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30章 寻医

寻医这件事刻不容缓,于是两个人很快就出发。

肖书把这事仔仔细细和宁子说了,后者表示很理解,只是临出发前她又来确认。

“你是真的决定好了吗?”宁子问。

肖书不太能懂她意思,笑笑说:“我一定要陪她去,欠她的太多,我能做的就是这种不值一提的小事了。”

他根本不知道在此之前自己每次提起赖伯生的时候有多失魂落魄。

“是啊,你每次陪我从工厂回来都没见你开心过,今天才回过神来。”宁子小声说道,肖书听不真切,却直觉她在抱怨。

“如果你都没搞懂陪她去的真正原因,我希望回来以后你能懂。”

真正的原因吗?

肖书点头,最后嘱咐她,“你也不用担心那个李强什么的会来找你,有事可以向人求助。”

宁子却撵他,“去去去,哪壶不开提哪壶,你不在我还能求助谁啊!”

原本只是玩笑,这一语倒是让肖书放心不下,他之前跟随着她去工厂的原因不无暗中保护她。

见他又皱眉,宁子催促道:“好啦,我不会有事的,时间不早了,你家伯生还在外面等你呢!”

肖书任她一顿好撵,出门看到安静站着赖伯生,那一刻心情再次明朗起来。

有什么原因和答案都需要出发去找,一直站在原地只能看着答案与自己擦肩而过。

看着两人渐渐远去的背影,桶楼边的宁子放下对方早已看不见的挥手,眼泪淹没了那一抹强撑的笑。

道城里一派繁荣景象,人来人往。

两人并没想象中有那么多的交谈,相反,因为彼此有沉重的心事以至于一路无言。

肖书和赖伯生中途休息,入住在一家小旅店。

落脚时才感觉到安稳,这一路的无言似乎来有了缝隙,两人默契地对视一眼。

明明来时的路上已经做好了心里建设,似乎渐渐崩离瓦解。

恰好两人再次相视时,小店的楼上走下一对男女,状似十分亲密。

肖书突然紧张,去年的某个时候自己还有过不堪回首的梦。无奈赖伯生的眼神冰冻三尺,他也只讪讪地笑笑,跟在他身后。

“你怎么了?”

赖伯生抱手看他,后者心神不宁地整理着两人的行李。

“没......没怎么啊!”

“为什么吞吞吐吐的?”女孩心无旁骛地走近他,哪知只剩一步之遥的时候对方像个惊弓之鸟一样跳起来,“我去看一下有没有水喝!”

肖书那掩饰的模样更是奇怪,赖伯生疑问地盯着他。

又是找杯子,又是找水。

“房间里没水。”她出言提醒那上蹿下跳的他。

“你很奇怪。”

“我......”肖书顿住。

“莫非你很紧张?”赖伯生饶有趣味地说着,这时候才发现对方耳郭都红透了。

肖书紧盯着向自己靠近的赖伯生。

此时的赖伯生和之前的她宛若两人,肖书不自觉后退。

“你要往哪儿走?”说话者枉然不知自己接下来行为的后果。

肖书发誓自己真的很久没有想过这种事情了,也发誓自己现在不愿去想。可是当初那个讨厌的梦这时候倒是一直纠缠他。

哪知赖伯生这时候收手了。

“别纠结了,没什么不同。睡地上吧!”见对方尴尬的咽了下口水,她嘴角噙着得逞的笑,当做一切没发生。

肖书这才看出她是故技重施,奈何如此折磨人。

赖伯生刚作罢,肖书又被煽动。

他体内的作怪因子适时出击,转而逼近对方。

赖伯生仰着头,突然上空出现一张俊脸,一改方才的害羞竟得意洋洋地看着自己。

肖书大胆起来,靠那张白瓷脸更近一步,想要看尽其中的美好。

两人脸色各异,却不约而同地收起笑意,安静下来,静得只听得见彼此的呼吸。

肖书怂了,他不敢觊觎更多,所以装作不经意碰了碰其脸颊,明明再单纯不过,却仿佛在一汪沉静的水上溅起了水花,落下滴滴清脆晶莹,砸得他整个人融入蜜田。

赖伯生睁大双眼,那一瞬是心动的声音,她真的怕被对方听见,可是却离谱地希望他能够逾举。

“不、不好意思。”他清醒过来,打算起身,却没想对方伸出手把他的后脑勺揽了下去。

肖书需要重新启动自己的大脑,否则他怎么会相信此刻的真实,再也无法承受这般炸裂,他给不了解释,噔地一下站成了士兵模样,眼角发红地看着她,却笑得姹紫嫣红。

“你......”他犹豫道。

“你想知道刚刚为什么那样吗?”伯生毫不掩饰道。

“因为什么?”肖书再次顿机。

“因为......”见他那还没缓过劲来的傻样,赖伯生欲言又止。

“因为你傻!”她笑得简单,隐约另有其意。

赖伯生说完这句就钻被子里去了,肖书只能无言看着那拱起的一小块。

这晚两人老老实实各睡各的,第二天一醒来一切如常,彼此默契不提,没有半分昨日的奇妙。

这天两人找路一整天,四处问人,最后才打听到那神医住在一个特别偏僻的地方。

穿过各种大街小巷,终于来到传说中神医所在的街。与别的街道不同,这里显得格外萧瑟凄清。

凉风扫过青石板,顺着长满青苔的街道往巷子深处走去,逐渐清晰地听到大狗的狂吠,想是条十分长的巷子呢。

“这地方怎这么阴凉,一个人都没有。”肖书道。

两人感觉都不怎么好,既然都已经到了,那便一探究竟,搞不好那些所谓的神人都喜欢住在这种没有人烟的地方。

这样想着,那狗吠声愈发大了。

肖书走在赖伯生前面,又时刻提防着有没有其他危险出现。

一个不留神,被前面那猛冲过来的一个物什差点绊倒。

“小心!”赖伯生惊呼,警惕地看着那只恶狗。

肖书看清来物后,却一点不怕这只凶神恶煞的大狗,反而也凶凶地回吼。

赖伯生在一边正忍不住笑,只见那狗突然温顺了下来,扒拉着耳朵,摇着高贵的狗尾巴就扑向肖书。

他倒也大方,捋顺了狗毛,一人一狗顿时像是老朋友一般熟络。

“哎你这狗可粘人啊!”肖书有些招架不住。

“你从哪里来啊?”肖书问大狗,它摇摇尾巴却苦于说不了话。

“大雨,你去哪儿了?”适时一温润的声音从小巷传来。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流年似月流年似月忆张|青春“回忆是一种淡淡地痛”那时年少轻狂,转身才发觉伤痕累累。伤痕累累之中,又有哪些错过,哪些过错
  • 马雨馨马雨馨神一般的女子|青春是在一个夜晚“咚咚”一位美丽的小姐在那敲门......后来被无辜订婚,日久生情......在一起生活
  • 失去的爱人失去的爱人邢小娣|青春1:“穆寒雨,我喜欢你。”叶皓认真的说。“我只把你当哥哥。”穆寒雨回答着。2:“穆寒雨,我明天结婚。”叶皓低落的说。“和吕露么?祝福你。”穆寒雨回答着。3:“穆寒雨,我有儿子了。”叶皓悲伤的说。“我发现我喜欢你了,可是我们不可能了。”穆寒雨伤心的说。从来没想过自己会喜欢你,可是当自己发现喜欢上你的时候,我们彻底不可能了,我彻底的失去了你。
  • 夏日妍笑夏日妍笑夜灵儿|青春我们是即将奔四的八零后,跨过三十五岁的坎,青春便和我们渐行渐远。 一九九八年的夏天,十六岁的我们,懵懵懂懂,情窦初开,我们的青春便从这里开始。 花样年华,似水流连,每一段小故事,每一个小插曲,都是我们人生的小美好。 光阴飞逝,时光荏再,二十年过去,青春渐逝,容颜渐老,忆我们走过的岁月,致我们逝去的青春!
  • TFBOYS之王俊凯物是人非TFBOYS之王俊凯物是人非苏伊悦|青春青春,背后有些多少心痛多少背叛的词语,明明你还爱我,为什么要那么对我!----许墨染,如果跟我在一起,你的生活也会陷入黑暗,我只能狠狠推开你----王俊凯,茫茫人海你是我无法逾越的泅渡,当泪水一次次冲毁坚强,你可知.........
  • 等待,让我选择与你陌路等待,让我选择与你陌路楚天旋烨|青春哪有那么多说得清道得明的关系,懵懂的懵懂里,谁对,谁错。不轻易承诺,是因为都知道,那时,真的承诺不起。爱情,在哪里?在犹犹豫豫里,在那漫无目的的等待里,在那彼此的猜测和轻易的放弃里。谁动的情最真,谁伤的最彻底?一切,怎样开始,才不至于以后如此的悲伤。什么时候习惯了等待的?然后愿意自己一个人看着夕阳西下,习惯耳机里放着你最喜欢的歌。什么时候习惯执着的等待着?所以可以微笑的拒绝身边的人,可以独自享受着那段时光里的五味杂陈。你说:“用我的黑色掩盖你白无暇的忧伤。”最后的最后,我终于说:“等待,让我选择与你陌路。”只是这陌路,早已不是曾经的意思。
  • 青衫栀拾青衫栀拾水番家心台|青春清风徐来,我们相遇在栀子花开的季节,淡雅的清香令人心旷神怡,如果其中飘着爱的味道,又会有什么意想不到的事发生呢?会碰出怎样的火花呢?
  • 唯美盛夏遇见你唯美盛夏遇见你浅夏29|青春两名少女在经历一段人生中很重要的时光时,懂得了一个道理..虽然在那段时间发生了悲伤的事,但最后都会是美好的,因为我们已经经历了太多的伤痛,所以无论未来是否仍然布满荆棘,充满坎坷,我们都会用微笑来抵御,甚至一笑而过。、要记住哦,有些约定是会跨越所有时间的障碍,会跨越一切青春的障碍的,所以有些青春的情感往往是珍贵的,那段时间经历的一切变动,都会使你永生难忘….
  • 天晴梦云蓝天晴梦云蓝琳戨|青春16岁那年,父母过世,她被过继到大姨家,从此她的人生开始改变。在大姨眼里她是挣得家产的工具,在姨夫的眼里她是巩固企业的棋子,在与她并无血缘的“哥哥”眼里她是要抢夺财产的敌人……渴望亲情、相信爱情的她会如何在这个家里生存。与并无血缘关系的“哥哥”朝夕相处,又会擦出什么别样的火花。欢喜冤家?青梅竹马?……
  • 血葬之恋血葬之恋倾馨子羽|青春她冷酷,她邪魅,她可爱,她妩媚,她火爆,他们是全球公主。他们是家族五少,她们在一起有怎样的故事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