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68章 胥肖

离忧大步走到床边,见床上躺着一个男子,脸上刀痕错立,双眼紧闭,呼吸极是微弱,整个身体被厚重的棉被包裹着。

离忧虽然在极力压制自己心中的怒火,但是临渊剑感知到主人的愤怒,还是发出了“嗡嗡”的声音。

眼前的这个男子,不就是冒充泊兆的人吗!

他恨不得立刻用剑刺穿这个人的身体,再用他知道的所有最狠毒的方法逼问他泊兆的下落,但是理智告诉他,这个躺在床上的人基本已经是个死人了,不管他做什么都于事无补。

“他是谁?”离忧问道。

胥逸翮在床边的椅子上坐下,向离忧回道:“郦山上代掌门的亲传弟子,胥肖。至于他现在为什么变成这样,你应该知道吧?”

胥逸翮看过胥肖身上的伤,和此时此刻他自己身上的伤十分相似,几天前,离开郦山很久的胥肖突然被带回来,身受重伤,奄奄一息,虽然平时他跟这位师兄并没有什么交往,但是身为郦山掌门的他听说了之后还是第一时间来看望了他。

“是我动的手没错,难道你不清楚他做了什么吗?”离忧问道。

胥逸翮叹了一口气,“我已经反复说过好多次了,血阵的事跟我没关系,胥肖也不是我带回来的。”

“那是谁带他回来的?”离忧追问道,在他眼里,出现在觅山的那个人就是胥逸翮,不论是他的功法,还是身形。

“……”

胥逸翮紧紧握住拳头,没有说话。

“快说,我没时间听你废话”离忧冷声说道。

“那个人,是我郦山最大的秘密……”胥逸翮从椅子上站起来,缓缓走到窗边,背手而立。

聚灵阵

几盏油灯将原本黑暗的山洞照得通明,吃了解药之后的林轻墨,在山洞里慢慢的醒了过来,此时的她正躺在一堆干草做的简易床上,身上虽然还有些酥软,但是疼痛感消失,只觉得世界无比清明,整个人也说不清的爽利。

边上的青芒见她睁开眼睛,连忙欢喜地用大脑袋蹭向她的圆脸。

“哇,青芒你的皮毛可比以前扎人了多了……好了好了,我求饶,青芒别闹了”林轻墨整张脸都被青芒蹭得痒痒的,忍不住笑道。

她已经记不清上次和青芒这么亲近是什么时候了,只觉得这青芒越长大越高冷,这次如果不是被秦貊抓去死里逃生的话,她都要怀疑青芒真的变成神兽了,而不是那个从小和她一起长大的小异兽。

当然,扎是真的扎,以前毛茸茸的青芒是真的一去不复返了。

见林轻墨醒来,紫竹从洞口走进来:“现在觉得身体如何?”。

“好多了”林轻墨安抚了一下青芒,然后从干草上爬了起来。

洞外仍然是白天,森林里被风雪肆虐过的痕迹犹在,但是万物已然焕发了新的生机,随处可见的嫩绿色充斥着眼帘。

没有阵法,也没有冰雪,如果不是看到那些横错交叠的断枝,她甚至怀疑之前发生的一切是不是梦。

“是你帮我解的毒吗?”

林轻墨看向紫竹。

紫色的眸子避开林轻墨的眼光,皱眉说道:“不是,这个毒我解不了。”

“那是谁?肯定不是沈师兄,他对这方面不甚精通,你都解不了的毒,更别提他了!”

林轻墨自顾自地说道,却见紫竹眼睛盯向远处,并没有回应他。

“啊!”

看着紫竹别扭的样子,林轻墨恍然大悟:“难不成是那秦貊解的毒?!”。

“……没错”

紫竹虽然并不愿意承认自己解不了那毒皇的毒,但也不得不点了点头。

“那家伙会这么好?”

林轻墨一脸不信。

“当然不会,这会儿他应该正在逃避小道士的追杀,如果不是因为解药,那家伙早就被我们干掉了。”

紫竹说道。

原来如此,林轻墨在心里默念道。

“我现在已经没事了,那我们去帮沈师兄吧”

林轻墨着急地说道。

虽然那毒皇现在是在虚弱期,但他在用毒方面实力深不可测,依然不容小觑,万一沈如风有个好歹,他们这行人想要从郦山全身而退就难了。

即使毒皇被除,那些郦山派的人也够他们折腾的。

紫竹摇了摇头,“聚灵阵我们并不了解,不适合到处乱走,以他的实力,想要对付那毒皇应该问题不大,更何况你刚刚醒过来,身体还没有彻底恢复。”

更何况……

紫竹身体微微颤抖了一下,几乎站立不住,那人毒皇的名号果然名不虚传,此前替林轻墨挡下那一掌时只略感不适,没想到竟然会越来越严重。

“可是我觉得自己现在精神可好了,放着沈师兄一人对付那毒皇,万一他中毒怎么办!”

林轻墨眼睛依然紧盯着洞外,脑中一直在搜索秦貊有可能躲藏的地方,并未注意到紫竹的异常。

“……”

身后只是传来细碎的声音,紫竹并未回答林轻墨。

见紫竹不理会,林轻墨一边继续说道,一边回头:“我知道你肯定觉得,就那个弱得不像样的毒皇……”

“噗”

一口鲜血吐在林轻墨肩膀上,只见紫竹突然向着自己倒了过来。

林轻墨呆了一下,马上将紫竹扶住:“诶臭竹子你怎么了,你受伤了吗,你可别吓我啊!你怎么吐血了!”

紫竹勉力将眼睛扯出一条缝,看向惊慌失措的林轻墨,“等你……师……兄……回……”

话还没有说完,便晕了过去。

“臭竹子!!”

林轻墨的身体晃了一下,马上迈开双腿支撑住身体的重心,还好她反应够快,否则紫竹这一扑,俩人险些就要栽倒在地。

“青芒!”

林轻墨大声喊道。

青芒早在紫竹扑向林轻墨时便已经发现异常,听到声音便立马蹿了过来。

“青芒,辛苦你一下”

林轻墨看向青芒。

青色神兽会意,将身体挪到林轻墨身侧。

林轻墨慢慢地将紫竹放到青芒背上,然后一人一兽小心翼翼地将他放回到林轻墨之前躺的那个简易床上。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仙界第九号禁令仙界第九号禁令蔓星|仙侠小青山的桃子熟了,月容花哭了又笑冥蛇大人的新娘跑了,小镜湖掀起了波涛仙长在坠落,魔王快出世,世间的好儿郎要去把英雄当英雄要他的女孩儿把他忘掉女孩儿偏不要把他遗忘女孩儿要她的英雄把她忘掉英雄偏不要把她遗忘英雄要忘了他的女孩儿女孩儿偏不要被他遗忘女孩儿要忘了她的英雄英雄偏不要被她遗忘
  • 万世之轮回万世之轮回华丽的审判|仙侠轮回万世,笑过、傲过、轻狂过,痛过、恨过、悲伤过,终只留下一声叹息。
  • 道天武伐道天武伐喝奶的犯贱猫|仙侠若世界无情,即使人若有情。又能怎样?天地黑暗,岁月无情,纵使,武道巅峰也只能化为一捧黄土。人生只如幻梦,且看蒙隐斩破一切虚妄。天地轮回,万物变。世界亦毁,存在灭。唯我不灭,唯我永存。
  • 凡间修士凡间修士尘心无垢|仙侠当修仙不再有亘长的寿元,百年之后,依然避免不了一抔黄土的结局,你还会踏上这条路么?
  • 星痕剑道星痕剑道让他走|仙侠穿越之后,叶楼发现自己获得了一款可以将各种天材异宝转换成自己属性的系统。叶楼的强者之路,开始了。
  • 长生录:岚山长生录:岚山黄小玮|仙侠漫漫修仙路,以求长生。叙述了数千年仙境一场政变的失败,叛乱的神将被流放凡世的芜荒,借宿在一个少年身上,试图探长生之秘,寻归仙之路。一卷长生录,所录者,尽是长生;所道者,却尽是无常。
  • 奔雷新月无极奔雷新月无极王绳|仙侠书中三个主人公,从小经历了常人无法承受的命运打击,但同时又受到上天的眷顾习得了盖世神功。唐明轩,李在龙,冯雅兰三个人在乱世的江湖将经历许多的生死考验。
  • 斩仙之雷霆斩仙之雷霆斩仙之雷霆|仙侠少年武者,误入高手渡劫之地,却因祸得福,踏入修仙之路。独自行路,刀剑相伴,不为情所困,却把红尘染。男儿当如何,诛妖除魔,行侠仗义,冲冠一怒,雷霆斩仙。
  • 三生三世枝头燕三生三世枝头燕林绾绾|仙侠彼时豆蔻,春色满袖他和她幼时相遇他能否宠她三生三世三生三世危险重重她又能否渡过生死
  • 树灵游仙记树灵游仙记无墨从水|仙侠爱与道,仙与凡,就好像一念之间的轮齿翻转。她本是天地伴生的菩提树,一朝被老祖点化,修成正果。然而兜率宫中,历情劫乱仙规,玉帝罚她堕凡,老祖却为她留得惊世机缘。入世,她重回菩提真身,重新修炼。凭借老祖赐下的机缘,她游戏红尘。面对残酷现实的修真界,她紧守本心,一切随心所欲、逍遥自在都只为大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