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求书
联名卡

第46章 暂定

江平受了樱芬的命,慌忙逃离金玉宫,往着钟熙宫奔去。

“睿妃娘娘被人陷害?”

宣嫔正阅读着药经,一听睿妃出事,也顾不得,穿带好就要往外走。

“娘娘,你别急,现下我们娘娘被困在金玉宫,就是为了外头有接应的人,娘娘现在就是我们娘娘唯一的出路!”

宣嫔当下也不冲动,冷静片刻,了解事情原委。

“这样,我让采莲在金玉宫和懿祥宫外头听着,一旦有动静,我们在想对策!”

萨克达氏站出来,叙叙道来六阿哥肃瑨是如何被元凶睿妃谋害的。

“我儿身体明明康健,我怀他的时候更是十分顺利,可,可为何会突然暴毙,那就是董鄂明光开的药方子混进去一味药,这位药,与奶娘奶水里的坚固的方子相冲,我的儿,我的儿……”

萨克达氏跪在地上,匍匐前进趴在皇后脚边。

“我的儿子,我还没看他几眼,我还没看清楚他,认清楚他啊!”

皇后也是动容几分,玉斟平静许多后微微嗔怒。

“本宫和你无冤无仇,为何要害你的儿子?”

“睿妃娘娘心思,咱们谁能看出来,中宫没有嫡子,指不定睿妃揣着什么主意呢!”

畅嫔扭了手帕,也不正视玉斟,左右逢源地样子配着她滑稽可笑的脸,几分有些像不倒翁。

“皇后娘娘,您一定要为我的孩子做主啊!”

萨克达氏嚎啕大哭,震耳欲聋,静妃又一旁再次口出惊语。

“皇宫隔着外头,怎么沈阳城里的春疫会蔓延到咱们宫里?”

静妃这话不像是凭空说的,皇后睁大眼睛,也不理会萨克达氏的悲鸣。

“什么意思?”

“皇后娘娘,臣妾当时就疑惑为何春疫会无缘无故散播进宫,查了才知道,竟然有这遭!”

静妃拍了拍手掌,外头几个小太监进来了。

请了安,静妃对着他们。

“说吧,皇后娘娘这个活菩萨在了,没有人敢报复你们!”

“奴才们,奴才们不想死啊!”

几个奴才此起彼伏地大呼出声,为首的太监指着玉斟。

“就是她,就是她命人调换了值班安排,在从宫外接进来几个换了时疫的,骗他们说皇宫里的太医能治好他们的病,然后将他们用过的碗筷给我们一行的太监用,这才在锦麟宫爆发了时疫!”

太监大吼,眼珠儿都快被瞪了出来。

“我已经得了时疫,活不长了,都要谢睿妃娘娘的恩典,就算是做鬼,我也不会放过你!”

说着,这个太监一头撞倒梅素,端起香炉砸在自己脑袋上,瞬间,鲜血四溅,斑驳的红色花朵令玉斟绝望。

“快,快把他收拾了,他可是得过时疫的,会传染啊!”

钮祜禄氏大叫,其余太监忙托走尸体,正打扫时,萨克达氏突然蹦了起来,袖口里抽出一把尖锐的匕首,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冲向玉斟。

“娘娘小心!”

樱芬右肩一挡,护住了玉斟,同时,只觉着空气都安静了,萨克达氏怪异地发了疯般大笑。

“毒妇,你就等着吧,你会有报应的!”

萨克达氏捡起地上还未被打扫的碎瓷片,一下子划破自己的喉咙,旧的血液还未凝固,金玉宫又喷溅更加新鲜嫣红仇恨的血骨朵儿……

纵使经历这么多大江大浪的玉斟,也抵不住,樱芬拔下匕首,瘫软在地下。

以后的事儿,玉斟好像失忆了一样,大脑里隐隐约约有好多人的笑声哭声,姐姐的,索绰罗佩兰的,西西觉罗蕙纨的……

“将睿妃幽禁懿祥宫,董鄂明光即刻杖杀!”

谁她也保不住,环环相扣的一盘棋,又有两条命作为赌注,三位皇嗣的性命做要挟,自己怕是要殒命在这暗无天日的地方了。

万贞,你快点儿回来,我,好怕,真的好怕。

“如此毒妇,害死这么多人性命,为何不杀?”

昭妃立即进言欲处死玉斟,奈何皇后叹了口气。

“可她毕竟是皇上的宠妃,这样……”

“皇后娘娘,您可是中宫,与皇上夫妻一体,您的指令就是皇上的召命,臣妾们就等着皇后娘娘做主一回!”

静妃领着众妃嫔跪下,春嫔,成嫔远远忘了眼玉斟,她们心里头虽然不信,可是也无力回天。

“端亲王毕竟成年,本宫不能不照顾端亲王的感受,还是先废黜睿妃为庶人,囚禁在宫里,等着皇上回来发落。”

静妃紧闭下眼睛,她明白,这个皇后就是软弱无骨,若等着皇上回来,事情还不知怎样一波三折,真是夜长梦多,看来还得靠自己收拾着烂摊子。

玉斟被带下去,董鄂明光亦是如此。

被初春冷风吹着脸上的伤口,玉斟才缓过神来,她被人驱赶着,身边不见了樱芬,不见明光,不见了湖艺,不见了江平,不见了姐姐,明图,万贞……

仿佛天地间只剩下孤独漂泊的自己。

混沌,灵魂都飞走了,躯壳,留在地面上。

快到祥和门时,远处隐隐有个身影,她木然转身,是宣嫔身边的采莲。

最后的机会,她必须选择保住董鄂明光,没有血缘至亲却比亲弟弟还珍贵的明光。

“(勒拉尔)明光,(啵英嚓)巴音察!”

玉斟霎那间凝聚所有的力气,大声喊出一句家乡话,蒙语明光和巴音察。

采莲虽然不明白,但也得到了暗号消息,从祥和门外头溜走了。

“喊什么喊,你个贱妇!”

金掌唾骂道,推搡了下玉斟,玉斟停住,冷若冰霜瞪了他一眼。

“娘娘,娘娘,不好了,睿妃娘娘被剥夺了身份废为庶人,囚禁在懿祥宫了!”

采莲慌忙跑过来,宣嫔捂着脑袋,江平在一边干着急。

“对了,睿妃娘娘好像看到了奴婢,喊了句什么勒拉尔,啵英擦,我没听懂。”

采莲是汉人,听不懂蒙汉文字语言。

“我也不懂蒙古语,江平,你知道吗?”

江平也是汉人,自然也是摇头。

“宫里还有谁通晓蒙古语,知道睿妃娘娘说了什么,咱们才知道下一步怎么办。”

“娘娘,不如咱们现在就去吧,董鄂太医明日黄昏就要被斩杀了!”

宣嫔点头,领着江平往着宫外奔去。

事到如今,宫里懂蒙语,能帮她们的,唯剩下一个人。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穿越之状皇妃元穿越之状皇妃元误入情魔|古言赵畅没想到自己会穿越,而且还到了架空的古代,自己是一个大学语文老师,已经三十几岁了,还没有谈过恋爱,好不容易存了足够的钱,买了一套房子,还没有住进去,就名莫名奇妙的穿越了。刚刚睁开眼睛就被卖到了妓院……自己怎么可能接受得了一夫多妻,男尊女卑的古代,还不如当以个男人自在些……白炎从来没有想过,自己竟然会对一个男生女相的男人有想法,自己后宫什么美人没有,可是自己从来没有怎么动心过……穿越,架空古代,男扮女装
  • 北方凉城北方凉城吴家三姐|古言女主从小没有娘亲,但有一个疼爱自己的父亲,和四个宠爱自己的哥哥。可上天从来都是不公平的。亲眼看见自己最爱的人,一个一个死在自己面前,什么感受?只有一个活下去的念头“报仇”! 男主身受重伤,被女主救回来,带回家。从此只为一人,终其一生。(我没能及时阻止悲剧发生,但我保证,往后不会让你流一滴泪、一滴血,余生我护你。) (你说,虽听不懂你弹的什么曲子,但挺好听的,我喜欢)即是你喜欢,那我今后便只为你一人抚琴。 天赐国小霸王“温昭”名言名句:“长得好看的叫撩妹,长得丑的叫作祟。”
  • 冥落冥落凤岚儿|古言引我来这世界的,究竟是谁?还是说......自己,本就是......属于这个世界?琴音犹未绝,琼楼玉阁,是谁在翩然清歌六界......当真是因为自己和他,才刹然失色的吗冥冥中,我们,就成了一种无形的丝线,缠在一起。似乎......再也分不开可上一次......天地,就像是一把无情的剪刀,一剪如断了线的珍珠般撒落四方....这一世,我们再次相见,那么....谁也休想把我们分开!从那次起,我们....将活在时间缝隙中....
  • 不负平生意不负平生意白素妃|古言谁,布下这一场局? 姣姣佳人,白裳出尘,只愿一世一双人,怎奈一封黄金纸终定余生,谁人道万般皆是命。 翩翩公子,温润如玉,凭谁算城府多深工心机谋天下。 谁的倾城乱了谁的江山如画,谁的红颜让谁丢盔弃甲,谁的痴情揉乱一潭静水,原来,早就逃不掉了。 那年琼桑山上,种下一生痴恋 那年章华殿上,注定一世羁绊 “我不止要这天下,我还要那个可与我携手共赏江山如画之人。” “我不喜他心机深沉,可还是辅了他,只因他是你的夫。” “我只忠于一人,那个扬言以天下为聘之人,那个为我空置六宫之人。”
  • 中宫折贵中宫折贵时蹁跹|古言所有人都看不上的那个苏家小庶女竟然进了宫做了妃子?皇帝陛下宠得不得了不说,还要封她做皇后? 太子妃脸庞扭曲,这个从不被她放在眼里的庶妹,自己现在见了却要唤声母妃? 淮阴侯世子夫人冷笑,嫁给一个老男人,再得宠又怎样,谁知道什么时候就驾鹤西归,幸好她机灵躲过了进宫,就让那小蹄子到时候守活寡去! 苏雲娇本想安安分分在田庄上平淡此生,谁知道某个装年轻的大叔竟把她拐进宫做了皇后。
  • 甘愿陪你度过耄耋之年甘愿陪你度过耄耋之年韵絮|古言她是不受宠的嫡女,永远被世人遗忘,可她拥有现代的灵魂,又怎会为此惆怅?他是异姓王爷却手握兵权,皇子们一心一意想把他除掉,然。。。她冷漠着,只为独善其身;他冷酷着,只因寻不到可信之友。他们的相遇不是上帝的安排,只是有一种爱从机缘巧合开始,到白发苍苍也不曾结束。。。
  • 宠妃宠妃爱猫咪的小樱|古言从跨国大企业金领穿越成古代后宫的底层,林媛表示当皇妃不幸福。身为宫中最不得宠、位分极低的小妃子,皇上看不见,嫔妃刁难,宫女欺辱,甚至连温饱都成问题。这真是个悲惨的意外啊!不过,咱们的林总裁,无论到什么地方都能活得好好地。积极进取,奋发向上!林媛的人生依旧精彩,这宠冠后宫的一辈子,貌似比上一辈子还要风光啊!
  • 且听长安风雨且听长安风雨凉宇萌|古言沈卫渊依旧一身红衣,她伤的太重了,只能扶着墙,一步步往宫外走。这一次没有人再拦着她。 不知道走了多久,左脚已经踏出宫门,正要踏上右脚时,倒在地上,可她还是拼命地挣扎着,她想把自己挪出宫门。 “沈卫渊,你这辈子也别想走。”一直在暗处待着的苏安九将沈卫渊一脚踹回了宫门内。 沈卫渊抬头看他一眼,就永远的闭上了眼睛。 “不!”苏安九抱起身体逐渐发凉的沈卫渊,眼泪就那么流了下来,脑袋胀痛,很想吐。他抠着嗓子眼,吐出来的全是血。 他不相信沈卫渊会死,也不敢松手,他怕一松手,沈卫渊又要走。
  • 悍匪萌妻罩病夫悍匪萌妻罩病夫刘本年|古言小萌女白灵珠被爹妈送进尼姑庵里一呆就是十年,美其名曰修身养性,十年中她到底干了些啥,只有她自己知道。好容易盼到下山之日,在宿主身体里浑浑噩噩混了十年的白灵珠终于开了窍。没办法,据说得此哥者得天下,此哥帅是够帅,可惜是个病夫,我不罩他谁罩他? 殇王乐了,普天之下居然有人胆敢“罩”他?有点意思。为了罩他方便,她还难为爹娘使了计将她嫁给他。为了快速达到目的,她不断给他吹耳边风:年年做王爷多无聊,就没想弄个皇帝当当?某王斜睇她:以前也有这想法,不过现在,本王的目标,变了......
  • 绝色萌徒:师尊么么哒绝色萌徒:师尊么么哒黎漓|古言莫凌轩:“徒儿要什么便直说,师父给你买。”“师父,我要…”“买!”“不是的,师父,我要他。”莫凌轩望了一眼黎浅陌牵着的旁边冰山美男的手,顿时脸黑了黑,深沉地望了他一眼。随后拉起黎浅陌的小手,“徒儿乖,跟师父回家,师父带你看冰山美男。”说完使劲揉了揉黎浅陌的墨发。“师父…”黎陌委屈的看了他一眼,大大的眼睛里装满了泪水。回到家,莫凌轩将黎浅陌逼到墙角,挑着眉问:“徒儿啊,你不必去外面找冰山美男,为师不是吗?不如,你上了为师可否?”黎浅陌嘤嘤的哭道:“师父骗人,我再也不相信师父了。呜呜……”黎浅陌从21世纪穿越而来,斗继母,斗渣男,斗渣女,却实在不是莫凌轩的对手,只有被坑的命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