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91章 大结局(作者感言)

喂完水后,那妇人又从女子手中,拿过一个西红柿。

西红柿……坠江前在公交车上……我帮你捡的西红柿……

余波越想越头疼,接着眼睛一花,又昏厥过去。

第二天清晨,余波从睡梦中醒来,房内陈设简陋,看墙壁应该是个小木屋,门口有一个大水缸。

余波起身趴在水缸里“咕咚咕咚”猛喝了几口,真是甘美无比啊!

转头朝门外看时,余波惊呆了。

余波踏出门外,只见门前是一片漫山遍野姹紫嫣红的花海,再往远处眺望,是一座大雪山,天呐,这是仙界吗,太美了!

余波闭上眼深呼吸,顿感神清气爽,余波奔跑在半上坡上,“嗷嗷嗷”地叫着,不远处的羊群,倒也不害怕,安安静静地低着头“咩咩咩”地啃着青草。

天呐,这是哪儿啊?我太喜欢这里了。

放羊的女子看到余波奔来,开心地甩着鞭子也朝余波跑去。

“嗨,花姑娘~”女子的头发上插了一头花,余波激动地挥起了手。

一袭红裙,看风格应该是XJ女子。

“你好,你醒啦~”红裙女子五官立体,笑成了一朵花。

看面相XJ女子没错了,余波开头问道:“你好,你是XJ人吗,你叫什么名字啊?”

“对啊,我是XJ维吾尔族的,我叫迪丽热巴,你呢?”

迪丽热巴???

真的假的啊,重名吧,看着也不像啊。

“你好你好,我叫余波。”

两人年龄相仿,不一会儿就熟络起来,余波这才知道,是热巴和她妈妈救了他,哇塞,十二头狼呢,真厉害。

余波突然想起一件事,就问道:“你妈妈是……汉人?”

“对啊,其实我是个孤儿,是大花妈妈收留了我……”

从热巴口中得知,大花妈妈是十年前来到的XJ,这片花海地处塔卡拉玛干沙漠的腹地,真正的世外桃源,沙漠绿洲。

这时,大花妈妈从山后走了过来,手里拎着一个箩筐,箩筐里装满了野菜。

看到大花妈妈过来,热巴拉着余波跑了过去:“大花妈妈,余波他醒了,他醒了……”

大花妈妈很严肃地走了过来,看了余波一眼,然后又拎着箩筐回了小木屋。

余波再次确认了大花妈妈一眼,她就是在公交车上遇到的大妈,现在虽然看起来年轻一些,但比在公交车上遇到时,又黑了许多,只是看这态度,不太友好啊,难道是嫌我吃的多?

热巴拉着余波嘻嘻笑笑:“你不要在意啊余波,大花妈妈平时不喜欢笑,但是她心地很善良的,她一定是回去给我们做饭了。”

余波摸摸热巴的头,这姑娘,真是善解人意。

临到饭点儿,两人赶着羊群回到了小木屋。

菜品很简单,手抓羊肉加野菜。

余波吃饭的间隙,突然晃到木屋的墙上,挂了一个旧照片,是一家三口的家庭照,男的,一身军装,小女孩扎着两个头发辫,那女的是谁?是大花妈妈吗,看起来不太像。

那男的和小女孩好眼熟啊,王建军、王美萱???

“韩彩珍!!!”余波突然对着大花妈妈脱口而出。

“咣当咣当咣当当……”

大花妈妈手中的瓷碗,应声跌落在地。

“你是王美萱的妈妈对不对?”余波神情十分激动,抓住大花妈妈的肩膀晃个不停。

听到王美萱这三个字,大花妈妈盯着余波注视了一番,然后泣不成声。

这位大花妈妈,正是王美萱失散多年的妈妈韩彩珍,十年前王建军酒驾出了车祸,导致韩彩珍毁容,后来神志不清离家出走,碰到一位韩国人,然后把她带到了韩国做个整容。

眉中间的痣,是伤疤留下的结点。

做完整容后,韩彩珍的精神恢复了许多,但偶尔还是会神志不清,再后来,那位韩国人带着韩彩英来到XJ做葡萄干贸易生意。

路过沙漠时中途走散,这么多年,韩彩珍从来没走出过这片沙漠绿洲。

余波听到这些后,感叹人生的世事无常。

当韩彩珍听到王建军已经再次因车祸离世时,又嚎啕大哭起来。当得知美萱被王建军托付给余波时,韩彩珍立马嚷嚷着要余波带她去见她女儿。

这十多年来,虽然她偶尔神志不清,但对于宝贝女儿,她天天挂牵着,她以为这辈子再也见不到女儿了,没想到从天而降了这么一个神一般的少年,真是冥冥中自有天意啊。

沙漠里没有信号,也没有出去的路,余波想回金州,但没有一点办法。

此后几天,三人天天寻找通往外边的路,但韩彩珍和热巴在这儿已经十多年了,要有路早出去了。

无奈,余波和热巴在花海摘了很多花,然后在沙漠里铺了个大大的SOS。

但沙漠上风大,求救标志总会被刮走,两人只能天天铺上一遍。

时间就这样一天天过去,一个月,两个月,半年,没有一架飞机飞过。

看来要在这片世外桃源终老了啊。

但是天无绝人之路,这一天,余波和热巴在河边抓鱼,余波总觉得这条水潭很奇怪。

水潭里的水,是从雪山上流下来的,一年四季每天24小时不停地流,但水潭里的水位不见涨。

余波突然想到两年前在湾水县乱坟岗的山谷里,也有这样一个水潭,最后听关蕾蕾说是被水潭下的漩涡冲到了山下。

对,这水潭下肯定有暗河,不然水都流到哪里去了?

想到这里,余波激动地抱着热巴亲了一口,热巴羞得跑出老远。

余波一头扎进水潭里,但水潭太大,余波反反复复找了半月,才在水潭下找到了暗河口。

终于,三人成功离开了沙漠绿洲。

路上拦了辆货车,坐了两天,又转了几辆车,费时十多天,才到达乌鲁木齐。

到了乌鲁木齐,余波立马给苏婕打电话,让她打机票钱过来。

五个小时后,飞机安全抵达金州机场。

时隔大半年,余波再次踏入金州这片土地时,有种再次重生的感觉。

而韩彩珍,热泪盈眶,十多年了,虽然跟记忆中有些差异,但总体上还有印象。

苏婕和司令来接机,余波没让王美萱来,怕她一时太激动接受不了。

一行人一起来到金州大学,当王美萱看到韩彩珍的第一眼,她就认定,这就是她的妈妈,虽然容貌变了,但是那个温暖的眼神,她一辈子都不会忘记。

一时间,母女两人,紧紧相拥在一起,啜泣不已。

余波摆摆手,众人散去,让她们母女俩好好叙叙旧吧。

“余波同学,你不去找你的关蕾蕾了?”苏婕突然问道。

余波笑笑:“唉,人生总会有遗憾,既然她选择上官枫,那说明上官枫比我强,比我对她好,之前确实挺恨她的,现在想想,真正的爱不是占有,而是放手……”

“得了吧你,也没见过你上过几节哲学课啊,讲起道理来,头头是道,你以前可不是个讲理的人啊。”苏婕打趣了一番。

“那又能怎么办?她都跟上官枫订婚了,说不定都结婚了……”

“没有,她俩分了。”

“什么???”余波激动得头皮发麻。

苏婕抿嘴一笑:“你还是在乎她的嘛,去吧,找她去吧,她会告诉你的。”

余波“噌”地转身跑出老远,刚跑到拐弯处,又喘着粗气折了回来:“蕾蕾……蕾蕾她在哪?”

“哦不好意思忘记对你说了,她在茶花山梅花鹿贫困村小学支教……还有,山路难行,钥匙给你!”

余波一把抢过钥匙,朝茶花山奔去。

车子开到一半的时候,天空飘下了雪花。

雪越下越大,原本就坑坑洼洼的山路,经过雪花的浸润,变得更加泥泞难行。

余波开着卡宴横冲直撞,费了好大工夫才到达梅花鹿村。

山里的孩子们看到有大汽车来,个个欢饮鼓舞出来寻新奇。

“小朋友们,你们认识关蕾蕾老师吗?”

“认识!”孩子们齐声答道。

余波激动地往教室里跑:“蕾蕾,蕾蕾,我来了,你的臭小子来了!……”

孩子们也跟在余波身后:“小关老师去山上给我们挖竹笋了。”

啊?大雪天的,挖什么竹笋啊。

余波一口气冲到了山顶,记得上一次来茶花山,是带着史晴来的,那一次差点被大蟒给造了,这大冬天的,不会有大蟒了吧。

“蕾蕾!关蕾蕾!我是余波,我来找你了!”余波双手捂住嘴边,像个小喇叭似的,在山上喊个不停。

令人泄气的是,余波在大山上寻了半天,也没看到关蕾蕾的影子。

雪越来越大,余波放眼望去,漫山遍野都是一幅银装素裹。

下这么大的雪,她能去哪呢,再说茶花山这么大,她不会遇到什么危险吧,有人说这座山有一片原始森林,里边的大蟒、老虎和鳄鱼多不胜数,余波以前不相信,但现在,他的心里莫名的慌乱。

余波越想越慌,发了疯的往前冲,一边跑一边喊着关蕾蕾的名字。

一路上不知道跌倒了多少次。

“蕾蕾……关蕾蕾……”

“关大小姐……蕾姐……”

“死丫头……”

喊到后来,余波破音了还在扯着嗓子叫:“关蕾蕾,你个负心的女人,你抛弃我们的诺言……呜呜……你就是一白痴、缺心眼、大飞机场……”

“飞你妹啊,瞎叫什么啊你个二货!”

余波应声望去,只见不远处有一片草地,草地上有很多梅花鹿。

关蕾蕾正在小溪边洗手,听到有人叫她的名字,还骂她白痴缺心眼,最可恶的是,竟然说人家是个飞机场,飞机场就飞机场吧,还大飞机场。

“蕾蕾,真的是你啊蕾蕾,哈哈哈哈哈……”

余波以布加迪威航的加速度,冲到了关蕾蕾面前,一把抱住关蕾蕾贴在了她的红唇上。

余波这才知道,订婚宴结束后,关蕾蕾才知道余波是被上官枫陷害了,她去找上官枫理论,却被上官枫打的鼻青脸肿,订婚宴本来就是上官枫和余波斗气,他根本不喜欢关蕾蕾,而且他和关蕾蕾这么长时间,关蕾蕾从来不让他碰一下。

所以,上官枫和关蕾蕾订婚,纯粹是报复两人,他要两个相爱的人永远活在悔恨之中,一生不得安宁。

于是,关蕾蕾和那个人面兽心的金州十二少的第一大少,彻底诀别。

余波听到这些后,拉着关蕾蕾就要灭了上官枫,关蕾蕾摇摇头,不用了,他爷爷被金州市一位姓高的市长举报了,因贪污受贿罪全家被抄,上官枫现在,不再是什么金州十二少。

高副市长干的?余波会心一笑,果然我们都是各自的贵人。

唉,本一心想要灭了金州十二少报仇,谁晓得根本不用自己动手。

正所谓天作孽,犹可恕,自作孽,不可活啊。不是不报,时间未到。

时间,真是一个伟大的发明。

而关蕾蕾后来为了减轻自己对余波的愧疚,就独自跑到大山上支教。

大雪纷飞,两人在梅花鹿的见证下,朝苍天叩了三个响头,自此以后,结为夫妻。

之后,余波出资重建了梅花鹿村的小学,并且修了一条通往金州的柏油路。

此后数年,余波的全球投资,为他带来了数不胜数的财富,这些财富,他从来不说,因为连他自己也不知道他有多少钱,坊间传闻,余波是一个比罗斯柴尔德家族还富有的超级隐形富豪。

对于这些虚名,余波毫不在乎,他和关蕾蕾两人到处捐赠希望小学。少年强,则汉国强!

祝愿不屈不挠的汉国民族,早日实现伟大复兴!

——————————剧终

【作者感言】

结束了,虽然很不舍。

努力学习然后开新书吧。

坦白讲,以前没怎么看过网文,08年上高二时,有个同学天天上课偷看《极品家丁》,那本书是在校外租借的,然后我借过来翻阅,那是我看过唯一的一本网文小说,不过没看完。

一个没看过网文的人,却要写网络小说,为什么呢?

这个问题我问过自己。

第一:对现实不满,偏激点儿讲,我甚至不太喜欢这个世界。对工作反感,活得不精彩不刺激,所以想创造一个自己喜欢的世界。

第二:性格问题,我是一个话少的人,话少的人一般想法比较多,平时喜欢瞎写。

第三:写网文可以赚大钱,以前新闻上偶尔会看到作家富豪排行榜,但是没概念,直到微博上看到《大王饶命》的作者可以月入60万时,我决定我要尝试写作了。

这两个月时间,每天下班都会写到深夜,也体会到网文作家们的不易。

首先是身体上的,电脑前一坐就是几个小时,三天两天感觉不出来,时间长了腰椎颈椎都会酸痛,而且经常眼睛浮肿,并长期失眠。这还是才写了两个月的新人,那些长年累月坐在电脑前的大神们,艰辛程度可想而知。

然后是精神上的,写的书没人看,还会有骂人的差评,当然,也有鼓励的,我非常感谢鼓励我的读者,是他们给了我前进的动力和信心。

其次还有家人的不理解,写了两个月,只有媳妇儿知道,我怕说出来会被别人嘲笑。媳妇儿的态度,属于不支持不反对,因为她觉得不现实。

活到二三十岁,一直没方向没目标,直到接触到网文行业,我的眼前一片光明开阔。

人活一辈子,能找到自己热爱的事,是一种莫大的幸福。

为此,我愿奋斗终生。

失败了不要紧,重新再来。

希望有一天我成为大神的时候,回过头能对此刻的自己说一声,嘿,小子,原来你能行!

这段独白是写给自己看的,算是一个见证吧。

我知道没有多少人看我的书,但还是要真诚地说一声:谢谢你们!

下一章全书完
同类热门
  • 猫仙人铁憨憨猫仙人铁憨憨送清障|都市走过南、闯过北,厕所后面喝过水,火车道上压过腿,还和傻子亲过嘴……
  • 重生之极品狂龙重生之极品狂龙唐东升|都市泡校花,勾搭万千妹纸,叶凡身带至高神器——命运罗盘,重生回十年以前。依靠十年的记忆开始自己纨绔荡漾的生活。纵横都市,各色妹纸排队相候。“对不起,俺最爱纯洁校花。果然阅尽完全妹纸,还是俺的小白花最娇嫩。
  • 花都超级战兵花都超级战兵漠少峰|都市他是昔日的超级兵王,沾满血腥,却也痛失兄弟与亲人。如今,他要纵横花都,霸气称王,不仅为了死去的那些人,更是为了更好守护身边的人!“他混蛋,他无耻,他花心不改,流氓本性,可我就是喜欢他,因为他是我男人!”凌云雪曾这样对别人形容他。
  • 一个全民偶像的诞生一个全民偶像的诞生茶墙|都市一个来到了平行世界的穿越者,努力成长为一个明星的故事
  • 引妖之名引妖之名浮生大大|都市开天辟地以来,伏羲氏引五爪金龙之血融入己身,创八卦,证道天元,被尊天皇。人皇轩辕氏引紫宵金龙血,征战四方,万族共尊,,,,,,而如今,妖乃祸乱之源,天下修士,人人得而诛之。
  • 大师救命大师救命辰机唐红豆|都市自从绑定了这个红眼病系统之后,萧帅的人生,起飞了! 系统:“恭喜宿主眼睛开光成功,获得表情包之眼功能!” 萧帅一脸惊喜:“这个好这个好,那还有啥能开光的?” 系统:“诸天万物皆可开光,上到头发下到小弟弟。” 萧帅:“小弟弟都能开光?!” 为了男人终极的梦想,拼了!
  • 阴阳术师阴阳术师十弦音|都市神秘的阴阳术,传说中的灵魂,强大的式神,行走于地狱与人间的使者,万鬼夜行,这一切又都是谁在超控?且看我为你打开,阴阳之门!
  • 明星复仇联盟明星复仇联盟一路长歌|都市周子涵乃是盗墓衰落家族的二代子弟,到他的时代时,家族已在老爸周轩的手里“大改”,身为普通人,他投身特战队,成为中韩交流教官,然而在韩国的教官训练,无意间揭开了一场罪恶的“地下交易”,为了凌白雪,为了小胖,从此踏上复仇之旅,但是混入娱乐圈的他,并不是一帆风顺,处处的敌视、小胖女友的离奇死亡……,将一切卷入复杂变故,一切都像脱缰的野马……
  • 疯狂教师疯狂教师任无际|都市身为一名合格的老师,上能跟女老师打情骂俏,下能跟女学生风花雪月。左能跟校长勾肩搭背,右能跟家长称兄道弟。失恋了?没关系,老师教你写情书追美女。被人打了?无所谓,老师带着你们去打回来。有人敢泡咱们班的妞?不知道肥水不流外人田吗?快点带人给我抢回来。美女老师冷冰冰,在我面前暖烘烘。美女学生笑嘻嘻,在我面前乖萌萌。欺负我学生者,罚!欺负我朋友者,诛!欺负我女人者,杀!
  • 宅男转变手记宅男转变手记输了会哭|都市宅男走出自己的世界,面向社会渴望改变自己,游刃花丛中,他不想再做弱者,不要被女人说你是个屌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