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37章 沈岚

两人警惕的看向四周,声音是从神庙后传来的。

迎着冷风,季姜颤抖的缩在顾深的怀里,两人绕过小坡,刚探头,却惊了一瞬。

怎么会是顾琳三人?

顾琳也看见了二人,一惊,又见他们身上衣服都湿透了,忙高喊:“哥?真的是你们?”

顾深松了口气,皱眉上前:“怎么回事?你们怎么来了?怎么上来的?”

一连三个问句,顾琳有点心虚,她能说是自己见他们丢下自己,不听顾深的话,执意要上山找他们的吗?

周以棠注意到季姜身上全都湿透,忙问:“季姜,你还好吧?这是怎么回事?”

季姜打了个喷嚏:“没事。”

显然二人都不打算告诉他们实情,顾深心中叹了口气,他早该想到顾琳不会听自己的安排的。

但是最大的问题是,他和季姜上山尚且都磨难重重,为何他们上山却一路走到了这里?

许莜芷崴了脚,刚才那声尖叫就是她发出来的,见没有人理自己,剧痛之下,还尴尬的朝顾深示弱:“顾深,我……”

顾深皱眉,转头问顾琳:“有衣服吗?”

顾琳一愣,忙从包里翻出一张厚披肩,顾深接过,将它披在了季姜的身上。

许莜芷:???

季姜一愣,急道:“我不用,你——”

“我没事。”

顾深摇摇头,周以棠一拍脑袋,忙从自己硕大得背包里翻出一件衣服,这是他爬山时嫌太热脱掉的。

顾深穿上了周以棠的衣服,但两人里面的衣服已经湿透,再带在外面,肯定会生病。

下山时,许莜芷不仅一次的将求助的目光投像顾深,顾深不为所动,最后还是周以棠背起了许莜芷。

季姜疑惑问和自己走在一起的顾琳:“你们是怎么上山的?”

“哦,我们啊?我们到山脚下的时候遇见巴格勒了,他说你们上了山,还指了条路,说是顺着走就能找到你们。”

然后顾琳撇嘴:“奇奇怪怪的——不过你们衣服怎么都湿了?”

季姜打了个哈哈,心中忧虑重重,她和顾深上山时,明明没有见到巴格勒,而如果顾琳没说错,那巴格勒是为什么要给他们指一条上山的路,让他们一路顺畅的走到神庙呢?

下了山,天色已经黑了,邵全顺接到电话,赶忙开车过来,将一行人拉回了客栈。

季姜本就不太舒服,又经过一场生死竞速,回到客栈,竟发起了高烧。

这可急坏了邵全顺,在高原上发烧,可是随时都可能要命的。

顾深换了衣服,本已疲惫至极,但二话没说,跟着车将季姜送到了室内医院。

好在季姜不久之后情况就稳定下来,他心神一松,趴在季姜身边睡着了。

季姜醒来时嗓子干的厉害,指尖一动,却蹭到了一个人的脸。

顾深安静的睡在床边,眉头紧皱,似乎在梦中也在竭力思索着什么。

她咳了几声,顾深没醒,看来真的是累坏了。

周以棠走进来,季姜忙冲他做了个噤声的手势,指了指睡着的顾深。

他点点头,蹑手蹑脚的端来水,季姜一饮而下。

周以棠忙着去准备回程了,季姜拢着身上的衣服,坐在窗前看着外面的高原城市。

“在看什么?”

顾深醒了,他走到季姜身边,季姜回头,见他一笑:“醒了?”

让后她推过去手边的餐盒:“吃点东西吧,顾琳送过来的。”

顾深没推辞,掰开筷子有一下没一下的吃着东西。

“顾深,你说那坐神庙,真的是黄泉族的地方吗?”

季姜突然说。

顾深皱眉:“或许是。”

然后他停下筷子,顿了一下:“郑小北……”

季姜明白的点了点头:“大概是真的不在了。”

提到这个两人都有点沉默,本来是来找郑小北的,但没找到,两人还差点丢了命。

还是她现在太弱了,季姜捏了捏手指,神色暗淡,不知道怎么跟郑大东说这件事。

虽然郑大东已经有了心理准备。

“唯一能确定的,那三张符咒和黄泉族确实有关系。”顾深想了想说。

“嗯,我猜,一定还有黄泉族的人在活动。”

这就意味着,一定还有人被他们盯上。

事态一下子严重起来,顾深没再吃饭,拿出手机打了个电话,将事情简单的和顾立民说了说。

然后他进来,看着季姜盯着窗户的背影道:“你身体还没好,多休息一下吧。”

周以棠订了三天后的机票,本来他的本意是想让季姜早点回京城那边的医院,但顾琳非说自己什么地方也没玩到,季姜也不介意纵容顾琳,于是生生把行程推后了几天。

回程的前一天,季姜身体好的差不多了,周以棠建议她出去走走,她欣然同意。

藏式建筑的宫殿门口聚集着许多来此观光的游人,周以棠一边待着季姜一行人往台阶上走,一边滔滔不绝的介绍着这些各具风情的景点。

顾深走在季姜的身边,不动声色的护着她,不让拥挤的游客挤到她。

季姜靠在眼里,心里甜甜的。

二人正在抬头看一座藏式风情的浮雕,季姜放在兜里的追蛊突然动了起来,她疑惑的皱眉,有一个声音突然从身后传来。

“季小姐?”

两人回头一看,略显诧异。

居然是沈岚。

沈岚似乎也认识顾深,忙上前伸出手:“顾深警官也在啊。”

顾深点点头礼貌性的握手:“已经不是了。”

沈岚若有所思的点头:“这样啊。”

季姜有点惊讶,更多的是疑惑:“你怎么会在这里?”

沈岚胸前挂着一个相机,整个一游客打扮,他礼貌的一笑:“最近休假,就想着来西藏看一看,没想到这么巧,还能遇见熟人。”

这世界这么大,怎么偏就这么凑巧,能在这个小地方遇见沈岚?

季姜皱眉,目光却不经意的往他脚下一瞥,顿时被吸引住了。

沈岚脚底的鞋帮上,沾染着几丝红色的泥土痕迹。

她瞳孔一缩,抬眼时却已恢复了自若的神色,季姜看了顾深一眼,顾深心有灵犀,垂眼望去。

红色泥土,顾深眼睛一眯。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二度情缘二度情缘娇蛮郡主|现言新婚当天遭遇车祸,丈夫为救她被撞得昏迷不醒。她却背负着抛夫的恶名玩起了失踪。六年后再见,她被他算计签了一纸合约,从此成了他一辈子的奴,经受他无边的报复。当仇恨扭曲了爱情,当心灵遍布创伤,真相终于揭开……
  • 失恋的幸福时光失恋的幸福时光家宝福禄|现言一个快乐女孩的真诚和一个安静男子的善良是这个情感故事的主题。里面有快乐有爱有成长。爱和无奈,让他们孤单走了很远的路,为了有一天能在身后的路上种上树栽上花,为了不再孤单,他们向更荒芜处走去。
  • 幻想少女的逆袭幻想少女的逆袭可比梦雪|现言我不在乎你是谁,从哪里来,做过什么,只要你爱我就好…………
  • 司太太你已婚司太太你已婚九月下的长安|现言“司太太,你已经结婚了。” 安云兮柳眉一挑,似笑非笑的看着某人,“所以?” “所以你不能在外面拈花惹草,不许对别的男人笑,不许跟别的男人单独吃饭……” ** 司穆廷,首城司家的准继承人,外表俊美,性格冷漠,实力强大,有多少名门千金想要嫁给他,他都不屑一顾。 可就是这样的他,居然被爆出已经结婚,对象还是一个什么都不懂的小村姑! 一众名门千金:“不,我们不同意!” 受到质疑,司穆廷抱着小妻子,冷漠回应:“我娶谁,需要你们同意?” 所有人都觉得他们不般配,可司穆廷又说:“配不配,我说了算,况且,我觉得是我配不上她。” 发现司穆廷这边说不动,那些人就把目标移向安云兮。 面对别人的质疑,安云兮想了想,决定回去就跟老公告状,说谁谁又挑拨他们感情。 就这样,所有人都知道司穆廷的小妻子是个爱告状的,偏偏司穆廷又是个宠的,那些在云倾面前搬弄是非的人没一个有好下场。 一众名门千金咬牙切齿,却不敢再去安云兮面前搬弄是非。 (不要被简介骗了,女主不是娇弱的小花,而是一朵食人花。 双洁,双强,互宠。)
  • 毒舌总裁:老公,请节制毒舌总裁:老公,请节制满满爱吃肉肉|现言她被渣男劈腿分手,还被小三绿茶婊连扇了两巴掌。就在她最落魄时,她的顶头上司大BOSS却出现了。某总裁说,“打回去,双倍的。”某女冒汗,“好的,总裁。”后来,她怎么就喜欢上个离过婚的,还带着孩子的男人?“听说你有意见,下个戏是不想演了吧?”“不不不,老公,我最爱你了。”
  • 大佬真的超佛哒大佬真的超佛哒郁荼仙|现言谭伽锦进入了无数个人生的起起落落之后。 谭伽锦才终于看清了自己的开挂之路。 谭伽锦:我有挂的东西吗? 小仙鱼:难道没有吗? 珂珂:我呀,我呀。
  • 娇女重生之男神离远点娇女重生之男神离远点蜜果奶茶|现言重生前,白紫涵是叶寒枫的代孕者,她兢兢业业躺床上受孕,本本分分留山顶别墅养胎,却不料在产下男婴的当天被他老婆给弄死。 白紫涵好冤好委屈,发誓下辈子不再做代孕,更不想再遇到这对没良心、没诚信的夫妻。 却没想到她再睁开眼,竟发现自己重生了。 还因为某种不可告人的原因,成了叶寒枫的堂继妹,天天抬头不见低头见。 最最让人崩溃的是,尚还处于少年的叶寒枫竟有事没事壁咚她,天天逼她叫哥哥。 白紫涵怒:“叶寒枫,你真是够了!” 叶寒枫:“别生气,有人说你不愿叫我哥哥,是因为你喜欢我,我就是想证明这一点。” 白紫涵想笑:“然后呢?” 叶寒枫俊脸染上红晕,神色变得认真:“然后……我想告诉你,喜欢我别忍着,因为我也喜欢你。”
  • 现在的你看到的我是蓝色的现在的你看到的我是蓝色的函铱|现言两人之间无形多了一层透明玻窗,左边不敢敲破,右边不舍推开。只盼心思能自己走上来,提笔“约朝朝安”,眼帘如烟的环境,渐渐陌生
  • 流年为谁转流年为谁转草佑雨林|现言他们的第一次遇见在三万英尺高空,气流,颠簸;之后,是命中注定的相遇,还是冤家路窄的重逢,冥冥之中,一切早已被安排;经历了错过、误会,兜兜转转,经年之后,谁又苍老了谁?后来,在维多利亚湖中,他一直死死的拉着她的手,喊着她的名字;当第一道曙光穿过云层,暴风雨过后的东非高原,她突然发现原来是爱将乞力马扎罗的雪盖融化。可这世界没有天荒地老,爱情也不会永恒。命运总是在不知不觉中改变,谁也逃不掉;寻寻觅觅,她要去哪里找那个他,唯一的他?这些年,她的足迹踏遍亚平尼半岛,沉浸在他们相约的圣托里尼;乘船在北欧峡谷,想象月色中他好看的面容;冰屋里看到五彩斑斓绚丽的极光,满满的都是他的爱。原来,他一直都在她身边。不是丢了吗?可兜转了一圈那人确还在。是命吧!既然逃不掉,那她就认了吧!
  • 念初遇你念初遇你十攸|现言初遇你时,没想过会发生这么多事情,会有这么多交集,这也许是命运,缘起缘落,我们终将成为生命中的过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