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46章 暂定

江平受了樱芬的命,慌忙逃离金玉宫,往着钟熙宫奔去。

“睿妃娘娘被人陷害?”

宣嫔正阅读着药经,一听睿妃出事,也顾不得,穿带好就要往外走。

“娘娘,你别急,现下我们娘娘被困在金玉宫,就是为了外头有接应的人,娘娘现在就是我们娘娘唯一的出路!”

宣嫔当下也不冲动,冷静片刻,了解事情原委。

“这样,我让采莲在金玉宫和懿祥宫外头听着,一旦有动静,我们在想对策!”

萨克达氏站出来,叙叙道来六阿哥肃瑨是如何被元凶睿妃谋害的。

“我儿身体明明康健,我怀他的时候更是十分顺利,可,可为何会突然暴毙,那就是董鄂明光开的药方子混进去一味药,这位药,与奶娘奶水里的坚固的方子相冲,我的儿,我的儿……”

萨克达氏跪在地上,匍匐前进趴在皇后脚边。

“我的儿子,我还没看他几眼,我还没看清楚他,认清楚他啊!”

皇后也是动容几分,玉斟平静许多后微微嗔怒。

“本宫和你无冤无仇,为何要害你的儿子?”

“睿妃娘娘心思,咱们谁能看出来,中宫没有嫡子,指不定睿妃揣着什么主意呢!”

畅嫔扭了手帕,也不正视玉斟,左右逢源地样子配着她滑稽可笑的脸,几分有些像不倒翁。

“皇后娘娘,您一定要为我的孩子做主啊!”

萨克达氏嚎啕大哭,震耳欲聋,静妃又一旁再次口出惊语。

“皇宫隔着外头,怎么沈阳城里的春疫会蔓延到咱们宫里?”

静妃这话不像是凭空说的,皇后睁大眼睛,也不理会萨克达氏的悲鸣。

“什么意思?”

“皇后娘娘,臣妾当时就疑惑为何春疫会无缘无故散播进宫,查了才知道,竟然有这遭!”

静妃拍了拍手掌,外头几个小太监进来了。

请了安,静妃对着他们。

“说吧,皇后娘娘这个活菩萨在了,没有人敢报复你们!”

“奴才们,奴才们不想死啊!”

几个奴才此起彼伏地大呼出声,为首的太监指着玉斟。

“就是她,就是她命人调换了值班安排,在从宫外接进来几个换了时疫的,骗他们说皇宫里的太医能治好他们的病,然后将他们用过的碗筷给我们一行的太监用,这才在锦麟宫爆发了时疫!”

太监大吼,眼珠儿都快被瞪了出来。

“我已经得了时疫,活不长了,都要谢睿妃娘娘的恩典,就算是做鬼,我也不会放过你!”

说着,这个太监一头撞倒梅素,端起香炉砸在自己脑袋上,瞬间,鲜血四溅,斑驳的红色花朵令玉斟绝望。

“快,快把他收拾了,他可是得过时疫的,会传染啊!”

钮祜禄氏大叫,其余太监忙托走尸体,正打扫时,萨克达氏突然蹦了起来,袖口里抽出一把尖锐的匕首,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冲向玉斟。

“娘娘小心!”

樱芬右肩一挡,护住了玉斟,同时,只觉着空气都安静了,萨克达氏怪异地发了疯般大笑。

“毒妇,你就等着吧,你会有报应的!”

萨克达氏捡起地上还未被打扫的碎瓷片,一下子划破自己的喉咙,旧的血液还未凝固,金玉宫又喷溅更加新鲜嫣红仇恨的血骨朵儿……

纵使经历这么多大江大浪的玉斟,也抵不住,樱芬拔下匕首,瘫软在地下。

以后的事儿,玉斟好像失忆了一样,大脑里隐隐约约有好多人的笑声哭声,姐姐的,索绰罗佩兰的,西西觉罗蕙纨的……

“将睿妃幽禁懿祥宫,董鄂明光即刻杖杀!”

谁她也保不住,环环相扣的一盘棋,又有两条命作为赌注,三位皇嗣的性命做要挟,自己怕是要殒命在这暗无天日的地方了。

万贞,你快点儿回来,我,好怕,真的好怕。

“如此毒妇,害死这么多人性命,为何不杀?”

昭妃立即进言欲处死玉斟,奈何皇后叹了口气。

“可她毕竟是皇上的宠妃,这样……”

“皇后娘娘,您可是中宫,与皇上夫妻一体,您的指令就是皇上的召命,臣妾们就等着皇后娘娘做主一回!”

静妃领着众妃嫔跪下,春嫔,成嫔远远忘了眼玉斟,她们心里头虽然不信,可是也无力回天。

“端亲王毕竟成年,本宫不能不照顾端亲王的感受,还是先废黜睿妃为庶人,囚禁在宫里,等着皇上回来发落。”

静妃紧闭下眼睛,她明白,这个皇后就是软弱无骨,若等着皇上回来,事情还不知怎样一波三折,真是夜长梦多,看来还得靠自己收拾着烂摊子。

玉斟被带下去,董鄂明光亦是如此。

被初春冷风吹着脸上的伤口,玉斟才缓过神来,她被人驱赶着,身边不见了樱芬,不见明光,不见了湖艺,不见了江平,不见了姐姐,明图,万贞……

仿佛天地间只剩下孤独漂泊的自己。

混沌,灵魂都飞走了,躯壳,留在地面上。

快到祥和门时,远处隐隐有个身影,她木然转身,是宣嫔身边的采莲。

最后的机会,她必须选择保住董鄂明光,没有血缘至亲却比亲弟弟还珍贵的明光。

“(勒拉尔)明光,(啵英嚓)巴音察!”

玉斟霎那间凝聚所有的力气,大声喊出一句家乡话,蒙语明光和巴音察。

采莲虽然不明白,但也得到了暗号消息,从祥和门外头溜走了。

“喊什么喊,你个贱妇!”

金掌唾骂道,推搡了下玉斟,玉斟停住,冷若冰霜瞪了他一眼。

“娘娘,娘娘,不好了,睿妃娘娘被剥夺了身份废为庶人,囚禁在懿祥宫了!”

采莲慌忙跑过来,宣嫔捂着脑袋,江平在一边干着急。

“对了,睿妃娘娘好像看到了奴婢,喊了句什么勒拉尔,啵英擦,我没听懂。”

采莲是汉人,听不懂蒙汉文字语言。

“我也不懂蒙古语,江平,你知道吗?”

江平也是汉人,自然也是摇头。

“宫里还有谁通晓蒙古语,知道睿妃娘娘说了什么,咱们才知道下一步怎么办。”

“娘娘,不如咱们现在就去吧,董鄂太医明日黄昏就要被斩杀了!”

宣嫔点头,领着江平往着宫外奔去。

事到如今,宫里懂蒙语,能帮她们的,唯剩下一个人。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每到红处便成灰每到红处便成灰谢小禾|古言长篇架空历史的古风小说,讲述了一段权谋暗战,乱世中最危险的游戏。大烨年间,皇帝赵烨暴戾,民不聊生,天下大乱。苏锦帮助身为前朝太子的堂哥苏檀阳组织义军,夺取天下。然,义军需要大量开支,苏檀阳、苏锦二人去素家借款,从而结识素家二公子素陵澜。素陵澜是皇帝最狡猾锋锐的鹰犬爪牙——龙隐司的统领。素陵澜扬言为见太平盛世而帮助义军,并多次救义军于水火。然而,义军的损失却依然在扩大……
  • 绝宠小萌妃:王爷,您有喜了绝宠小萌妃:王爷,您有喜了莲三岁|古言一朝穿越,成为瑾王妃,新婚之夜却被刀抵着脖子。“说,你到底是谁派来的奸细?”“我不是奸细,我的身体和心都是革命和人民的。”从此,她被丢在后院无人问津。某日,某王爷循香而来。“王妃,煮什么东西?”“毒药!”“来人,拿下王妃,送到本王房中!”又是某日,某女替某王爷把脉,“恭喜王爷,您有喜了!”某王爷一脸的宠溺“何出此言?”某女狡黠一笑,摸了摸某王爷的肚子,“因为王爷的肚子会长大!”“讲人话!”“王爷肚子里有个瘤...”某王爷将某女拥在怀中,邪魅一笑“那让王妃的肚子陪我一起长大,可好?”某女哀嚎!夭寿啦!说好的半身不遂,病入膏肓呢!
  • 爱至微弱,花事了爱至微弱,花事了嘟嘟十七画|古言小姐夏冰微初入皇宫,经历了种种困难,从普通才人到太皇太后…………
  • 不稀离不稀离子夜璇歌|古言“两世为人,惜遇奇才。梦境之泪,痛诉离别。”(之前有一场心病,现在慢慢拨开云雾,在2.15,归来)
  • 亡国妖妃:帝王倾世宠亡国妖妃:帝王倾世宠泠清初|古言(萧北原创.安宁修改)她是月华国的公主,慕容飞雪,不料月华国灭亡,她成了亡国公主,幸好,与月华国相邻的月国国王救了她,让她成为月国的公主南宫夜,可是,月国有被灭了,一夕之间,她成为两国同时的亡国公主。他是北璃的皇上,萧慕言,也是杀害月华国与月国的真凶。她起初入宫只为争宠,报答南宫家对她的救命之恩,可渐渐的,当初月华国的子民们都来到了北璃,萧慕言的后宫,她觉得,她也可以为她慕容家族而复仇了。他不知道自己到底爱不爱她,但他想多宠她一些,表示他的愧疚,他给了她倾世的宠爱,最后换来的却是欺骗与背叛……
  • 迢迢陌上花迢迢陌上花醉墨淡颜|古言她,一朝穿越,成为丞相府的嫡大小姐。他,是敌国世子。一次宫宴把他们的命运紧扣在了一起,到底会发生出什么样的火花。
  • 人皇恋上天宫公主人皇恋上天宫公主湖岸|古言她,原本是古灵精怪的天宫三公主,却因自己的好奇心获得一件上古神器,从而转世投胎下凡。他,一位风度翩翩的少年天子,对江山社稷充满豪言壮志,却偶然遇见这位下凡的奇妙女子。似乎这正是命运的安排,两人不期而遇,便定下了一生爱恋。落花流水,天上人间。天上天下纵然有生灵千千万万,可你我才是真正彼此的唯一。
  • 花月正春风花月正春风青栀未白|古言旧时笛声金戈隐,梦回方知乱苍生。曾经是江南郡首富之女,衣食无忧;曾经是乌衣堂杀手之一,心狠贪财。遇见他之后,命运慢慢发生变化,开始和过去一一道别。小三?打走打走。还来?叫上人,继续打走。然而隐藏的事情浮出水面,是选择家族,还是爱情?三年又三年,雾云山庄外车如流水马如龙,不知他是否还会回来,陪她看这场花月正春风。
  • 庶本荣华庶本荣华信步闲庭|古言书香世家的庶女荣耀而归,激起宅门千层浪。玲珑面,诛心计,良婿引,满堂娇女斗锦绣。且看朱门深闺中不见硝烟的暗斗,孰能独善其身?当心已支离破碎时,谁的誓言能终生不变?步步荣华的背后,是盛世明朝最惊心动魄的爱恨情仇……简而言之:这是一部庶女生存奋斗史!
  • 世家大小姐世家大小姐随沫|古言她,冷微——就这样~来到了陌生的世界,怎么样那`~嗯,算了~既来之则安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