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76章 洞房无花烛

他一挥手撤下隐卫,亲自动手将宋莲儿抱到床上放下,给她掖好了被,似想到什么一般忽然笑出声来。

“这一个是皇兄赐婚,一个是拜了天地,洞房花烛夜里两个王妃,可让本王怎么办是好?”

“你!”谢婉莹一股火从胸腔直冲上头,提气就要朝他头顶一掌拍去,胸口气流却一阵翻涌,似被人重重锤了一拳,当即便直不起身来。

萧璟恒蹙眉看她缓了半晌,终于没了逗弄她的心情,正色道,“这药霸道得很,谢姑娘最好不要妄动,事情没弄清楚前,本王保证不会伤害你,若此事确实与你无关,本王自会放了你。”

见谢婉莹不应答却也没有反对,萧璟恒唤了一个随从进来,将谢婉莹带去另外的船舱休息。

他捻起桌上那枚解药,想了想,还是走到床边喂入了宋莲儿口中。等了不到半柱香的时间,果然见床上的人悠悠醒转。

宋莲儿晕晕乎乎,只觉得脑袋里沉得似坠了颗石子,四肢也酸痛得要命。意识稍稍回笼一些,才发现身下的床竟在轻轻摇晃,她疑惑地四下张望,首先映入眼帘的是萧璟恒那张让人呼吸一滞的俊秀脸庞。她蓦地脸一红,低头却瞥见倒在地上的侍女。

“这个小贱人!”宋莲儿顿时脸色大变,撑着床就要起来。

萧璟恒见她如此反应,眼神一变,伸手扶住她肩头,温和道,“这奴婢突然疯癫,打晕了你又伤了好几个下人,没吓着你吧?”

地上躺着的是宋莲儿从小贴身的丫鬟彩云,很得她的欢心,虽然她闹起脾气来的时候也会打骂一番,但平日里对她可算是极好的了,吃穿用度连一般小门小户的小姐都比不了。而如今自己盼了许久的大婚之日,却被这丫头都毁了,她不由恨得牙痒痒。

思绪再转到昨夜的事,她心里更生出一股众叛亲离的委屈来。那丹矶子赏赐下来,为防闪失,一直是存放在父亲的小库房里。次日便是迎娶之日,她让彩云去找父亲取回,却发现那丹矶子有异状。

见过的旁人也许只认得这丹矶子的形状,她却从小鼻尖,一开始就记住了这丹矶子蕴涵的一缕若有若无的奇特香味,而从父亲库房里取出来的丹矶子却没有这缕香味,取而代之的是弄弄的药草味道。

她去找父亲询问,却不想那丹矶子却是父亲换掉的,却肯跟她不说明原因,只说自己给她备了许多养颜珍品做嫁妆,比那丹矶子功效好过千倍万倍,让她用那假的丹矶子糊弄过明天迎亲之典。

宋莲儿自小要风得风,这次居然被父亲偷偷换了御赐的嫁妆,忍不住和父亲大闹了一场。可是不管他怎么吵怎么闹,父亲来回就是那几句哄她的车轱辘话,却不愿拿出真正的丹矶子还她。

她回到房中气得一夜无眠,凌晨听到嫁妆抬进院中的动静,心里火腾得压不住了,翻身就要起来检查嫁妆,看父亲是不是拿了一通破烂货来敷衍自己。

她原本只是想宣泄一下心中的憋闷,谁知彩云这死丫头竟莫名发了疯,害得自己连出门子和拜堂都错过了。

慎王听完她这一波含愤带屈的哭诉,唤了人来将那侍女拖出,搂着宋莲儿轻言细哄着,仿佛

怀里是一块易碎的珍宝。宋莲儿满腔的委屈渐渐化成了女儿的娇羞,她抬起楚楚泪眼含情脉脉地看着萧璟恒。

错过了拜堂,可不能错过这洞房花烛夜了……

萧璟恒不是那不经人事的少年郎,自然懂得那眼神中的含义。可不知道为何,他只觉今日思绪繁杂,胸口实在堵得慌,一丝旖~旎的念想也无。于是将宋莲儿从怀中轻轻拉开,脸上挂上了关心的神色,“你今日遭罪了,早些歇下吧,我们明日还要赶路呢。”

说完起身便要出船舱,宋莲儿怔了怔,想要开口唤他,却终是挣不破脸皮,任他开门离去。

一阵失落从她心头掠过,转念又变成了骄纵的喜悦冒起了泡泡。如今京城众多贵女的闺梦之人已成了自己的夫君,光是想到赐婚以来,那些人又忌又恨的眼神,她便觉得心里畅快无比。而这夫君对他从来都是温声细语,怜爱有加。女人这一辈子,求的不就是这样一位外有天地宽,内比绕指柔的男儿吗?

而她那位如意郎君一出了舱门,面上的笑意立马如被冰霜冻结,吩咐守在门口的护卫。

“王妃所有陪嫁侍女,一个不留。”

苏岑筠肯定有事情发生。从一开始宋莲儿的不对劲,喜辇前一闪而过的匕首寒光,还用城外那场潦草到荒唐的婚礼,都写着大大的“反常”二字,不知道旁人是真眼瞎还是装傻,总之这件事就这么过去了。

但苏岑筠心中总是不安,她想到了苏岑墨。自己这个兄长自小从不着调,嘴里油滑又爱捉弄她,但她知道他是个极重情之人,尤其是对于苏展和丽娘的感情,已经变成了骨血长进了肉里边。他进宫以后一直探查那群黑衣人的下落,为的就是给爹娘报仇,刚找到了仇人又被暗算。如今眼看着慎王要走,而且这一走还是放虎归林,她担心苏岑墨仇恨上头,冲动行事。

送了凤阳长公主回府,苏岑筠让护送他回宫的魏子枫先去醉乡楼,找了个隐蔽包房落座,又让魏子枫帮他去郑言的医馆请顾少延。

魏子枫猜到她这么光天白日急着找顾少延应该是因为今天这蹊跷的大婚,心里涌起一阵难言的酸涩。以前每每遇到事情,小师妹总是第一个找他……

苏岑筠看着魏子枫落寞的背影,有些不忍让他去传话,可除了他,眼下也没有能信任的人。她想到刚才武斓婧粘在魏子枫身上的眼光,不禁有些唏嘘感叹。

情之一字,往往不知所起便已经一往情深。若是两情相悦,自是花好月圆。若所爱之人心有他属,百般痴嗔千般苦楚唯有独自品尝。

魏子枫于她来说,已如家人一般。不能回应他的深情,她便希望他能早日寻得有缘人。武斓婧为人大方,家世也匹配,她竟不由自主地又动了撮合魏子枫和武斓婧的心思。转念想起上次魏子枫为此大发雷霆,她又生生将这个念头压了下来。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重生之卿本良人重生之卿本良人舒九烟|古言正式版: 遥记当年,她是云昭国公主,尊贵无双。 红裳鸾嫁,她用自己的自由,换国泰民安。 和亲路远,一场意外,她断了腿,毁了容,被太子退婚,被国人不耻,被父母放弃。 一朝重生,她想为自己而活,洗去纤尘,做个云野客…… 娇宠版: 无意得知的秘密,让她不得不深入虎穴。 没想到这一去,倒拐了个便宜相公。 便宜相公啥都好,宠起人来更是无法无天。 本文1v1结局HE
  • 王爷,你被逮捕了王爷,你被逮捕了沐七爷|古言可恶!穿越了也就算了!为什么是在坟墓里?还在一口全新的棺材里醒来?还好她机智,拿了些值钱的葬品开始跑路。等等,怎么回事,别抓我啊……她摇身一变变王妃,哎哟喂,原来相公是王爷,可是为嘛双目还失明?哼!王爷有啥了不起,亲亲相公,快洗干净等着我……【情节虚构,请勿模仿】
  • 师兄难撩师兄难撩南蓁有酒|古言从前有座山,山上有座灵剑宗,剑宗里面有清冷寡淡的大师兄,和呆萌任性的小师妹。 奈何师兄太难撩,萧明溪呆萌任性也无奈。 某日听闻师兄要成亲,萧明溪怒气冲冲的执剑而往。 却不想素来清冷寡淡的师兄自花间一笑,避过她指尖灵剑,白皙修长的指尖敲了敲庚贴,“明溪,过来留个字。” 萧明溪:“……………” 本书又名(师兄太难撩了怎么破,论撩师兄的一百零八式) 清冷寡淡大师兄×呆萌任性小师妹
  • 江湖书香江湖书香亲亲鹅毛|古言江南一普通书香世家,一夜之间遭受灭顶之灾。十年后,一个神秘少女华丽出现。冷眼看世人,寻蛛丝马迹,寻出当年的种种.....【作者写的不好,可以吐槽但是拒绝过激!】
  • 槿年殇:醉玲珑槿年殇:醉玲珑沫璃依雪|古言人生若只如初见,何事秋风悲画扇。等闲变却故人心,却道故人心易变。骊山语罢清宵半,泪雨霖铃终不怨。何如薄幸锦衣郎,比翼连枝当日愿。
  • 江南烟雨时江南烟雨时啦哈|古言七岁那年,海棠败落,伊家惨遭灭门。在那段最为黑暗的日子里,他犹如天神般给予了她生的希望。那样出尘脱俗,温润如玉的男子,世间再无他二。茫茫十年的相伴,她对他倾慕与爱恋已到了无法自拔的地步。曾以为那便是永恒,却无意间得知了一个惊天秘密,从此以后,她的心不复从前。他,终究是她的劫。
  • 听说天堂有个你之祈灵师听说天堂有个你之祈灵师顾娆儿|古言因为一场梦镜,让他遇见了她,从此便沉轮于有她的梦中,他在世间寻她100年,只为和她相守浮生。被丢进时空夹缝里的沐婉儿,漫无目的地到处乱逛,不小心闯进了他洗澡的地方,看着湖边一丝不挂的他感慨道。“好一副美男戏水图啊~~”。。。。。。。。。。。。。。。。。。缘起。
  • 锁情计锁情计星之洋果冻龚|古言在古代的豪门千金小姐,会有哪些奇遇,卷入怎样的权势争斗?心之所属是谁?是风度翩翩的豪门大少还是文武双全的青年俊才?是豪气冲天的铮铮将军还是又萌又有才的太子?亦或是那未曾谋面的神秘人才是她的真正归宿?
  • 窈窕将军窈窕将军雁芦雪|古言三年前,面对你的怀疑与背叛,我选择了刳腹产子,与你割裂。三年后,我穿越归来,武功尽失,容颜憔悴,相逢未必曾相识。山河可以重整,感情如何收拾?天下无战只是我的一个梦想……谁与我一道,手挽着手,一起面对征程上的雨雪风霜?【情节虚构,请勿模仿】
  • 邪帝绝宠:废材二小姐邪帝绝宠:废材二小姐夜晞狸|古言他,是高高在上的邪帝;她,是穿越而来的废材。一次救命,一个封印,一股力量。使他们达成互相利用的共识。废材惨遭邪帝调教,马上变得不是人。魔武双修的鬼才还是十项全能?!十级魔兽被她当成地毯踩于脚下。上古神兽?于她手上代步工具。要的就是这态度,她要让全天下人知道花儿那样红是她用鲜血染的……爱悄然来袭,调教成调戏。兄妹师徒恋?关他们什么事?!他节操掉一地爱她,她却毒舌打击他,到底是冤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