万年轮回,不得与你相见,也不愿你放不下那执念……
  • 孟家二小姐孟家二小姐九天门|古言“要是我是废物,那,垃圾你好。”她从未想过会有此经历,来到一个与自己灵魂毫不相干的世界,难道只是因为她对这个从未记载下的世界的好奇?她从未甘愿平凡,堕落。那就崛起好了。但是……她好像不可救药的喜欢上某个妖孽男了。这本不应该也不可能发生的爱情,为何会降落的如此突然。
  • 邪尊追妻忙:冷漠逍遥大小姐邪尊追妻忙:冷漠逍遥大小姐舞矜|古言她是不会修炼的嫡亲大小姐,因姐妹嫉妒,被害而终,当真应了红颜薄命一词。她是诡杀任务不败的妖孽杀手,因能力威胁组织,狙杀而死,当真应了天妒英才四字。她重生为她,誓不顾天下之流言,活的悠然自在,只是偏偏摊上个邪魅的无赖,“舞儿,你能不能不招蜂引蝶?”某男怨念的看着她,“……”她什么时候招蜂引蝶了?而且,她招蜂引蝶关他什么事,真是有病!
  • 不蔓不枝不蔓不枝东芜柔嘉|古言一个是傲气的相府千金,一个是腹黑的皇家太子。一朝被封郡主与他国联姻,眼看着幸福就在眼前,却突然发现原来自己只是幕后操重者的一枚棋子。原来,真情这种东西,真的只是世人的奢望。
  • 夫君个个太绝色夫君个个太绝色荆小花花|古言突然的一夜之间穿越到架空的古代,居然是女尊朝代!女尊也就罢了,可这形形色色的极品没男的纠缠是要闹哪样?随着极品美男们身份一一水落石出,魔君、妖王、医仙传人等这事要统治天下的节奏?还有一夜之间的穿越之谜究竟有何阴谋?看女主带领我们怎么将这谜团一一解开。
  • 农家小俏娘农家小俏娘月下独饮|古言二十一世纪的大学生夏青穿越成农家女初夏家徒四壁,一家人饿得面黄肌瘦为了让家人吃得饱穿得暖,过上幸福的生活,牙紧咬,撸起袖、开荒地、建新房……本以为这辈子家人过上幸福的日子就是自己最大的幸福,可是那渐渐沉沦的心是怎么回事他是自己两世为人见过最不像人类的人类,也是此生见过最温柔的男人,温润如玉的气质如沐春风的笑容,让那平静的心湖渐渐沉沦在没遇到她之前一直以为自己这一生就这样平淡的过着,娶一个不爱的女人,按照父母的心愿了却此生。可是谁能告诉他,那个小小的她却有着与她年龄不相符的眼神,那偶尔露出隐藏在心底忧伤的神情却能轻易的动摇自己坚冷如冰的心,让自己心甘情愿一次又一次的为她沦陷,无可救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