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30章 寻医

寻医这件事刻不容缓,于是两个人很快就出发。

肖书把这事仔仔细细和宁子说了,后者表示很理解,只是临出发前她又来确认。

“你是真的决定好了吗?”宁子问。

肖书不太能懂她意思,笑笑说:“我一定要陪她去,欠她的太多,我能做的就是这种不值一提的小事了。”

他根本不知道在此之前自己每次提起赖伯生的时候有多失魂落魄。

“是啊,你每次陪我从工厂回来都没见你开心过,今天才回过神来。”宁子小声说道,肖书听不真切,却直觉她在抱怨。

“如果你都没搞懂陪她去的真正原因,我希望回来以后你能懂。”

真正的原因吗?

肖书点头,最后嘱咐她,“你也不用担心那个李强什么的会来找你,有事可以向人求助。”

宁子却撵他,“去去去,哪壶不开提哪壶,你不在我还能求助谁啊!”

原本只是玩笑,这一语倒是让肖书放心不下,他之前跟随着她去工厂的原因不无暗中保护她。

见他又皱眉,宁子催促道:“好啦,我不会有事的,时间不早了,你家伯生还在外面等你呢!”

肖书任她一顿好撵,出门看到安静站着赖伯生,那一刻心情再次明朗起来。

有什么原因和答案都需要出发去找,一直站在原地只能看着答案与自己擦肩而过。

看着两人渐渐远去的背影,桶楼边的宁子放下对方早已看不见的挥手,眼泪淹没了那一抹强撑的笑。

道城里一派繁荣景象,人来人往。

两人并没想象中有那么多的交谈,相反,因为彼此有沉重的心事以至于一路无言。

肖书和赖伯生中途休息,入住在一家小旅店。

落脚时才感觉到安稳,这一路的无言似乎来有了缝隙,两人默契地对视一眼。

明明来时的路上已经做好了心里建设,似乎渐渐崩离瓦解。

恰好两人再次相视时,小店的楼上走下一对男女,状似十分亲密。

肖书突然紧张,去年的某个时候自己还有过不堪回首的梦。无奈赖伯生的眼神冰冻三尺,他也只讪讪地笑笑,跟在他身后。

“你怎么了?”

赖伯生抱手看他,后者心神不宁地整理着两人的行李。

“没......没怎么啊!”

“为什么吞吞吐吐的?”女孩心无旁骛地走近他,哪知只剩一步之遥的时候对方像个惊弓之鸟一样跳起来,“我去看一下有没有水喝!”

肖书那掩饰的模样更是奇怪,赖伯生疑问地盯着他。

又是找杯子,又是找水。

“房间里没水。”她出言提醒那上蹿下跳的他。

“你很奇怪。”

“我......”肖书顿住。

“莫非你很紧张?”赖伯生饶有趣味地说着,这时候才发现对方耳郭都红透了。

肖书紧盯着向自己靠近的赖伯生。

此时的赖伯生和之前的她宛若两人,肖书不自觉后退。

“你要往哪儿走?”说话者枉然不知自己接下来行为的后果。

肖书发誓自己真的很久没有想过这种事情了,也发誓自己现在不愿去想。可是当初那个讨厌的梦这时候倒是一直纠缠他。

哪知赖伯生这时候收手了。

“别纠结了,没什么不同。睡地上吧!”见对方尴尬的咽了下口水,她嘴角噙着得逞的笑,当做一切没发生。

肖书这才看出她是故技重施,奈何如此折磨人。

赖伯生刚作罢,肖书又被煽动。

他体内的作怪因子适时出击,转而逼近对方。

赖伯生仰着头,突然上空出现一张俊脸,一改方才的害羞竟得意洋洋地看着自己。

肖书大胆起来,靠那张白瓷脸更近一步,想要看尽其中的美好。

两人脸色各异,却不约而同地收起笑意,安静下来,静得只听得见彼此的呼吸。

肖书怂了,他不敢觊觎更多,所以装作不经意碰了碰其脸颊,明明再单纯不过,却仿佛在一汪沉静的水上溅起了水花,落下滴滴清脆晶莹,砸得他整个人融入蜜田。

赖伯生睁大双眼,那一瞬是心动的声音,她真的怕被对方听见,可是却离谱地希望他能够逾举。

“不、不好意思。”他清醒过来,打算起身,却没想对方伸出手把他的后脑勺揽了下去。

肖书需要重新启动自己的大脑,否则他怎么会相信此刻的真实,再也无法承受这般炸裂,他给不了解释,噔地一下站成了士兵模样,眼角发红地看着她,却笑得姹紫嫣红。

“你......”他犹豫道。

“你想知道刚刚为什么那样吗?”伯生毫不掩饰道。

“因为什么?”肖书再次顿机。

“因为......”见他那还没缓过劲来的傻样,赖伯生欲言又止。

“因为你傻!”她笑得简单,隐约另有其意。

赖伯生说完这句就钻被子里去了,肖书只能无言看着那拱起的一小块。

这晚两人老老实实各睡各的,第二天一醒来一切如常,彼此默契不提,没有半分昨日的奇妙。

这天两人找路一整天,四处问人,最后才打听到那神医住在一个特别偏僻的地方。

穿过各种大街小巷,终于来到传说中神医所在的街。与别的街道不同,这里显得格外萧瑟凄清。

凉风扫过青石板,顺着长满青苔的街道往巷子深处走去,逐渐清晰地听到大狗的狂吠,想是条十分长的巷子呢。

“这地方怎这么阴凉,一个人都没有。”肖书道。

两人感觉都不怎么好,既然都已经到了,那便一探究竟,搞不好那些所谓的神人都喜欢住在这种没有人烟的地方。

这样想着,那狗吠声愈发大了。

肖书走在赖伯生前面,又时刻提防着有没有其他危险出现。

一个不留神,被前面那猛冲过来的一个物什差点绊倒。

“小心!”赖伯生惊呼,警惕地看着那只恶狗。

肖书看清来物后,却一点不怕这只凶神恶煞的大狗,反而也凶凶地回吼。

赖伯生在一边正忍不住笑,只见那狗突然温顺了下来,扒拉着耳朵,摇着高贵的狗尾巴就扑向肖书。

他倒也大方,捋顺了狗毛,一人一狗顿时像是老朋友一般熟络。

“哎你这狗可粘人啊!”肖书有些招架不住。

“你从哪里来啊?”肖书问大狗,它摇摇尾巴却苦于说不了话。

“大雨,你去哪儿了?”适时一温润的声音从小巷传来。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exo之重生女配:白莲滚开exo之重生女配:白莲滚开梦熙寒|青春我!葉熙寒重生了。不是爱抢我的哥哥们吗?不是爱装吗?你不是白莲吗?呵,你们欠我的,我要一点一点讨回来。我,葉熙寒,我让你们生不如死。
  • 甜心蜜恋:缘来一眼看上你甜心蜜恋:缘来一眼看上你嫣语果果|青春【男女主身心干净,彼此初恋】她有着不平凡的身世,身为校花却暗恋学长两年无果。而归国暖男对她一见钟情。从此,她便是他一生中唯一想守候的人。她的一个无心之说被他视以暗示便展开了一系列的追求。某天,他翻墙潜入女生寝室看望痛经的她,却意外“壁咚”且袭吻。他们的第一次接吻是意外,第二次接吻也是意外,就连第一次上床仍是意外。一段唯美甜腻而又小虐心的爱恋由此上演。“你是我第一眼便爱上的人,甜心老婆我要亲亲。”“亲个屁啊!”
  • 我的诗我的诗就这吧|青春多少年也没个稳定的营生,在游游荡荡的这几年中,积累了部分诗作,让大家看看。
  • 夏梦之婧夏梦之婧幂艺凌行|青春女孩只想做一位普通人,可是她却不如所愿。
  • exo女配要逆袭exo女配要逆袭璃萝.初凉|青春不好意思,作者懒,不想写哈!对不起…………
  • 我的蓝色爱情我的蓝色爱情昨夜捕风|青春本书中叙述了从高中到大学青春飞舞的疼痛和自由的爱情呼吸,讲述了学生时代的最真挚的爱情悲欢,会让我们觉的故事里的主人公不就是现在或过去的你我吗?
  • 花夏时藏花夏时藏光谨|青春我喜欢你,无关于你。如果有一天时光倒流,我会选择从来没有出现在你的生活里。在一个陌生的城市擦肩而过,谁也不会停留。
  • 她和他的一次演出她和他的一次演出霓简一|青春因为喜欢就冲动加入了话剧社,是对是错?喜欢的学长,为什么会有两幅面孔?他是人格分裂吗?台上光芒耀眼的学长,台下冷峻内敛的学长,哪一个是真实的他?她和他的一次演出,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爱恋。
  • 假如爱有眼睛假如爱有眼睛鸳鸯诗|青春孙明诚年少时曾与父母来到云贵高原的碧见村,在那里邂逅了一对姐妹刘雪君和刘雪仪。 春去秋来,花开花落。多年之后,当孙明诚重返碧湖村,再遇雪君雪仪时,又是一番怎样的景象呢? 假如爱有眼睛,人的一生会经历什么?又会错过什么呢?
  • TFboys之你是我的明星TFboys之你是我的明星安易暖|青春今日中原总解吹,羁客春来心欲碎。日坠虞渊烛影开,神化难源瑞即开。